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强烈抗议榆林政府暴行 声援三岔湾同胞英勇抗暴]
孙丰文集
·经验,是人类达到自身的唯一管道
4.对“三个代表”入宪法的讨伐
·批判提纲
·中共十六届三中全会议题
·对“宪政”的思辩
·人是目的之物吗?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是法,但不是宪政之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国,不是共和国
·“三个代表”是意志,是反宪政的
·中国的问题是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腐败
·中国已经成熟到走进“全民公决”的程度
5.“为人民服务”批判
·引文
·人只是自然之物
·造物主创造了人,是让人在世上干什么的?
·对“异化、分裂”的证明
·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6.“价值观”批判
·“价值观”批判
7.江泽民“经典”批判
·江泽民“经典”批判
8.胡锦涛“七一”讲话批判
·只要立党,就决不可能为公!
·只要执政,就决不能为民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四大恶囊——孟庆秦
·无腿大侠王在京
·“丹顶鹤”是个伊斯兰
·监狱里的六四
·张霄旭拳打“刁德二”
·姜福祯人称“咣咣镲”
·还是张霄旭
·张杰
4.孙志刚案
·孙志刚案,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
·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广州审判的本质:拿孙志刚们的头来祭孙志刚的灵
·共产党杀人,再拿人民来抵罪!
·孙志刚案是胡、温拨乱反正的人心资源!
5.“宪”的问题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2)
·“宪”既非“修”也非“立”而是“在”!(3)
6.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上)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下)
·胡锦涛,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上)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中)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上)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下)
·政党是机制事实,共产党却是“驾驭机制的力量”
·“立党”若能“为公”,就不叫“党”而叫“公”了
7.共产党不是政党
·救国必须亡党!──救国必须毁党!──救党必定误国!
·不是出于“去反”和“被反”,哪来的党?
·政权的功能是管理,政党的功能是竞争
·共产党不是政党!
·“政党类型说”不准确
·政党的基础不是从“立”里获得的
·论“共产”天然反党
·抛弃一共产可解千扣万扣,何不真抛呢?
·“反党救国”证明:是“党”反罗永忠
·共产党怎么就反对不得?
·邓小平想不想多党制是一回事,“共产”这个词让不让多党制是另一回事
·“党”,并不因所建是党,定名为党,就一定是“党”
·共产党的本质——霸占性!
·应检讨的不是上访制度,而是共产党合不合法
·到了人人喊出:打倒共产党!的时侯了
·真正的邪恶轴心——中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强烈抗议榆林政府暴行 声援三岔湾同胞英勇抗暴

孙丰

   这共产党真是让人义愤填膺!忍无可忍!老匹夫我恨共产党恨到牙根发痒,拿牙嚼了王登记(榆林市市长)、杨勇(公安局长)这帮王八蛋也难解心中之愤。共产匪帮匪到这种地步,“三个代表”竟把二十一世纪的省辖市市长指导到为饱私囊,搬出1951年西北军政委员会的行政命令,充当“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法律依据。诚然我不是一个有学养的人,读着读着,就怒火中烧,骂出口来。有好几位读者责备我文章里有骂人,你看看榆林同胞的求救信,不骂出来这份恶气往哪里出呢!

   我问胡锦涛你的“三民主义”是不是能更上一层楼,把共产党带到拿出“秦律”、“纣典”来“依法治国”的境界?

   请看一看吧:市政府把农民的地卖到每亩35万,给农民500块钱,这还算是人吗?这帮流氓土匪丧心病狂到什么地步?前后五次调动警力来对付农民,最后这次是发生在胡锦涛“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为主轴的六届四全会刚刚结束的10月4日,1600名警察,竟然敢动用武器,开枪扫射,伤50余人,重伤27人,捕30人,23个女人。这些野兽竟然扫射赤手空拳的卫地农民,此情此景,怎不让人拍案而起!可胡元首还在那里“过去十五年来,中国维持了社会稳定,坚持改革开放,而且有了明显进步……”还在那里“为什么人民生活水平有明显提高,也享有空前自由、民主权,但对党仍然有强烈意见?”这也叫他妈明显提高,这也叫享有自由、民主权?这个样的“进步”老百姓还有活路吗?

   连西北军政委员会的政令都请出来,还“提高”他娘什么执政能力!

   胡锦涛你来算一算,从去年3月,前后五次大规模调用警力八千多人次,调集准备、车辆配备、吃喝阿尿、工资奖金、后勤保障……这得赔上多少个500块钱?这些钱比给农民征地费要高多少倍?咱且不讨论征地的非不非法,只说为保500块钱能被通过,共产党要多用多少个500块来开道?为什么宁可把这些钱化在黑影里而不肯用在征地上?这让全世界的正常人都明白不了这账是怎么算法。

   从榆林市征地案可以看出:对于共产党来说,根本不是个怎么提高执政能力,

   而只有个求证:什么样的社会构成才是合法的,这个根本问题。

   榆林所以发生这样的事,是政权机理违法呢还是能力不足?“经济建设为中心”以来立了多少法规,他们都不用,却去求助51年西北军政委员会的政令,这个事实所告诉我们的是——榆林市这些王八蛋在行为前就已在自己心里先肯定了自己的行为违法——不能在时效法规里得到支持,才刨地三尺挖出历史文物来寻找依据——共产党做为社会事实的违法性也就昭然若揭!

   如果不是扫荡了盘居人心深处的那个行为底线,这市长能想出这种伤天害理的损招儿吗?社会旦存一点正义,这样的人能当了市长吗?

   因此说:这样的政权本身根本就没有“政性”而只有霸占性,对这个政权,且不说人类正义,连一星儿“政治”的影子都没有!这个政权是在赤裸裸的吃人!

   从去年3月这里爆发18000人的大规模抗暴,到今天已经一年半了,这个“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权为民所用”的胡锦涛竟还木知觉也,榆林的官匪警匪都把农民逼上绝地,推上了反路,他还在那里亲自下令调查“赵岩泄密”,这个政权要不亡才真叫怪事呢!!

   我不同意某大师“亡秦者必胡”中的那些心态,但这个说法将是事实。胡锦涛在人品上可能不是秦二世,不是江瘪三,但亡共者却必是胡锦涛,因为共产政权已经没有存在的基础,时代走到了政权重建的关口,他应明了:他的智力的使用与时代的需要不相一致,他不去植新树却非要抱着枯木叫它发新芽,这是可能的吗?识事务者就是识历史进程的要求,适应历史来选择,胡锦涛的智慧不去问历史的进程是什么,而非要负起被历史所拒绝的东西的责任,共产政权之亡就是不须怀疑的前景,甚至说它已经进入了倒计时。

   共产党每日里都把国民往挺而走险的绝路上推,屁股就坐在火药堆,汽油桶上,他还在那里“敬爱的江泽民同志”呢!

   中国问题的症结在于政权不具有凝聚国民的性质,才使全社会陷于物欲横流的深渊,才使寡廉鲜耻登了峰造了极,在这样的背景上只能是谁处天时地利,谁就竭斯底里的去抢月得月——劫掠、贪脏。这对于共产党来说,并不是一个腐朽到什么程度的问题,正确地说法应为——

   共产主义原本就是一粒恶种毒瘤,毒性是它的天然。

   只不过以往的时代它的毒性只表现在制造仇恨上,环境里没有财富供他们掠夺,倒不是它的本质不是掠夺,只有当它的毒性处在以财富为内容的新条件下,它的无止境的贪婪性才可能成为社会现象的主要画面罢了。

   所以说:中国的问题并不是腐败,而是政权罪恶。

   腐败只是政权的罪恶性在现象上的必然表现。

   为搜刮民脂民膏,共产党不仅能够搬出“秦律”、“桀典”,也还能请出希特勒、岗村宁茨来做与时俱进的三个代表的精英,它也已请出德国党卫军来“稳定压倒一切”。

   这全世界的荒唐,全历史的野蛮都叫共产党风光占尽。这群披了人皮的豺狼!

   我在这里强烈抗议榆林的共产匪党!

   并且强烈地呼吁:一切民主努力都应统一到打倒共产党(决不是政改)这个当务之急上来。

   中国的危机不可能在保留共产党名称下获得解决,为达到这一目标宁可承担相当的牺牲!

   同时呼吁胡锦涛,温家宝:紧急调兵遣将,火速查办王登记、杨勇。

   胡锦涛必须神速处决一大批像王登记、杨勇这样的恶官恶警,以缓和就要爆炸的局势,争取和平转型的最后机会。如果你们不速速法办内部那些罪大恶极的恶霸,爆炸就在脚下。

   胡锦涛眼下立马要做的有三件大事:

   一是立即制止酷刑;

   二是清理昭雪全部冤案(包括平反法轮功);

   三是与此同步严惩共产党内那恶霸土匪。

   刻不容缓地来缓和社会的剑拔弩张,寻找和平转机。胡锦涛应看清:榆林三岔湾的卫权斗争已经展示出燎原趋势,地区性暴动由于社会矛盾的普遍深刻和不可预见而要自燃成全国性对峙,那时军队和警察也必将发生分裂,这最初的分裂一发生,针对共产党的肉体铲除将是社会的主要画面。不错,历史到了那一步民众的牺牲将会更大,但那是一个完全失控的时段,是一个唯图报负而不惜身的非理性时代。中国已进入了随时陷于这种大爆炸的临界线,这样一种前途将陷民族于恐怖主义深渊。

   是胡锦涛醒醒的时侯了,就算从现在起倾全力来抢救都未必来得及——因为这江泽民不只是个恶棍,更严重的是他是个病态的极端狂,只知为非作歹,对后果却全然没有数,余地全被他败光了——老邓一死,江泽民失去牵制,政权进入了竭斯底里,他行为失常,狂妄到无以复加的程度,决策疯颠,肆意妄为,留下无穷后患。但江政权只是完成了罪恶的播种,像祖父植树孙子乘凉一样,江氏播的罪恶之种须经一定周期,眼下正进入了江政权播下的罪恶之种的表现期,中国己进入了矛盾的高爆发时段——最近不断发生的匪徒劫持孩子、学生;连中学生都持刀火并;圈地恶浪……等等都预示了明天中国的社会画面,非政治性恐怖主义将蔓延开来,中国危在旦夕!国家将陷于防不胜防堵不胜堵的黑暗深渊。到那时想控制都来不及,理性将苍白无力。

   胡锦涛的提高执政能力就好比是打补钉,补钉只能把矛盾掩盖,推迟矛盾的爆发期,决不是排除。而且补钉只对着硬伤有效,现在的问题是共产主义破衣烂衫都朽烂到不能走针也不能行线的地步,补钉又打在哪儿呢?盖、捂、压、杀都将失效——矛盾既已酿成,就只有排解,人不去不排解,就是它自行排解。

   因为像榆林三岔湾暴行告诉我们:英勇博斗的后果可能是被杀,怕死躲藏也是被杀——那么挺而走险,死里求生就是共产党留给民众的路,是被统治者唯一可能的选样。当挺而走险成为中国人的唯一出路时,国内的健康变革力量却没得到表现,来不及形成足以凝聚国民的理念,那将是一个盲目的无方向的自寻出路的冲撞。会冲撞出个什么结局那实在是不敢想像的。

   榆林三岔湾2000多青壮年的值班卫权业已展示出明日中国社会秩序的画面,他们已经为中国危机的迫近找到了执高点——地区性暴动起义的序幂即将拉开,可以说三岔湾抗暴已带有示范的意义,席卷全国并不是不可想像的事,全国性的大规模的抗暴烈火就在脚下——

   为此,民运阵营有一个紧迫的任务:为全国抗暴风瀑的到来寻找入口和联结点:

   或者是团结工会;

   或者是团结农会。

   首先是寻找地区性联盟的机会,能农(民)则农,能市(民)则市,在任何成熟的地区都以走市民、农民各阶不分的混合联盟为便,在进程中配置建制,形成行业建制,建设中枢,既要应对共产党,同时也应有应对应运而生的黑社会的心理准奋;

   摆在民运面前的有正、反两大敌人——

   一是共产党;二是黑社会。

   而且共产政权本身正在完成向黑社会方面组织演化,一旦在政权倾倒时现在的基层政权、警察势力立刻会成为地方恶霸。所以说民运应在反共的旗帜下同时做好应对黑社会的准备,要思考和建立防止和瓦解黑社会的相应理论,又要有组织准备。因此,在矛盾己经爆发的地方,应有计划地——

   抓紧军队、警察的反正策应,阻止它们可能的武力镇压,争取贝尔格来德效应。事实上谁都清楚:中国的军队不是在国民之外从天上降下来的,他们都有一个来处:军队将士也是来自城市和农村,谁也斩不断这一根深蒂固的联系,从现在起就应发动亲人对军队将士的规劝,这也许不会有立竿见影的效应,但在矛盾爆炸的那一天会有用的。其实军队的反共情绪与国民是同步的,只是军队被牢牢控制,找不到表现机会。现在每年全军发生政治性大事件3663期,如果时机成熟这是相当可观的力量。军人的亲人们应动员军人为策应国民的抗暴有心理上的准备,这种策应主要用在保护民众的正义斗争上,必要时惩罚罪大恶极的官员、警察,为人民提供表达权利的空间。

   在政权本身或胡锦涛方面,选择的道路只有唯一,那就是顺天应命,应明白:该拯救的只有人民。到了这般天地,还抱着共产僵尸不放,还有什么人来买你们的账呢?胡锦涛为谁来救这个党呢?又有谁来知这个救党之情呢?在火山口上,胡锦涛傻到“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可这烂到心肺,朽到毛孔的党还有来感知他的提高能力的情分的余力吗?

   赵紫阳老以八十四高龄尚且能明了:民主是非全面实现不可的,年轻了二十二年的胡锦涛能咬不开这粒豆粒?

   为什么去抢救一个没有希望的僵尸而不把智慧用在新时代的创建上呢?

   投降人民,这种选择对于胡锦涛、温家宝都决不会是痛苦——易于反掌的充满生机的,人人期待的前景他不去选择,非要去陪共产主义的葬,这哪有一点明智可言?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