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再谈“左派”和“右派”]
徐水良文集
·也谈傅萍,论讲真话原则
·也谈极权专制的本质和来源
·再谈实践标准等问题
·不赞成“台版茉莉花”提法
·宗教、科学、实践和检验
·评中共对薄熙来案的审判
·薄案分析二:称赞薄熙来说薄熙来赢了辩论的,实在太愚蠢
·薄案分析三:薄掌握高层腐败材料,是中共对薄案大幅放水的原因之一
·薄案分析四:中共为何掩盖薄家杀海伍德真实原因?
·不务正业务邪业,习近平荒唐的批评和自我批评
·简谈马列国家学说根本错误
·告诉国内网友这次海外抗议是怎么回事
·再驳伪右反对革命和民主的谬论
·第五纵队抗议闹剧的恶果
·关于何青莲女士造谣的声明
·谈组织和革命等问题
2014年
2014年文章(可能有少量其他文章)
·关于革命和改良等两个问题答网友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国家是非常古老的特殊地域概念
·关于国家问题和爱国主义问题(一)
·鼓吹卖国当汉奸的人不可能是真民主人士
·部分史籍记载的数以千计的中国名称ZT
·顺便说几句上海国保造谣
·关于民族革命和民主革命问题,我的看法
·民众的反抗程度才是衡量文化优劣的一个重要指标
·用理性理念对抗非理性信仰
·现代化、科学迷信和科学教问题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
·《制度决定论和文化决定论并不矛盾》附件
·《制度论文化论并不矛盾》附件
·对胡平民族自治观点的批评
·关于民族自治问题与胡平的继续辩论
·台湾学运评论:我们的目标和标准是自由民主宪政法治
·国际社会对中共和台独可能采取的两种策略
·探索台湾学运国际歌背后的特殊力量
·狭义民运圈特线比例
·简评《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西方阻止俄国与中共结盟的可用杀手锏
·再谈刘仲敬《缺少土豪的世界》
·再谈犬儒问题-与胡平讨论
·重建乡绅制实质结果是为权贵黑社会建立基层黑社会基础
·继续与胡平讨论犬儒问题
·与共舞台网友讨论犬儒和《犬儒病》问题
·驳胡平洪哲胜似乎无的放矢的非暴力论
·三谈刘仲敬理论
·再谈宗法乡绅制度和地方自治问题
·再谈中共间谍特线问题
·诬蔑平反64口号就是帮中共脱困解套
·见好就收见坏就上是胡平的专属笑话
·鼓吹“见好就收,见坏就上”的本质
·驳曾节明,再谈权利义务,维权抗暴起义革命
·狭义民运圈的严重问题问题告诉我们什么
·写给王有才先生的一个帖子
·革命不能见坏就收,更不能见好就收
·转发网文两篇
·咒骂口暴口头革命的几乎清一色是特线
·关于中共迫害和处死自己特线的问题
·“越反越恐”的原因
·揭露真相和掩盖真相的斗争
·关于特线问题帖子二个
·答胡安宁的“霹雳手段”
·本人事先警告邓式改革必然走上歧路的几篇文章
·批判邓式改革的三篇文章
·也谈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
·也谈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
·继续辩论共藏矛盾和汉藏矛盾问题
·习式反腐小文革的性质和前途
·关于中共特务冒名造谣的声明
·邓小平没有真正的改革
·民主社会反对贵族及贵族制度
·为什么各种复辟倒退的奇谈怪论和梦话应运而生?
·关于贵族问题答网友问
·社会主义国家的罪恶及失败怪不得马克思吗?
·对马克思主义的概括性批评
·再談洪哲胜文章的错误
·批评洪哲胜和马克思的三个短帖
·习近平的说法不对
·当今世界的两大公敌
·驳邓榕反诬国人造谣的说辞
·用“中国多少人真懂民主”来反民主的胡话
·中共第五纵队又一个分支招安机构成立
·纠正习近平文化无高下的错误说法
·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是一种错误的理论
·简谈亨廷顿的最大错误以及文化和文明两个概念
·素质论、文化论和制度论
·也谈阶级和阶级斗争
·支持香港民众抗争帖
·共产主义曾经在人类历史上一再实现又一再破产
·中国民主后会不会分裂的问题
·也谈占中:撤,或不撤
·中共三派和民运四派对占中的不同态度
·就退场机制驳胡平
·再批胡平退却逃跑主义兼防胡安宁曾节明冒险主义
·推荐leebai先生文章五篇
·违背常识的荒唐策略——好退坏进
·胡平思想:见坏就上去找死,见好就收别求胜
·鼓吹为胡平理论寻找和界定好坏标准是误导别人上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再谈“左派”和“右派”

   

徐水良


   

2004-11-12日


   

   
   中国理论界正面临翻天覆地的变化。对不久前还被许多人捧上天的伪自由主义的展开批评,看起来是一个重大的理论战役,但实际上,只是这种翻天覆地变化的一个组成部分。
   
   在谈及本题以前,我们先来解释名词。
   
   由于毛泽东不学无术的低级错误,把马列主义所称的共产主义社会的低级阶段,误认为向共产主义的过渡时期,在中国,人们对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概念,存在很大的误解。
   
   “社会主义阵营”的共产主义,被误称为社会主义,起自斯大林。其实,马克思恩格斯甚至列宁,都不太赞成使用社会主义的名称。马克思恩格斯的《共产党宣言》就排斥社会主义,并化很大篇幅对形形色色的社会主义进行批判,而自称共产主义。列宁在社会民主党改名共产党的时候及其它许多地方,不赞成社会主义或社会民主主义的名称,主张共产党和共产主义的名称。社会主义是马列主义所反对的欧洲社会主义,包括空想社会主义、社会民主主义等等派别的传统。当然,马克思以后的社会民主派,及到社会主义阵营崩溃,曾经在长期内,接受了马克思主义,及到后来才脱离马克思主义。斯大林“社会主义阵营”把他们的共产主义称为社会主义,也正是由于欧洲社会主义的传统。这种传统在其它地方是没有的。因此,社会民主主义在西欧是一种很强的势力,但在其它地方,却都很弱小。即使在俄罗斯,以戈尔巴乔夫的名气,组织社会民主党,也只得到不到百分之一(0.5%)的选票。有人说未来中国是社会民主主义的天下,纯粹是不了解世界实情和中国国情的梦话呓语。
   
   所谓共产主义制度,它的本义,它的字面意义,就是实行公有制的制度。因此,所谓“社会主义阵营”的国家,都是实行公有制的国家,也就是共产主义国家,当然是马克思和列宁所说的共产主义初级阶段的国家。毛泽东由于理论上的无知,误解列宁在《国家与革命》中的提法,把整个初级阶段本身,称为初级阶段之前,从资本主义到共产主义(初级阶段)之间的“过渡时期”,并在这个小小的误解支点上,建立起一个相当大的理论系统。而中国那些大理论家大教授,几乎全部不假思索地接受下来,变为全国老百姓的“常识”。但其实,列宁《国家与革命》等文章排列非常清楚,就是:资本主义——过渡时期——共产主义(初级阶段——高级阶段)。
   
   但是,一旦被大大吹嘘的共产主义天堂在人间实现,尤其是斯大林、毛泽东、波尔布特的共产主义天堂,却成为当代世界无与伦比的地狱。成为人类历史上最残酷最凶恶的制度之一,成为人类历史的巨大无比的大恶梦。这种共产“社会主义”,还不如希特勒的纳粹,即国家社会主义。所以他们为继续维护他们的共产主义天堂,就必须大大炮制和吹嘘高级阶段乌托邦天堂和画饼,来欺骗人民,并把初级阶段从这个天堂中分离出来,以免骗术穿帮。
   
   而当代欧洲的社会主义,则与早期空想社会主义及后来的共产主义不同。它的侧重点,不是实行生产资料公有制,而是实行一定程度的社会化,尤其是分配制度的社会化。其重点,往往放在医疗、教育、社会救济、社会保障、社会福利等等社会公共产品和服务方面的社会化或公有化。当然,其中也包括部分财产和生产资料的一定社会化、公有化,但决不像“社会主义阵营”的共产社会主义那样,搞全盘公有化。这种社会主义,目前以北欧为典型代表,整个西欧,都在一定程度上实行,美国则受到一定的影响。
   
   共产主义的中国,以及整个“社会主义阵营”,恰恰在这些方面,即在一定程度符合历史趋势、历史需要的社会化方面,倒是远远不如西方。所以难怪中国党内的一些老人,包括异议人士中的老共产党员,来到美国后,纷纷说美国和西方才是真正的社会主义(甚至说是真正的共产主义),而中国的社会主义则是假的,远远不如资本主义,共产主义天堂国家中的老百姓,才是真正处在“水深火热”之中。
   
   经过二十多年的“改革”,中国从毛式共产主义,转变为权贵资本主义式的纳粹主义(国家、或民族社会主义,即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或者纳粹式的权贵资本主义,也就是过去讲的官僚资本主义。从最坏的共产主义转变成最坏的社会主义和最坏的资本主义,远不如希特勒的纳粹社会主义。不容讳言,这种权贵资本主义式的纳粹主义,对毛式共产主义,一方面,是经济财富生产上对毛式反动大倒退的部分纠正,因而有进步意义,但同时,另一方面,又是社会公平上的大倒退。应该说,它总体上比毛式共产主义有所进步,但仍然是最坏的社会主义和最坏的资本主义,远比不上希特勒的纳粹社会主义。希特勒的纳粹社会主义,没有中共那种非常猖獗的、贫富差距悬殊的权贵资本主义或官僚资本主义,没有中共这样无与伦比的腐败现象,与中共权贵资本主义式的民族社会主义相比,希特勒民族社会主义非常廉洁,纳粹党员充满理想主义,虽然这种理想主义,像毛式共产主义时期的毛式理想主义一样,为毛泽东欺骗,他们也是受希特勒欺骗,两者异常相似,但绝不像目前的中共那样无耻。希特勒的纳粹社会主义与毛泽东、斯大林,波尔布特的共产社会主义一样没有人性,但却没有中共社会主义的腐败。目前中共及亲共人士一再吹嘘他们的经济成就,实际上,他们的经济成就,也远远比不上国家社会主义的纳粹德国创造的经济奇迹。
   
   中国之所以没有走上自由民主的人性人本社会,却走上权贵资本主义式的纳粹社会主义,或纳粹式的权贵资本主义,伪自由主义伪改良主义与左派马列顽固派一起,起了很大的作用。
   
   中国的左派,马列顽固派,与一般意义上的左派即激进派不同,他们是保守派。我们把他们与右派,伪自由主义伪改良主义放在一起,作为中共以官僚太子党为主干的权贵资本主义式纳粹社会主义、即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一体两面。但实际上,左派,马列顽固派,更多地是代表毛式共产主义,他们主要是官僚太子党表面上冠冕堂皇装面子,以及坚持专制政治的需要;真正所代表权贵资本主义式纳粹社会主义和官僚太子党实际利益,代表他们大抢劫、大掠夺,以及帮助他们缓解民怨,解除革命压力需要的,是伪自由主义伪改良主义。
   
   我们把伪自由主义和伪改良主义并提,因为两者是一体。在目前中国的特定条件下,他们的理论往往以伪自由主义的面目出现,伪自由主义的策略实际上则往往以伪改良主义面目出现。
   
   伪自由主义号称自由主义,他们有的人有的时候也激烈反对马克思主义。但实际上,他们仅仅是在马克思主义基础上,以简单极端的方式,改变马列主义的几个结论;他们的理论基础,仍然是马克思主义经济决定论等理论,恰恰与马克思主义及他们激烈反对的“左派”一样,重经济,蔑视人、蔑视人的自由和发展,蔑视人性和人的自由的作用。他们与左派马列顽固派一样,都是马列余孽。所以我们称他们为伪自由主义。
   
   这个自称“右派”,自称“自由主义”,提倡“告别革命”策略的伪自由主义派别,他们的理论就是冒充为“自由主义”的伪自由主义。这种理论,也就是经济决定论等等马列余毒,认为经济和所有制起决定作用。但他们修改马列具体结论,主张全盘私有化,全盘商业化、全盘“产业化”,他们蔑视社会公平和正义,主张不顾一切,无条件私有化,为官僚太子党的大抢劫大掠夺鸣锣开道。这之后,他们又大力推动“私产入宪”,“非法私产除罪化”,为官僚太子党的大抢劫大掠夺合法化、取得法律保护开路。他们表面上与主张全盘公有化的马列顽固派极端对立,实际上却同样是站在蔑视人,蔑视人性,否定人本的同一种立场上,一样没有人性。在策略上,他们捏造历史,丑化和攻击革命,甚至闭眼抹煞美国、英国革命建立民主制度的历史事实,和苏联东欧革命建立民主制度的当代现实,自大狂地把自己等同于中国的统治者,鼓吹他们决定走唯一的改良道路,为官僚太子党解除革命压力,得以放肆抢劫和掠夺。他们凭空杜撰“中产阶级”理论,鼓吹制造中产阶级,依靠中产阶级才能实现民主。他们蔑视工农,尤其是继承共产党和马列主义放肆歧视农民的传统,把民主的阻力推到农民和小农经济头上。他们提倡伪精英理论,颠倒民主事业的对象和动力,并肆意无视这种理论完全违反苏联东欧民主革命的事实。实际上中国走向民主的阻力,恰恰是统治者官僚太子党和伪精英们自己。他们鼓吹先搞经济改革,后搞政治改革,欺骗老百姓,说经济改革必然导致政治改革,从而使权贵资本主义、纳粹社会主义和腐败势力越来越壮大,使政治改革的阻力越来越大,距离越来越远。
   
   当然,并非所有自称“自由主义”的人们都是伪自由主义者。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只是受伪自由主义的影响和欺骗,或者只是赶时髦。这些朋友中不乏自由民主人权的真正斗士。
   
   我们的基础理论,包括社会科学中的新人本主义理论,反对目前中国这左右两派的基本理论,批评两派蔑视人文、人性、人道、人本的野蛮理论。我们主张以人为本,以人和人的发展为中心,提倡人性、人本、人文精神,提倡人的自由、民主、平等和人权。坚决反对夸大经济和所有制的作用,既反对全盘公有化,也反对全盘私有化、商业化、“产业化”,主张搞适合实际需要的所有制,搞切合实际需要的私有化、或社会化。在策略上,我们主张理性激进主义,既反对革命唯一,也反对改良唯一,主张革命和改良都是人类的必需,并主张以革命压力,以全民抗暴、全民起义的压力,推进民主事业,包括推动一定条件下可能的革命,和迫使统治者实行可能的改良。我们主张以政治变革为先导,带动或促进经济及社会、文化变革。我们主张所有人一律平等,既反对官僚太子党及伪精英蔑视工农大众,也反对共产党伪精英摧残中国真正的精英和真正的知识分子。我们强烈谴责中共歧视普通工人,尤其谴责中共歧视农民,把农民当作贱民的一切措施。我们认为工农大众是推进中国民主事业的主力,中国真正的精英,应该依靠工农大众,到工农大众中去,推动中国的自由、民主事业。

此文于2018年08月26日做了修改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