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郑州血案召唤起义!]
孙丰文集
·任何事物发展变化以及最终的可能都是由它的“是其自身”所规定。
·人只有做正派人的义务,没有忠于党的义务!
·不论什么党都只有人性,从来就没有党性这回事!
·老孙的台湾观
·真情只存于人心,假话全出于党性
·“党”只是“众理或万理”中的一个具体的理!
·老孙的台湾观(2)
·三、那能理想能信念的是什么?被理想被信念的又是什么?
·老孙的台湾观(3)
·老汉来追随一回习总:在一个中国原则下,什么问题都可以谈
·“党性”是特殊阶层的人从多数人那里趋利的一个说词
·到底什么是空话?
·“政党”不需要忠诚。也从没见过“忠诚于党”的先例!
·没有野心家哪来的政党?
·习的“存在野心家”与“不能投鼠忌器”犯了语义颠倒!
·吕柏林描述小麦“返青”,就是小麦的“现象”
·“一国两制”在理论上成不成立是个哲学问题,不是科学!
·“一国两制”的内涵就是1十1可=2,亦可=3
·提出“两制”的人只有心底先肯定了社会主义是罪恶,
·评《新华社》:《坚决清除“两面人”》
·决心清除腐败和两面人的习总,你是几面人呢?
·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坚持底线思维着力防范化
·坚持什么样的底线来思维?
·“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坚持的“底线思维”到底是什么?
·省部级干部的底线思维只应是回答:共党该不该亡?
·安全在任何条件下都仅属于人!政治和意识形态从来不需要安全。
·人品习得论(一)
·人是先成了人之后,才能去“做人”
·“中央和国家”这两个“名”先天包含了“以政治为成立”
·字面的“大局意识”与习近平的大局意识
·人无论讲什么,都是用理来讲,所以理就是一切!
·只要“意识”就是对对象的认知的,不能靠树立来牢固!
·人的最高境界就是心正与意诚。不是党性!所以——
·实践政治根本就无标无准,又哪来的“硬杠杠”?
·“政治是人的存在两领域关系”,此定义也是老马所用的
·周孝正不懂真假说的是理。社会主义说的却是实际。
·《周孝正不懂“真假”说的是“理”》一文的用心
·“党”就是为搞阴谋鬼计才成立为党的!
·党纲、党章、理念、目的都不能为党提供合法性,因——
·建一个党是实际,所以不存在能不能建成的问题
·论习近平的“坚持初心”
·“孔孟的初心与中国共产党的初心
·《共产党宣言》里最反动最具煽动性的两句话——
·答黄文麒先生:(以下是黄先生的批评。谢谢)
·“先进性”是“党”对非党者实施奴役的借口
·(2)民运到今天还只处在“反党”这个唯一立场上
·(3)政治关涉的只是有效性,哪有什么“崇高的政治理想……”?
·(4)崇高与高尚同义,习却把它们当成了两个独立的思想
·(5)无论何种理想何种追求都是意志的选择
·(6—1)政党只有纯洁性,既无先进性也无政治方向
·(6—2)对上节(6—1)的思想在纯知识上的释义
·(6—3)党性不能使人高尚、亦不能使人变诚实变纯洁
·(6-4)为什么说政党不能使人变高尚变纯洁?
·(6之5)政党既无高尚性也没有政治品质
·根本就没有思想政治教育这回事
·何为“该改与不该改“的标准?即绝对不移的标准。
·(2)人有本能——感性,故人能感知自身的一切
·孙丰无论什么人应讲的只是诚信,根本就没有增强政治意识这回事!
·关于近平说的“正确”的政治方向
·有了诚信,对政治的当且仅当的应用就在其中!
·习帝要增强的是- “权力要在'党的领导下'运行”!
·既知灯下黑,何不多多关照?
·⑴解决和防止“灯下黑”个并不是要求问题
·人的观念是形成,不是想树立就树得起,想坚定就坚定得了
·社会的本质究竟是什么?
·只有回答“坚持党的领导”和“把党的建设摆在首位” 、、、、、、
·“坚持党的全面领导”是对人伦的一种特殊意识
·即使“坚持和加强了”党的领导,党也曾未领导过!
·回答:到底什么是价值观?
·人类对价值观只有一个 - 即趋福避祸!
·先证明了“党”姓什么,才能知“党校,党媒”该姓什么!
·无论至善,至诚或至恶,至邪、、、、、、都是人话,世上无党话!
·“把鹿意识成鹿,把马意识成马”永远不发生意识形态危机!
·党性是人性中最恶毒,最腐朽的那部分人的人性!
·专讲一讲“还原”
·习皇可知 -​​ 什么是纯洁性吗?
·“纯洁性”就是事物未受外来成分综合保留的本然性
·“赡养”成“瞻仰”,接下来是什么?
·先有两面文化与两面制度,而后有两面人
·说说张健的去世及引发的骚动
·学毛着能因应了贸易战?
·凡事物都只能“是”事物“是”或“不是”只需判定,不需要宣传!
·知识才有“真值”,只有真值的理才可能由“教“而达“育”
·既讲“党领导一切”又讲政府,“国家的公器性”就被党所割裂
·党的政治建设只有合乎政党这个字面的思想才能合法
·(2)政党的合不合法先于经验,社会危机却可以经验
·“先验”及其意义(补充上一节)
·再讲“先验”及其意义
·“民主,共和,国民,共产、、、、、、”是枝芽,而“党”字是它们共同的“
·“香港不是风吹草动,而是山雨欲来”,此断案需一先心理前件
·“中国的内政”也是“政”呀!
·制造“一国两制”的“手”才是名符其实的黑手!
·若没有对“社会主义是罪恶文化或酿造灾难制度”的先在认知,又怎么会有“一
·(1)只要共产党就全是两面人!
·那叫喊“中国内政外国无权干涉”的人才是阴险又撒野的暴徒!
·取消“当面”只讲背后,取缔“口头”只留下行动,就一切都OK!
·党根本不是“治”也不是“整”的对象!
·(2)共产党根本就不是党
·(3)读友有问:什么是共产党,党是什么?
·(4)人是为“四个意识、四个自信、两个维护”才出生为人的吗?(上半段)
·(4)人既非为“四个意识…”才成为人,人对“意识”又何来的义务?(下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郑州血案召唤起义!

——愤怒声讨郑州警察对农民动武!兼与胡锦涛、温家宝及四中全会讨论中国政治形势

孙丰

一、积重难返!

   郑州警察向手无寸铁的村民施放催泪瓦斯,霰弹、警犬、警棍,共产党终于最后断绝了人民的退路,陷人民于只有消灭共産而后方可求生存的险境。郑州血案标志了共产党已无回旋余地,它自己完成了埋葬自己的的组织准备。一场统治者与被统治者的生死交量就将进入程式。试问,眼下的中国人民还有什麽呢?什麽都被剥夺净光,只剩下求生两个字——连大自然所赋予的生也必须通过以死而后有求。因此说郑州血案昭告全国人民:

   既没了生路,也只有以死相求!

   郑州血案是一个信号——共产党不会放下屠刀,即便有一些天良末泯的人士,即便胡温还时不时地喊喊改革,也因惯性而积重难返,起义怕是不能避免。

   共产党五十多年的统治,给人民留下唯一选择就是不得不通过起义来争取自已的生存!共产党自己掘下了埋葬自己的坟墓。中国各民族人民的起义已经不需要革命家、思想家的组织、发动,共产党用它无止境的、不计后果的盘剥,置人民于死地,也就完成了发动、组织,郑州血案已经点燃了起义的引信。

   郑州血案也昭告胡锦涛、温家宝,以及共产党内良心尚存的人:就算你们有承担民族出路的愿望,也已经晚了!即使胡温此刻向人民诚心诚意地投降,怕也来不及了——人民的举国起义已很难避免!如果胡锦涛、温象宝以及其他还有良知的共产党人,想站到人民一边共挽狂澜,也只有减轻暴力冲突所带来的灾难的份,只有兵来将挡、水来土□的战略,怕找不出和平转型的可能路线了。中国和平进入宪政道路的时机被胡温的犹忧寡断所断送,共产党自己堵塞了脱胎换骨,走民族和解路线的机遇——共产党的第三代爲无止境的人欲所鼓励,视而不见世界前进的潮流,没能抓住共産主义和平解体的战略时机,上海瘪三、混混倒正不分,贪得无厌,只知肆意妄爲,不知后果责任,已把国家推进了深渊,最后的一线希望、一点余地,也给吃人的圈地阴风所吞噬。即便中共调动全部力量来化解矛盾,延缓事态,也因机制力自身的惯性而无济于事,抢救这个国家不陷于战乱的机会微乎其微,几乎可以说没有了。四中全会再不当机立断,不对这个国家的政权投以猛药,中国很快将进入严峻时期。

   如果江泽民是真有政治报负,其实他所处的时期最有利于和平转型,邓死后这个时间段他完全可以顺应民心,追逐潮流,成就出前所未有的伟业,推动国家完成民主宪政,他是有充分机会成爲一个历史完人的。但混混就是混混,瘪三毕竟不是鸿鸪;鼠心鸡肠,一任私欲膨胀,得志的小人鸡呀狗呀全升天,以乌雀之志堪当大国,当然难当重任。铸成了当下中国这个现实的政治态势。无论邓小平是南巡北游,说了什麽,都不足的证明他是政治家,设计师,政治家必有犀利的嗅觉,像江泽民这种男盗女娼的烂货能成爲国家的元首就是邓小平缺德缺智的证据。把一个鸟雀心肠的人拉到统御地位,这是幼雅园做游戏吗?

   生性残忍的邓小平一发动屠城,就摧垮了人们心灵深处的伦理底线;滚刀肉的江贼民则肆无忌惮、不知后果的疯颠妄爲,就把民族国家推到了灾难的极限。

   当胡锦涛、温家宝接手政权之时,若真有救民于水深火热的勇气,借著国本人心动摇的惯力,借著人民不可抑止的除恶,求变的动力,是可能一劳永逸完成和平转型,走上宪政道路的。对民心思变,要求铲除共産,对民心不可久违还有什麽怀疑?无论从民心还是从世界的潮流来看,共産主义做爲一种价值体系,已经自证是不适合人类的,已经到了极限。已经不需要再去实践,再加印证,任何留有它足迹的地都被人类恐惧,所拒绝,对这样一种制度还有什麽值得留恋的呢?凡有健全理智的人谁还怀疑共産主义退出历史舞台的必然性?共産政权前三代的残忍路线,使国人苦共産太久!胡、温没有任何历史包袱的,几乎与咱老百姓处在一个地平线,完全可以不受历史陈迹的束缚,以只对人民对历史负责的果敢,成就救民救国的丰功伟业,也成就自己于永世。

   历史也很大度、很关照地赐给了他们这样的时机,可他们光喊不练,浪费了民意,白白流走了两年时光。

   悲乎,中华!

   悲乎,胡、温!

   从周正毅案案发以来,历史的趋势就向著不能逆转的大较量方向急剧凝固,国人的心却总存一线望希,那怕只是侥幸,抓著胡温也不肯放弃。可惜呀,他们让国人失望!江三代的恶劣遗风却借著惯性横冲直撞,扫荡华复,吃人的圈地浪潮从背后移到台面时,它竟嚣张到推房扒屋、烧青苗,甚至把人砸死在屋内、压碾在推土机下,这已预示了和平转型的道路将可能完全堵死。当北京共产党各大机关陷入上访潮时,起义的大势轮廓也就基本确立。上访大潮来势之猛,事态之惨烈,警兵之凶恶,速雷不及掩耳,每日每时都在把国家推向一个新的劫数。虽不敢说全国起义绝对不能避免,至少是已没有希望的信心。

二、四中全会应修改任务

   基于上述,在下向胡温,向四中全会发出呼吁:修改会议议程,对当下国家政治生态做出客观估计,不能再在那里隔靴扫痒,和尚敲锺式地作亲民秀啦,作秀的后果将不堪预料。不仅殆误时机,而且加深机制惯性。这个国家不施以惊雷,不投以猛药,不做大的切除术是难以令行禁止,难以迈上自新之路的。共产党已是朽烂至极,没有动力,无可救药的臭尸。不对形势作出客观的估计,不根据客观估计取以对策,灾难将铺天盖,洪水猛兽般袭来,让人措手不及,防不胜防,截不胜截,社会将陷于完全的失控。

   我在这里诚恳地也十分严肃地告诫四中全会:你们共产党是该想想啦:你们做恶到这般天地,国家衰败到这个地步,你们是救国救民呢还是顽固地要坚持救党?“共产党”这个名称已经与土匪、强盗、恶霸、黑社会,与残无人道、与恶魔、撒旦……顶风臭百里,人人恨的咬牙切齿,抽其筋,剥其皮也难解心头之恨。所以“党”、“党性”、“党中央”、“党的方针”……等等这些名义早就没有丝毫的号召力,那怕四中全会所作的决议真正是好的,也不能对人心有所温暖,唤不起共识,不能改变社会的蜕废于万一。

   女侠说得精彩:中国社会已经没有改革的动力了!

   郑州血案向你们的呼吁是:拿出勇气对国家形势作出客观评估——扪扪自己的心而后发问:大势所迫,这个世界上真正的存在究竟是人还是党?党根本不存在,你救也求也不活!只有救民族、救国家这唯一一条路,这里没有什麽妥胁的余地,没有什麽两全其美,没有什麽中间的路线。若还想救党,那真是伶俐智昏元可救药!党不仅是绝对不能被救,而且殆误救国救民的战机,将进一步加深和固化对抗。中国的政治形势已经没有选择的起码机会:要嘛,实施救党拖累上家、国,让灾难的规模和烈度失去控制;要嘛,果敢地弃党而专事救国,只有对党的彻底摆脱、埋葬,甚至必须以对党的鞭挞清算,才能重新唤起麻木了的人心;只有以一种崭新名义、与人的性质完全相容相同的力量,才可能号召民衆,同赴国难,才能重建威望,取信于民。

   中国社会不可能通过改革找到出路,中国必须重新设计政治制皮,只有走彻底的宪政道路。

   因此,共产党四中全会的任务应是:设法打成埋葬共产党的共识,寻出如何结束共産主义的方案,爲党的寿终正寝扫清障得。如果四中全会还去研究什麽提高执政能力,那麽共产党人做爲人的自救也将大大困难。共产党不在近期完成组织上的自我消灭的心理准备,你们自已的撕杀也将重演。

三、共产党的统治所斩断了的是“人的畏死”本性

   社会的良好运行正是建立在人之畏死这个动力上的,生命的时间性才是它的价值泉源,若个体生命是无限延续的,人到哪去寻创造力呢?生命的本质是——向死!这样人才千方百计地释放价值、延长生命,享受人生。所以,畏死是光明正大的,是生命内在的性质。正因爲只有活著生命才有意义,求活才成爲人人不掺假的倾向,正是这一点是社会前进的动力。

   也往往成爲专制政权用来驾驭社会的武器,赌注。他们抓住人之畏死这个本性,无限止地逼迫人民退让、妥胁。邓小平提出被江混混发扬到极致的“稳定压倒一切”,就是建立在人之畏死上的。共产党的极端也就在这里,只要有效它不考虑后果:有油就榨,不问榨干了咋办。邓小平的屠杀就以人的畏死爲赌注,经江泽民之手乾脆连人之畏死的底线也不要了。九九年南使馆被炸,得志的小人把极端民主义义推到无以复加,接著是让人难以理解的法轮功血腥镇压,导致了整个国家的野蛮倒退,国家机器的野兽化。江泽民是个少有的极端,其行爲既没有对后果的关照,又找不出所以然的根据;他是一个竭斯底力,人们无法预测他的言行与背景的联系,他对事态的反应叫人莫明其妙,再加上他的贪欲与残忍,他就把国家拖进了没有标准的陷阱,他把人怕死的防线给分崩离折了,也就是把文化的根给曲扭了。国家能到今天这个地步,就是伦理底线崩溃的结果。

   人是爲了不死,爲了享受生命才一再脱胁的,人总希望那怕是跪著呢,也得往下活,“好死不如赖活著”,屈辱地活著毕竟还是人生,共产党江泽民连屈辱的活著都不给人们留,从“三个代表”发表以来,那天不无辜致死人命?许多人生性胆小,整天委委屈屈地,躲著藏著,就怕招惹上是非,可这样的人也照死不误,躲无处躲,藏无处藏。这个中共就是把人往死里逼,往死里整。逼到人民无胁可脱了,跪著活的机会也没有了。

   把人藉以活命的土地夺了,人喝风去?就算人接受共党规定,不越级上访,不集体上访……可你们却越级迫害,人民再往哪里退?这胁再往何处妥?你一夺地就夺一大片,他不集体也集体了,农民尽可能地克制著,许多地方的人都向官员下了跪,跪著也不行,也得死!郑州市的警察竟夜袭百姓,出动五、六十辆警车六百余警员,这是去袭击几乎下了跪的没了活路的老百姓。

   试问人之怕死还有什麽意义呢?人怕死,可死来找人呀!怕死也是死,还怕它有嘛用呢?中组部门前300多上访者周永康抓200多。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这些人可不是什麽不同政见者,他们是些见了树叶也怕砸破头的可怜巴脚的农人,他们跟著党跟到这种地步,就算他们全是些没头没脑的愚夫吧:可共产党留给他们的路就只一条——死!他们怎麽办呢?既已置于死地,傻瓜也只能以死求生了!共产党既已完成了置人民于死地,也该著它自己的死了。

   从2001年那个春节“法轮功”自焚开了头,令人惊恐的血案件就成了常规,简直是喝凉水。回头看看,每一二个月中国案件的质量就有一个质的攀升!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