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丰文集
[主页]->[大家]->[孙丰文集]->[“发现一个,查处一个”,关键之笔在于:“发现上留情”]
孙丰文集
·中国的问题是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腐败
·中国已经成熟到走进“全民公决”的程度
5.“为人民服务”批判
·引文
·人只是自然之物
·造物主创造了人,是让人在世上干什么的?
·对“异化、分裂”的证明
·是语言让自然之人成了社会之人的
6.“价值观”批判
·“价值观”批判
7.江泽民“经典”批判
·江泽民“经典”批判
8.胡锦涛“七一”讲话批判
·只要立党,就决不可能为公!
·只要执政,就决不能为民
·人有人性,党有党性
·政有政性,权有权性
9.对中共16届4中全会《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的批判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
·“提高党的执政能力”救不了共产党(2)
·“提高执政能力建设”救不了共产党(3)
10.胡锦涛言论批判
·赵简子,你在哪里?
·究竟是人对政权负责,还是政权应对人负责?
·捕廖元华等是为夺回“已授人之柄”
·世界观是“树”而有的吗?
·只有人的世界观,没有马克思主义世界观
·坚持共产党“先进性”是对人的存在平等性的瓦解!
·政党是用来保证政权合法的,不是用来执政的
·什么是党性原则?答曰:一霸二骗
·人是为人而活 不是为意识形态而活!
·“先进性”的党必是侵略性的党!
第二部分 专辑
1.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我来给中国共产党(中央)上“党”课
·共产党并不是一个党——我来给共产党(中央)上党课(第二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三讲)
·我来给中共中央上党课(第四讲)
2.“六四”
·顺“六、四”者昌,逆“六、四”者亡!
·巴黎举行“‘六、四’意义座谈会”
·“六四”——悲壮的人类史诗
·“六四”——悲壮的人类的史诗(下)
3.山东的“六四犯”
·“他娘会养”的史晓东
·四大恶囊——孟庆秦
·无腿大侠王在京
·“丹顶鹤”是个伊斯兰
·监狱里的六四
·张霄旭拳打“刁德二”
·姜福祯人称“咣咣镲”
·还是张霄旭
·张杰
4.孙志刚案
·孙志刚案,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
·谁来审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
·广州审判的本质:拿孙志刚们的头来祭孙志刚的灵
·共产党杀人,再拿人民来抵罪!
·孙志刚案是胡、温拨乱反正的人心资源!
5.“宪”的问题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
·“宪”的问题,既非“修”,也非“立”,而是个“在”!(2)
·“宪”既非“修”也非“立”而是“在”!(3)
6.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共产党应该安乐死!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上)
·共产党是可以被政改的吗?——请共产党安乐死!(下)
·胡锦涛,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上)
·鲍彤先生,你知道“什么是共产党”吗?(中)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上)
·党之“本”是因“立”而有的吗?(下)
·政党是机制事实,共产党却是“驾驭机制的力量”
·“立党”若能“为公”,就不叫“党”而叫“公”了
7.共产党不是政党
·救国必须亡党!──救国必须毁党!──救党必定误国!
·不是出于“去反”和“被反”,哪来的党?
·政权的功能是管理,政党的功能是竞争
·共产党不是政党!
·“政党类型说”不准确
·政党的基础不是从“立”里获得的
·论“共产”天然反党
·抛弃一共产可解千扣万扣,何不真抛呢?
·“反党救国”证明:是“党”反罗永忠
·共产党怎么就反对不得?
·邓小平想不想多党制是一回事,“共产”这个词让不让多党制是另一回事
·“党”,并不因所建是党,定名为党,就一定是“党”
·共产党的本质——霸占性!
·应检讨的不是上访制度,而是共产党合不合法
·到了人人喊出:打倒共产党!的时侯了
·真正的邪恶轴心——中共!
·政党并不是个为公为私的问题,而是正义必须的桥梁
·正义并不是意志的要求,而是生命的法则
·政党先天的就是功能事实
·共产危机是因它不是以党,而是以人民为敌手
·什么是共产党?答曰:征服者集团(1)
8.也谈毛泽东“热”
·也谈毛泽东“热”
·什么是“毛泽东思想”?
·制胜之术只对胜负负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发现一个,查处一个”,关键之笔在于:“发现上留情”

孙丰

   胡哥,你是耍猴还是颠憨?才把你赞了一扬,你咋又玩开了心眼?

   逻辑学告诉我们:后项永远不能大于前项:因此你的查处再严励、再富决心也是臭子瞎炮,问题不在于查处——而在于发现:共产党什么事干不出来?可以发现时,连你们的前元首都成了叛徒、内奸、工贼;要不发现时:江泽民不是早有意旨:对腐败分子该严的一定要严,决不手软,该保的一定要保,铁证如山也要保吗?还是李前总统登辉高明:不用怕,共军的导弹是空壳。

   江泽民学了李登辉先生的乖:不用怕,小胡说的是“发现一个”,才坚决地查处一个,你们放肆地贪吧,盗吧,只要多多进贡,我不叫他发现不就结了嘛!

   胡哥,你就别说什么反腐大决战了,你用来发动决战的纲领就是蜡头枪,老百姓就不必等战果了。亏你比在下还多吃了一年干饭,你怎么会造出这种不咸不淡不辣不酸的蹩脚句呢?老弟我只好:唉!叹气一口了。缀上句:胡子不可教也!

   中国有句古训,叫做:拿实话骗人去!眼下在俺老家那二亩地上判死的王怀忠就是拿实话哄人的绝好例证:所以这二审判决,他是一边认罪,一边又喊最大的冤案。别说,这矛盾着的两端还都能为真:他是贪污犯,有罪当然为真;可他行贿的那些人呢?竟没个下文,杀了王怀忠,封了嘴一张,王怀忠比比他贿赂的那些七姑八姨的,人家还人模人样的在那里唱反贪歌呢!他当然,他的确是冤!

   这还用说吗?!抓个瘪三周正毅,是多少个“发现一个”?你胡哥用个橡胶拳头麻秆腰,让发现的这一个那一个都溜了号,漏了网,还跑了马后来喊的什么劲?亏你喊得出口。人家义士郑恩宠,帮你发现了多少个“发现一个”?后果呢?上海帮把郑恩宠抓了起来,又到哪里再去谈“发现一个”呢?不在乎是否坚决查处,而在乎怎么样才能“发现一个”:再看郭光允,从九五年就与大贪官程维高作斗争,他是真“发现了一个”,他发现顶个嘛用?那早就讲过“发现一个,处理一个决不姑息,决不手软”的江泽民他不许发现呀!程维高是省委书记,谁能让败露的省委书记不受追究?谁让已被“发现了的一个”一次一次漏过法网的?明情在那里:郭光允被程维高打击巫陷,郭先生“落了一身病,挨打差点要了命,两次被追杀,被杀手去谋害,一百多人受牵连,许多人被拘禁关押……”(见《强国论坛》的《反腐英雄郭光允》)我们百姓是拿不到程维高的贪脏材料,可以放下不提,只说他动用公安机关迫害追杀郭光允可是你们党的黑字落白纸,抵不了赖吧?这一件事也已是重大犯罪了,犯巫陷、非法拘禁、故意杀人未遂……多项罪行,只是对郭光允揭发所取的迫害步骤至少也得数罪并罚它二十年,别忘了程维高犯有故意杀人未遂罪!

   所以这胡锦涛的讲话连个豪言壮语也算不上,他虽连连说了多个“决不能……”可是他没在怎么样保证“发现一个”上做文章,他的查处也就束之高搁了。

   因此,对胡锦涛反腐的期待,并不须等到对“中纪委第三次会议”的贯彻上去看,也不须看《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能干点啥了,其实只须看胡哥能不能——

   1、胡锦涛能不能摆平、缕清上海周正毅案;

   2、胡锦涛能不能断然释放郑恩宠先生,敢不敢委郑恩宠先生在沪抓贪官以重印?

   3、能不能逮捕程维高,先就他巫告迫害、非法拘禁、故意杀人做出调查与审判,贪赃的事另行再办;

   4、能不能还“宝马案”一个真相,能不能公正的完成黄静案的审判,把全部贪官一一抓拿归案。

   如果胡锦涛把这四个案子拿下,那他的反腐决战则可以让人看看,他不解决了这四个已经的“发现一个”,他就是牛皮软蛋蜡头枪!

   张三一言会说:笼子里的民主——那“发现一个”就是笼子,那坚决查处一个就是民主,他偏偏不发现,你坚决个啥?而且谁发现它就剜谁的眼:姜维平发现东北辽宁的贪脏黑暗,薄大公子就抓姜维平;郭光允发现程省委贪污吃钱,就追杀郭光允;咱上海义士郑恩宠发现周、刘、陈、黄、三江勾结套大钱,黄菊、陈良宇就抓郑恩宠,人到哪还敢再去“发现一个”?

   胡子呀,你这“发现一个”叫大饼,只是画在墙上,你这“坚决查处一个”当然就叫充饥了,拿来充辽阳工人,大庆工人,黑龙江林业工人的饥……拿去吃吧!别罢工别示威,这墙上之饼个儿有多大呀!饼给你们了,谁再……可不客气!

   中纪委第三次会议也就是一个肥皂泡,这东西救不了国;《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试行)》更是摆饰一件,你要真想干,以上四件案,你把它一一缕清,威望自然建立。你真想反腐败,得率天下以仁,你得有其诚意。而胡锦涛在会上的这些话至少不诚,是知难而退,是自欺,他的头一句只是个苍白无力的假设,他不去发现,老百姓哪有力量?这个“发现一个”的不可能性注定了反腐败的不可能!所以说:这中纪委的第三次全会是掩耳盗铃。中国的问题不是个如何来监督,如何来查处——

   而是一个公民没有人权的问题。

   腐败只是没有人权的一种表现。

   “反腐倡廉”、“监督”、“道德教育”……统统是废话,根本的问题在于回答什么是社会的本?——只有让社会建在它的本上,这些提法才有了根基,才有可能。

   不解决人权这个根本,“防腐倡廉”就是胡说。

新世纪 (1/16/2004 1:2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