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声援四川汉源民众抗暴 迎接中国民主高潮!]
孙丰文集
·真情只存于人心,假话全出于党性
·“党”只是“众理或万理”中的一个具体的理!
·老孙的台湾观(2)
·三、那能理想能信念的是什么?被理想被信念的又是什么?
·老孙的台湾观(3)
·老汉来追随一回习总:在一个中国原则下,什么问题都可以谈
·“党性”是特殊阶层的人从多数人那里趋利的一个说词
·到底什么是空话?
·“政党”不需要忠诚。也从没见过“忠诚于党”的先例!
·没有野心家哪来的政党?
·习的“存在野心家”与“不能投鼠忌器”犯了语义颠倒!
·吕柏林描述小麦“返青”,就是小麦的“现象”
·“一国两制”在理论上成不成立是个哲学问题,不是科学!
·“一国两制”的内涵就是1十1可=2,亦可=3
·提出“两制”的人只有心底先肯定了社会主义是罪恶,
·评《新华社》:《坚决清除“两面人”》
·决心清除腐败和两面人的习总,你是几面人呢?
·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坚持底线思维着力防范化
·坚持什么样的底线来思维?
·“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坚持的“底线思维”到底是什么?
·省部级干部的底线思维只应是回答:共党该不该亡?
·安全在任何条件下都仅属于人!政治和意识形态从来不需要安全。
·人品习得论(一)
·人是先成了人之后,才能去“做人”
·“中央和国家”这两个“名”先天包含了“以政治为成立”
·字面的“大局意识”与习近平的大局意识
·人无论讲什么,都是用理来讲,所以理就是一切!
·只要“意识”就是对对象的认知的,不能靠树立来牢固!
·人的最高境界就是心正与意诚。不是党性!所以——
·实践政治根本就无标无准,又哪来的“硬杠杠”?
·“政治是人的存在两领域关系”,此定义也是老马所用的
·周孝正不懂真假说的是理。社会主义说的却是实际。
·《周孝正不懂“真假”说的是“理”》一文的用心
·“党”就是为搞阴谋鬼计才成立为党的!
·党纲、党章、理念、目的都不能为党提供合法性,因——
·建一个党是实际,所以不存在能不能建成的问题
·论习近平的“坚持初心”
·“孔孟的初心与中国共产党的初心
·《共产党宣言》里最反动最具煽动性的两句话——
·答黄文麒先生:(以下是黄先生的批评。谢谢)
·“先进性”是“党”对非党者实施奴役的借口
·(2)民运到今天还只处在“反党”这个唯一立场上
·(3)政治关涉的只是有效性,哪有什么“崇高的政治理想……”?
·(4)崇高与高尚同义,习却把它们当成了两个独立的思想
·(5)无论何种理想何种追求都是意志的选择
·(6—1)政党只有纯洁性,既无先进性也无政治方向
·(6—2)对上节(6—1)的思想在纯知识上的释义
·(6—3)党性不能使人高尚、亦不能使人变诚实变纯洁
·(6-4)为什么说政党不能使人变高尚变纯洁?
·(6之5)政党既无高尚性也没有政治品质
·根本就没有思想政治教育这回事
·何为“该改与不该改“的标准?即绝对不移的标准。
·(2)人有本能——感性,故人能感知自身的一切
·孙丰无论什么人应讲的只是诚信,根本就没有增强政治意识这回事!
·关于近平说的“正确”的政治方向
·有了诚信,对政治的当且仅当的应用就在其中!
·习帝要增强的是- “权力要在'党的领导下'运行”!
·既知灯下黑,何不多多关照?
·⑴解决和防止“灯下黑”个并不是要求问题
·人的观念是形成,不是想树立就树得起,想坚定就坚定得了
·社会的本质究竟是什么?
·只有回答“坚持党的领导”和“把党的建设摆在首位” 、、、、、、
·“坚持党的全面领导”是对人伦的一种特殊意识
·即使“坚持和加强了”党的领导,党也曾未领导过!
·回答:到底什么是价值观?
·人类对价值观只有一个 - 即趋福避祸!
·先证明了“党”姓什么,才能知“党校,党媒”该姓什么!
·无论至善,至诚或至恶,至邪、、、、、、都是人话,世上无党话!
·“把鹿意识成鹿,把马意识成马”永远不发生意识形态危机!
·党性是人性中最恶毒,最腐朽的那部分人的人性!
·专讲一讲“还原”
·习皇可知 -​​ 什么是纯洁性吗?
·“纯洁性”就是事物未受外来成分综合保留的本然性
·“赡养”成“瞻仰”,接下来是什么?
·先有两面文化与两面制度,而后有两面人
·说说张健的去世及引发的骚动
·学毛着能因应了贸易战?
·凡事物都只能“是”事物“是”或“不是”只需判定,不需要宣传!
·知识才有“真值”,只有真值的理才可能由“教“而达“育”
·既讲“党领导一切”又讲政府,“国家的公器性”就被党所割裂
·党的政治建设只有合乎政党这个字面的思想才能合法
·(2)政党的合不合法先于经验,社会危机却可以经验
·“先验”及其意义(补充上一节)
·再讲“先验”及其意义
·“民主,共和,国民,共产、、、、、、”是枝芽,而“党”字是它们共同的“
·“香港不是风吹草动,而是山雨欲来”,此断案需一先心理前件
·“中国的内政”也是“政”呀!
·制造“一国两制”的“手”才是名符其实的黑手!
·若没有对“社会主义是罪恶文化或酿造灾难制度”的先在认知,又怎么会有“一
·(1)只要共产党就全是两面人!
·那叫喊“中国内政外国无权干涉”的人才是阴险又撒野的暴徒!
·取消“当面”只讲背后,取缔“口头”只留下行动,就一切都OK!
·党根本不是“治”也不是“整”的对象!
·(2)共产党根本就不是党
·(3)读友有问:什么是共产党,党是什么?
·(4)人是为“四个意识、四个自信、两个维护”才出生为人的吗?(上半段)
·(4)人既非为“四个意识…”才成为人,人对“意识”又何来的义务?(下半
·没有无原因的后果。
·没有“暴政文化”来做人的存身环境,何来的暴徒?
·“中美合则两利,斗则俱伤”,那你们去“合”不就不伤了吗?
·“中美合则两利,斗则俱伤”,那你们去“合”不就不伤了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声援四川汉源民众抗暴 迎接中国民主高潮!

原题:声援汉源民众抗匪 愤怒谴责中共 迎接民主高潮!

孙丰

   在海外坚持民主斗争的朋友们,对中国民主进程的形势估计上有不足之嫌,每一天,中国的政治形势都在上一个新台阶,刷新一次记录,但我们的策略没有跟上形势的推进,共产党的镇压已经越过了个案而走上了事件(规模)镇压,但我们这在纠缠个案,没给新形势以对等关注。进入十月,大规摸的反共产党风瀑后浪推前浪,可以说已经汹涌澎湃。但海外舆论没及时到位,没有对发生在榆林、万县、蚌埠、西安的重大事件做出足够量的呼应。时至眼下,个人个案就像汪洋里的一滴水,与当下发生的大事件相比简直太苍白无力,所以到了把目光从个人个案移转到对大规模事件的关注上来的时侯了,把精力投入到对大风潮的指导、组织、批评、声援上来。

   这才几天,政治形势就有了超越估计的惊人变化。

   中共中央综合治理委员会发布的九月份全国示威风潮的形势调查统计,已经远远落后,根本不能做为估计十月形势的参照。无论是共党还是我们,都落在形势之后,一进入十月就超越九月份所可能做的最冒险的估计——今天,汉源事态被披露,它差不多象征著中国就要迈进或己迈上百热化对峙时期。十月份大规模的抗争有榆林三岔湾、陕西西安纺织厂、山东济宁百货、南京医院示威、沈阳七人集体自杀、重庆万州抗暴、安徽蚌埠退休老人大游行……真可谓,眼珠子还没转过弯,又接上四川汉源十万人大抗暴……如此短暂的时间发生如此大规模的如此濒率的反暴政风瀑,它证明了什么呢?

   我认为它证明了中国社会的矛盾已经到了压也无处可压,盖也盖不住,没有余地再行后退的地步。已经处在羽箭抵胸,利刃逼颈的关口,最后的防线被共产党的残暴高压挤爆了。

   共产政权这架大机器已经就要自己卡壳,转不动了。

   江贼民政权的前半期是播灾种祸,到后半期这些施政已经变成矛盾暴露出来,伶俐智昏的江泽民却把本应用做管理的政权拿为压制矛盾的工具,其用心不放在如何发现矛盾性质,寻找疏导规律和可能,而是用高压来摆平社会弱者或者用暴力来扫平民众诉求,矛盾不是被理顺或排解,而是暂时地被压下去和被往后推迟。使矛盾在质与量上都以几何的方式急速积累,丧失了在理性对话下用合法方式解决的时机,使六四屠杀以来的各式各样的社会矛盾被压缩到最后防线里发酵麇集。到今天,胡温接权后本尚有最后一线余地,虽然是很脆弱很不把握,但毕竟多多少少还算是一点点喘息余地,如果碰上大手笔是有可能在社会自爆前完成疏导,寻出一线和平希望的。遗憾的是胡锦涛是一个只可“被由之”却难以“达知之”的雷锋式人物,被习惯包括著,不能思辩,鼠目寸光,看不到江泽民上海帮的为孽对文化伦理所完成的游离解构,其破坏是彻底的,更觉察不到江泽民的为恶给他胡锦涛造成可借助的强大势能,如果他有足够的勇气与果决,本可借著蒋医生传给他的反sars角球,一个破脚摔死江泽民,扫清除恶反正的障碍。当时在下心急如焚,曾向其发出《逮捕江泽民》的呼吁,可措他当了耳旁风。他本是可以完成逮捕,为民族立其大功的,至少社会的两大创伤可以迎刃而解:平反八九民运;平反法轮功,从而引社会走进对腐败的扼制。再经由两三个执政期的努力,差不多可以初步奠定一个恢复期。

   但是,平民的胡锦涛却缺乏人民性,他们的平民身份造成了一种社会麻痹;加上他的确又不是江泽民那么一条泼痞、滚刀肉,那张被江泽民崩的太紧的弓若还在江泽民手里依旧这么崩紧,或许可能多维持三天两早上。但政权一经传到他手里在某种程度上就伴有一种社会的肓目希望,具有相当的欺骗性,胡温出身平民,这一点无形中把他们向人民拉近了一段距离,在觉不到的情况下起到一些缓和,偏又有sars来助,造成短暂的缓冲,但无情的历史一醒过味来,社会却已经沉到悬崖底下!通过社会批判寻求共识和引流来完成缓解的时机没有了:中国的社会对抗已经箭在弦,弹在堂。中共四中全会的九月中国社会矛盾达到了高峰,可一进十月,政治形势急转直上,九月的高锋简直成了小儿科,十月,刷新了中共篡国以来的历史,在普遍、烈度、频率上都创出新高,已经展现出明年政治形势的大概轮廓。在我们的脚已要踏过十月门槛时,如果还感把不准明年、后年的急烈脉博,就实在是有些麻木。

   有一位万州的七九斗士向我说,就连六、七十岁的老汉,老太太都愤怒的难以抑制,个个眼冒杀机,要是手头有炸药没有人会犹豫,这不是青年人的激动,而是些善良的老人啊,尚有一线线希望,六、七十岁的老人能不顾命的往上冲?

   万县余波未平,蚌埠万名老人就接上了,咱们的张林报告说:那坐在警车里的拿望远镜猎获事态的政府头头都不寒而栗,那是一些要走进风潇潇,一去不复返的老人,老人!全是些爷爷奶奶,像蚌埠这么大的城市能聚起足以让交通瘫痪三天的爷爷奶奶,中国社会的黑暗达到了何种程度也就可以有个大概了,张林的报告还没写完,更大规模、更强震度的汉源反暴大起义又接上了……

   一位叫水镜的先生在《博讯论坛》说:共产党实际上已经丧失控制事态的能力了;老友火戈和更多的朋反们则说:中国形势一触即发或中国已处在火山口上了。应该说这些估计不是盲动也不是出于急躁。

   事到今天,共产党留给人民的也只有一条路:起义!

   要知道,政权是一架按照规律运行的机器,它的各个部件、齿轮是按照自己的原理严密地组织起来的,一扣扣,一环环,那是来不得半点马虎的。任一齿轮、部件的轻微磨损都必须及时维修,保养。而滚刀肉江泽民是只疯狗,并不问这架机器(他根本不懂又怎么会问呢)是不是带病、带伤运转,是不是残迹运转?他是只要看车还没倒,就张牙舞爪挥著鞭往前赶,他不知什么是余地,也从来不会想到要留余。因此到他卸了任,这架交到胡锦涛手里的破机器就近于转不动,不发生交接照老样子紧崩著,惯力或许还能转几天,但一交接,又经历了抗sars、和孙志刚事件所引起的一阵模糊朦胧的短暂错位,到了今天就转不下去了!

   所谓气数,就是任何事情都有它自身的性质和规律,人不能随心所欲地抗拒它。

   世界是实在的,人是实在的,但党是虚设的。不能为了虚设的破鞋去削脚。压迫本就不对,更不能越了极限。

   当了民族领袖的人需要大智和大勇,这大智丈勇的根本方面就是理解人是人的不能动摇的原则,牢牢地站在人类本位上,人除了对人不对任胡说负责,什么乱七八糟的共产党,社会主义,马、列、毛、邓、“三代”……统统滚他妈的蛋!连这点智慧勇气都没有,他不眼睁睁地看著民族沉入谷底,坠进火坑才叫怪呢。

   汉源的形势十分紧张,海外朋友都应喊起来,撕破嗓子地喊,为我们的同胞,为我们的亲人,为我们的民族。

   我们应把舆论的关注点从个案转移到重大事件上来了。

   为迎接民主高潮的到来!

   冲啊!朋友们。

   30日午时匆匆。

新世纪 (10/31/2004 1:2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