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刘晓波文选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刘晓波文选]->[「审计风暴」刮走多少百姓血汗钱]
刘晓波文选
·滴血的GDP数字
·资讯监狱必将坍塌
·公开的谎言 无耻的狡辩
·向李大同和卢跃刚致意
·我与互联网
·喝足狼奶的中宣部
·跛足改革带来的统治危机
·从一无所有到红旗下的蛋
·狱中重读《地下室手记》
·通过改变社会来改变政权
·对李大同落井下石的新左派
·“狼图腾”取代“龙图腾”
·受难母亲十年如一日的抗争——有感于六四难属的两会上书
·谁能宽恕不可宽恕之罪——狱中读《宽恕?!》
·八九运动中的李大同和卢跃刚
·胡锦涛政权左右开弓
·多面的中共独裁
·左转的胡锦涛也反左
·精于利益计算的末日独裁
·爱琴海,自由的海
·喝狼奶最多 消化也最好
·中共人质外交游戏何时了?
·老外看不懂中共官僚
·被戏谑的钦定荣辱观
·马英九的民主牌
·一点突破 满盘皆活——以争取言论自由为突破口的民间维权
·盘点冰点事件——大记者VS小官僚
·反道德的钦定“荣辱观”
·樱花的中国劫难
·连战出任中共政协副主席指日可待
·喉舌思想的始作俑者——孙中山
·胡布会——制度对立支配利益相关
·西雅图的笑脸和华盛顿的板脸
·关于自由的论证
·我的人身自由在十几分钟内被剥夺——写在劳改基金会主办“苏联的古拉格和中国的劳改”国际研讨会即将召开之际
·谁是公共资产流失的首要祸魁
·无视私有产权的五四传统——以胡适为例
·如何对待权贵私有化的“制度性原罪”
·独裁崛起对世界民主化的负面效应
·制度性的“为富不仁”
·禁言文革浩劫是另一场浩劫——纪念文革爆发四十周年
·涨价听证会就是合法抢劫会
·毛泽东的传统与反传统
·文革从来没有结束
·以由衷的谦卑向遇罗克致意——纪念文革四十周年
·毛泽东的红卫兵也爱金条
·从杨天水重刑到禁言文革
·太黑了:杀人无罪 维权有罪
·抗议济南市警方对孙文广教授的非法传讯
·批判理论的悲悯——狱中读《法兰克福学派史》
·六四暗夜中的百合花——六四十七周年祭
·六四的赔偿正义——六四十七年祭
·六四夜 天安门广场见
·民间维权是六四的最大正面遗产
·青楼中的真人性——狱中读陈寅恪《柳如是别传》
·除了警察 中共还有什么?——抗议山东沂南县警方刑拘陈光诚
·从文革到六四看中国民主化的困境
·刘正有被绑架考验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韩国队出局是必然、也是“天谴”
·读胡平想起“民主墙一代”
·比张德江更具迷惑性的钟南山
·人性恶与自由宪政
·比黑社会更可怕的政权
·金正日讹诈胡锦涛
·掉书袋子和以文载道——狱中读书随想
·个人自由在中国近现代的缺席
·中国特色的发展观之弊端
·野蛮的制度性割喉
·孔子跑官与娼优人文——狱中重读孔子行迹
·为“世纪中国网站”送行
·不断蜕变中的中共独裁
·扼死新闻喉咙的恶法——评《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
·孔子的诲人不倦和删诗——狱中读孔子行迹
·中共为什么替真主党卸责?
·中东和平与消除“国中国”
·向敌人学习——苏格拉底的爱国主义
·从禁令封口到恶法禁言——再评《突发事件应对法草案》
·中国权贵的暴发户心态
·从革命党到利益党
·希望国内维权远离境外的暴力或政变等煽动
·回应呼吁国内“见坏就上”的高寒
·邪恶与无赖莫过于金家政权
·俄罗斯的沉重新生和中国的腐朽权贵
·从太监党到秘书党
·从办事处现象看中国的合法腐败
·知识人的乌托邦和野心家的工具————狱中读《俄国知识人与精神偶像》
·混世魔王毛泽东
·民间娱乐恶搞红色经典
·白痴官员“恶搞”中共
·“色搞”泛滥的中国(之一)
·崩溃论与稳定论的互补
·胡锦涛漫画事件的背后
·特权福利与两极分化
·“色搞”泛滥的中国(之二)
·今日陈良宇 昨日陈希同
·毛泽东的极权式腐败——为毛泽东死忌三十年而作
·孔子编史与中国的避讳传统
·从王朔式调侃到胡戈式恶搞——兼论后极权独裁下的民间笑话政治
·从陈良宇案看官权对民财的掠夺
·国际社会的无能纵容出朝鲜核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审计风暴」刮走多少百姓血汗钱

   自6月23日中国国家审计署发布最新审计报告以来,“审计风暴”便成爲网路上的高频率辞汇。人们惊叹署长李金华的胆量,赞扬审计署的监督,感慨国家级部门的腐败之巨,特别是,对审计后是否会有实在的“问责”,人们充满期待和疑虑。

   我看了这份报告列出的违规违法的钜额资金,首先想到的是百姓的血汗钱──纳税和存款。审计风暴刮开了黑幕,也在另一个意义上刮走了百姓的血汗钱。

   审计报告指出如下违规违法资金:国家部委81.5亿元;国家专项拨款6.7亿元;金融行业124.8亿元,广东省佛山市民营企业主冯某一人就累计从工行南海支行取得贷款74.2亿元;最大的黑洞来自国家电力公司,违规违法金额居然高达211亿元,其原头目高严在逃。

   总计爲498亿。

   可怕的在于,审计报告所披露的问题,仅仅是冰山一角:四大国有银行中,只公布工商行;上百家国有大公司中,只有国家电力公司;国家几十个部委,也只公布了权力相对小的几个机构,各省市的党政机关和国有企业皆没有进入审计报告。试想,如果这审计风暴真的刮遍全国,揭出了的腐败数位将难以想象。

   这些被权贵们挥霍、侵占、浪费的金钱,每一笔都包含著无数纳税人的血汗;被金融腐败吞噬的钱,大都是百姓的存款,是在日益加大的生存压力下,百姓爲了应付未来的生存危机,爲子女上学、买房、就业、看病、养老的积蓄。

   近几年,大陆媒体每年都要欣喜地惊呼居民储蓄又有大幅度增长,御用经济学家也要以此爲重要论据,爲“双高”(经济高增长和民衆收入高增长)的持续提供乐观的预测。最新的数位显示,银行的居民存款已经接近11万亿了。

   然而,不要说现在的通胀在蚕食百姓的存款,仅凭政府的钜额债务和金融黑洞,就足以让百姓的积蓄血本无归。据境外的专家和媒体透露,中国政府的各类显性和隐性的债务加在一起,包括不良资産、国债、社保资金缺口等加在一起,最低数位也已经高达16万亿。因此,靠国家信誉支撑的银行体系的支付链条已经极爲脆弱,随时可能因挤兑风潮而崩溃。而一旦出现挤兑风潮,百姓将会发现自己的存款早已不知去向。

   据中共社科院发布的《当前社会各阶层经济状况》调查研究报告的内参版透露:目前大陆,有五百万人是千万富豪,其中约两万人是亿元富豪。按照富豪的出身背景分类,出自权贵家族的人占90%以上;靠境外亲属资助或商业合作而发财的人约占5.5% 靠自身努力加机遇发财的人约占4.5%。

   也就是说,现行的跛足改革,在造就了仅占不到总人口0.45%的千万富豪之外,也爲占人口99%以上的百姓留下了16万亿的债务黑洞。而能够填补这巨大黑洞的,除了恶性通胀之外,再无其他解救之途。然而,恶性通胀洗劫的只是百姓的存款,而那些暴富的极少数富豪们,其个人资産早已大量转移到海外,他们在国内做生意赚钱的资本,一靠权力,二靠瓜分剩余国有资産,三靠国有银行的贷款,四靠对民间财富的巧取豪夺(圈地和股市是主要途径)。如果一任他们按照跛足改革的方式推动权贵私有化,那麽未来的大陆中国,既是暴富的权贵家族的天堂,又是广大无权无势者的地狱;既是诚实经商者的蜀道,又是欺诈投机者的阳关。而一个没有社会公正和商业信誉的权力化市场,只能是弱肉强食的丛林社会,其血腥和野蛮与无耻和厚黑,远远超过西方资本主义原始积累时期的罪恶。

   如此畸形的经济发展模式及其财富分配方式,也好意思满世界要求“市场经济地位”!

   从毛泽东时代的红色中国到江泽民时代的赤字中国,权贵们坐吃山空,吃完祖宗,就吃百姓、吃后代、吃生态,吃未来,十多亿国人多年来创造和积累的财富,别说现在的将近11万亿存款,就是再有一个11万亿,也不够特权集团侵吞和挥霍。

   2004年7月2日于北京家中

   ——转自《观察》(http://www.dajiyuan.com)

   7/3/2004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