[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余杰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余杰文集]->[解放军原来是家奴]
余杰文集
·婴儿治国与老人治国
·太监中国
·民主化进程中的旧俄、台湾知识分子比较
·卡拉OK厅中的男人和女人们
·钱穆:大师还是奴隶?
·人间世
·失落的“五四”
·军训的回忆——他们的世界
·读波普尔《开放社会及其敌人》
·叛徒们
·黑色阅读
·皇帝的新衣——剖析张承志
·今夜飞雪
·历史与历史中的人
·“勇敢者”游戏——与克林顿对话的北大学生
·舟的遐想
·思想札记
*
*
2、《铁屋中呐喊》(中华工商联合出版社)
·《铁屋中呐喊》(修订本)目录
·《铁屋中呐喊》修订版序言:铁屋子与窗户
·不可救药的理想者
·残缺之美
·赤足之美
·激越之爱
·九种武器
·绝望之爱
·口吃的人
·谁是白痴?
·欲望号街车
·张楚:一个躲着布道的布道者
·为抽屉而写作
·反读《通鉴》
·“铁哥们”蒙博托?
·反叛之后
·孤独的蔡元培
·鲁迅三题
·那不得见人的去处
·王府花园中的郭沫若
·王实味:前文革时代的祭品
·文人与人文
·向“牛筋”一样的牛津致敬
·向死而生
·新《子不语》
·知识分子:终结或再生
·对中学语文课本中所选杨朔散文的反思
·驳季羡林先生论中西文艺理论
·读奥威尔《动物庄园》与《一九八四》
·读陈寅恪的诗
·杜拉斯:爱是不死的欲望
·焚书
·读《殷海光•林毓生书信录》
·法西斯:未死的幽灵
·嘴踢足球
·重读杨绛
*
*
3、《说,还是不说》(文化艺术出版社)
·《说,还是不说》自序:言说的自由
·为谁擦皮鞋?
·教育杀人
·魔鬼学校
·“我们就是法”
·是在读书,还是在坐牢?
·仅有“焦点访谈”是不够的
·孩子的书包有多重?
·用法西斯的方法打造的“神童”
·我见过的林庚先生
·杀,还是不杀:读伍立杨《鬼神泣壮烈》
·“我是警察我怕谁”
·评《克林顿访华言行录》
·读《阳光与阴影——阿尔贝•加缪传》
·俄罗斯之狼
·捍卫记忆
·你从古拉格归来
·人之子
·诗人:在天堂与地狱之间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读《控制腐败》
·俩人行
·那些岁月,那段爱情
·龙飞九天
·摩罗何以成为“摩罗”?
·读《思忆文丛》之一:一个人的命运与一代人的命运
·读《思忆文丛》之二:若为自由故
·绅士与流氓评朱苏力《法治及其本土资源》
·走向自由之路:读《北大传统与近代中国——自由主义的先声》
·签名,还是不签?——再谈昆德拉与哈维尔之争
*
*
4、《尴尬时代》(岳麓书社)
·《尴尬时代》目录
·序:一面破碎的镜子
·“人”为何物?
·出洋相
·法律第一
·股市狂潮
·关注东北
·韩国亡国
·沪上美容术
·假照片:第三十七计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解放军原来是家奴

   据新华社报导,陕西渭南市抗洪一线发生了一桩怪事:已于九月十日晚成功封堵合龙的罗纹河入渭河口,第二天日上午又进行了一场封堵成功的“表演”仪式,目的仅是配合专程赶来的当地有关领导参加的合龙仪式。经过十多个昼夜的奋战,九月十日晚十时,一千多名驻守在渭河大堤的解放军和武警官兵终于将罗纹河入渭河口封堵合龙。本来,官兵们应当休息了,但是十一日上午大批官兵又在原地集结。原来当地有关领导要来搞一个盛大的“合龙仪式”。上午九时许,记者发现,这里正在为举行仪式做准备。渭南市林业局领导正在现场紧张地布置“场面”,要求战士们把一部分沙袋放在指定位置,以备有关领导投放。九时三十分,上千名解放军和武警官兵在烈日下列队站在大堤上等候。九时三十五分,十多辆小汽车浩浩荡荡地来到渭河大堤。

   由于“仪式”地准备工作相当复杂,原定于十时举行的仪式直到十一时二十一分才开始进行。战士们在烈日下站立了两个多小时,等领导一一到位之后,突击队战士在猎猎红旗下象征性地将沙袋投放到已经合龙的河口上。事前,负责现场布置的官员就明确指示说:“你们只要应付应付场面就可以了。”果然,只是过了短短的三分钟,渭南市有关领导即宣布:“罗纹河倒灌入水口封堵成功!”随后,仪式转移至渭河大堤继续进行,先是介绍领导,接著是领导宣读嘉奖令、念贺电,最后是领导讲话。

   仪式举行期间,连日奋战在大堤上的部分战士有些支援不住。记者看到,后排的一些战士已悄悄坐在地上,有的已经睡著了。

   央视新闻频道“论坛”栏目专门请来两位专家学者讨论这个新闻事件。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在央视萤幕上很难说出真话来。这两位学者也就是泛泛而论“官员不知道怎麽使用权力”、“官员不应该如此树立形象”等等。我却注意到了演播室挂出的一张背景照片:就在领导们天女散花般地夸夸其谈的时候,一些解放军和武警战士们都在大堤上就地睡著了。由此,我发现了中共专制制度的一个核心秘密:军队乃是权力者的家奴。

   官僚们不会尊重军人们,所以他们为了自己的“形象工程”,可以随心所欲地让在抗洪第一线战斗了十多个昼夜的战士们继续充当他们的“道具”。在中共的意识形态中,军队就是工具,就是家奴,所谓“党指挥枪”也。这种思路与帝国时代“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理念殊途同归。当然,“党指挥枪”这个原则也是虚化的──归根结底,掌握最高权力的不一定是党魁,而是那个“卡里斯玛”领袖。这个领袖可能不是法理意义上的“国家主席”以及党内部章程中的“总书记”,而可能是一介布衣,比如当年决定在天安门开枪的邓小平。这就是当年胡耀邦和赵紫阳被罢黜的根本原因──虽然他们都曾担任过所谓的“党魁”,但他们却没有获得对军队的控制权,因此邓轻易就可以将他们逼下台,甚至给赵冠以“分裂党”的罪名。这也是今日胡锦涛和江泽民之间斗法的根本原因──虽然胡已然是党魁的身份,但江挟军权而令诸侯。“胡总书记”和“江核心”并存,让下属不知如何效忠。在中国这个非民主的国家,“枪”与“党”之间的关系,真个是“剪不断,理还乱”。

   在中国的政治生态中,一方面,谁掌握了军队的最高指挥权,谁就掌握了最高权力。军队在国家政治生活中具有突出的地位。在官方的宣传中,“人民子弟兵”也享有崇高的声誉。但是,另一方面,由于“好男不当兵”的传统文化思想以及中共森严的权力体系,“解放军”的普通士兵却备受歧视与□辱。此次渭南事件,就是其中的一个小插曲。天安门惨案之后,刽子手李鹏等人企图将北大新生“洗脑”,命令新生到军校进行为期一年的“军政训练”,我不幸赶上了最后一届“军政训练”。幸运的是,我不仅没有被“洗脑”,反倒有机会观察到军队内部的黑暗和腐败。在石家庄陆军学院这所号称“中国西点”的军校中,我看到了军官对士兵的暴虐和羞辱,看到了僵化的军队制度如何将纯朴的农村子弟变成冷血的杀人机器。我终于明白了为什麽会发生“六四”大屠杀。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前苏联的军队拒绝向民众开枪,最后庞大的苏联帝国才轰然倒塌。

   在中国,军队不是职业化的国防军,而是一支地地道道的“党军”和“党卫队”。所以,“党”可以理所当然地命令这支“人民军队”对天安门广场上手无寸铁的人民开枪,“党”也可以命令这支军队去抗洪抢险并配合领导们制造一个指挥若定的“历史画面”。除了“服从”,军队不能有别的反应──如果说中共官员们就是贾府的主人的话,那麽“人民子弟兵”们就是贾府中的家奴。这些家奴必须全心全意为主人服务,不能独立思考,不能有自由意志,即便像焦大那样想提点意见也不允许。这支军队可能拥有现代化的武器和准备,但是其家奴的身份一天不改变,中国的民主就一天不能实现。

   ──二零零年九月十六日

   大纪元首发(10/16/2003 3:32)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