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再谈合作问题]
徐水良文集
·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错误(二)实践唯物主义即所谓辩证唯物主义
·两点建议
·人权原则是人类最基本的共同准则
·忧思和探索
·一国两制和香港范例
·中国人,多一点骨气!
·通信摘录:关于儒学及其它
·当代世界面临的三大历史任务
·民主取决于什么?
·自由、民主和绝对性问题
·对马克思主义及其实践唯物主义的批判
·邓小平的历史地位问题
·马克思主义的历史祸害作用
·中国改革简纲
·就建立独立工会问题的意见和呼吁(并澄清某些错误观念)
·关注农民问题
·徐水良就农民问题致人大及政府
·变革之路
1998年,美国
·对中国政府的抗议
·亚衣:访中国民运老战士徐水良
·在纽约朋友欢迎会上的讲话
·新人文主义或人本主义——介绍一种新的理论
·我的理念
·与郭罗基先生的一场辩论——按语
·与郭罗基先生商榷
·利权和权力
·怎样总结历史教训?
·两个公式
·中国大陆农民问题的严重性
·中国的“精英”
·“高薪养廉”的破产
·中国大陆对农民的歧视
·中国民主党.创党面面观
·中国民主党建党的意义
·中国民主党海外后援会声明
1999年,美国
·中国走向民主的道路和未来的发展战略
·未来中国的发展战略
·必须认真批判马克思主义
·组党条件问题的误区
·民运人士前途问题的误区
·认定改良比革命损失小的误区
·就林海案判决书驳中共当局
·民主最终仍然是手段,它的目的又是什么?
·两极化和中间势力
·值得注意的新动向
·捍卫法轮功人权是基本原则,不是权宜策略
·邪教不是罪
2000年,美国
·加强民运的情报工作
·中国民运中的革命和改良
·关于“权利”、“利权”和“法权”的争论
·为革命呐喊
·人本主义与社会民主主义及马列主义的对立
2001年,美国
·关于反对派运动的几个问题
·民主运动的现状和我们的对策
·真假爱国主义
·致美国人民
·杂论十一则
·中国民运情报组情报综合
·关于赖昌星案的四个文件
·中国民主团结联盟声明
·答国内朋友来信:
·给贵州朋友的信
2002年,美国
·再论盛大庆典式的革命道路
·重建根据地
·孙中山道路及其它
·与洪哲胜先生谈同一性、差异性和运动原因
·致中共海外情治人员的一封信
·这是什么社会?什么政府?!?
·应如何对待法轮功、藏独、疆独和台独运动?
·我们的任务和策略
·人本主义和唯物的关系
·30大于1000的启示
·转发民联章程并答国内问
·万能替罪羊――小农经济
·答国内朋友问:谈理想民主及其它
·高薪养贪
·致一个朋友的信
·我们为什么采取理性激进主义
·什么是理性激进主义?
·致国内朋友
·如何对待“三反一温和”方针?
·头脑、勇气和教训
2003年,美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谈合作问题

   

徐水良


   

2004-12-5日


   

   
   民主力量非常需要合作。浙江民主党冲击党禁,之所以能取得那么大的效果,重要的原因之一,就是当时首开海内外互相合作、紧密配合、联合作战的记录。但这种合作后来被正义党和国内一些可疑人物及私心很重的人物破坏,使中国民主党组党冲击党禁的努力后来走了弯路。
   
   这里的教训是:
   

一、合作必须选择对象。必须:

   
   1、尽可能排除中共地下势力,中共地下势力的参与,虽然一时能达到人多势众,声势浩大的效果,但最后中共地下势力一定破坏,使你失败。
   
   2、尽可能排除影响很差的人,避免他们的破坏作用。连共产党也有入党限制。民主力量也必须有道德及政治底线,不可以没有底线。
   
   3、已经公开了的中共地下势力,已经信誉扫地,影响很差的人,他们的形象是负数,来一个,减一分你的形象分,来一个,可能吓走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一百万个,甚至一亿个同情者。因此一般情况下,不要为好。除非他们真正悔改或特别需要,可以适当容纳,但必须严格使他们服从正派力量。
   
   像王荣清这样的,你与他合作,人家很难不把你看成他一伙的人。王荣清当浙江民主党负责人,与浙江民主党的合作就很难。
   
   再举二个例子。
   
   我在国内时,许良英先生嘱咐我出国后千万不要与正义党一起,我对正义党无好感,当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许先生还嘱咐过其它朋友,他们一般也都答应)。出国后我一再拒绝正义党动员我加入正义党,也强调我曾经答应许先生的嘱咐。但后来因为国内民主党造势需要等复杂原因,加入正义党。我在当时上州筹组联席会议的会上,对加入正义党的原因作过公开说明。但现在看来,对我个人而言,不加入正义党可能更好些,但不加入,正义党的性质也不容易这么快搞清。
   
   后来我与正义党这么快公开决裂,当时背后对他们直接下达指令的,有胡安宁。我曾经非常生气,责问说:你们凭什么让胡安宁这个连正义党党员也不是的人,当正义党的太上皇。后来胡安宁反戈一击,接受招安又复叛,公开内幕,才知道是上海公安的委托。这个胡安宁虽然是拿着鸡毛当令箭,正义党却只能听命。几乎所有的人都说他是搅屎棍,劝我们不要与他交往。后来在中国民主党临时委员会,他又胡乱上网乱讲话,又引起公愤,大家开会,再次明确我是召集人,不让他乱讲话,胡安宁只好说他今后退休,不讲话了。我一时心软,讲句客气话,说:“你以后帮我们做做联络协调工作吧”。结果,他上网,自封“中国民主党临委会总协调人”,大发谬论,又让欧洲方面请几个乱七八糟的人当名誉主席,让大家气的不行。结果,根据大家要求,我只好再次召集会议,有的人主张开除他,我说开除他很容易,但与他打这一仗值不值?民主党这个乱象,我建议还是不要再趟这个浑水。于是我提议与欧洲分部结束组织联系,临委会停止活动,大家同意。这就是后来胡安宁上网说我们开除欧洲临委会的真相。后来胡安宁还破坏了好几次合作,并再次接受招安,卖力推行中共情治机构“三反一温和”,也即现在的反分裂、反恐怖、反极端,缓和与中共矛盾之类的方针。卖力鼓吹反对爱国,卖国当汉奸。搞得几乎没有人敢要他。所以,像这样的人,参与一次搅局破坏一次,千万不能要。
   

二、合作必须由真正正派,并且有能力的异议人士来主导。不能让中共地下势力及私心很重人品很差的人来主导。不能让那些困难时非常胆怯,向中共献媚,顺利时抢班夺权,搞冒险主义,比谁都激进极端的人,以及不顾脸面、贪财贪物的人来主导。当然更不能把主导权让给中共地下势力。

   

三、如果中共确实愿意效法蒋经国先生,愿意有一个真正的反对派,以便实现和平有序的民主转型,与中共及其地下势力的可能合作,也不排除。但前提是他们的地下势力必须听从真正的异议人士领导,而不是起破坏作用。而目前中共既没有这个意愿,也绝不可能让他们的地下势力听从异议人士领导。我们千万不能抱不切实际的幻想。


此文于2018年08月2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