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围城 ]
东海一枭(余樟法)
·西方有蠢人(二)
·自由必胜
·开路探险我争先
·东海律:批判圣人,必非君子
·人本文明和两极势力
·关于小金和伊朗
·物本主义的俘虏
·关于两极一恐
·物奴微论
·向美国致敬
·谁的核心利益?
·关于2025
·大放光明正其时
·文化决定论漫谈之六十三---六十六
·关于利益追求
·所谓君子(一)
·海外爱国贼
·内功幸有成,苦难亦可乐
·盈礼和过礼
·正学危言士之常
·辟邪弘儒,孝之大者
·马邦最多双重奴
·勇德和义争
·极权主义和经济发展
·三观认同最重要
·判断儒之真伪的一个标准
·不宜过誉梁漱溟
·正邪难分必须分
·无可无不可
·这两种人你得罪不起
·旧文重发:呼吁美国
·建立正确的荣耻观
·答客一则
·借拥马之名行反马之实
·仁性仁学不可超越
·提交给新中华三法司的一个建议
·关于幸福
·正邪敌友要分明
·马毛分子皆非正人
·三句话
·邪恶势力的一大共性
·针锋相对
·亲美正常,反美可耻
·关于八条目
·先醒者的责任
·关于杂家和佛道
·微言小集(鼓吹爱国主义就是耍流氓)
·期待一个没有它的中国
·恶的四大果实
·打倒极权主义,重建中华文明
·儒家的标准
·伟大事业从兹始
·中国未来预测和儒家政治态度
·毁人不倦的马帮教育
·儒家群即君子党
·抓住根本看文化,立足仁本看天下
·时间将重新开始,历史在这里转弯---新绝句一束
·何谓好人
·正中华之本,清历史之源---《中国故事》先秦卷自序
·辟马是责任,原则戒行权
·今日微言(防吾之口即吾仇,防民如贼即民贼)
·共鸣异议皆欢迎
·没有马家帮,才有新中国
·今日微言(信奉马学、支持马路的文化人不配为人)
·敬告特殊职业群体
·反美攻台高级黑
·儒家才是大救星
·给中美政府的两个建议
·国之重器是什么
·自救救人,唯此为重-----从标准说起
·沉默是可耻的
·恶最怕积
·关于言论自由
·三千万人头
·关于民意和香港
·关于量变质变
·反马辟邪,匹夫有责
·今日微言(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尊我者生,挡我者死)
·一点提醒
·关于文化决定论
·关于说真话(微集)
·现中国最大的邪恶
·两极主义让人蜕化
·从美国的强大和文明说起
·毛氏十大罪
·武力攻台高级杀
·关于疾恶从善和如何对待邪恶
·辟邪英雄榜
·鬼蜮三伎
·誉毁不苟古之道
·马帮的反常
·天还没亮,我们先亮
·爱党爱民不相容
·古今中西我最优
·今日微言(批判马主义,弘扬儒文化,建设好制度)
·今日微言(写自己的字,让别人去说吧)
·什么决定历史发展的方向?
·两大高端腐败揭秘
·邪恶势力的最爱
·邪说之祸
·邪说之祸(二)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围城

    近几年来,感觉与周围人们的心理距离愈来愈远,包括一些以前极要好的友人,包括自己的亲人乃至爱人。

    在这个时代,一个优秀的、有思想的男人,注定是孤独的。有人告诉我。

    人们都疯狂地奔走在充满魅感的钱途上,处心积虑、千方百计挣钱、挣大钱,然后或潇洒或吝啬地化掉,化在房子、车子、位子上,化在歌厅舞榭酒楼里,化在小蜜小姐二奶身上。

    老枭也勉为其难当过多年小老板,持筹握算,日与孔方兄打交道,可就是对它爱不起来。袁枚诗曰“解用何尝非俊物,不谈未必定清流”,钱这玩艺,确实缺它不得,老枭出身贫苦农家,深知何堵物的可爱可宝贵。可要我为追求它费尽心机,视之为人生唯一而终极的目的,实在做不到。

    物质享受是无止境的,既使拼命成了国内富豪,与发达国家富人比,依然普通小市民耳。世人为物欲所驱,终生孜孜兀兀驰逐不休,不亦悲乎。乃于去年底急流勇退,移居hz,当起了隐士。读书、写作、喝酒、出游、接明访友,忙得不亦乐乎,学会电脑后,常常网上一逛就是几个小时,日子过得飞快。

    已置了三套房子,手中也有不少余钱,如相机作点妥善的投资,一家三口,过普通小市民生活,绰有余裕矣。老枭于物质生活向无奢求,衣食丰足,书酒无缺,足矣。既使在商场摸爬滚打那几年,除了必要的应酬,我也不涉足那些高档的娱乐消费场所,对风尘女,更是远而避之。

    如此隐居生涯,真乃神仙之福啊

    然而好景不长,家庭战争也开始并逐步升级了。

    爱人yz氏,是在闯荡天涯时相识的。她出身于工人家庭,不会歌不会舞,二十五岁了,还没真儿八经谈过恋爱,令我惊叹:这时代居然还有如此纯情的姑娘?而且是在声色犬马的大特区。遂一拍即合。我到特区二年,钱也赚了一些,可左手来右手去,一人饱全家不饿。而现在不同了,要结婚,总得有房子吧。乃携女友和余款,到广gx办了一家小公司,夫唱妇随,朝出暮归,齐心合力干了几年,房子、票子都有了。

    老枭是个设出息的汉子,在老妻督促下勉为其难,为金钱奔波多年,心血已耗尽,该退出江湖,享把清福了吧。

    到hz后,也申办了个wh公司,原定交由老妻经营。不料她作作助手敲敲边鼓可以,上弟一线,份量尚嫌不足,半年多来,一事无成。乃逼着老枭重新出马。老枭走投无路,乃策划了一个筹建zhdsy的方案呈交有关部门和领导,却泥牛入海无消息。我也就顺其自然,懒得刻意再去官府仰人鼻息看人脸色了。

    夫妻予盾因此而起。老妻事事与我唱反调,给小孩买个小玩具,意见也无法统一。

    她反对我上网。我不是那些中学生,上网是为了玩游戏看小电影黄色图片闲聊瞎侃。我是为了读书写文章与网友交流思想心得呀。这与老妻设有自已的爱好和精神生活有关。我芷书几万,她未翻过一二;我创作了大量新旧诗、散文、杂文,她从来不屑过目。有时我想,她就是喜爱看小说搓麻将也好呀。

    她反对我谈政治写政论文章。我无意从政,但对于社会上官场上的丑象和弊端,对于现存体制存在的诸多问题,无法保持高雅的沉默。抨击时政、抨击假恶丑,是因为热血未冷,希望犹在,是因为我对真善美、对我们亲爱的祖国和人民爱得真诚,爱得深沉。我希望我披肝沥胆、血泪交凝的声音,能汇入自由、民主的时代大潮中去,为社会的进步、文明的弘扬、民族的富强略尽绵簿。而且,我相信经历了八十多年风风雨雨的执政党的政治智慧,文字狱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然而老妻无法理解,大吵三六九,小吵天天有。

    常常中宵独坐书房,一盏灯,几瓶酒,真乃:风声雨声声声入耳,国事家事事事伤心啊。

    我不明白,同床共枕十几年了,老枭的豪迈豁达、谈泊孤高,竟不能影响最亲近的人?

    老枭自诩当代一流人物,商海十年,未沾染一点大多数商人难免的奸作、圆滑和庸俗。可谓:“处世何妨一点傻,持身能葆十分真”。为了远方那束信念和理想之光,我不怕与整个世界对峙。只愿枕边人能敬我爱我支持鼓励我。

    我真羡慕鲁迅,在那凄风苦雨的时代,暗箭频飞、荆棘处处,却有志同道合的许广平,携手并进。我甚至羡慕北京的lxb、贵州的hx,尽管他们历尽风霜,却有一个红颜知己,站在他们身边,做他们最坚强的支撑。

    从前那个贤慧乖驯的好妻子哪儿去了?代之以一个蛮不讲理、自以为是、目光短浅、凶狠俗气的小市民。从前她笑我小农民,我也笑她小市民,没想到一语成真。

    钱仲书将婚姻喻为围城,这段日子里,老枭是充分领教了这围城的恐怖了。然而我已无法突围了,因为,“小皇帝”已逐渐懂事了,因为为夫为父的责任和义务,因为我曾深深爱过依恋过这个三口之家。

   时间是最好的疗伤药。我祈求,时间你走快些,让我们早点老去吧。

    心痛欲绝,心痛欲绝! 输入时间:2001-11-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