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徐水良文集
·北京现象
·中共60周年大阅兵,回光返照而已
·简单答复王希哲
·历史的能预见性和不能预见性
·中国民权同盟筹备组公告
·中国民权同盟(筹)临时章程
·我看“统一民运”
·人有造谣自由的权利吗?
·究竟谁喝了狼奶?
·自由的限制:多种多样的规范和多种多样的强制力
·撤离特务窝,投入新战场
·关于麦卡锡等跟帖四个
·谎言重复一万遍,目的何在?
·和平非暴力无条件适用于对付中共吗?
·中共情报机构“出奇制胜”的一些常规手法
·究竟是谁专制?
·顶国凯兄评李劼文章
·关于此次民主党风波,我事前再三强调的个人意见
·驳李劼
·如果产生两种情况,全世界都会禁止共产党及其意识形态
·歧路改革备忘录:中共顽固坚持“摸石头”,原因何在?
·文革初浙江军区司令员儿子打死人及冲军区事件
·有人说造反派都拥毛泽东,这不对,讲些故事
·《建设一个现代化政党》一文评点
·一个中国,两个国号,两个政府
·反对邓式改革
·“十年一梦赖昌星”
·支持奥巴马总统讲话(附讲话全文)
·反对用传统文化作替罪羊掩盖中共马列等外来垃圾罪责
·魏京生杜智富文章反映了在旧教条两极对立之间的迷惑和摇摆
·哥本哈根,中共如何欺骗世界?
·21世纪建国纲要(草案)
·哥本哈根气候会议的两篇评论及按语
·刘自立《改革已死,期宪也亡》并按语
·批评温家宝
·“军队国家化”提法不妥,应改成“军队国有化”
·刘晓波和08宪章:幻想的破灭
·网路文摘社论:声援伊朗人民
·花瓶民运对他人的攻击,这一次扎扎实实打到了自己
·受五毛污蔑是我的光荣
·民权通讯第1期
2010年
2010年文章(可能有其他少量文章)
·21世纪建国纲要(草案修订稿)
·搞政治与拉帮结派
·支持旁观者昏批驳被阉割了的伪反对派
·和解骗子以及和解糊涂蛋们可以休矣!
·某些洋教徒为什么不尊重无神论和异教徒
·是网络自由,不是网络民主
·与狼为伍,思科最坏
·答网友:为什么要反台独?理由如下:
·当代中国人不可能没有敌人——评刘晓波《我没有敌人》
·刘晓波把08宪章戏演砸了
·08宪章和刘晓波的最后陈述
·关于刘晓波《我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
·五毛们总是闭眼睛撒谎
·周瑜黄盖和竹筒倒豆子
·答鸡头肉和赛昆的污蔑
·海外五毛攻击许良英先生为刘晓波辩护的一个帖子
·戏释格丘山格老先生“坦荡心胸”的含义
·漫谈两出大戏和刘晓波之谜
·关于刘晓波“没有敌人”网文两则
·转贴评刘晓波没有敌人文章6篇附按语
·没有敌人争论是一场政治斗争,不是学术论争
·转贴张三一言和Leebai文章各两篇
·转贴评轮“没有敌人”文章三篇
·今日网上跟帖
·转贴“民运”和“官运”等两文
·戏作:灯主席外传
·“没有敌人”问题争论小结
·关于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十篇
·“没有敌人”争论文章选(6篇,2月6日晚)
·2月7日没有敌人争论文章
·捍卫启蒙成果——我们的作战意图
·转贴到查报告:民众武力抗暴的必然性
·劝告陈尔晋,没人相信你,再次劝你到此为止!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8日
·关于宗教批评问题答宗教盲洪哲胜
·这样吧,陈尔晋:你赶快回天堂,去向上帝要你的身份证明,好吗?
·有没有敌人的讨论(2月10日)
·没有敌人的刘晓波论敌人和战争
·胡平为自己的对立面背书
·怎样对付中共庞大的特务线人队伍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11)
·网络革命宣言、按语和评论
·高智晟生死去向之谜并按语
·“海外民运”和一部分国内民运真黑
·没有敌人派的两个错误前提
·无敌论者种族主义及亲中共仇人民和两面派性格要不得
·黑白颠倒的世界—海外民运
·答国凯兄和周亚辉先生:
·驳胡平《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一点补充再驳胡平文章
·转贴吴庸先生优秀文章
·经典笑话——“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胡平笑话和牛乐吼笑话
·反对洋迷信土迷信(从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说起)
·为我的理论做个广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2000年11月


   
   

题外的话


   
   
   先讲几句题外的话。
   
   目前海外民运处于非常困难的时期。我个人的处境,可能更困难些。每天打工,很少有时间搞民运写文章,还搞得非常疲倦。写了文章,也没有地方发表。即使上网发表,也常常被删掉。这个发言稿及最近一系列文章,就被有些论坛删去。所以我上网发文章也要比许多朋友困难得多。当然,这也并不奇怪。中共地下势力严重渗透海外中文媒体,包括报纸、电脑网络媒体、西方政府建立的中文电台等等,统一运作,打压和破坏中国民运。中共故技重现,像建政前控制大多数国民党媒体那样,控制海外媒体,这是毫不奇怪的。因此在海外媒体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能够发表;但好得多的,有价值得多的文章,却往往很难发表。有的国内根本没有影响的可疑的人物,出来后有的媒体立即为其大捧特捧,并吹捧为“著名民运人士”,捧了上天;但正派的真正的民运人士,却往往被打压。海外许多媒体,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就是不收民运人士。真是民运人士那么坏,别的群体那么好吗?难道民运人士就没有一个好的吗?为什么要立这样的规矩?其实,仔细想一想,没有人在背后统一运作,是不可能的。中共还动用它的海外特情,以海外媒体记者的身份等等,去摸国内反对派的情况。中共打败国民党,很大程度上靠特务。中共打败海外民运,则几乎全靠特工。中共的特工活动,可以用四个字——“惊心动魄”来描述。我刚到海外时,中共黑势力想象搞臭其它一些民运人士那样搞臭我,进行大规模围攻。这一着失败了,就转而采取全面封锁,尽量不提我的名字。张三李四的名字都上报道,但鄙人名字,太令人讨厌,尽可能删去。我的文章则尽量封杀。当然,这也有一个好处,报纸上不出现,也很少有人攻击,可以安静一点,做自己的事。除了《北京之春》等少数,民运没有自己的媒体,这是海外民运的最大困难之一。
   
   在切入正题以前,还要感谢刘国凯先生给我一个“捣乱”的机会,刘国凯先生邀请我来参加这个会议,我说,国凯,我要来就要批判社会民主主义,我是捣乱分子。国凯说“欢迎欢迎”。我与高寒先生曾经多次商量,我们两人要就马克思主义问题好好打一仗,并且树立理论探讨的一个好样子。可惜一直太忙,一直没有时间。因此,很感谢刘国凯先生提供这样一个机会,也许我与高寒先生可以从此开始,就马克思主义的问题慢慢打仗了。民运朋友之间的理论分歧,不应该影响相互之间的友谊。我与高寒先生谈到马克思主义就要打仗,他坚决主张马克思主义,我坚决反对马克思主义。但这并不影响我们之间的友谊,我在海外友情最深的朋友之一,就是高寒。我对他的敬重,远远大于对有的名气颇大的理论家的敬重,敬重他的理论水平和人格。我这个发言,凡是牵涉到人格批评的地方,与高寒、国凯等先生绝无关系。
   
   

社会民主主义原是国际共产主义的一支


   
   社会民主主义及社会民主党,是马克思主义及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的一支。在马克思、恩格斯影响下,以马克思恩格斯为精神领袖的德国等国家的社会民主党,是国际社会民主党的最早组织,后来由恩格斯统一组织为共产国际中的第二国际。在某种意义上,与列宁主义相比,他们更代表马克思主义的正宗。不过他们是马克思主义派别中比较温和、带有传统资本主义思想痕迹比较多的一翼。在基本理论方面,他们比列宁主义更接近马克思主义的原教旨主义,更坚持所谓的历史唯物主义即经济唯物主义。但马克思、恩格斯不满其中的温和倾向和传统资本主义思想痕迹,一再对德国等国社会民主党的某些纲领和理论进行批判,如《哥达纲领批判》等。过去的列宁主义者,以及共产主义阵营瓦解后,又有少数社会民主党人,分别以这种批判为依据,从左的和右的角度,分别否定社会民主主义在马克思主义中的地位,否定他们是马克思主义和国际共产主义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及重要一支,实际上,这并不成立。第二国际,是恩格斯组织的,恩格斯从来没有退出这个国际。
   
   

列宁主义不是败于超前,而是败于开历史倒车


   
   第二国际后期,列宁主义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的激进的、专制的一翼,并把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思想大大扩张和夸大,最后俄国社会民主工党从第二国际中分裂出去。十月革命后,成立第三国际。与马克思主义相比,列宁主义更强调人的作用,显得更加积极。这种积极性,使其利用俄国形势,成功地建立了专制的共产主义的俄国。而第二国际中拘泥于马克思原教旨主义的社会民主党人,则注重经济,等待经济的自然发展。这使他们与列宁主义相比,显得相当消极。结果,在共产主义国家中,列宁主义的马克思主义占了统治地位,有了国家强大支持,有了强大的扩张基地。而消极温和的社会民主党人,则仍然不过是西方众多思想中的一支。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列宁主义也就夺取了马克思主义的正宗地位,第二国际趋于瓦解。从这个例子也可以看出,把经济异化当作人类本质规律的所谓历史唯物主义,以经济为本,否定以人为本,主张经济起决定作用,是完全经不起历史考验的。列宁主义仅仅强调人的作用,还没有否定经济唯物主义,就立刻战胜了原教旨主义的经济唯物主义。列宁主义的失败,并不是失败在强调人的作用这一点上,并不像一些接受马克思主义社会发展理论的人们,包括一些社会民主主义者说的那样,是失败于超越历史,超越资本主义,走得太快。恰恰相反,它的失败,是由于作为人类历史中的逆流,开历史倒车开得太大了。世界近代和现代史上,有雅各布宾主义,马克思主义,希特勒国家社会主义三大反民主的逆流。而列宁主义,则进一步发展夸大了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专政思想,并变成一种系统的,在列宁主义中占核心地位的理论。又按这种理论,建立起苏维埃专制制度及共产主义阵营,这种共产主义专制制度,造成了被其统治的广大人民的不满,最后失败了、瓦解了,列宁主义也就随之失败了。因此,列宁主义不是被社会民主主义击败的,而是被它自己的实践击败的,是开倒车开得太大失败的。
   
   上面说的以经济为本,也就是以资为本,因此,马克思主义激烈反对资本主义,从经济唯物主义的语言角度,是一个自我矛盾。
   
   苏联东欧的共产主义制度瓦解以后,其中的共产党人,不可能一下子抛弃其根深蒂固的马克思主义,于是自然而然,转向与他们理论基础相同的近邻兄弟,各国共产党纷纷改为社会民主党或社会党,使社会民主主义的势力一度得以扩大。但由于马克思主义及社会民主主义的根本理论错误,注定其不可能有什么重大发展。因此,一部分社会民主主义者,将会在社会民主主义的名义下,转向别的什么主义,包括传统资本主义思想系统中的一些主义。我想,这也就是我们在法拉盛召开的这个社会民主主义研讨会的由来。
   
   

社会民主主义与列宁主义的区别及以经济为中心的错误


   
   社会民主主义当然与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有根本区别,社会民主主义赞成民主,而列宁主义则反对民主,主张专政。这使他们属于专制和民主两个不同阵营。如果研究一下马克思主义,其实,它是处在社会民主主义和列宁主义两者之间,马克思恩格斯没有反对民主,相反,共产党宣言中还把争得民主当作实现共产主义的第一步。由于他们从民主主义者转化而来,他们的民主传统还相当强烈。然而,马克思又主张无产阶级专政,但其专政,又是巴黎公社那样的专政,不是共产党的一党专制。所以,我们可以肯定,如果马克思,恩格斯在世,他们一定会比批评社会民主主义更强烈地批评列宁主义和苏俄专政。此外,列宁主义,尤其是毛泽东思想,基本上是以阶级斗争和政治为中心,而社会民主主义则以经济为中心。以政治和阶级斗争为中心的危害,已经是人人皆知的了。而以经济为中心的危害,可以去看中国大陆。为了经济,牺牲道德、教育、文化、人的生存环境。一般人重视中共对经济的破坏,但其实,中共对人的素质及环境的破坏,远远超过对经济的破坏。对经济的破坏,一代人的时间,就可以补救;而对人素质破坏,好儿代人也救不过来。八十年代,我在狱中写文章批判中共以经济为中心的路线,以及他们的生产力标准时说过,按这种路线及标准,开妓院、租借和出售领土,出卖国宝文物,破坏环境和风景名胜来发展经济,甚至像希特勒那样,以杀人工厂来处理痴呆、残废、老弱及烈性传染病患者,都是合理的了。除了出售领土和杀人工厂外,上面各条不幸而言中。几年前,美国之音等海外媒体,报道了上海孤儿院虐杀儿童,如果这是真的,就很可怕。希特勒的大屠杀,正是从虐杀本民族残疾儿童开始。与此不同,我们主张人本主义,主张以人为本,主张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衡量社会进步的标准,则是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的标准。人的自由全面发展的标准,包括文化、教育、思想、道德、社会、组织、管理、科学、技术、经济、政治、国防、环境等各方面,并以人的发展程度为根本的一种标准,不是任何单一的生产力或政治标准。[附注1]
   
   

国家和意识形态分离,反对用共产主义或三民主义统一中国


   
   因此,从列宁主义转向社会民主主义,从共产党变为社会民主党或社会党,从主张专政、专制到赞成民主,并真正改变其专制主义,应该是很大的一种进步,值得欢迎。未来社会是民主社会,多元社会,而不是用共产主义统一中国或用三民主义统一中国那样的思想专制社会。社会民主主义,马克思主义,三民主义,都有其合法存在并争取发展的权利。因为,我们主张人人平等,反对国家权力和法律规定任何公民,包括公民个人,公民的组织(政党、团体等等),公民的意识(主义、宗教等等)的特权地位。因为规定任何公民个人特殊领导或核心地位,必然造成个人独裁;规定任何组织的特权地位,必然是一党专制;规定任何意识(主义、宗教、信仰等)的特殊地位,必然是思想专制。当然,任何思想都可以合法存在,也包括拥有对任何思想合法批判的权利。例如马克思主义的合法存在,并不影响我们对它们的合法批判。只是,这种批判与国家无关,国家必须严格遵守政教分离,国家与意识形态分离的原则。[附注2]
   
   但是,总的说来,从理论发展的角度看来,当代的社会民主主义,如果不算其中抄来的马克思主义,它是一种比较贫乏的思想,我个人既不想推崇它,也不想过多地注意和评价它。因此,虽然不断有朋友希望我写文章谈谈对它的看法,但我一直没有动笔。我想,正面阐明我们的思想,顺便从根本上批判马列主义,乃是一种更重要的工作。借此机会,我愿简单谈谈我们的某些思想,从而说明我们与马列主义,及社会民主主义的根本区别。其中对马克思主义原教旨主义的一切批判,也就是对社会民主主义的批判。(附注3)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