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新文明论坛
[主页]->[百家争鸣]->[新文明论坛]->[牟传珩:被捕第一夜]
新文明论坛
·牟传珩:谁在制造北京奥运神话 —— 中国人会变成“世界公民”吗?
·牟传珩:重读米洛斯人的千年追问——寻找“政治正当性”的脚印
·牟传珩:北京奥运官员的阿Q心态-- 指责少数人到中国"挑毛病"
·牟传珩:中南海的“北京主义”奥运梦 ——从“北京共识”到“中国标准”
·牟传珩:走近中共“左王”柯庆施
·牟传珩:奥运走了梦难圆——中华百年追求在宪政
·牟传珩:杨佳案锁定俞正声政绩污点——上海司法黑幕千夫所指
·牟传珩:“言者无罪”剑指哪里?
·牟传珩:“五四精神”的世纪误读
·牟传珩:京奥绚丽焰花背后的焦虑——“谁逼死了中小企业”?
·牟传珩:“三鹿”事件引爆中国“三特”:特色、特权、特供
·牟传珩:“周老虎”又回来了”——“祝咏兰”的“谎”撤大了
·牟传珩:腐败屁股的“高度”解读——“红颜祸水”来自“红色记忆”
·牟传珩:宪政视角中的公民社会——寻求权利与权力的对治
·牟传珩:中国“警民冲突”局势观察
·牟传珩:产品不能免检,新闻应当免查——谁是“三鹿”的主要责任者?
·牟传珩:解读“郝劲松黑伞”
· 牟传珩: 来自民间的耳光转赠了谁?——阎崇年最新回应泄天机
·牟传珩: 中南海突围 “改革”困局信号——“三中全会”幕后解读
·牟传珩:中国政治腐败难守耕地红线 
·牟传珩:中国官办工会的“性”无能
·牟传珩:兵团岁月的知青记忆——“樱桃园驻军四连”
·牟传珩:杨佳悲剧凸现“尊严”意识
·牟传珩:周永康要律师“三个至上”——中国唱响“党的利益高于天”
·牟传珩:追问“选择性”信息公开幕后 —— 政府已陷入谎言海啸
·牟传珩:追问“选择性”信息公开幕后 —— 政府已陷入谎言海啸
·牟传珩:“异议人士”的时代脚色——从胡佳获奖谈起
·牟传珩:新华网炒作“政治算命”忽悠谁——中国未来十年“很稳定”吗
·牟传珩:党报重燃“意识形态斗争”狼烟
·牟传珩:中国拉响“管治危机”警报——2008年警民冲突频发盘点
·牟传珩:"解放思想"遭遇寒流袭击
·牟传珩:中国模式“辉煌”的沉重代价——写在“改革开放”30周年
·牟传珩:从“正龙拍虎”到“法庭审虎”
·牟传珩:花瓶人权大使“不辱使命” —— 黄孟复“唱支山歌给党听”
·牟传珩:展开“社会对治谈判”的两翼——中国罢工浪潮与群体事件启示
·牟传珩:“红色记忆”的世纪传承——杨师群被谁构陷“反革命”?
·牟传珩 :“世界人权日”的北京回响—— 中华民族“百年梦想”再喋血
·牟传珩:“王蒙现象”的聪明与世故——“国人批判得够狠了”吗?
·牟传珩:《零八宪章》一石激起千重浪——大陆毛式“左派”也疯狂
·牟传珩:谁吹响了“市场经济”的号角——铭记“民运”长老汤戈旦兼纪念“民主墙运动”30周年文章
·牟传珩:「杨佳袭警」与「道亮杀官」
·牟传珩:罢教浪潮席卷中国——国务院紧急下达“怀柔”意见
·牟传珩:群体性事件浪击中国——媒体、学者痛批政府“寻找敌人”
·牟传珩:“爱国”愤青们的尴尬
·牟传珩:《零八宪章》横空出世——当代中国宪章派群体揭幕
·牟传珩:中南海的真正“敌人”在哪里?——《零八宪章》遭打压启示
·牟传珩:政府政策的屁股坐向哪里?——中国“改革开放”30年新动向
·牟传珩:中国GDP“保八争九”之忧
·牟传珩:2009治安隐患“碰头叠加”
·牟传珩:2009年开岁政治冲击波——中国的三个派别与三条道路
·牟传珩:2009年开岁政治冲击波——中国的三个派别与三条道路
·牟传珩:库恩受命中南海出书玄机——大陆爆炒洗红脑袋的洋作家
·牟传珩:曝光2009“两会”大截访
·牟传珩:中共“两会”前网络大清洗隐情
·牟传珩:中国工会的“克格勃”嘴脸——全总防范“敌对势力”
·牟传珩:透视中国看守所体制之弊——“躲猫猫”事件启示
·牟传珩:揭开中国看守所“躲猫猫”内幕
·牟传珩:揭开中国2009年“红色盖头”——牛年不“牛”新春无“春”
·牟传珩:贾庆林工作报告“六上”经 ——中国“政协”性质最新揭秘
·牟传珩:中共陷入新媒体恐惧症
·牟传珩:吴邦国回应《零八宪章》--全国人大大步向左
·牟传珩:2009年“两会”前沿战硝烟透视
·牟传珩:大陆“说不”情感再发作——“中国有能力领导世界”
·牟传珩:中南海意识形态转向——北京政治形势全面倒退
·牟传珩:金融海啸重创下的中国“两会”——北京唱响“最危险的时候”
·牟传珩:抗战大律师牟其瑞的右派人生—— 写在清明的追思
·牟传珩:重伤孙文广教授谁之罪?——济南警方难辞其咎
·牟传珩:北京陷入经济危机困局——没有找到复苏动力
·牟传珩:北京发起“政治洗脑”新浪潮——中共唱响“多党合作、政治协商”
·牟傳珩︰走進“民主牆”歲月——重訪古堡式“歐人監獄”
·牟传珩:“中国崛起”的军事炫耀 —— 青岛海上大阅兵序幕拉开
·牟传珩:“中国崛起”的军事炫耀 —— 青岛海上大阅兵序幕拉开
·牟传珩:破解邓小平镇压“民主墙运动”密码
·牟传珩:“北京模式”死局难解——新左派集会乱开“药方”
·牟传珩:近期北京政治逆流阻击战
·牟传珩:八九学运的政治遗产 —— “请愿书”催生中国演变
·牟传珩:北京能拒绝 “三权分立”吗?——给中南海补堂普世价值课
·牟传珩:公民力量新集结——民间迎战官员“最牛反问”
·牟传珩:最新恶性公共事件冲击波——网络民愤叩响中南海大门
·牟传珩: 中南海翻不过的“六四”日历——“紫阳声音”全球传播
·牟传珩:渴望变革的政治冲动——“八九学运”序幕的拉开
·牟传珩:火蔓中南海——央视之灾后续发酵
·牟传珩:中国公共危机引爆进入倒计时——北京“核心价值”遭遇“草泥马”
·牟传珩:刑法工具主义的充分表演——邓玉娇案宣判刺向公论的一刀
·牟传珩:中国是一壶正在烧沸的水——石首群体性事件启示我们什么
·牟传珩:北京展开意识形态大洗脑
·牟传珩:刘晓波被捕玄机政局解读
·牟传珩:民众“围观起哄”考问制度死局——石首警民冲突再爆“草泥马”怒吼
·牟传珩:新疆“7•5”事件政府难辞其咎
·牟传珩:维族仇汉情结渊源——“王震思维”难求新疆稳定
·牟传珩:中国制度性制造“诽谤官员案”——山东最新“以言治罪”秘密审判
·牟传珩:官方操控舆论之害——评政府处理“7•5”事件的新闻策略
·牟传珩:企业老总为制度殉难——中国产业工人吹响集结号
·牟传珩:“负棘天涯做楚囚”——读刘禹轩老《生死路上诗抄》
·牟传珩:“负棘天涯做楚囚”——读刘禹轩老《生死路上诗抄》
·牟传珩:中共政治局会议最新出牌——十七届四中全会应对“执政危机”
·牟传珩:北京向NGO组织开刀——“公盟”大喋血伦理辨识
·牟传珩:献给党生日的“惊天一问”——“三个代表”代表谁?
·牟传珩:谁包养了中国的黑恶势力?
·牟传珩:民主墙时代燕园“学生竞选”考察记
·牟传珩:荒唐绝伦的8年迫害——写在政治剥权5周年刑满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牟传珩:被捕第一夜

   
    “13”在西方人眼里是个不吉的数字,对我而言却意味着一场牢狱灾难的开始。2001年8月13日晚,囚车从家门口开过,很快来到青岛市第二看守所。
   
    我曾听说过青岛看守所由常州路搬迁至大山,但并不知还有一所二所之分。可能因为燕鹏被关押在一所,怕我们有沟通的可能。所以他们径直把我送到二所。下车后,我在黑幕的包围下,被迷迷糊糊地押过有武警把守的两道铁门,终于接近高墙铁网环绕着的看守所内勤门前。这里是办案单位与看守所办理“验货”移交手续的地方。这就如同货主到仓库寄存物品;看守所就是存放办案单位嫌犯的人的仓库;看守们不过就是仓库里的保管员。
   

    看守所的这道大门前,悬着一盏耀眼的灯,在夜的苍茫中显得那样盛气凌人,光茫四射。这时从值班室屋子里走出两个四十多岁的高个头狱警,一个胖胖的,一个偏瘦些。那胖胖的粗眉大眼,络腮胡子,示意让我蹲在墙角。但我却故意挺了挺身子,正想等待一阵冲突,好发泄胸中蓄之太久的愤怒。这时眼镜王向前与他嘀咕了几句。我没在意,只觉大脑发涨,似要爆炸。
   
    两个狱警从我眼神中觉察了什么,不再让我蹲下。又是那个胖子走向前,周身打量了我一下,粗声粗气地说:脱下衣服。
   
    为什么?我怒目而视。
   
    我们要履行检查,看看你身上有没有病,有没有伤。他反问道:懂不懂规矩。
   
    我依旧站着未动。
   
    眼镜王凑上来对我说:他们履行职责,凡来所的都要检查,不是针对你。
   
    我转念一想,既然是制度,也没必要与他们过不去,便把上衣掀了起来,让他们前后看了一遍。这时那个胖子狱警又要我解腰带说他要看下肢。我略迟疑了一下,还是不情愿地解开腰带,让他们看了看腿。
   
    把内裤脱下来!那胖狱警又提出要求。
   
    你想干什么?我强压着胸中的怒火说:这是侮蔑人!
   
    怎么侮蔑人?那狱警高声说:看看你有没有性病。
   
    你才有性病!我久积心中的火焰终于喷发了,便暴怒地大吼:我不是猴子,如果你是,你来脱。我指着内裤让他动手。那声音闷雷似的在死水样沉寂的监狱上空炸响了。离此仅有一墙之隔的看守所内,监室的铁窗上都爬满了人,从半截护栏上伸长了脖子。
   
    那胖子狱警惊得僵在那里,一时说不出话来。也许他压根就没想到,由他看管摆布的“货物”,反会呵斥他。这鬼地方,看守们常挂嘴边上的一句话就是:是条龙你要盘着,是只虎你要蹲下。的确,看守所里黑社会、大老板、高官豪绅,都要由他们呵来呼去。我这一怒千钧吼,真正开了他看守所的先河。
   
    这时,那偏瘦的狱警上前打圆场说:天都黑了,算了。说着他示意我跟他走。后来我才知道,这瘦狱警姓冯,海军转业,胶东人,是管理我所在二楼上的管教,在押人员都称他“冯队”。而那个胖子姓李,当时是看守所行政科科长。我入所那天晚上,李是值夜班所有管教的代班长。其实他人还真不错,并未因此而记恨我,有时他代班检查监室时,还常与我唠两句。他知我的案子被久押不决,还深重地叹息说:官僚主义害死人啊!
   
    这天,我随冯队迈进看守所内勤大门,拐了个弯,进了大楼,来到二楼中间的管教值班办公室。凡入所人员都要先在这里登记,由“小劳”(即已判刑留在所里服刑的短期犯人,负责廊内勤杂工作)搜身,检查有否违禁品。当时“小劳”并未搜我的身,只是抽了腰带,然后要用钳子夹我裤子上的拉锁,遭我拒绝。冯队摆了摆手,接着他又要启我皮鞋的脚心铁。脚心铁可能被犯人用于自残,所以入所时都要启出来才可进监室。如脚心铁一启,鞋也就完了,我又不让他启,冯队便说把鞋先给他保管。随后冯队便带我向二楼西廊走去。楼廊两侧,全是一间间监室。由于我在楼下大吼,惊动了楼内的犯人,我刚走进西廊,所有监室的在押人员,都从铁门探视小窗向外瞅。他们见我戴眼镜,不像个小偷、流氓什么的,便窃窃私语:干什么的,这么大胆子?有的说腐败官员,有的说经济犯罪。其实我算什么犯,自己都说不清。
   
    按看守所惯例,凡入所人员,前几天都要先进“过渡号”。这“过渡号”要“教育”新入所者懂得规矩,背诵悬挂着的监规及行为规范,然后再分配到各个监室去。每个监室都有个“老大”,警方给他们的学名叫“读报员”,又叫号长,负责监室秩序和生产劳动。新入过渡号的人员,首先要接受老大的盘问,“交待”来历与案情。然后被拥进室内厕所,扒光衣服泼冷水,泼多少盆,要看老大的眼色,即使三九天也不例外。乖巧些的,免得挨打,否则老大扶持的打手们,便拳脚相加。新来者还要先学会擦洗厕所,蹲下小便,明白自己坐在什么位置上,连放屁都要先向老大报告。室内的一切用具,都是分等级的,老大就有专用碗盆。谁如果不懂规矩错用了,就要受皮肉之苦。监室日常生活都有明确分工,谁打扫监室,谁整放被褥,谁打饭分饭,都不能乱动。号内不管谁家送来被褥、衣物、食品,都要由老大先挑,其次是打手们的。狱内秩序有条不紊。
   
    但我此次入所未进过渡号,冯队带我直接奔向西廊最西头的205号监室。这监室对面就是冯队办公室,上面挂的牌子是“谈话室”。
   
    我一迈进205监室,一股腥臭、闷热的气氛扑面而来。我望着这不足十平米的狭窄监室,满屋堆放着犯人们刚加工好的纸带,床上地下十几个小鬼似的光头犯人,袒胸露背,雕龙画虎,有的戴着死刑脚镣,正凶猛地吸烟,直呛得我两眼冒泪,脑子轰地就炸开了。这哪里是我20年前那种清冷、孤寂的牢狱感觉,分明是一种烟熏火燎,暴满杂乱,憋闷得透不过气来的恐怖。
   
    在狭窄监室的一角,由玻璃隔断出个1平米左右的小厕所,离地仅有尺高的大床,占据了整个屋子,仅余下可供走路的转道,来回不过三四步,还要堆满加工活,令人无处插脚。眼下正是立秋季节,屋内仍酷热难耐,在押人员全光着身子,仅穿条三角裤头。尽管悬挂半空的风扇日夜不停地转着,但室内封闭,仍驱不走人满为患,密不透气的闷热。因我长期患有失眠症,在人挤人的通床上,根本无法入睡,因而入号的第一反应,是要求在床边上休息。本来床上仅能睡下6-7人,按监室规矩,新入所的只能睡在地上,一天天熬着老犯人判刑发送走后,才能上床。那天冯队还不错,吩咐号里为我腾出床边。接着冯队又把老大叫到对面谈话室,可能是交待他怎么看管我。
   
    老大走后,有人开始问我为什么进来?是呵,为什么进来?我还真给问住了,为什么呢?我只好说可能是因我写文章批评社会主义了。室内顿时招之一片骂声:有的说这他妈的也能抓人?有的说:什么屌社会主义不让批?那个带着死刑脚镣的对我一抱拳说:大哥,好样的!还有的说:还以为你是腐败官员,我说你怎么敢在大门口骂他们。
   
    正在犯人们愤愤不平时,老大回到监室,很明显是接受了使命。他说:都不许问他案情。于是大家不说话了。
   
    这一晚,我没吃饭,也无法入睡。我被挤在床边上,半侧着身子,听着囚徒们鼾声一片,心里盘算如此难以适应的环境,我该怎么活下去。夜是那么漫长,满脑子胡思乱想,一会儿是受了刺激的儿子,一会儿是瘫坐在沙发里的妻子。一种烧心燎肺的煎熬感,劫持了我整整一个夜晚。随着窗玻璃上泛出的光亮,我只觉得眼睛深陷,眼前阵阵发黑,脑袋很沉很沉。仅仅就是那么一夜,头发霜染了似的大量变白,令所有在押犯们都惊讶不已。我有生一来,还是第一次经验灾难对人的那种毁灭性的摧残。
   
    天亮了。我忽觉得视线模糊了许多,用力揉了揉眼睛,但越揉越觉得眼前如蒙了雾似的看不清。我这才意识到,原来人的视力会随情绪的变化,一夜之间就下降了许多。
    <自由圣火>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