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实文学、人物传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远华案黑幕
[主页]->[传记、文学、小说]->[远华案黑幕]->[九:白手起家的商业奇才]
远华案黑幕
·tee
欢迎在此做广告

(九:白手起家的商业奇才)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问:你出事以后,你的很多生意下是都没收了吗?这个赌场没事吗?

   赖:这个赌场是合资的,还有别人。赌场是一个正当的生意嘛。这是中国唯一的一个有 博彩这种营业的睹船。

   问:什么时候申请?怎么拿下来的?大概的过程?

   赖:应该是九四年吧,就是以「集美号」游船的名义去申请的,船本来是厦门三联公司 的。赌牌是我拿来的,船就由我承包下来,然后向厦门市公安局去申请,还有省公安厅也同 意,就是王安保当处长的时候,然后又经过公安部治安局的局长批,就是陆志强,现在是海 关总署反走私稽查局的局长,现在还是局长。

   问:他们给你批的这个执照的经营范围是什么?

   赖:博彩的。上船的人就可以赌,只要去香港就可以赌,现在是一个月跑一趟厦门,到 了厦门港就不可以赌,剩下的二十几天就全部在香港赌。有百家乐、二十一点、老虎机。可 载客九百到一千人,船是很大的。因为我这个赌场不是在厦门赌,而是从厦门开往香港到公 海才可以开始赌。所以说他会批,是用这个理由去申请的。

   问:可是厦门到香港那么近,不经过公海呀?

   赖:这个我不懂,反正他们批给我就是了。现在还是这样的。

   问:这条赌船的盈利是多少?

   赖:我具体也不知道,是我属下在负责。

   问:大概盈利,比如从九四年到九九年五年大概多少钱?

   赖:这个不稳定,这个赌船公司后来在菲律宾又开了两个赌场,也算这个「集美」公司 的。

   问:其他的股东是什么人?

   赖:其中一个也是被中纪委叫去问话。把他吓死了,我给他打电话他都不敢接。他还在 葡京,他是香港人。原来我是最大的股东,但目前就不是大股东了。

   问:现在怎么了?

   赖:现在因为我出来一年多了,手下又没有人。但当时跟何鸿炎合作我还在,一起谈过合作的事。为什么何鸿炎会参股呢?我记得当时是这样的,因为已经快九七了,香港要回归了,那时有一个马来西亚赌王的船叫「双子星」的,在香港做的生意很好,抢何鸿炎的客,何就想到要同我们合作这条船。现在用的筹码都是澳门的筹码。他说,这个赌船上每个月如果亏钱,何就自己出:如果赚钱就分成,盈的利给我公司百分之二十。究竟这条舱每个月的租金是多少我也记不清,好像有几百万。

   问:你是大股东,那么何鸿炎投了多少?

   赖:当时总投资是两亿,我投了四千万,当时其他的股份具体是多少我就不清楚了,牌 是我拿的。何鸿炎参股没有几年,两三年吧,是九八年投资的。他看到那个「双子星」在香港那边生意做好,他就着急了,买船也来不及了。就这样,他没有出钱,开价就是输的钱他自己负责,还要租船,租船费他出。其实开赌场肯定赚钱,他懂这个道理,所以他开出的盘很好听,输他自己拿,但从来也没输过。

   问:你们为什么同意何鸿炎参股?

   赖:名气不一样,有何的名气,客人就会多,筹码是他的,也由他管理。

   问:你在赌船上究竟赚了多少钱?

   赖:这个我真不知道,用钱就去拿,都是我手下经营。每年估计几千万是肯定的。

   问:你还有其他生意吗?

   赖:后来做贸易。我生产的香烟都很赚钱的,「远华」牌香烟。现在香烟也被停掉了。

   问:你最后的几个生意是什么?

   赖:哎!如果没有出事,我那个八十八层的楼也该盖好了。我当时在厦门要盖一个大型 的办公楼。这个楼我算起来要二十几个亿,但在上海光买块地皮就要这个数。我跟人家说, 在上海买块好地皮的钱,我就可以在厦门市中心盖一个八十八层的大楼。这个数在香港连地 皮都买不下来的。我是这样想的,台湾那个李登辉下台后一定要「三通」,那时候这个楼就 是厦门的主要标志,台湾人一过来就要先登上我这个楼,我这个楼就是一个景点,旅游景点。 我在楼顶上可以做成旋转餐厅,到时候大家都会上去看嘛。我卖一半租一半,肯定是个好的 投资。

   问:你那块地现在怎么样了?

   赖;已经没用了,废掉了。那时我请了美国著名的贝克公司给我这栋大楼做建筑规划和 设计,我先期四千多万的设计费全部都付了。我看过那里的照片了,成了废墟了。

   问:听说你这栋楼的开工典礼很气派?有报导说,你请了三千嘉宾,每个人三千元的红 包。

   赖:那是在九八年的「厦门招商洽谈会」,叫「厦门九八」,也是我的「远华」中心开 工典礼。那一天是有几千人到,我都不知道怎么会来那么多人。然后,我请了一百多人到我 红楼,其中有三十八个副部级以上的干部,我是替厦门市政府招待他们的,到场的也有当时 的福建省省长贺国强(现任重庆市委书记),原军情部部长姬胜德。我后来办了十几桌酒席, 是在我的红楼办的。这十几桌酒席全是鲍鱼、鱼翅等山珍海味,我特意从香港请来了世界级 的名厨杨贯一来做这一餐。我给他们这些人,每人一个礼品包,其中包括:一个索尼数码照 相机,这个在当时是很贵的,我批发来的还要两千多元一个,还有一把雨伞,是我公司做的, 还有一个水晶制的「远华」八十八层大楼的模型,另外有两条烟、一盒月饼,是很好的月饼, 最后就是一本公司介绍。好像就这些,价值二千多块。

   问:当时很风光呀。

   赖:我还在厦门盖了个四分之三大的天安门城楼,很好看的。

    在家乡另建一座紫禁城

   三月十七号,在赖昌星被加拿大难民及移民法庭批准可以在家里软禁以后一个星期,我 到了他位于温哥华的家中。他拿出一幅天安门的照片给我看,我还有点摸不着头脑。他笑笑 说:这是我在厦门建的,和真的差不多大小。我仔细看一看,真是逼真,除了天空比北京的 明亮、蔚蓝,远处有山峦的影子以外,基本看不出大的差别。他又给我看了故宫的太和殿、 乾清宫,颐和园的长廊、十七孔桥等等的照片。后来,我把照片拿回多伦多的家里给朋友看, 朋友说:「北京应该用老赖的天安门的照片去“申奥”,人家一看,北京的天空这么乾净, 准能过关。」这是笑谈。

   赖昌星说,他是注意到这些年在中国大陆,大家都蜂拥而上拍历史题材的电视剧、电影, 尤其是以明清为时代背景的片子特别多。可是,故宫肯定是很难申请进去排戏,而且也肯定 很贵,所以他就想到要建了这些以假乱真的天安门、故宫、太合殿、颐和园,让人们在里边 排戏,也可以开放让那些不能去北京的人在里边参观。

   有一次,我在和他的律师伯尔顿聊天的时候,他的律师笑着说:「是不是这也是中国领 导人不喜欢赖昌星的原因之一?他竟然在他的家乡另建了一个皇宫。」

    头衔知多少?

    赖昌星的头衔到底有多少,他自己也记下清楚了。我让他自己数一数,他告诉我,他从 厦门湖里区的政协常委开始,以后陆续被选为厦门市政协委员、泉州市政协委员、南平市政 协常委、福州市政协委员、福建省政协委员,还有厦门市荣誉市民、武夷山荣誉市民,还有 南平市人大代表。另外,他曾经于九七年被香港评选为二一十世纪杰出青年之一。当时还 是由香港新任特首董建华,新华社驻香港分社社长周南共同颁发的奖状。他说:「我只记得 这么多了。当时我的省政协委员也是他们为我办的,这些都不是我自己跑去要的,我从来没 有说,非要当个什么政协委员什么的。有报纸上说,我为了拿到这个政协委员的位子,做了 什么事,那些都是胡说八道的。当时那个省政协主席还自己跑到我公司来要给我搞这个,还 要给我报到全国政协那里去呢。」

    捐款知多少?

   从我决定要撰写此书,我就对赖昌星说:把你曾经捐建的学校、医院、老人院等,给我 列个名单。另外,你还有哪些捐款,都想一想,告诉我。

   到我这本书快要完稿了,我打电话给他,他还是说:记不起来了,真的记不起来了。我 只好说:那么你说个大概的数额吧。他翻来覆去地说了如下一些情况:

   捐建希望工程小学共二十所,共出资约四百万元人民币: 捐建龙岩地区学校十数所(具体多少所记不清楚了),共出资约九百万元人民币; 捐建“远华中学”,出资约五百万元人民币: 为家乡中医院捐建中医研究大楼,出资约两百五十万元人民币: 为厦门集美大学捐助六十万元人民币,并在厦门教育局设立的碑上刻有名字: 在家乡当地设立老人院,规定凡五十九岁以上的老人,每年可以领取三次老人年金,每 次一千元,当地有一千余名老人因此受益,这项慈善捐献从九四年就开始了;

   出资数十万元,在家乡建设幼儿园,具体钱数记不清楚了: 捐助中国残疾人基金会五百万元; 花费了一百多万元,在家乡修建水泥马路; 出资约一千三百万元,捐建武夷山地区,南平市政府招待所; 捐助湖北九江水灾两百万元:

   捐助河北张家口地震约一百万元。在这一部份,赖昌星补充说:那一次我记得特别清楚, 当时是春节,我正在北京过年,看到新闻上报导张家口发生了地震,其实张家口我也没有去 过,也没有认识的人,我只是看到那些人好可怜,就马上打电话到处找人想帮忙,可是因为 是春节嘛,到处都放假了,北京的车都很忙,我想办法从山东武警调了十部车,叫他们立即 运了十卡车东西过去,用了大概一百万元。

   另外,赖昌星说:是九七年,还是九八年的「公安战线春节联欢晚会」是我捐助的。大 年初二在人民大会堂,规模很大的,我花了三百五十多万元。当时罗干也到场了,我也是那 次见了牟新生,跟他熟了。其他的七七八八的我也记不住了。

   我问赖昌星,为什么捐这些钱出来,是怎么想的?他说:我一直都很同情穷人,因为我 自己也是穷人出身的。我有了一些钱,我就想尽我的一点能力去帮助那些穷人。比如,我如 果看到老人,我会自己给钱他们,不用他们找我要,我会主动给。

(九:白手起家的商业奇才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