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用脚投票的人性抉择]
刘晓波文选
·美英自由联盟必胜
·北京能否有对台新思路?
·直面六四:让你的良知被人看到──有感于蒋彦永先生为六四正名
·帮闲博士的献媚术
·话说李敖---精明的骄狂
·为再燃野火的龙应台辩护
·话说李敖之二─紧跟暴君毛泽东
·不要说今年的春天很冷
·"人质外交"源于独裁政治敌视民间异见的本质——为杨建利被捕两周年而作
·由段琪瑞的侄孙死于六四屠杀而想到的
·依法治港的实质是“恶法治港”
·从新华网民意调查看国人的人权意识
·在大陆,五一是谁的节日?
·林昭用生命写就的遗言是当代中国仅存的自由之声
·向死于恐怖袭击的同胞致哀
·谁在乱港害中?
·刘水案─是执法还是构陷?
·恶法治国的阴毒化法制
·杨建利冤案背后的中国现实
·虐囚丑闻与伊拉克局势——虐囚案评论之一
·把罪恶当罪恶——虐囚案评论之二
·契约中的权利和义务(1)
·倾听天安门母亲的声音——读六四难属《寻访实录》
·八九运动中普通民众的高贵
·六四凌晨的黑暗
·虚美矫饰的国史
·1546号决议和伊拉克重建
·抗议对民族良知蒋彦永的迫害
·六四对中国的积极意义
·南都案─亵渎法律公正的审判──「南都案」评论之一
·阻碍媒体改革和葬送新闻良知的审判——“南都案”评论之二
·民间维权对「南都案」的关注──「南都案」评论之三
·徒手征服罗马帝国的基督徒(上)
·徒手征服罗马帝国的基督徒(下)
·六方会谈的无果而终
·化解香港的黑白悲情
·今年七月一日
·「审计风暴」刮走多少百姓血汗钱
·专访刘晓波:七一游行令人鼓舞
·通向极权暴政的现代双轨(上)
·通向极权暴政的现代双轨(下)
·蒋彦永对专制的徒手反抗
·情色狂欢-----中国商业文化批判之一
·为了活著和活出尊严--关于中国人的生存状态
·坐在海边
·大记者把小官僚钉上历史耻辱柱──有感于著名记者卢跃刚的公开信
·台湾民意对北京强权
·世俗政治的神圣来源
·中国正在走向法西斯主义吗?
·新闻良知蔑视小官僚面孔—有感于《中国青年报》记者卢跃刚的公开信
·2004──中国体制内异见的崛起
·毛泽东如何剥夺农民
·歪曲历史和掩盖罪恶的纪念邓小平
·保护反腐书记的民间防弹衣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1)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2)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3)
·老人政治的悲剧——邓小平时代的中国改革(4)
·无视农民权利乃万恶之首
·毛泽东如何抢劫私人财产
·斯大林金援帮助中共发展
·私产权才是公正的基础
·警惕金牌变成精神鸦片
·「邓小康」是个猪圈
·自由是起而行的果实——有感于茅于轼的声明
·被放在舆论阳光下的腐败──有感于县委书记黄金高的投书
·记住被恐怖份子屠戮的孩子
·独裁戏子的无奈谢幕
·捍卫文明常识的贺卫方
·小康时代的张惶和暴戾
·后极权时代的精神景观
·林彪亡于不肯向毛泽东低头
·体制内异见力量不再沈默
·江泽民谢幕留下来的难题
·今日北大 自由的坟墓
·向陕西省榆林市三岔湾村的维权农民致敬-强烈抗议榆林市政府对维权农民的野蛮镇压
·贫困贵州的两极分化
·「只有毛泽东 没有新中国」
·赵紫阳的六四形象
·赵紫阳对胡耀邦的愧疚(上)
·赵紫阳对胡耀邦的愧疚(下)
·愚民小品的精华版
·伊战与美国大选
·王怡惊动了我——《王怡文集》序
·民间维权和社会稳定
·赵紫阳对中国改革的贡献
·强权下的民间反抗
·压根就是「制度不灵」
·权利意识觉醒时代的统治危机
·在日常生活中拒绝说谎──余杰文集序
·美国的理想主义传统
·不是「潜流」 而是「泡沫」(上)推荐《潜流:对狭隘民族主义的批判与反思》
·不是「潜流」 而是「泡沫」(下)推荐《潜流:对狭隘民族主义的批判与反思》
·大陆媒体中的美国大选
·砸了饭碗又如何?
·中国——宏观稳定,微观动荡
·人民权力意识已经觉醒
·拒绝歪曲历史和掩盖罪恶
·师涛没有秘密
·毒化童心的两极分化和富贵攀比
·党魁昏话 一笑了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用脚投票的人性抉择

   
   
   作者:刘晓波
   
   

   --------------------------------------------------------------------------------
   
   【大纪元7月6日讯】六四十六周年时期,中共驻悉尼领事馆一等政治秘书陈用林先生,天津市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官郝凤军先生,还有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中共高级警官,向澳大利亚政府提出政治避难申请。接着,逃亡加拿大的原沈阳市司法局局长、三级警监韩广生,在经过三年零九个月的沉默后,最近也公开与中共体制决裂。
   根据四位叛逃者的自白,他们选择与中共体制决裂的原因有着高度的一致性:
   
   1,两大罪恶的冲击。举世震惊的六四大屠杀的巨大冲击,动摇他们以往的信念,开始了对中共政权的怀疑甚至失望。换言之,六四后,推动中国民间权利意识觉醒的主要动力,既是青年学子反腐败、争民主的激情,更是穿透年轻生命的子弹刺刀,是碾过血肉之躯的坦克履带,是官方的死不认罪。
   
   同时,四人都或深或浅、或长或短地参与了对法轮功镇压,但他们毕竟良知未泯,政治恐怖的残忍厚黑使他们厌恶,普通百姓的善良坚韧唤醒了他们的人性,使之产生负罪感。我想,四人必定经历过极为痛苦的内心挣扎,最终对自身参与其中的罪恶已经忍无可忍,才作出叛逃的选择。
   
   2,人皆有恻隐之心。人性本身皆有向善的冲动,按照孟子的说法,人皆有恻隐之心。除非十足的恶棍(比如毛泽东、斯大林和希特勒等暴君),或除非陷于道德朦昧之人(比如毛时代的国人),但十足的恶棍毕竟是极少数,人的愚昧也是暂时的。每个人的言行,多少都要受到恻隐之心的影响,参与罪恶的负罪感,也会不同程度地触动人的良心。
   
   愚昧者的良知觉醒,既可能来自正面启蒙对人性的触动,更可能来自反面罪恶对人性的刺激,特别是在那些参与制造罪恶的人,当他们面对巨大的罪恶之时,负罪感会促使愚昧者的觉醒,觉醒的良知必然选择逃离罪恶。
   
   在几位叛逃者的自我陈述中,他们都曾怀有“惩恶扬善”、“保卫百姓”、“维护稳定”的良好愿望,本想在各自的岗位上作出“除暴安良”的成绩,如若不是邓小平对八九运动的镇压、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过于残酷,恐怖政治的手段过于厚黑,即便他们在干脏活,大概也不会产生日甚一日的“我感到有罪”的负罪感,更不会有洗刷负罪感的道义冲动——放弃优厚的既得利益且冒着巨大的政治风险的冲动。正是他们亲历的残忍和厚黑,从反面唤醒了他们良心,使之作出叛逃的选择。
   
   3,权力在官府而道义在民间的环境激励。在中共体制内,四人的具体职业及级别不同,但他们干的活却具有共性——与镇压法轮功和异见人士有关。这类职业,表面是“维护社会稳定”和“保卫国家安全”,而实际上是制造恐怖秩序和人权灾难的工具。在六四后的中国,政权合法性的急遽流失和民间权利意识的觉醒,逐渐形成了权力在官府而道义在民间的社会格局,尽管中共迫害人权的恶劣本性没变,却没有毛泽东时代大肆声的底气,而主要采取秘密警察式的黑箱操作。政权的专政工具们,虽穿着正规的官服,干的却是见不得天日的勾当,理不正、气不壮,甚至按照中国现行的法律,也多有执法违法之处。所以,“干脏活”的职业一直遭遇到国内外的道义压力,承受着这种压力的良知未泯之士将产生自我愧疚。在此意义上,四位叛逃者以切实行动响应了民意压力和自身良知的呼唤,完成了从罪恶的参与者到罪恶的揭露者的转变。
   
   有人会说,四位叛逃者的动机绝非像他们自我表白的那样高尚,肯定还有难以出口的个人原因,但我以为,这类对私人动机的道德置疑,说明的恰恰是置疑者的心理阴暗。事实上,对于他们个人来说,选择叛逃是涉及到他们后半生的重大决定,绝非可以轻易做出,期间所经历的进退犹豫、利益权衡、风险评估、代价预期,甚至恐惧畏缩等等内心冲突,皆属人之常情。
   
   就说当下国人最爱讲的个人利益最大化吧。如果仅仅从既得利益的角度讲,留在体制内,他们可以享受特权及其利益优惠,而叛逃国外,显然是得不偿失的选择,从国内到国外,也是从体制内特权人士到毫无特权的打工崽,这种物质利益的巨大差别,甚至就是由高峰坠入深渊。在越来越惟利是图的当下中国,仅仅为了逃脱罪恶和奴役,就选择了放弃优厚的既得利益而投奔自由,还不足以证明四位叛逃者的良知未泯吗?
   
   再说了,对自由的向往和对奴役的厌恶,是人性中最平实的本能欲求。所以,叛逃者大可不必自我高尚和自我感动,旁观者也不必夸张叛逃者的微言大义,难道为逃避奴役而投奔自由,为洗刷负罪感而追求阳光下的健康生活,还不足以构成他们叛逃的人性理由吗?
   
   在此意义上,这四位曾经在中共体制内占有不错位置的人士,他们放弃体制内的既得利益而选择叛逃的最大个人动机,不必是为正义、为祖国、为公益等高调理由,而仅仅出于最平实的人性本能追求,已经足够!
   
   尽管,几位叛逃者的政治避难申请,不可能一帆风顺,甚至要经历反覆的磨难和漫长的等待,但我相信,只要假以时日,一个自由国家不可能将独裁国家的政治叛逃者遣返。
   
   2005年7月5日于北京家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