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不用实践证明就知美国鬼子那制度在中国太行得通了!]
孙丰文集
·第一篇(0)
·第一篇(1)
·第一篇(2)
·第一篇(3)
·第一篇(4)
·第一篇(5)
第二篇:“党内民主+行政改革”?别自欺欺人啦!
——只要“党”前还保留着“共产” ,改革就是枉谈!
·第二篇(1)
·第二篇(2)
·第二篇(3)
·第二篇(4)
·第二篇(5)
·第二篇(6)
第四部分 其他文集
·SARS所证明的
·致胡锦涛、温家宝公开信:逮捕江泽民!
·诗人出愤怒,盛世出正义!
·读洪哲胜“假如我是胡锦涛”感而和之
·不要把在反“非典”上建立的人民性,丢失在镇压“敌对势力”上
·“两院”释法——恶信号,百害而无一利便!
·三百年说不完的谎言 也有始端
·致茅于轼(一)
·致茅于轼(二)
·理直气壮地说:就是要自由化!
·读余英时《知识分子的边缘化》
·改革开放的“伟大成就”是一大谬!
·“民主”不接受定语──“对社会主义民主”的批判
·“海内”、“内政”不是反“人政”的土围子
·“北京政权”早已不是政权,它实际是个屠宰的力量!
·《我们愿陪刘荻坐牢》这题目很不老实
·胡锦涛又说错了:民主不是生命的外在“追求”,是生命的本己性质
·谁说杜导斌无罪?!
·郑恩宠案是共产党向人民、向人类正义的宣战!
·“西北大反日”是民族在寻求出路
·也请为郑恩宠先生一呼!
·不是人民“反”革命,而是“革命”反人民
·“稳定”它娘是谁?
·戈尔巴乔夫应对江泽民提起告诉
·虚舟先生的文章值得一读!!!
·近期中国政治形势的分析(上)
·武装力量中立,格鲁吉亚又一次榜样中国军队
·“国家绑架”后果堪忧——中国近期政治形势的分析(下)
·胡锦涛永远跨不上宪政路
·“发展是第一要务”对抗人类公正
·在中共内部背景下谈刘荻获释
·军委主席自兼中央警卫局第一政委是死棋!
·家宝兄,咱携手建一个“中华合众国”吧!
·军委主席兼中保政委的违法性——其性质是反党
·我不由振臂喊:美国万岁!布什万岁!
·正义无国界!
·不只是萨达姆一人该死!
·温二哥,“内政”也没有以“任何方式”的权力!
·共产党怎么也没因“中国教育低”而不发动共产革命呢?
·只有“正义”(或人本)救国
·木子美要什么?——要真!
·黄静案都应对哪些人提起公诉?
·新年献词:我操党它娘!!
·王怀忠判死济南——“滚刀肉”杀人灭口!
·这还是一个国家吗?
·警告刘路!!
·《决绝地转身》按
·江氏乱军,国家前途不堪!!
·为胡锦涛叫一声好!
·能否制止法轮功迫害,是胡政权的考验!
·“肉包子打狗”或“金元宝砸贼”
·海内海外一齐上,撕破宝马,发掘扩大,把民主推向倒计时!
·在“大葱挂宝马”与“刘忠霞的死”之间,构成行为选择!
·刘青伙计的命题不对
·中国的腐败之风为什么难以遏制?(上)
·中国的腐败之风为什么难以遏制?(下)
·“发现一个,查处一个”,关键之笔在于:“发现上留情”
·茅于轼“奇文”不只是糊涂,更是献媚!
·“国家尊重和保护人权”不是宪政精神
·“本”排斥一切“反本”的原则──对“以人为本”、“国家尊重和保护人权”的批判
·救国不是捉迷藏!
·只有“民主”,没有“社会主义民主”(上)
·只有民主,没有“社会主义”民主!(下)
·论“本“(上)
·论“文明”——答黄晓星君
·论“本”(下)
·也谈“文化是最大的腐败”
·对吕加平这“一石”且莫等闲看
·也谈“文化是最大的腐败”(2)
·怎么样才能真正铲除腐败?
·“治国人才队伍”说,反证胡哥哥腹内空!
·“治国人才”说反证胡哥哥腹内空(2)
·也谈“科学的发展观”
·十万火急抢救燕鹏
·评《“六四”不是民主》
·李肇星他爷爷、奶奶的故事
·李肇星还不知何为民主
·人大常委的“否定”不容更改,也不必更改——咱把人大常委毙了不就结了!
·变上访、服毒、自焚为“自卫”!
·“谁能证明那声音是我的?”这话就证明那声音是赵忠祥的!
·评《人民日报》胡向江叫板的文章
·“反诉饶颖?”赵太,别抖了!
·评胡锦涛“希望——危机”说
·郑州血案召唤起义!
·奥运之火也未必“不邪”
·牟传珩获释,燕鹏还在台受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用实践证明就知美国鬼子那制度在中国太行得通了!

孙丰

   胡锦涛说“实践证明,西方政治制度的模式在中国是行不通的”。这胡锦涛的话还得拉上实践才能去证明,那费多少劲呀?

   我孙丰的话连实践也不用求,甚至连“证明”都省了,我的话是:“美国人和中国人都人”。都两条腿、无毛、能动、有理性;都得吃饭、喝水、穿衣、睡觉,住屋子……只要吃下去的能维持了美国人生命的,也肯定能维持中国人的生命;只要能毒死中国人的也肯定不能毒不死美国人。中国人的烂尾炎和美国人的烂尾炎长在身体的同一个位置。中国人的正常体温是36.5摄氏度,美国人的还是36.5摄氏度。中国人的牙在唇里,且用来嚼食,美国人的牙也不在唇外,也不是用来行路的。因此我想:好几十万的中国人跑到美国去生根,开花,结果,也没见美国的制度让咱中国同胞多么受压迫,多么的痛苦;那些在国内跟著喊“美国鬼子有什么资格说我们”的贪官污吏们,携了款逃美国去没了共产主义理念也没见他们少花天酒地了。

   中国有首都,美国也有首都;

   中国的首都叫北京,美国的首都叫华盛顿;

   可中国首都有上访村,上访村里有来自全国的十几万叫“弱势群体”的上访人,上访人没地方诉说冤情还能写到脊梁上、肚子上,还有多么新鲜的“越级上访”、“非法上访”——这可叫中国持色;多么地富于无产阶级的革命情调呀!

   在这一点上,它美国行吗?它美国可就惨多啦,连上访村都没有,就别谈什么“越级上访”、“非法上访”了,哪还用在脊梁上写冤情呢?这个“霸道”的美国,连阶级斗争都不讲,哪还有半点革命性?……

   充其量你也就能看到个共和、民主两党竞选竞的不可开交,面红耳赤,睁的眼珠子都快要凸出来了,攻击的唾星子都要发水了,那两位党领袖恨不能吞下对方……可一旦完成检票呢,凯利明明难过的含著热泪,惭愧得不敢面对选民,也得很绅士地送给对手一份诚实的祝福:“恭贺你,总统先生,不过目前国民太分歧,你得采取措施”——民主党就这么甘拜了下风,输也输得仗义,败也败得光彩。

   而竞选成功了的布什也不敢稍有马虎,来不得半点志高气昂,得还给对方以充分的尊重:“你是一位称职而坚强且令人尊敬的对手”。

   我们虽不能亲耳聆听两位竞选人的声音,却能咂磨出那个让人眼馋的滋味:

   美国人的政治制度的模式既让美利坚大放了异彩,称了霸,又让好几十万中国人赖在那里心甘情愿地做忘国奴,想来,也不至于让咱们回到重受二茬苦,重遭二茬罪里去背著三座大山的受压迫吧?我的意思是:别说二茬苦,二茬罪,三座大山,只要堆翻现时下这一座大山----共产党,就是吃十茬苦受十茬罪,背十座大山也合算!我终于明白:

   原来实践证明的不是西方的政治制度在中国行不通,而是实行了西方的政治制度是共产党在中国就行不通了。

   美国人是太坏太霸道,霸道到全世界的人都两眼球子死死地盯著它的大选,好像竞选地球球长似的。关心完了美国的大选,我吁了一口气,唉:

   哪还用实践来证明,就这么打眼一瞄就敢说:

   美国鬼子那制度在中国太行得通了!太行得通了!

   谁不服?咱试试呀!

   怪不得胡锦涛非说行不通,原来是一实行了西方的制度他们就行不通了!美国鬼子能让警察截防?让警察残杀法轮功?美国鬼子能让官员们那么捞钱?

   西方的政治制度是让腐败行不通!让酷刑行不通!让谎言行不通!让压迫行不通!让强权行不通!让专制行不通!

新世纪 (11/4/2004 2:6)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