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只表达“善意”还用得着“两制”吗?]
孙丰文集
·共产党不是执政党,而是篡国的武力集团
·共产党不是执政党,而是篡国的武力集团
·纯粹的合法性
·对〝对党忠诚〞的纯知性分析
·〝接受、承认亡党危机是事实〞,推党于亡才是大勇
·党又不是泥巴,任凭搓、揉、甩、捏,你想从严治就能治了它?没门!
·点评团派与任志强的论辩
·〝必须解决不平等〞只是想当然,因完成对不平等的知识,因而没有配套方法论
·〝把纪律和规矩挺在前〞并不能使党员成为好人
·只有道德没有社会主义道德
·只有道德没有社会主义道德
·习近平不懂〝复兴〞是啥意思
·对《理直气壮地高扬共产主义伟大旗帜》的心理学剖析
·还有〝不是多数党员严重违纪的党组织〞?毒霾之下岂有净土?
·党不就是应了〝议政〞而生的〝议政〞管道吗?
·只要〝理想为真〞,你〝高不高扬、树不树立〞它在人心里都持久不衰
·2、纯知性批判案例〔一〕
·历史是个进程问题,理想的动摇却是唯意志问题!
·共产主义是理想或理念,理想或理念只有真不真
·(一)不能说胡跃邦的人性超越了党性
·(2)不能说胡跃邦的人性超越了党性
·泄密罪的密奥所在
·评︰孟建柱所说--令计划现象使习总寝食不安﹙1﹚
·“共产主义理想”为什么是〝坚持〞?还要附加上定语〝牢固〞?而资本主义却
·共产主义的伟大理想讲的是〝坚持〞,还要加上定语〝牢固〞?资本主义却用〝
·凡须坚定须树立的理想、信念都是骗人的歪理邪念
·何频的“腐败是所有共党官员的共同特征〞想说什么?
·3,对何频的“腐败是所有共党官员的共同特征〞的删繁就简
·4、无沦多么〝特的征〞,一旦〝共同〞也就不是特征!
·5,何频的话的本意要说的究意是什么?
·打虎不=反腐!(1)
·5,从纯粹知识角度对〝什么是腐败〞的定义——
·6,与纯粹知识相对的是什么知识?老孙曰:是经验知识
·6,与纯粹知识相对的是什么知识?老孙曰:是经验知识
·对“媒体必须姓党”的理性清理
·对“媒体姓党”的清理
·对“媒体必须姓党”的清理3
·王军涛的“共产党堕落成腐败暴虐政党……”立论错误
·王军涛的“共产党堕落成腐败暴虐政党……”立论错误(2)
·王军涛的“共产党堕落成腐败暴虐政党……”立论错误(2)
·对《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理性与知性的双重清理
·对习总说错了的话的至诚而庄严的纠正――
·“正知、正念,正能量…”是闭门造车。不管对不对,也不问通不通
·下里巴通电习近平――有“两面人‘事实’”,没有“两面人‘现象’”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丶)《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2)《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党校不姓党,没存在的必要》的知性的清理
·“心中有没有党”不是科学所能证明
·巴那马文件以科学名义宣布:“媒体、党校姓党”全错!
·欧洲共产主义又为什么会在一夜间骤然解体?
·评《人民日报》:《深刻把握,正面引导舆论监督的辩证统一
·川震灾款500亿哪去了?曰:姓党去了!
·雷阳死,是因自然世界本无“姓党”者
·只有存在“非理性看待”“必须理性看侍”才能成立
·“共产主义决不是‘土豆烧牛肉’那么简单”
·共产主义不像土豆烧牛肉那么简单才垮台才危机
·崇志先甘生对我的质问
·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
·2)以“人民的名义”这个句子的逻辑功能
·3)凡“以人民的名义”者,肯定不是人民。
·习的“阴谋篡党”指控,先验地包含着一种逻辑颠倒——
·二、那么,反腐败到底应反什么?
·反腐败就是清理人的生存环境,纯洁文化
·四、习指控的“篡党”根椐的是什么?真正的根据又是什么?
·五、共产党的党性就是玩阴谋,耍权术、勾心斗角,挑战人类伦理
·“低端人口论”是对人的尊严的蔑视与侮辱!
·六、凡政党就只有一个合法性——那就是“党”字所包含的思想
·七、凡政党都首先是一个知识或理,而后才是事实的党;
·七、(之二)
·八,习思想就是“两面派”基因或菌种的文化
·九、①共产党不是执政党。②能执政的永远是人,从来不是党!
·十、我们完成了在世上往下活的只是人,不是“党”,的当且仅当的
·习近平懂得什么是“思想”吗?
·习近平懂得什么是思想吗?(2)
·扒开包子皮,咱看看习“思想”到底是些什么货色?
·(4)“独特的历史、文化…”也成不了高校“思想工作”的理由
·人是有德性的唯一物种。党没有德性只有合法性
·⑥只有实现天所赋予的性命,人生才有意义!
·对“朝鲜仍然是我们的战略支点”的纯粹知性的辩析
·“朝鲜仍然是我们的战略支点”所爆露的习的阴暗与残忍!
·“忠于党”和“不四分五裂”只是对相对意志的要求
·人无力纠正先天就错的知识,因人的能力是后天
·③根本就没有“治国理政”这一说
·“内涵段子事件”支持“共振”,但不支持“5.1”这个限定!
·有理也要让人三分!
·有理也要让人三分(之二)
·“迷思”不构成为有效知识,民运同仁务必注重咬文嚼字
·语言中并没有“迷思”这个词
·马主义是为把掠夺和迫害狡辩成“合法”而作的证明—
·(1)思与想并不是同一行为
·(4)共产主义理想与信念的毫不动摇就是坚持对人民的镇压与迫害
·夏业良袁红冰:《关于郭文贵现象的辩论》立论错误
·知识上的矛盾不能被直观,但能被思辩所证伪
·袁红冰是一位不知天高地厚,无一点自知之明……
·人只应讲理,不能讲政治。讲不讲政治人都不能逃避在政治外
·任何事物发展变化以及最终的可能都是由它的“是其自身”所规定。
·人只有做正派人的义务,没有忠于党的义务!
·不论什么党都只有人性,从来就没有党性这回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只表达“善意”还用得着“两制”吗?

孙丰

   “一国”之所以需要“两制”还不就是要保留向中央施压的合法性嘛!只表达善意,“一制”也满够用的!

   中央政府驻港联络办公室主任助理王如登6月20号的言论简直是狗屁不通,他的话不仅有个立场对不对的问题,更致命的是这些话就不是现代人说的,读后让人感到他是从古墓里走出来的一个幽灵——不具有现代社会的起码意识,竟拿来教训人,真叫人莫明其糊涂。

   现代社会最本质的方面是什么呢?就是政党政治。

   政党政治的要害又是什么?就是不仅承认对立,赋予对立以合法性,更重要的是现代社会借重对立,把对立看成是致社会公平、人类正义的条件。

   所谓对立,是理性的对立,理性的对立表现为不同意识间的相互批判,批判就是求证。因而现代社会是以批判为动力的社会。

   政党只是反映对立,从对立里吸收活力的组织形式。

   现代社会改变了以往社会那种消极稳定观点,代之以积极稳定。以往社会对秩序的理解是静态的,是向“治”要秩序,要安定,因而使社会分裂为治与被治两大对立板块。它必然把社会的秩序看成是一种受作用的结果,因而强化“治”,是一种强调作用力的消极性安定,是以对许多积极活力的压抑扼杀为条件的,它不能提供公平。没有公平当然也就没有安定,社会就处在不断的对抗循环中。现代社会理解到社会既是活力的,活力就不是一种绝对安定,社会始终是不同力量的共处,只要有不同力量就必定有相互作用的发生,这是永远的。因而就转而承认不同社会力量间的互作用,在这种互作用里寻求动态的发展着的安定,特别着眼于吸收从对立里唤发出来的活力,把互作用理解为社会活力的源泉和社会公正的条件。消极安定的观念不利于社会的发展,因为它假设出一个“被治理”,使大量的社会活力在“被治理”里被封杀。随着人类认识的深入和扩展,人们理解到人类理性的活力赖于批判,批判总是互间的、相对的,这样一种觉悟很自然地就植之于生活,使社会生活宜于批判的发挥,甚至让社会就结构在批判之上,社会秩序就是不间断批判着的衡态。让施用于管理的政权建筑在批判之上,始终处在批判中,从批判中获取积极价值,降底或避免消极价值。这样一种批判的动态的安定观对每个社会成员都具有满足性。这个全新观念的根据是:人类成员既是同一本质,无区别,同质的生命的实现也不可能有根本性对立,社会联系当然不能厚此薄彼。这就是现代的宪政社会。

   共产党为“收复”香港,就向国际社会向港民承诺了尊重和确保香港生活方式不变,并用“一国两制”来取信,这一承诺可以看做是一种现代精神,这种精神的可贵价值就是为民众不被社会所勿视找到了途径——用公民权利的游行、示威、罢工……等等来保持对政权的压力,使之不向专制倾斜。政权做为力量,也像其他力量一样是自重的,民众只有通过联合才足以抗衡它的自重,使它处在约制中,促其不断反省、检讨。

   我们必须请楚:虽是“一国”,却是“两制”,这另一“制”的根本性区别是什么?不就是新闻、言论上的自由吗?不就是向政权施压的合法性吗?只有“对中央政权表达善意”的自由,哪还“两制”的什么劲?保证港人的生活方式不变,那香港人的生活方式是什么?不就是可以自由的结社、游行、示威、抗议,真实地报导,直言不讳的批评,通过公众的联合抗议对权力并施以压力吗?

   “这难道不是向中央政府施压吗?”——可怜呀,王如登!

   我要问王如登:难道“两制”不就是向中央政府施压的合法性吗?你老人家竟连“两制”为的就是施压都不知道,还是回坟墓里躺着较为合适。

   港人组织“七一游行”就是依法向中央政权施加压力的,这就是“两制”中另“一制”的优越之所在,这又有什么可回避的?就是向中央施压!就是传达港民不喜欢共产主义,拒绝共产主义生活方式嘛!你有什么法律根据发出这一指责?人大又怎样?人大是最高权力机关,不等于它不是现代社会的,它是现代社会的它就有接受公民监督的义务,它就理所当然地是施压对象!须知:最高权力机关只是一个权力效力规定,它同时还有一个合法性的考验问题:合法性考验就是处在批判中,经得起批判的洗礼。人的批判精神里既有赞同也有否定,为什么就一定要对中央政府表达善意?——只表达善意就不要两制了。

   沟通是讲道理的沟通,不是对蛮横的屈服!道理是公理的,不是私理的。人大否定双普选是私理行为,因为公理早就在那里了——《中英联合声明》和《基本法》,人大做为最高权力机关是根据公理来实施权力,不是施蛮横的最高权力。它横着嘴却说竖话,它说沟通却用私家之理,为什么不可以施压?它又有什么不可以收回暂不双普选的决定?它不收回就是一国一制,“两制”的诺既是它承的,它通过“暂不”就是放屁!

   一国之所以要两制,就是你们那一制里只有压迫和服从性,只有向中央的“善意”,是人类都无法接受的,所以才要保留香港原有的生活方式,原有生活方式的核心就是可以对政权施压。只表达善意不是“两制”的必须性条件!“两制”的必须性犹是施压!

   王如登高擎举着“两制”,却在那里喊“只要善意”,真闹不请这人是放屁还是说话。

新世纪 (6/23/2004 12:3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