析世鉴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共党论衡
[主页]->[析世鉴]->[共党论衡]->[左舜生: 给毛泽东一个初步的解剖]
共祸论衡
·殷海光: 紅衞兵是義和團嗎?
·殷海光: 自動的把膿包戳破了!
·殷海光: 狂徒的暴跳
◆ 中共人物 ◆
◆ 毛澤東 ◆
·左舜生: 给毛泽东一个初步的解剖
·左舜生: 毛泽东最后的苦杯
·左舜生: 大陆动乱已在变化中
美國援助他國,其根深蒂固的錯沼^念,就是將美國分裂式的民主,硬性的向他國移植,因此在他國不但縱容及暗中支持一些反政府黨派,且千方百計的扶植一個或多個反對黨,使其確有力量反對其政府,處處與其政府爲敵,如此始適合美國式的民主,否則就是獨裁、專制、落伍。美國此種天眞的想法和做法,不但使他國國內一些失意官僚政客、政治垃圾、以及一些心懷陰謀的野心家等,得以公開的興風作浪,及明目仗胆爲爭權奪利反對其政府,打擊其政府威望,或是與其政府故意作難及唱反調,一切均是爲其私人爭權奪利,那裡管什麼國家民族利益;越南和高棉戰爭,最後至敵人兵臨城下,已到了其國家民族生死的最後關頭、其各派系還在爭權奪利的鬧內鬨。美國此種分裂式民主,他從未了解這是正投合共產黨徒的唯物辯證「否定、矛盾、質變」三律,以此分裂式民主來反共,正是帮助共產黨徒來瓦解自已及消滅自已,說眞格的,美國在中南半島的反共戰爭,最後一敗塗地,又何嘗不是敗於美國本身這分裂式民主。黨派之爭的分裂式民主,在黨派之爭時,誰都是說得比唱的都好聽,是基於國家及人民的利益,但說穿了是基於黨派本身的利益,醜聞滿天下的水門案件,難道是基於國家和人民的利益?尼克森的道友毛匪澤東,他騎在人民頭上鞭策人民,還不是照樣的喊人民萬歲;當越南和高棉戰敗後未久,美國以眞正的實力奪回其馬雅古玆號商船時,福特總統就曾說:「美國的力量,是在於全民團結」,其意義乃爲對此事件之處理,其政府是眞正獲致其兩黨全力支持。换言之,他國的力量,又何嘗不是在於全民團結,在一個英明的領袖領導之下,乃如孫子所說:「令民與上同意,可與之死、可與之生」,而「合千萬人之心爲一心、合千萬人之力爲一力」以對敵,這又何能視其爲不民主。中國民主的傳統眞諦,……一脉相傳的皆以「仁」爲本,仁民愛物,施仁政於天下,質言之,所謂民主,其一,乃是以人民爲主,爲政者非爲僅是做官,而作威作福,其做官乃是無條件的奉獻做人民的公僕,誠心誠意爲民衆服務,我先聖先賢之民主思想均是如此,武王說:「天視自我民規,天聽自我民聽」,荀子說:「天之生民,非爲君也,天之生君,以爲民也」,孟子說:「民爲貴,社稷次之,君爲輕」,……乃無一而不是以人民爲主。其二,乃是主權在民,……人民有權選賢與能,若非賢能之政府,人民又有權罷免,此比黨派之爭又有何不善;故中國的政治哲學,乃爲外人所不易了解。
耿若天: 越南高棉戰爭結局述評
越共和中共一樣,極端重視情報與反情報工作。如前所述,越南共和國的國防部長和阮文紹總統的特別助理,都是長期潛伏的越共份子。正如我國當年胡宗南的機要秘書、傅作義的女兒、劉文輝的女婿,以及國防部的參謀次長等,都是匪諜一樣。西貢淪陷後,據報導原來政府的許多官員,竟然都是越共潛伏的高幹,試問越南政府內部還有甚麼機密可言!越軍的兵力狀況和作戰計劃,早就到了越共手裡,這種戰爭如何能夠獲得勝利?
陳祖耀: 越戰爲甚麼失敗?
從我在美國第7航空軍的工作經驗,瞭解到美國空軍在與敵作戰時,為顧及國際輿論視聽,及避免諅麩o辜百姓,主動對北越4百個重要戰略目標,及海防港口的空中轟炸行動設限,美軍此舉無異是自侩p手來與敵作戰。這些美軍對越共攻擊之自我設限,並非憑空而來,乃肇因於胡志明利用國際間同情弱勢的心理,以北越人民的性命及生活為藉口,對美國造成國際輿論壓力與顧忌,進而達成保護越共重要軍事戰略目標之目的,大批的美軍B-52轟炸機天天從關島起飛,卻不能對敵重要戰略目標進行轟炸,這場戰爭當然是難以求勝。
趙知遠將軍訪談
……我國是一個溫和的佛教國家,共產制度不會帶給我們幸福的。有很多朋友及政要和我看法一致,但在美國的壓力下都無能為力。……歷史會證實我們的談話:美國人欺騙了我們高棉。
西元1975年3月20日高棉共和國施裏瑪德親王
與中華民國駐高棉代表孔令晟將軍談話
越高戰爭如果最後失敗,主要是在美國首都華盛頓被打敗的。
西元1975年3月27日高棉共和国總統龍諾
與中華民國駐高棉代表孔令晟將軍談話
◆◆◆ 東南亞共禍 ◆◆◆
·耿若天: 越南高棉戰爭結局述評
◆◆ 中華民國與越高戰爭 ◆◆
◆ 越南戰爭 ◆
·陳祖耀: 越戰爲甚麼失敗?
·陳祖耀: 越南戰地的反共政治作戰
·陳祖耀: 越共的政治作戰
·陳祖耀: 越共的春節攻勢
·趙本立: 越南戰場雜記
·王炳勳先生訪談
·趙知遠將軍訪談
·陳興國將軍訪談
·趙桐生先生訪談
·王振中先生訪談
·劉教之先生訪談
·董萍將軍訪談
◆ 高棉戰爭 ◆
·孔令晟: 出使高棉之憶
◆◆ 越共論衡 ◆◆
◆ 越南戰爭與越共 ◆
·劉鐵梁: 我在越南一百四十天
◆ 越共與中共 ◆
·蔣永敬: 越共與中共(一九二五——一九四五)
The wall on which the prophets wrote
Is cracking at the seams
Upon the instruments of death
The sunlight brightly gleams
When every man is torn apart
With nightmares and with dreams
Will no one lay the laurel wreath
When silence drowns the screams
Confusion will be my epitaph
As I crawl a cracked and broken path
If we make it we can all sit back and laugh
But I fear tomorrow I'll be crying
Yes, I fear tomorrow I'll be crying
Between the iron gates of fate
The seeds of time were sown
And watered by the deeds of those
Who know and who are known
Knowledge is a deadly friend
When no one sets the rules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左舜生: 给毛泽东一个初步的解剖)接上页博讯www.peacehall.com

    最近十年,毛澤東殺了無數的人,玩弄了無數的知識分子,製造出了無數離奇怪誕的名辭、口號,也創造了無數匪夷所思的神話,到最近乃更有全國練鋼,全國皆兵,人民公社等等的把戲出現,好像真是把一個地獄的大陸,居然說成了天堂,其實毛還是一個毛,一個平平常常的毛,不僅對一個「紙老虎」沒有動得了分毫,乃至連他所寫出那些太不夠水準的詩詞之類,也非痛打手心不可!

莫誤會毛一無長處

    話雖如此,假定看了我這篇文字的人便覺老毛一無長處,卻又大大的不可:

    一、你不可忘記毛確是一個「不信邪」的湖南人。

    二、他富有實踐性,即幻想也無阻於他的實踐。

    三、他頓能運思,可惜的只是「思而不學」。

    四、他有頗強的組織力,就他操縱軍人的本領說,他不失為一個活宋江。

    五、他有一種「居之不疑」的氣概,這是在我們中國人中充當一名領袖所必須具備的條件。

    附帶想說一說的話還很多,可是已經占去篇幅不少,有一位小弟弟來信,說「聯合評論」快要變成左舜生評論了,這句話倒是很可取,就此打住了吧。

   (註:「長沙裹手湘潭漂」是我們長沙一句流行的話,是湖南人製造出來挖苦自己的。「裹手」是明明不懂不裝作內行的意思,「漂」是表面漂亮而中無所有,同時就是上海話「像煞有介事」的意思。

■■■■■■■■■■■■■■■■■■■■【以上全文完】

    以上《給毛澤東一個初步的解剖》,原刊中華民國四十七年十二月十九日「聯合評論」;收入析世鑒時,是以《左舜生先生晚期言論集》所收同名内容爲底本完成數位化處理。

    首發析世鑒。

    ◆如欲转载析世鉴各系列内容以广流传,请务必保留原著有关重要信息(如发表原文的期刊名称与期数等)并阅读HGC关于发布内容版权的声明!

    ◆除特别注明者外,凡简体字发布内容,原文均为繁体字。除有时对若干内文标题序数作技术性处理及将繁体字原文转换为简体字外,HGC成员对所有发布内容的正文均未作任何改动。凡原文固有讹误,均一任其旧不作改动,必要时另在发布文本中以符号“【 】”插入HGC校勘说明。

    ◆除特别注明者外,析世鉴各系列内容均是由HGC成员完成数字化处理与发布制作。

    ◆阐发观感、分享网际网路稀见历史文献,请至彰往考来——

    http://www.peacehall.com/cgi-bin/forum/bbs.pl?id=zwkl

(左舜生: 给毛泽东一个初步的解剖 全文完博讯www.peacehall.com)

[上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