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关于今年6·4问题及倪育贤先生文章的几点感想]
徐水良文集
1991年第二次入狱十年刑满出狱到1998年3月出国前,南京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一)经济唯物主义即所谓历史唯物主义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二)实践唯物主义即所谓辩证唯物主义
·两点建议
·人权原则是人类最基本的共同准则
·忧思和探索
·一国两制和香港范例
·中国人,多一点骨气!
·通信摘录:关于儒学及其它
·当代世界面临的三大历史任务
·民主取决于什么?
·自由、民主和绝对性问题
·对马克思主义及其实践唯物主义的批判
·邓小平的历史地位问题
·马克思主义的历史祸害作用
·中国改革简纲
·就建立独立工会问题的意见和呼吁(并澄清某些错误观念)
·关注农民问题
·徐水良就农民问题致人大及政府
·变革之路
1998年,美国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亚衣:访中国民运老战士徐水良
·在纽约朋友欢迎会上的讲话
·新人文主义或人本主义——介绍一种新的理论
·我的理念
·与郭罗基先生的一场辩论——按语
·与郭罗基先生商榷
·利权和权力
·怎样总结历史教训?
·两个公式
·中国大陆农民问题的严重性
·中国的“精英”
·“高薪养廉”的破产
·中国大陆对农民的歧视
·中国民主党.创党面面观
·中国民主党建党的意义
·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声明
1999年,美国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
·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组党条件问题的误区
·民运人士前途问题的误区
·认定改良比革命损失小的误区
·就林海案判决书驳中共当局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两极化和中间势力
·值得注意的新动向
·捍卫法轮功人权是基本原则,不是权宜策略
·邪教不是罪
2000年,美国
·加强民运的情报工作
·中国民运中的革命和改良
·关于“权利”、“利权”和“法权”的争论
·为革命呐喊
·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2001年,美国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民主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
·真假爱国主义
·致美国人民
·杂论十一则
·中国民运情报组情报综合
·关于赖昌星案的四个文件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声明
·答国内朋友来信:
·给贵州朋友的信
2002年,美国
·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重建根据地
·孙中山道路及其它
·与洪哲胜先生谈同一性、差异性和运动原因
·致中共海外情治人员的一封信
·这是什么社会?什么政府?!?
·应如何对待法轮功、藏独、疆独和台独运动?
·我们的任务和策略
·人本主义和唯物的关系
·30大于1000的启示
·转发民联章程并答国内问
·万能替罪羊――小农经济
·答国内朋友问:谈理想民主及其它
·高薪养贪
·致一个朋友的信
·我们为什么采取理性激进主义
·什么是理性激进主义?
·致国内朋友
·如何对待“三反一温和”方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今年6·4问题及倪育贤先生文章的几点感想

   
       
   
   
   倪育贤先生发表了他的文章(见附二),有关讨论已经公开化。参与6·4悼念的人们也有权了解今年6·4分歧的内幕。并且有关分歧其实早已不是秘密,所以,我们将逐步披露今年6·4分歧的真相。并作必要的理论探讨。


   
   由于中共长期统治,现在大多数中国人很少接触宗教及宗教著作,很少看圣经,可兰经,以及浩如烟海的佛经,对宗教问题相当无知。倪育贤先生的文章,就是这方面的代表作之一。因此,在中国,法轮功问题一出来,很多人就觉得是不得了的宗教迷信。其实,基督教、伊斯兰教甚至佛教,其宗教和迷信程度,都要远远超过法轮功。
   
   我们处理信仰问题,必须慎之又慎。法轮功的信仰,其它宗教和不信法轮功的人们自然不会赞成。不同信仰或思想的人当然有权进行相互批评。但是,没有任何人任何的信仰和思想可以凌驾于他人之上,包括异议人士的政治思想。任何人都必须尊重别人的信仰。异议人士与法轮功在反对中共问题上的合作,是政治合作,不是信仰合作。在这种条件下,你可以不同意法轮功的信仰,但你必须尊重他们的信仰。否则就没有办法合作了。我曾经再三论述政教分离,政治和意识形态分离的原则,并且再三向法轮功的朋友谈过这个问题,并得到法轮功朋友的普遍赞成,包括李洪志先生的文章,张而平先生和其它法轮功的朋友谈话,都主张政教分离。然而,有一定信仰的人不可能不把他们的信仰带入政治,西方民主国家的基督徒及基督教政党参与政治活动时,也常常一口一个上帝,常常宣讲神(上帝)和基督的教导,西方的政治家一般都予以尊重,没有人像倪育贤一样加以批判。你总得对他人和他人的信仰有一个基本的尊重。而且信仰不是理性,非理性的东西不是用道理可以说服的。如果你企图用道理去说服人家的信仰,那争论就永远没完没了,也就不可能有合作和相互尊重。
   
   老实说,这些年,无论是对信仰团体,还是少数民族,我每每听到倪育贤先生的高谈阔论,不尊重他人的信仰和选择权利(例如强人所难批评法轮功,要法轮功从事政治、或者与民运一起。这种批评,与他现在的非政治化主张完全相反)等等时,我心里总是颇为反感。你可以有自己的思想,但你总得尊重别人的信仰和选择权利。
   
   当然,今年6·4造成分歧的,主要还是要不要搞非政治化,要不要提政治诉求的问题。吕京花和倪育贤是主张“非”的一方面代表人物。这些问题的深层背景,我想人们不难判断。今年全球6·4纪念无法达成共识,也就是因为这个分歧,本来全球会议大家已经基本达成共识,但刘青先生不接受政治诉求,政治口号,费良勇先生和刘青先生争论,认为没有政治诉求的纪念没有意义,结果闹得不欢而散,费良勇离开电话会议,刘青要辞召集人。但因为非政治化那个问题太过荒谬,64和纪念64,本身就是政治行为,怎么非政治化?看来倪育贤先生现在回避了这个问题。不过,法轮功问题的讨论,意义也大。
   
               ——徐水良2005-6-29日

此文于2018年08月28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