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关于赖昌星案的四个文件]
徐水良文集
·关于刘晓波《我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
·五毛们总是闭眼睛撒谎
·周瑜黄盖和竹筒倒豆子
·答鸡头肉和赛昆的污蔑
·海外五毛攻击许良英先生为刘晓波辩护的一个帖子
·戏释格丘山格老先生“坦荡心胸”的含义
·漫谈两出大戏和刘晓波之谜
·关于刘晓波“没有敌人”网文两则
·转贴评刘晓波没有敌人文章6篇附按语
·没有敌人争论是一场政治斗争,不是学术论争
·转贴张三一言和Leebai文章各两篇
·转贴评轮“没有敌人”文章三篇
·今日网上跟帖
·转贴“民运”和“官运”等两文
·戏作:灯主席外传
·“没有敌人”问题争论小结
·关于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十篇
·“没有敌人”争论文章选(6篇,2月6日晚)
·2月7日没有敌人争论文章
·捍卫启蒙成果——我们的作战意图
·转贴到查报告:民众武力抗暴的必然性
·劝告陈尔晋,没人相信你,再次劝你到此为止!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8日
·关于宗教批评问题答宗教盲洪哲胜
·这样吧,陈尔晋:你赶快回天堂,去向上帝要你的身份证明,好吗?
·有没有敌人的讨论(2月10日)
·没有敌人的刘晓波论敌人和战争
·胡平为自己的对立面背书
·怎样对付中共庞大的特务线人队伍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11)
·网络革命宣言、按语和评论
·高智晟生死去向之谜并按语
·“海外民运”和一部分国内民运真黑
·没有敌人派的两个错误前提
·无敌论者种族主义及亲中共仇人民和两面派性格要不得
·黑白颠倒的世界—海外民运
·答国凯兄和周亚辉先生:
·驳胡平《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一点补充再驳胡平文章
·转贴吴庸先生优秀文章
·经典笑话——“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胡平笑话和牛乐吼笑话
·反对洋迷信土迷信(从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说起)
·为我的理论做个广告
·客观事物、概念、用语、理性和迷信等等
·答孙丰老哥并纠正西方语言学家一个根本错误
·要了解意识科学可以从此文入手
·民主社会没有某派专政
·答孙丰:究竟概念在先还是判断在先?
·什么叫扫荡派?什么叫保皇派?
·有没有敌人是客观存在,不是主观设定
·无敌派的一个重要逻辑错误
·关于意识科学的一个说明
·转贴Leebai:再说几句仇恨和敌人-简单低级的道理
·徐水良驳王希哲胡平等
·对胡平文章的讨论(2010-3-9)
·转贴王若望先生批评刘晓波文章
·王希哲投靠共产党阵营自供状
·驳何永全先生
·无敌论者真会胡诌
·我们与无敌派属于敌对阵营(近日有没有敌人争论)
·理解民运真相的两个关键
·刘宾雁、刘刚谈刘晓波逸事
·中国失业率超过美国大萧条时期
·ZT一比吓一跳:中外税收与福利对比
·有敌无敌反复无常的没有敌人派
·我们对不同的人不同的狱中表现的态度
·目前两种思想、两条道路的斗争
·几句话简驳驳胡平草虾说法
·胡平《维权与民运》评点
·谁使民运变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的枯萎瓶花
·政治革命的绝对必须和相对必须
·张三一言徐水良与杨光等争论
·讲个简单的道理
·自由、人权、平等、民主、法治和宪政
·言论自由是“第一自由”吗?
·答张健——再谈言论自由不是第一自由
·谈一点人类自由体系的基本知识
·讲一点自由民主和宪政的最基本知识
·讲一点人类自由体系的最基本知识
·不存在不民主的又“当之无愧的宪政”
·怎样看待教师农民等集体下跪事件
·在中共压力下挺住或屈服问题
·关于民主党临委会一事的说明
·答胡安宁两则:撒谎成瘾和虚虚实实
·现在不可能建立民运统一战线
·写给上海公安国保(两则)
·谴责郭台铭、抵制富士康
·郭台铭应该受谴责
·徐水良与洪哲胜关于富士康问题的争论
·富士康消息、传闻和评论(5月27日)
·中共开始封杀富士康信息
·驳扬光、洪哲胜
·富士康信息和评论(5月29日)
·富士康消息和评论(5月30日编)
·富士康跳楼事件和近来罢工浪潮
·中国人逻辑思维能力低下吗?
·支持张三一言评点韩一村
·温和与激进相互转换的一个普遍性规律
·关于民主党组党的几件事(答王希哲胡安宁)
·21世纪建国纲要(重发稿)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赖昌星案的四个文件

          
   
   (一)、对远华案赖昌星问题的几点声明、
   (二)、关于赖昌星案的两个问题
   (三)、读项小吉先生《我对赖昌星案的看法》一文批注

   (四)、附:有关赖昌星案作证的相关新闻
   

(一)、对远华案赖昌星问题的几点声明


   
   赖昌星在加拿大申请政治庇护,海内外华人极为关注。有中国反对派人士支持帮助赖昌星的申请,引起强烈反应和纷纷议论。显然,那只是中国反对派中一些人的认识和态度。对于这一是非清楚明确的问题,不能只有一个声音,使这个声音被误视为中国反对派的整体立场和态度。所以,我们特发表几点声明,以表明我们对这个问题的原则立场:
   
   1、远华案是中共专制腐败有代表性的大案。无论从已经揭发的触目惊心的事实,还是赖昌星本人的辩解,这是一起重大经济犯罪案件确凿无疑,而且赖昌星是此案的重大嫌犯。同时,如果赖昌星自述属实,他还是触犯中华民国和香港法律的间谍嫌犯。冤假错案的说法,无视事实,毫无根据。
   
   2、中国民主运动以实现民主政治为目标,以反对专制腐败为己任。贪污、行贿和受贿,为任何时代,任何体制,任何国家所不容,更为当前深受其害的中国人民所痛恨。与中国人民站在一起,揭露和反对专制腐败,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我们反对中共当局和其它任何人,以任何名义包庇专制腐败及其罪犯的企图。
   
   3、远华案是否与上层权力斗争有关的问题,并不影响远华案的性质。恰恰相反,许多时候,正因为有中共的上层斗争,才有可能揭发一些专制腐败的大案。不能因为存在中共政治内斗中的失败者,多被追究经济犯罪而加以整肃,就反对追究这类犯罪行为。我们要坚持和宣传讲述的是,中共不能仅只追究政治内斗失败者的经济犯罪,更要追究大权在握者的经济犯罪。例如远华案,就应该要求审判透明,追查有无更大权势者参与其中。
   
   4、中国民主运动长期遭到中共专制当局的严厉打压,无数民主志士遭当局迫害。而打压与迫害民运与民主志士的直接执行者,是国安公安等特情机构。因此,那些被国安公安收买、为他们破坏自由民主事业,包括破坏台湾和香港自由民主事业的人,理应遭到唾弃。未来民主中国建立后,理应对他们的专制及腐败罪行进行法律追诉。无视全体受迫害异议人士的感情,企图为那些助纣为虐的人及其罪行辩白,向其伸出援手,是直接伤害整个中国反对运动的行为。
   
   刘青,胡平,胡安宁,唐伯桥,徐水良
   2001年8月1日
   
   注:
   刘青,中国人权主席
   胡平,《北京之春》主编
   胡安宁,中国民主党临委会协调人
   唐伯桥,中国和平主席
   徐水良,中国民主团结联盟主席
   
   (徐水良起草草稿,集体往复修改)
   
   
   

(二)、关于赖昌星案的两个问题


   

徐水良


   
   

一、你们为什么要发这个声明?这是不是民运内斗?

   
   首先纠正有的报道的误解。我们这个声明,不是以组织名义,而是以个人名义发的。我发出的传真稿签上我本人名字,是为了负责,表示这是我发的传真,不是假冒的。
   
   为什么要发这个声明呢,这是因为:
   
   1、赖昌星案是全国瞩目的大案。中国老百姓非常关注和痛恨参与此案的贪官污吏,也痛恨此案的嫌犯赖昌星。一部分异议人士无视中国人民的感情,站到老百姓的对立面,给民运和整个反对派造成很大的伤害。为了减少赖昌星案业已对民运造成的伤害,为了挽救民运被伤害的声誉,不得不发这个声明。
   
   2、反对还是包庇中共专制腐败及其罪犯的问题,是一个大是大非的问题,是维护还是违反民运宗旨和民运根本性质的根本问题。甚至是维护还是违反人类公理和正义的问题。因此,这既是民运内部问题,也是外部问题。我们既要反对无原则的争权夺利争名誉争出风头的内斗,又要在重大原则问题上明辩是非,决不含糊。
   
   3、这同时也是为了表明一部分民运人士揭露中共专制腐败及其罪犯的坚定不移的决心。
   
   4、有人说,他们帮助赖昌星搞政治庇护,是为了让赖昌星得到公正审判。如果赖昌星得到政治庇护,怎么审判?我们搞不明白。我们真佩服有的人在自己毫无知识的领域信口开河的勇气。事实上,我们的声明,正是为了让赖昌星受到审判,并且是尽可能公正的审判。如果赖昌星政治庇护被批准,那么,无论是根据属人原则还是属地原则,加拿大政府大约很难再对赖昌星进行审判,而且政治迫害的性质既定,再进行审判,加拿大政府大约不会做这种出尔反尔的事。只有否决政治庇护,才能作出某种国际安排,让赖昌星受到公正审判。使人类的公理和正义得到伸张。因此那些帮助他搞政治庇护的人,正是保护赖昌星不受审判。
   
   如果以中共专制,不能保证公正审判为理由,就可以保护刑事嫌犯,那么,岂不所有的刑事犯都应该受到保护了?我们当然怀疑中共审判的公正性,其中包括他们包庇更大罪犯的可能性,我们甚至怀疑中共某些人并不真正希望引渡赖昌星,不引渡又说不过去,只好做做样子。如果那样,我们那些极力保护赖昌星的朋友,正好作了这些不希望引渡赖昌星的贪官的卒子。
   
   5,根据赖昌星辩解,赖昌星帮国安部做事,对台湾和香港搞间谍活动,危害自由民主,因此,他不仅是老百姓和异议人士痛恨的经济嫌犯,而且无疑也是民主制度的直接敌人。
   
   6,有人以无罪推定的法律原则为理由,认为赖昌星还没有经过审判,还没有定罪,营救赖昌星是正确的。如果这个理由成立,那么,为李鹏之流开脱,营救李鹏也是正确的了,相反,老百姓和民运人士揭露李鹏是屠夫杀人犯倒是错的了。无罪推定是一条刑事审判的原则,适用于刑事法庭,和刑事诉讼,它只管法律,只管刑事诉讼,不管人类的公理正义之类。但无罪推定不适用于民事审判,不适用于政治,也不适用于刑事侦破。如果没有定罪就不能侦破和审判,那么,一切刑事案件也就取消了。无罪推定原则过去被不懂法律,又自以为懂法的部分民运人士滥用了。民运不是刑事法官,不是刑事辩护律师,民运是从政治上对待这个问题,因此就要用政治原则来衡量,就要考虑人类的公理和正义。而且要实行无罪推定原则,只有让赖昌星接受审判,有犯罪嫌疑而让他逃避审判,只能是包庇。
   

二、民运为什么不能为赖昌星的钱,去营救赖昌星?

   
   这是从赖昌星被加拿大拘捕一开始,就产生的争论。当时有人发了消息,说民运领袖聚会华盛顿,商讨营救赖昌星,网路上开展了能不能要赖昌星的钱的问题的大讨论,但大多数民运人士一开始就坚决反对这种做法。认为民运做事不能违背根本原则,不能不择手段。唐伯桥先生在网路上,张菁女士在《北京之春》上,还发表了激烈批驳的文章。此事的发动者只好偃旗息鼓。及到近来又重新开始。
   
   一不能违背根本原则,二不能不择手段,这是我们民运人士必须坚持的两条重要的政治和道德底线。
   
   赖昌星用几百万、几千万、几亿的钱,收买中共的官员,我们民运人士如果连中共还不如,赖昌星花点小钱就收买了,那么,我们与中共又有什么区别,我们又比中共好在哪里?怎么让中国老百姓相信我们?怎么让老百姓敬重?当然,有人个人一定要赖昌星的钱,我们也没有办法。只是他们最好知道一点羞耻,自动退出民运。
   
   
   

(三)、读项小吉先生《我对赖昌星案的看法》一文批注


   

徐水良


   

2001年8月14日


   
   
   因为我手头没有任何资料可资参考,全凭脑袋记忆,以下批注,如有错误之处,盼读者和项小吉先生指正。
   
   
   【原文】赖昌星作为“远华案”的主角被中共政府通缉,并由中共政府向加拿大政府申请引渡赖回中国受审。赖昌星本人则已向加拿大政府申请政治庇护,此项申请正由加拿大司法机关审理。中共政府派出证人出席公听会,证明赖是刑事犯,不应获取政治庇护,而应引渡回中国,由中国的司法机关对其进行审理。为争取引渡成功,中共总理朱熔基保证不判赖死刑。
   
   国际法关于引渡有三项原则:(1)政治犯可以不引渡;(2)引渡将导致死刑判决的可以不引渡;(3)只有被双方同视为罪行的嫌犯才可能引渡。此外,双方如无引渡协议,可以不引渡。
   
   中加之间尚未有引渡协议,所以是否引渡赖完全取决于加拿大司法机关的判决和行政机关的决定。即便赖被加司法机关定罪,加行政机关也无义务一定要引渡赖,赖可以在加服刑。之后,赖也不必回中国。
   
   【批注1】正因为中加双方没有引渡协议,加拿大方面目前审理的是赖昌星违反加拿大法律,非法入境的问题,如罪名成立,可以遣返香港。赖昌星方面,则以受政治迫害为理由,寻求政治庇护来应对。因此,又有了政治庇护案。项先生开头的说法,在事实和法律上都可能有误。至少我们没有听说加拿大审理的是中国政府申请引渡案。
   
   从严格的法律意义上,到目前为止的法律问题,不是免死引渡的问题。免死引渡仅仅是加拿大政府的一种道义考虑。因为从法律上,香港没有死刑,允许遣返引渡。因此在法律上,对赖昌星颇为不利。但从道义考虑,遣返香港,有可能被引渡到中国大陆,因此才会有免死引渡的问题。项先生的有关说法,可能同样有误。
   
   【原文】这里第一个问题就是赖是政治犯还是刑事犯还是兼而有之。这里不仅是个简单的事实举证问题,还牵涉到中国的司法现状,政治制度。中共在对其刑法作了修改之后,取消了反革命罪。但这并不等于说中国不存在政治犯,而所有的罪犯都是刑事犯。凡在中国生活过,或对中国稍有了解的人都明白这一点,中共现在镇压异议人士或内部斗争中的政敌都用的是刑事罪名。赖昌星可能是中共内部斗争中的一个牺牲品,就像四人帮,刘少奇,林彪,陈希同;赖昌星至少是中国缺乏法治,司法腐败的一个牺牲品就像禹作敏,年广久。赖昌星的暴发与烟灭是中国现行体制的一种特有现象。我认为赖案中的政治因素远大于经济因素,也就是说赖昌星更接近于政治犯。有些民运、人权活动家认为只有反对中共政权的人才算政治犯,这是对政治犯一词的误解。刘少奇,四人帮都是政治犯,但他们从未反对过中共,相反,他们都曾是中共政权中的核心人物,是残害人民的策划者,但这并不妨碍他们是政治犯。这种误解可能源自一种感情,就是这种人受镇压活该,大快人心,罪有应得。其实这正是共产党的哲学,与法治精神人权原则相违背。赖昌星即便是中共的爪牙,作恶多端也同样不妨碍他有可能成为政治犯。
   
   【批注2】关于政治犯。
   
   西方政治犯是有严格含义的,我对这方面的研究不多,手头也没有任何资料,希望研究这个问题的行家,能加以解释。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