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一平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一平文集]->[奥斯维辛、春天与复活节 ]
一平文集
·一平简历
·奥斯维辛、春天与复活节
·中国母亲--为“天安门母亲”争取诺贝尔和平奖有感
·波兰变革中的民族因素和参战
·隔山有雨
·读威塞尔的<<夜>>
·多余之余——再读瞿秋白
·伟大的工作
·华盛顿及其腋下的阴影
·延安,中国青年的道路---讀《中國文革紀念園》之二
· 极权在中国的胜利
·读高尔泰《寻找家园》
·理想的灰色——读胡平《犬儒病》
·自由的威胁——我看波兰前共党同谋者调查法案
·由土改到反右:中国极权制度的完成 (上)
·由土改到反右:中国极权制度的建立(中)
·走向和解与建设的一步
·记住,但宽容
·土地权是农民基础的人权
·宋彬彬事件和道义重建
·永久的纪念与祭奠——祝贺天安门母亲网站建立
·中国的希望与危险(上)——由汶川、瓮安看中国当代极权制度
·中国的希望与危险(下)——由汶川、瓮安看中国当代极权制度
·《零八宪章》与和平转型
·未来与偏颇——读仲维光“‘郭路生’现象的双重含义”
·雪域上的血迹----关于中国边境藏民被射杀
·为共和国正名----我看《零八宪章》之一
·站起来的精神----我看《零八宪章》之二
·谁是主要责任者
·正视,然后才可穿越:读《诗与坦克》
·荒岁月,残壮志----读严家伟先生《忆往谈今》
·为了死者 也为了我们——致晓波、刘霞(诗歌)
·义战、非暴力精神及诺贝尔和平奖——奥巴马获诺奖之我见
·非敌意、非仇恨、非暴力与中国之危险——有感刘晓波《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之一)
·非敌意、非仇恨、非暴力与中国之危险——有感刘晓波《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之二)
·非敌意、非仇恨、非暴力与中国之危险——有感刘晓波《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之三)
·非敌意、非仇恨、非暴力与中国之危险——有感刘晓波《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之四)
·为文明和正义而战——声援刘贤斌
·米奇尼克与中国的民主道路(上)——也谈米奇尼克访华座谈
·米奇尼克与中国的民主道路(下)——也谈米奇尼克访华座谈
·坚持非暴力原则 组织起来
·立足自身,广泛联盟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奥斯维辛、春天与复活节


   1
   这一个春天
   没有好天气

   先是雪,之后是雨
   大地泥泞
   阴郁的天气
   像多年的沉郁
   萧条的城市
   人们疲惫
   街上的泥雪
   提示希望的残迹
   
   一个世纪即将结束
   而一个世纪只是虚妄和悲痛
   如此的季节
   如此的世纪
   灾难的阴影
   死死扼住春天的脖领
   2
   列车穿越细碎的雪雨
   抛弃倾斜的城市
   起伏的东欧大地
   用起伏的树林
   安慰远离的人
   我如此地没有言语
   像大地一样沉默
   大地,是我的母亲
   也是我的祖父
   
   3
   白桦林
   在凄凉中颤栗摇晃
   像诗人颤栗的灵魂
   也只有诗人还将它们记忆
   不要叙说吧
   只是在阴雨中
   观看白桦树的抖颤
   那些优美已不再是优美
   那些  优美的
   也只有飘曳于阴郁的季节
   白桦林总是让我
   想到音乐
   想到俄罗斯颤栗的诗行
   多少诗人在那里死去
   却没有什么能掩盖他们的光辉
   我不再叙说
   隔著车窗 看孤零的飞鸟
   冷雨中飘零阴沉的天空
   天空
   如此的天空
   
   
   二
   4
   这个季节 我
   和一个年青的朋友
   奔赴奥斯维辛
   像是去偿还我们的债务
   我们阴郁得还不够
   还要更沉重的阴影
   将我们狠狠打击
   为了证实那些恐怖
   我们去接受恐怖
   为了使我们真实
   我们回到我们生活的地方
   那些事情就是我们
   我们内心久久的沉默 和
   伤痛
   我们去那里  为了
   干竭的泪水不再干竭
   为了痛苦不被遗忘
   这个世界
   所有的痛苦都是我们的痛苦
   痛苦滋育灵魂
   
   5
    A
   奥斯维辛
   这片土地永远不会轻松
   人们不会宽恕这里
   这里也不会宽恕人们
   啊 无辜的城市
   你的名字已无法清洗
   罪恶留给了你
   死亡不肯消散
   人们啊,你们为什么
   还要在这里生活
   每天陪伴焚燃的气息
   
   B
   依然是那座城市
   依旧的街道、店铺
   石板闪动昔日马车的玲声
   铜街灯方正低垂 仿佛说
   日子多么安宁
   人们脚步匆匆
   幽暗的街角
   闪烁蜡烛、花店和酒吧
   姑娘们衣著鲜丽
   在黄昏的时光赶赴约会
   哦 美丽的女人
   暗淡中 火焰般的恋情
    C
   教堂红色的尖顶
   使我肃然
   而古老的教堂
   并没有阻止人们的阴谋
   罪恶以上帝的名誉进行
   哦 罪恶
   
   D
   萨瓦河静静地流
   迎春花火一样漫烂
   它告诉我:这是春天
   蒙蒙田野
   桥下摸鱼的孩子
   金黄的头发在冷风中飘动
   春天 生活在继续
   E
   这是平常的日子
   这是平常的地方
   所有的地方都有它的历史
   它如所有的地方
   
   6
   一只鸟 停在空中
   拼命抖动双翼
   像一团吹乱的字迹
   蒙蒙雾水 大地潮湿倾斜
   布热金科就在前面
   废弃的铁轨
   在安宁的土地
   刺入北方
   树林低矮地退去
   把生机带向远处
   铁丝网和岗楼
   矗立清晨 监视大地
   於是我突然想到我的祖国
   那个激烈的年代
   事情是同样的事情
   只是以不同的名义
   暴行只要给以理由
   孩子们也会进行
   可是我们还没学会记忆
   也没学会思考
   经历苦难 却只被苦难吞噬
   於是我们再不会站立
   布热金科 难道你也像我
   只有恐惧而没有言语
   (注:奥斯维辛分两处,一处在郊外布热金科,一处在成里奥茨。)
   7
   布热金科比我想象的平静
   时光洗涤了苦难
   也洗涤了罪行
   它是一幢站立的阴影
   时间的骨架
   阴沉沉地向我张开
   哦 历史
   我终於明白 你是谁
   来于何处去于何方
   我理解 一个女友
   为何拒绝来到这里
   那一个早晨 她目光苍白
   像早春的残雪
   善良而虔诚的姑娘
   你还不理解生活
   这里残酷却清洁
   那只是往昔的骸骨
   它早已把罪恶交还给人们
   繁衍的罪恶漫延城市
   关闭在地铁和楼群中叫喊
   集中--分散
   世界并未变化
   只是潜入日常的生活
   它们在我们心中
   人啊 人性永恒
   多么悲哀而残酷的真理
   布热金科也是无辜的
   它替代了人们的罪恶
   也好 我们由此洗清自己
   把责任变为谴责
   但是 布热金科
   我还是不能原谅你
   你站立在这里
   像一座大地的绞架
   将以往打扫干净
   从此再没有"人"的相信
   
   8
   布热金科今天没有客人
   阴郁的天空 笼罩大地
   那些魂灵郁郁纠缠
   呼涌翻滚讨索债务
   浩浩魂灵 无辜的魂灵
   是冥界也是这里
   而我怎么面对你们
   为这个世界为所有的人
   无法偿还 我们在他们之中
   泥土依然是久远的泥土
   青草连连 麻雀飞起飞落
   布热金科你如此沉静
   你以沉静纪念死者
   空荡的营房
   有的完好,有的已经拆除
   孤零的骨架空空
   像无止的询问
   水泥柱 电网
   孩子们饥俄的眼睛恍恍漂浮
   哪是女囚的住地
   皮靴咚咚地踏响----
   哦 我的学校我的街道
   揪斗、殴打
   抄家的队伍日夜狂欢
   焚烧书籍 火光
   舔蚀塌倒的夜色
   疯狂的世纪
   革命--人民和孩子
   挥舞旗帜欢呼胜利 
   而践踏的尸体弃置街头
   哦 日日夜夜
   卡车拉走人群
   枪声清点无辜的“罪恶”
   疯狂席卷大地
   蚂蚁攻打天国
   我无法叙说那些残忍的事情
   铁丝串链肢解的男女
   漂浮河流
   不幸的人们啊
   如果你们知道的更多
   就会宽容 把怨愤变为泪水
      9
   不要讲述无辜
   我们临受 却也参预
   由是我们失去理由
   掩息了询问也掩息了纪念
   焚燃之后 废墟上
   飘摇空洞的愤怒和疲惫的呜咽
   可是一切都来于我们自己
   但是残酷就是残酷
   屠杀就是屠杀
   戒律有如上帝
   屏弃任何理由
   纠缠的魂灵
   在另一片大地上
   
     10
   犹太人的蓝条旗
   在冷风中清洁地抖动
   像意外的天空和单纯
   啊 不幸的人
   把心脏悬于天空的边缘
   在驱赶和流落中
   呼吸天外的自由和清洁
   千年的耻辱和泪水
   卑微和殉难
   一卷书 和喃喃的祈祷
   陪伴受难的命运
   受难成为甜蜜的家园
   他们的男人带著女人
   女人牵著孩子
   行走吧, 在漫漫的放逐中
   趟著泥水 祈祷上帝
   祈祷中走过世纪
   走向煤气室的死亡
   多少个世纪 他们
   走到这里
   为了一次殉难 牺牲
   使以往在这里结束
   为了明天从这里开始
   他们的殉难像观占的星斗
   扭转了了命运
   以色列奇迹般降临
   苦难收获权柄
   而另一批人被赶出家园
   偿还古老的债务
   苦难依然是苦难
   只是那已是别人的命运
   流蜜的土地啊
   你用鲜血泪水来覆盖
   哦  人   历史
   我们只有这样一个星球
   却有不同的上帝
   左右分割 为分割而战争
   奥斯维辛 怎么能说
   你已经结束
   蓝色的旗帜 抽搐的心
   原谅我吧
   我悲悯你们的不幸
   泪水融于泪水
   可我来于另外的地方
   用另一片大地的目光
      11
   我努力寻找细节
   唯有细节是真实的
   石砖上的字母
   木架上的刻痕
   或一柄牙刷雕刻的心像
   收藏的布角、针线
   墙上遗留的音符
   哦 你们的呼吸、眼神
   你们的心灵、颤栗
   电网后默默的手势和暗语
   残忍间的温暖
   悲绝中的希冀
   微小的微小的
   有如漫漫黑夜中一线泪水
   生活在死亡中也未曾死亡
   哦 那墙上的名字
   是刑前的留记 还是遥远的思念
   他们把自己刻在时间上
   用时间抵挡来临的死亡
   他们需要记忆
   即使毁灭后的世界一片空无
   都消散了 唯有大地上的废墟
   灰烬和残痕在讲述
   又生动又悲惨
   又微弱又绝望
   像人类漫长的历史
   漫长的历史是人重重的讲述
   讲述吧、讲述吧
   把焚毁变为记忆
   让记忆开辟道路
   於是人们重新来到这里
   哦 这是它们的意义
   是他们以死亡刻给我们的痕迹
    12
   我踏入一座营房
   死魂狰狞地扑向我
   似乎见到债主--
   哦 所有活者的债务
   我惊恐而又哀痛
   悲悯而歉意
   我无法呼吸
   朋友 请安静
   我是朋友,我来看望你们
   我在你们之间
   我们在你们之间
   你们悲惨 而我们也同样
   让我们彼此倾诉
   让我为他们和你们相谈
   生者没有归宿
   死者没有界线
   这里 那里
   苦难是同样的苦难
   不幸是同样的不幸
   我们在死亡的国度
   见证人的残忍
   你们并不孤零
   由这里 哀怨的魂灵铺向大地
   苦难没有边界 残忍没有边界
   死难的魂灵没有边界
   你们在这里
   我们在所有的地方
     13
   光明、未来-
   我们总是在寻找借口
   释放黑暗、
   虚佞给我们许诺
   用恐惧和虐待布置天庭
   世界 同一的世界
   在同一的天空下
   战争寻找目的 暴虐为了道义
   伟大覆盖一切
   践踏、焚毁、屠杀
   虚妄赦免我们的孤单、寂寞和空虚
    14
   煤气室塌毁了
   纪念碑修建了
   人光荣地伸张他们的勇气和正义
   但更值得尊重的
   是危难中
   一滴泪水和伸出的手臂
   以色列人成群地到来
   献上丛丛的鲜花
   苦命的人
   用不幸铺就道路
   他们的苦难 他们的尊重
   我们为他们屏住呼吸
   但是 也是他们处死了他
   十字架空空地站立
   不幸诞生更多的不幸
   灾难从哪里开始哪里终止
   纪念吧 在纪念中学会
   那些简单的事情
   蜡烛、泪水、孩子的手指
   学会问询、怜悯
   学会祝愿和珍重
   然而 纪念属於默默的心
   默默来于万物
    15
   默默的心有无尽的痛苦
   谁来纪念我的祖国
   治疗它的灾难和病痛
   什么时候
   我们也能重新站立
   尊重我们的苦难和悲哀
   --那些无数的死难和魂灵
   他们也能有居所、祭奠
   让他们安息
   使他们能在冥冥中为我们祝福
   如果没有肃穆,没有祭祀
   鬼魂将无边无际
   他们的纠缠永永远远
   即使我们活著
   也让我们活著腐烂
   而这正是今天
   
     16
   无尽的往昔
   无尽的沉痛
   
    17
   不幸的人们啊
   我站在你们这里
   用苦难蔑视暴行
   但我不知道在暴行和侮辱中
   我能否维护心
   保持平静和持重
   多么严酷的询问
   --我不能承诺
   春天 春天熄灭蜡烛
   我们在暗夜里搜索
   但春天依然是春天
   让我倾听你们的祈祷
   沿著字迹
   沿著远远飘逝的声音
   
      18
   是的 没有什么能保证
   我们不在另一边
   事实上 我们
   比钢盔上的徽章更为疯狂
   那些天真的孩子
   一夜间就变成了暴徒
   人民撕喊、焚烧、残杀
   欢庆释放的节日
   多么真实的事情 往复的世界
   一切都可能随时发生
   只要授予权力和名义
   不要相信 我们无法相信自己
   也无法相信人
   这一切都是人的验证
   我不幸 因为没有另外的许可
   而那仅仅是偶然
   我在悲惨中渴望加入对面的行列
   在恐惧中乞求 在乞求间陷害
   我们是那么卑微
   总是希望把灾难降给别人
   啊,那是多么艰难
   多么高贵
   跨入死亡 说:不!
   那简直就是神的恩典
   但是 原谅吧
   卑微的人不幸的人
     19
   但是 谁给了我们理由
   人--恐慌的动物
   由於脆弱而虐待
   由於恐惧而残暴
   由於微小 而
   在大地上无尽杀戮
   在杀戮中 他们
   显示自己的高大和勇气
   哦,这就是历史
   我们的战争和荣誉
   人啊,有什么比你更荒谬
   更虚妄 更残忍 更疯狂
   我在这里增加对人的蔑视
   也增加对人的伶悯
     20
   但是 但是
   正是由此我们才有尊重
   那些祈祷,那些受难的沉默
   那些泪水
   那些以死亡换取的尊严
   冬天 女人赤露双脚
   走过冰雪
   老人为孩子节省下食物
   --沾著泥水的面包
   母亲在深夜用泪水
   深深地哼唱
   祈祷、告别
   紧握双手
   那个神父平静地走去
   替代另一个囚犯的死亡
   他以生命显示另外的声音
   “啊 宽恕他们
    他们并不知道”
   哦, 微小的微小的
   像谷粒 像针孔透露的微光
   黑暗无比辽阔
   在塌毁中上升
   在苦难、凶恶残暴中上升
   以平静的呼吸微弱的忍耐
   (注:奥斯维辛,一位波兰神甫主动替代一个囚犯死亡。)
     21
   一束黄雏菊
   散著春天的清新
   放在倒塌的废石上
   仿佛清晨的问候
   那个垂头的姑娘
   来自远方
   她手中闪闪的蜡烛
   映照莹莹泪水
   美丽的眼睛--
   水浸润大理石的光泽
   在爱情之前
   在约会之前
   摘下结婚的戒指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