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杨银波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杨银波文集]->[【杨银波诗存】 ]
杨银波文集
·当前中国大陆公众传媒评议
·与普通中国人对话
·对话:普通外来工的矛盾与反思
·中国青年的精神和思索
·盘古乐队 今后的路还很长
·三个年龄层的女工体验
·电台专题活动之后的五点感悟
·鸡年自访--2005年新春献词
·《签名网》与公民政见的传播
·2005年春节记录
·审视政府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1)——
·推动民间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2)——
·捍卫媒体信息公开──开辟大陆信息公开之路(3之3)——
·深圳宝安 请你解决民工的艰难
·赌博--物之几者,非所靡也
·当前大陆启蒙网站与敢言网站综述.
·论电子杂志的实践与障碍
·赌博与杀人
·警察杀人 一个必须研究的问题
·致狱中郑贻春──现代化学者的受难
·强奸幼女:一个激起民愤的焦点
·蹂躏幼女 权力魔掌之下的惨剧
·不正常的中国家庭故事仍在继续
·村委会主任竞选演讲辞拟稿
·反诉索赔“名誉权”的非正常官员
·探索道路:《公民正刊》策划杂感
·村委会主任当选就职演讲辞
·青年节致青年读者的一封信
·彻底改革村民自治制度为民主自治制度
·踏上选举之路 不信东风唤不回—村委会主任竞选演讲辞续稿
·向《生存之民工》全体工作人员致敬
·联名上书:解13名民工燃眉滴血之急
·公民办刊:在强势压迫之下
·治安体系:从亲属被盗说开去
·致中国21省新一届基层自治组织
·底层缩影曹建纲一家的生存挣扎
·为弟弟杨丰友受重伤致宁波官商人物
·从1672 元拖欠民工款调查到的广州大案
·中国民工:一个训练行动力的维权重镇
·一封民工公开签名信
·办一份敢为您说话的杂志《维权通讯》刊词
·暴虐之下 不能只有心灵抗争-关于维护农民工具体权益的解答陈词
·沉重的青春──少年时期摇滚歌词——
·村级民主自治制度草案(提要)
·民选村委会致信党选党支部
·调查:一个农民工家庭的经济帐目
·母亲说——“让我怎么回报他们”
·民主论坛》七周年七则感慨
·以此为鉴:工伤,痛在广州番禺
·与台湾著名主持人杨宪宏对话
·电台主讲节目《民工的钱与命》策划书
·让活生生的残酷现实说明这一切--《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让我们直面不和谐的劳资矛盾——《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把焦点集中于扩大民工的选择权
·1
·《民主论坛》第七周年简略报告
·民工之死:脆弱的生命—未必比现实更残酷的不似小说的小说
·采访病床上的母亲梁如成
·河北“马堪敏案”深度报告
·启事:杨银波更换联络方式
·告别一盘散沙 建立维权网路——《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必须寻求高效率的维权途径——《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呼吁扩大援助的层面和范围——《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社会不公正挑战的是社会安全..
·关注民工 外界打击和心灵扭曲——《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潜规则导致从上而下的全体腐败——《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别把自己牢牢地钉在屈辱的地位——《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黑社会:评简竹醒集团的覆灭
·社会剧变之下的劣根—《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权力型黑社会
·陈忠明的失踪与记者的命运——《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悲惨学费”自杀个案报告二十则
·大陆“少年性犯罪”个案报告
·严酷的底层生存真相.....
·权力型黑社会
·拥抱光明 尽管黑暗袭击着我们——《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大陆青少年犯罪研究(提纲)
·剧变的中国:论述黑社会与民工
·职业病·腐败司法·可耻经济——《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拥抱光明 尽管黑暗袭击着我们——《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震撼:“悲惨学费”非自杀个案报告
·关于我的民工家族的真实故事—《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民工频频被袭 黑社会恶果累累—《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深切关注:9个求助孩子调查报告
·见证贫穷:9个求助孩子调查背景
·《调查背景》附图:
·回忆曾患“精神病”的亲人们
·那些曾经抚育我的亲人们
·无序状态下的黑社会和底层人—《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大哥英逝,银波沉痛哀悼
·警惕暴力、资本、权力的合流—《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评述一代着名诗人杨春光
·专访杨银波:退团退队 找回真实自我
·忍无可忍的激烈冲突 评王斌余案
·简评李敖此行之言论
·讨薪杀人 究竟是谁在挑战谁?
·努力,只为永不熄灭的希望— 《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第十四集
·李敖之旅:与杨宪巨集对话
·“超级女声”与杨宪巨集对话
·直面黑暗:残酷社会与人性挣扎——《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民工阿星、刘长青的暴力之路——《民工的钱与命》主讲系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杨银波诗存】

网址:
   www.ncn.org/asp/zwginfo/da.asp?ID=57274&ad=5/3/2004
   注:如下拙诗大多写于1994年底~2003年初,仅《2004年献词》、《血路上的怒吼》写于2004年,前后历时近10年,多属批判、写心之作,文辞点到为止、较为干净。今按发表顺序整理29首作品编辑如下,以备存档。
   编号/诗题 首发媒体 首发时间(2003年7月15日~2004年4月23日)
   ═══════════════════════════════
   01.人城(原载《北京之春》2003年7月15日)
   02.生命[中英文双版](原载《北京之春》2003年8月15日)
   03.警言(原载《民主论坛》2003年8月31日)
    疯狂之诗[九首](原载《民主论坛》2003年9月30日)
   04.疯狂之诗
   05.人
   06.NO
   07.使命
   08.魔鬼
   09.先辈
   10.演义
   11.江山
   12.动物凶猛
   13.柯特遗书(原载《民主论坛》2003年10月18日)
   14.江山社稷之叹(原载《民主论坛》2003年11月27日)
    真爱永恒[八首](原载《枫华诗友》2003年12月28日)
   15.真爱永恒
   16.孑
   17.歌手
   18.再见,我的爱人
   19.伤逝
   20.美人
   21.另一个世界的人
   22.苏醒
   23.2004年献词(原载《民主论坛》2004年1月16日)
   24.意识与奋斗[中英文双版](原载《民主论坛》2004年3月14日)
   25.戒毒所少年(原载《民主论坛》2004年3月19日)
   26.主人(原载《民主论坛》2004年3月28日)
   27.血路上的怒吼[中英文双版](原载《大纪元》2004年4月3日)
   28.斗志(原载《民主论坛》2004年4月13日)
   29.九天外(原载《民主论坛》2004年4月23日)
   ═══════════════════════════════
   ═══════════════════════════════
   01.人城
     
   我捧着这一颗孤独而血红的心脏
   奴隶们却捧着卑贱而服从的良心
   我传着那一根坚硬而血红的脊梁
   奴才们却传着脸厚而心黑的圣经
   我刹不住虽千万人吾往矣的气概
   只因这一切的太平都是掩耳盗铃
   就算最终的你们都已经无比满足
   我也会在墙角撞着砖木放声哭泣
   当这个国家慢慢走向超现实主义
   我疼痛的心脏在胸膛为我鸣不平
   今夜我可以吞下这腔愤怒的热血
   但明天我会重新端起无畏的坚毅
   我从革命中看到党化民族的危亡
   所谓的和平居然如此孱弱而自欺
   我已经不再怀念建国时代的欢乐
   如同正义一样包藏着巨大的悲悯
   我要为这样的疯狂嚎叫出我的声音
   当黄土袭来的时候宁愿以命来压底
   看见麻木的头颅被摧残了半个世纪
   我已不再过多寄望于伟光正的权力
   如果这社会还能再多给我一点东西
   我所希望的其实只是那另一个自己
   照着光亮的镜子看着一张沧桑的脸
   血液里沸腾着传统与反叛的结合体
   那是一副冰冷的面容
   那是一段痛苦的记忆
   那是一种残酷的体验
   那是一程绝望的延续
   我看到 我期待的权利在向我反抗!
   我看到 我争取的自由在向我呐喊!
   我看到 我放弃的情感在向我召唤!
   我看到 我砸碎的脆弱在向我挑战!
   缘生缘灭的每个可怕的瞬间都在手掌上奔跑
   我擦拭过多次的水面仍旧把灼热的鲜血照耀
   为所有深爱我的人们道一声发自内心的警告
   怨声载道的一刻你们就可能葬于地下的冰窖
   我知道这些年自己在背弃着一个奴隶的宣言
   我一直想告诉你们的是——我他妈早已厌倦!
   当所有的艰辛付出竟换来一个个无力的局面
   我一直想质问自己的是——你他妈还有脸面?
   谁让我忍受了浪迹天涯的惨重代价?
   谁让我抵挡了天怒人怨的金戈铁马?
   正是那惊涛骇浪百木高长四海为家!
   正是那卧薪尝胆百折不挠七尺大男!
   谁说春天百花开我就一定笑开容颜?
   谁说小康降盛世我就一定欢呼雀跃?
   且看那滥竽充数鱼龙混杂风烛残年!
   且看那明哲保身喝哄吓诈坟墓自掘!
   当死亡就在眼前,座座人城血浪涛天
   你说歌舞升平霓虹闪耀怎能巧妙遮掩?
   当毁灭就在眼前,亿万子民众星拱月
   你说天下寒士慧眼如炬怎能不识褒贬?
   难道你们不知旷世的虚假繁荣在我心中早已灰飞烟灭?
   是这沧海横流的千秋乱世逼我今天杀身成仁怒气冲天!
   02.生命[中英文双版] 
    
   今夜我将在血中睡去
   伴着浑浑噩噩的搅拌机的声音
   伴着不服镇压的百年战志
   在今夜的血中睡去
     
   今夜我将回到阔别已久的死城
   站在漆黑的街垒大声呼喊
   站在森严的战壕猛发冲锋
   在今夜的血中战死沙场
     
   我赌下我全部的生命
   在血液里就拿着武器
   我驾上我凶猛的战车
   早已看过生命的祭品
     
   我要让疯狂的野火烧焦冰冻成海的心脏
   砸碎僵固已久的身体
   我要让奔腾的血液冲垮残骸逾亿的木棺
   震惊五百年后的人民
   ■Poem: Life
   I will go to sleep in the blood tonight
   Accompanying the sound of the ignorant mixer
   Accompanying agreeing with and fighting the will in a century when suppress
   Go to sleep in the blood of tonight
   I will get back to the long-separated necropolis tonight
   Stand in the pitch-dark street barricade shouting loudly
   Stand in the stern violent hair charge of trench
   Fight died in the battle field in the blood of tonight
   I gamble all of my lives
   Hold the weapon in the blood
   I drive my violent combat tank
   Have already seen the sacrificial offerings of the life
   I want to let the crazy prairie fire burn and become the heart of the sea icily
   Smash the stiff firm health for a long time
   I want to let the blood surging forward burst over hundred million wooden coffins of remains
   Shock the people after 500 years
   03.警言
           这已经是不止一次的悲伤与愤怒
           你们的魔爪已坑害我的全国全家
           在你们这黑社会的打压、欺骗和收买之下
           已经迸发出来的斗志,迟早要清算你们的总账
           我的全部快乐建立于我为之而死的信仰
           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我的所有恐惧只因你们那些野蛮的勾当
           尚且不容我辈忽视
           但我仍要不断告诫自己──
           最本色地做“人”,或者英雄
           我的父亲,我的杨大家族
           被你们训练成奴隶,然而更可怕的是
           他们竟然期盼来一场农民起义式的暴动
           因而,酒,成为每一个梁山好汉的必备之物
           我瘦弱的母亲也指不定哪天会倒在这些醉拳之下
           哪怕出拳者竟很可能就是我的父亲
           在这个洒血的黑夜
           我已经听到了你们的幸灾乐祸
           是的,正如像他这样出生于1956年的受尽恐吓的中国人一样
           他们所奢望的正是你们这样的生活
           花天酒地、权钱无忧、淫猥无忌、横行霸道
           做梦也想着象1989年“电死”政治犯的那些狱警一样
           说:“囚徒之死,死不足惜”
           ──然而,皇帝之外,天下皆为囚徒
           在我的手掌心上
           用刀刻着一个“忍”字
           我将对未来的儿子讲述其可怕的缘由
           如果他因此而跟我一样,走遍天涯
           那么,论江湖之事
           你们必为他的败将
           我顶多再给你们五年时间的准备
           看看人心背向,孰为正?
           这杀来的刺刀马上就要撞倒我的牙
           我仿佛看到我的后代在我妻子的身体里凶猛摇晃
           他张开嘴,用灵魂发出厉声:
           “和着血,吞─下─去!”
   04.疯狂之诗
           漆黑的夜,
           象把镰刀,
           割掉胆怯,
           放纵怒嚎。
           鬼一样的阴险,
           人一样的跳跃。
           刺激里生存,
           报复里奔跑。
           千面的人性,
           痛快的哀悼。
   05.人
           当一个人,
           面临如此崩溃之境地:
           内心的狂热,
           真正的软弱,
           交织的荒谬。
           只有靠本能的声音,
           去解释,
           去尽量解释。
           他总是将自己置于野火之中,
           反复无常地问:
           如何做一个人?
           ──超越矛盾的一个人。
   06.NO
           这个国家没有艺术全被他们罐成了黑油;
           这个国家没有诗人全被他们当成了疯子;
           这个国家没有爱情全被他们铸成了炼狱;
           这个国家没有不羁全被他们做成了演戏。
           我没有别的,我只有我,
           我没有别的,我只有上场;
           我没有别的,我只有我,
           我没有别的,我只有示范。
           我一定要说出我的立场;
           我一定要有许多行为让你思考让你判断;
           我一定不能是颗漂浮的微尘长年在半空飞转;
           我一定要表现我的喜怒,
           让你明白我这对你有点重创的人生观。
   07.使命
           寻找颠峰悲壮的一败,
           留下故土媚笑的阳台。
           撕碎内心紧裹的幕布,
           冲垮血液奔流的障碍。
           让我们的灵魂不再死亡;
           让我们的防备迅速强壮;
           让我们的爪牙无力提防;
           让我们的自由洒满阳光。
   08.魔鬼
           疯子的嘶咬,
           剩下尸骨遍野;
           野蛮的咆哮,
           刺杀无能的正义。
           呼叫着:
           我们都是──
           魔鬼!魔鬼!魔鬼!
           摧毁文明!
           灭掉世纪!
           我们复活!
           我们复活了!
           我们主宰世界!
           我们要主宰世界!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