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中国大陆农民问题的严重性]
徐水良文集
·方绍伟先生又一次自打嘴巴
·愚蠢到家的线人花瓶民运
·说一说方绍伟先生的错误从哪里开始?
·主张政权即产权就是主张国家奴隶制
·评刘晓波对方励之的批判
·徐水良答小乔和张健
·今日关于刘晓波的评论和讨论选
·王希哲帮中共宣扬中共自己不敢宣扬的违宪歪理
·方绍伟先生不搞实证搞反实证和“规范冲动”
·刘刚:见证刘晓波去中央电视台作伪证
·随笔四则:之一、中国海外民主事业的最大困难
·之二、写不写悔过书不一样
·之三、这是一场未来的战斗
·之四、中挪之间没有实质性裂痕而演假戏
·土义和团和洋义和团
·准备体制外的革命转型
·思想和信仰自由的一些基本含义
·人民币的历史性转折
·短评两则:儒家别学洋义和团;关于曲阜教堂问题
·评彭剑许志永等调查报告
2011年
2011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关于民运的派别划分
·再谈中国民运派别问题
·为线人花瓶民运起草《呼怨书》
·关于刘晓波媚共谎言问题
·评“撞死十个八个,看他还敢拦”
·海外一定要比国内调子要高一点
·写给许志永先生
·对许志永先生的一个意见
·支持任不寐先生的言论自由
·香港反对派组织和黄雀行动之谜
·一个水果摊推翻突尼斯强人政权并按语
·陈泱潮吹捧江泽民当皇帝代表作之一原文
·转发别做梦了!慈禧太后再世又怎啦?并按语
·驳李劼对方励之先生的诬蔑攻击
·张三一言批判李劼和余杰反共和谬论
·和平奖颁奖大会上空椅子默默诉说
·总攻前必须扫清外围
·革命前无形组织和革命中急速形成有形组织的重要性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典型的机会主义策略
·中国人,准备上街
·中共特务线人的一个诡计—关于闯关回国问题的总结
·革命,该轮到我们了
·信仰、理性、科学
·说几点外汇储备的问题
·埃及革命的教训究竟是什么?
·儿戏或是演习?
·对革命派朋友们的一个建议
·对中国民主革命的建议
·对中国民主革命三点补充建议
·警惕中共情报机构争夺花季革命主导权
·如何把儿戏变成真戏
·一点看法:魏京生先生说花季革命时机不成熟是不对的
·茉莉花革命以来我的部分内部信件
·为什么要公开我的内部信件?
·没想到高寒像刘刚一样无耻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写在国内茉莉花暂时“三而竭”之后
·中国与埃及的差距及可能的相应对策
·政治和军事的相同规律和不同原则
·“微笑散步”是脱离实际和民众的机会主义策略
·革命派,别气馁
·简单介绍王军涛先生出国以后的表现
·今天笔者在推特上部分发言
·敦促三蟊贼停止冒名争功和诱捕
·南京保梧桐“千人静坐”无人佩戴标识(转发)
·联军对卡扎菲动武的法律依据
·强烈希望西方国家创建新的真正的自由中文广播
·驳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米勒女士
·就米勒女士毁谤性言论致诺贝尔得奖人士公开信
·关于花季革命中的海外作用问题
·中国民主人士给二00九年诺文学奖得主米勒的公开信
·撤离民运圈,去研究和从事真正重要的问题
·“反帝反封建”是20世纪历史大倒退中的反动口号
·“反帝反封建”是反动口号
·再谈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与螺杆商榷关于国家和爱国问题
·直线救共和曲线救共
·什么是爱?最简单介绍
·谈生物性质的爱,兼答春秋冬月
·真假爱国主义
·解决民族问题的根本办法是什么?
·中共“民族自治”的错误性、欺骗性和理论上的荒谬性
·地方自治是民主制度必不可缺少的前提
·谈国家的全民性质
·国家政权是领导管理机器而不是镇压机器
·关于民族自决权问题的初步意见
·中国的种族主义和类种族主义
·答王希哲先生
·谈文化和文明问题的两个帖子
·近日网上讨论帖子四个
·没有信仰的理性不可怕,没有理性的信仰才可怕
·余大郎呀,你和上书房的计谋又破产了
·重新公布赖昌星案四个文件
·我与国凯风格完全不同,但我非常同情国凯
·赖昌星案、中共内斗和民运新论战
·警惕极左极右信仰专制主义和恐怖主义
·孙中山和辛亥革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大陆农民问题的严重性

   

徐水良


   

一九九八年六月八日


   

   
   中国农民占了中国人口的绝大多数,农业户口的人数在九亿以上,这在世界的总人口中,也是一个很大的比例,他们的情况如何,很大程度上将决定未来中国的命运。
   
   中共建国以后,为了分裂中国人民,维护共产党以“工人阶级”名义实行的统治,人为地划分城镇户口和农业户口。中国的绝大多数人,一出生,就在政府的官方文件中,被盖上“农业户口”的印记,从此堕入低等公民的法定境地。就像奴隶制度下奴隶的子女,一出生就被盖上奴隶的印记,从此成为奴隶一样。这是一种很可怕的户籍制度,是当代社会中,中世纪农奴制度的变种。
   
   几十年来,中国农民处于悲惨境地。作为中共制度中的低等公民,在生活、居住、就业、教育等各方面受到歧视。在很长时间内,像中世纪农奴一样,被强制固着于土地上。侥幸离开农村的,往往成为城市中的“盲流”,随时处于被政府打击的危险之中,公安部门和政府各级部门,随时可以把他们抓起来,送到收容站,遣送站,不需要任何理由,只要他们是流入城镇的农民,没有城市户口,就被称为“盲流”,就可以抓起来,送到收容站、遣送站、收审站。这种收容站、遣送站、收审站,完全是一种监狱,而且是最可怕的一种监狱,有点像看守所,但比看守所更可怕。因看守所还有一定规矩,而收容站,遣送站等往往没有严格的规矩,被抓的人,一进去,搜身、没收财物,送往号子(监房),其间往往要挨揍,在监房,还要受牢头狱霸及其它人员的欺压。七十年代,看守所每天已吃九两粮,而收容站、遣送站却仍然只有八两。我们坐过看守所的人,都清楚这种无究无尽的饥饿的可怕滋味。与这种收容站、遣送站相比,令全中国和全世界谈虎色变的劳改队,则简直是天堂。往往有人编造自己的罪状,希望尽快判刑,被送往劳改部门。而其中的收审站,则往往与看守所在一起,但其秩序,往往比看守所更乱。七十年代中期,我被关在南京市娃娃桥看守所,楼上是收审站(全名南京市收容审查站),其中被关押人员,许多被关时间已达二、三年,最长的近五年。收容站中也有各方面的人,但农民占很大比例。尤其收容站、遣送站,全是“盲流”,其中,农民占多数。而这些收容站、遣送站、收审站的设立,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我问过有的公安人员,设立这种收审站有什么法律依据,他们也承认没有。此外,中共还用其它方法对付盲流。一九五九年,搞人民公社,大跃进,在风调雨顺的年代,制造了人为的“三年自然灾害”,安徽省饿死的人成千成万,据有关估计,达总人口的三分之一。有许多乡村,人口死绝,赤地千里。而且有时庄稼就长在地里,没人收割,而人却饿死。这是中共统治下前无古人的奇特现象。安徽农民大批往外逃荒。于是,政府就组织民兵,在车站、码头、路口、交通要道,扛枪巡逻,设置关卡,碰到逃荒的,就抓起来。许多人抓起来后,被活活打死。中共政权以比中世纪封建更残忍得多的手段,强迫农民固着于土地之上。
   
   及至目前,进城打工的上亿农民,仍然被固定于农业户口中,依然在生活、居住、就业、教育等城市生活的各个方面,备受歧视。没有城镇户口的各种合法权利。他们干着城市中最重、最脏、最累的活,却拿着最低的工资。并且享受不到应有的劳保福利,包括住房、医疗,失业保障及其它的一切。他们的子女在城市中没有受教育的法定权利,为各教育机构拒收,他们被迫化很高的“赞助费”,使自己的子女进公立学校上学。没有门路,化不起赞助费的,则被迫送回农村或失学在家,成为都市文盲的新来源。这种赞助费,一般超过农民在城市打工一年甚至二年的工资。
   
   在几十年的时间内,中共政权把农村置于“无产阶级专政”的恐怖统治之中,建国初,中共就用大批杀人及批斗等办法,在农村造成一种恐怖气氛,大批并无劣迹的地主,仅仅因为土地多而被枪杀,其中包括一些难得的人才。离我家十五里到二十里路的地方,就有一个我国航空界的元老,一个捐自己家产创办富阳中学的老教育家被杀。一个中医骨伤科的专家,我国知名的骨伤科宝贝,也差点被杀,因为医好了解放军一个师长的病,才免于死刑。那个航空界元老,还留学法国,保护过周恩来,抗战时当国民党空军顾问,抗战后回家种田当农民,相信和赞成共产党的政策,把土地分给农民,全县农民一致称赞,结果却被中共杀了。连周恩来也救援不及,为之可惜。此外还有许多无辜的人被冲击。以后,又不断搞阶级斗争,甚至及到今天,中共政权仍然任意地、粗暴地对待农民,任意吊打、捆绑、剥夺人身自由,批斗、示众,拆毁住房,搬走或毁坏财物,剥夺粮食及生产、生活资料。包括用上述方法强迫绝育、堕胎等等。他们粗暴地用暴力镇压农民的一切反抗。他们强制压低农产品价格及农村乡镇工业品价格,提高城市手工业品价格,扩大剪刀差,对农民进行粗暴地掠夺和剥削。由于中共的极端无能,他们的工业生产效率低下,因此,维护中共政权及保持经济发展的财政来源,归根到底主要来源于这种剪刀差,来源们对农民的掠夺和剥削。文革中,工厂全面停工,但工厂,城镇、国家仍得以生存,也全赖于农民。中共执政后,中国农民处境之悲惨,在人类历史上也是空前的,在合作化以后及到改革开放,农村贫困地区每年都饿死人,在人为制造的“三年自然灾害”中,则是全国性的死人,饿殍遍地。饿死的农民总数达几千万,按官方的人口统计资料,估计达三四千万。
   
   由于中共政权的空前专制腐败,中国农民日益觉醒,六四大屠杀,使中国农民与全国人民一样,从此站到了反对中共政权的一边。近年来,农民对中共的反抗越来越强烈,农村民变蜂起,动辄发生几千人几万人的骚乱,其规模和数量,都超过城市地区。据中共有关统计,去年农村地区发生骚乱二万多起,最近,国内中共内部资料报道了乔石在广东的讲话,严厉警告,由于中共腐败,农村一些地区农民造反的条件已经成熟,海外媒体也作了报道。对中共来说,农村地区的形势是爆炸性的,极其严峻的。
   
   在中国结束一党专制,实现自由、民主,归根结底取决于中国人民的绝大多数。中国农民的觉醒,是中国自由民主事业的福音。对自由民主事业有着极其重大的意义。
   
   一九九八年六月八日

此文于2016年04月24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