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眼看世之一二六:三打“魔鬼身材”]
东海一枭(余樟法)
·zt云在青天:基督教信仰强烈扭曲人性!“基督教国家”都很发达吗?(东海荐文)
·一家村主:枭诗有才气,有豪气,有傲气,亦有霸气(东海附言)
·家父贺寿诗联选萃(二)
·不要歪曲或伪造------复基徒“唯真理是图”
·信神比唯物好
·易汉语:讨伐老枭的“江湖令”
·生有生的好死有死的好(东海随笔十五则)
·为家父贺寿诗联选萃(三)
·黄鹤昇:读书偶得(东海附言)
·杀婴暴行岂小“题”哉?
·儒门三宗旨
·信仰自由与言论自由
·儒家欢迎异议,真理欢迎争鸣
·为自己反应过激致歉等(东海随笔五则)
·圣严法师:西方人信基督教的原因
·金中:对精品的呼唤一一评萧瑶“果成熟后”诗(东海附言)
·东海指月录(问答134--140)
·诗书合璧,艺术精品,绿城名片
·东海百联
·若舟:一部令人感动的诗书范本(东海附言)
·郭国汀:质疑东海一枭良知大法(东海附言)
·东海老人:人人可以成圣!
·澄清:精卫不是东海弟子
·对于威吓不予回应等(东海随笔六则)
·为家父贺寿诗联选萃(五)
·《东海之骂》自题
·有感于钱列宪被刺
·有感于钱列宪被刺
·歌海行吟(散文诗-组章,作者若舟,东海老人荐赏)
·苏中杰们的思想狭隘
·东海一枭:为家父贺寿诗联选萃(六)
·只能如实如理,不许苟同苟异
·东海一枭:惩恶就是行善,驱邪就是卫道
·百思不得其解的一件事等(东海随笔七则)
·弃国学家“桂冠”,笑文怀沙先生
·东海老人:以民为本,与时偕进
·网友酬赠拾翠(之23)
·若舟散文诗组章:歌海行吟(东海老人荐赏)
·西方朔:为文怀沙先生说几句公道话(东海附言)
·东海老人:修阴功,积大德
·四本:看新诗诗人逍遥先生如何写旧诗(东海附言)
·文怀沙“真经”批判-----兼传东海三十三字真经
·文怀沙的浅薄,徐晋如的轻浮
·胡马们也就配给我提提鞋罢了---答客难二则
·欢迎有识之士入群等(东海随笔十则)
·呱呱叫不简单、彭定鼎不实在等(东海随笔六则)
·我的幸运
·春花冬雪:来写点读后感(评点东海联语)
·老象病毒写作评点之五:老枭《我有病》
·东海百联(续)
·礼乐文明:好色与狎妓是不同的(东海附言)
·是巧合还是抄袭?是谁抄袭? ---请教刘志刚先生兼示山西省永济市人民政府、中国楹联学会
·关于“题黄河大铁牛联”答刘志刚先生
·感时杂诗四十七绝
·张星水:张嘉谚——走进《中国低诗歌》(东海荐文)
·浮皮潦草易中天
·西湖诗客:一片诗情写杜鹃(东海附言)
·给贪官腐吏一个机会!
·公开告密
·危险分子(组诗)
·朋友拿来干什么?(东海随笔七则)
·梦,已抵达最高层(诗七首)
·天下兴亡,文化人责任最大(东海随笔三则)
·关于建立党政官员个人资产公开制度的公开信
·把网监送上民意的审判台(东海老人随笔三篇)
·养身修心,莫过读经---与老象及有志者共勉
·不能不折腾(组诗)
·儒佛两家着眼点不一样
·七绝四首(外一联)
·记愤(东海随笔九则)
·记愤(东海随笔九则)
·英雄帖
·一切都有可能
·东海论剑---欢迎广大儒友、各路英雄及反儒好汉们驾临
·东海论剑---东海老人汉网答客难
·东海论剑---东海老人汉网答客难
·东海论剑---东海老人汉网答客难
·汉网论剑---东海老人答客难(修正稿)
·欢迎firebrand!
·枭声重发:算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枭声重发:算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按照国际法的规定,2010年是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的最后期限
·按照国际法的规定,2010年是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的最后期限
·民族主义揭伪
·民族主义揭伪
·东海指月录(问答148--158)
·李泽厚的肤浅,东海式的专制等(东海随笔六则)
·东海儒家与自由主义
·儒家不是民族主义等(东海随笔六则)
· 赢要赢得光彩、输要输得光棍
·为何反共、如何反共、反到何时?
·黎文生:对“汉圈”再劝说几句(东海老人荐文并附言)
·黎文生:真正的兴汉
·这个魔鬼纵不得!
·英雄笔,汉王笔
·仁义之施不分对象(东海随笔五则)
·东海儒门要书生、要文,但不要弱
·牛二来也,皇汉来也!(外三篇)
·严防“兴汉志士”,警惕汉服蛮子!---兼寻找汉网秋波王
·邓玉娇之歌
·北京之行小记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眼看世之一二六:三打“魔鬼身材”

   从小魔的思想功力看,原以为是个初出道的雏儿,打了他两下,已暗暗后悔有失俺老家伙的身份,今天偶然发觉此人还有另一个网名:坏郭靖-----素有网络著名评论家之称。而且龙兄虎友不少,连关天茶舍赫赫有名的贵在搅合,也卖身投靠,甘为帮闲,向俺老人家连下毒手。说不得,老枭只好发扬三打白骨精的大无畏美猴王精神,再将他们的糊涂见识、错误思想扫荡一番。

   前贴曾讲了个小故事:“昨日上街见一公子哥儿调戏一弱女子,围观群众或吓得说不出话或推波助浪地起哄喝彩,只有一小书生,躲在人丛中叫骂。又一个小书生来了,不但不帮着同行叫骂,反而阴阳怪气地笑小书生是口头上的勇士。把老枭气个半死。”所有自由独立或倾向自由主义的知识分子,不论是体制内还是体制外,不论是口头上还是行动上,他们都是民主思想的拥有者、启蒙者和专制体制的反对者,都是反对公子哥儿欺侮贫弱女子的。只不过由于人少力薄,大多不敢明刀明枪上前叫阵,只敢躲在人丛口头抗议。

   所谓民主,通俗地说,就是通过一定的制度和程序,广大人民对所在的社区、团体、单位乃至国家的各种事务有议论、建言、监督的权力,对各级领导人,不论是乡镇级、厂矿级还是国家级的,都有选举、监督、制约和罢免的权力。如果他们实质上不能代表大多数人的利益,不能树立正确的权力观,把人民赋予的权力当找谋取私利的工具,或者对于手中权力极不负责、敷衍了事,甚至黑箱操作、为所欲为胡作非为,那么,人民有权通过各种机制和手段监督、制裁之,并将权力收回,另选高明。

   如果他们变成了只图自己享受、不顾他人死活的公子哥儿,把公款当私款,视国库为家库,作威作福,乃至封杀言论、封锁信息,把民意、公理、正义全都当作弱女子恣意强奸,还逼着大伙儿大唱赞歌,而大伙儿由于主观的客观的、历史的现实的各种原因,只好默不作声甚至言不由衷地叫好。

   唯有小书生良知未泯、正义不倒,躲在远方发出抗议之声,这时,如有旁观者(魔鬼身材)有人斥骂他声音太低,又不敢站出来,是口头勇敢者,是伪勇敢,甚至有人(不是魔鬼身材,请自动对号入座)责怪他品质也不好,可能比那个公子哥更坏,他的叫骂,是别有居心,是想取公子哥而代之,这些旁观者不是太无聊了吗?不管主观愿望如何,客观上都转移了民众视线、混乱了民众思想,成了公子哥的帮闲。

   正如叛徒网友所说:“即使做不到也可以有说的权利,难道全国人没有申讨黑哨的权利吗,我们不是生活在一个对罪恶可以进行漠视的时代,只有正义的声音越来越大,卑鄙和无耻才会不得不后退” 好多的事情我也是只敢说,不敢做的,如果连说的勇气都没有,那中国真的就完了”。又如咬玩网友:“只要说的人多了,舆论多了路自然就会直一点.。从1949年到1976年我记得那时既敢说的人也没有,敢做的人更没有,现在是敢做的人较少,但说的人多了,这就是一种社会的进步,只要大家说的人多了,从1%慢慢的到5%再到10%再到51%,到时社会就会有一个从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先说再做,个人都在自己有限的范围之内能够的允许尺寸和度的情况下暂进的,有秩序的变革,达到一种和平演变,对中国对民才能带来福社.否则,中国真的是兴百姓苦亡也是百姓苦了”。还有刀子网友:“鲁迅先生的狂人日记中麻木围观者的麻木仍然保留到了今天,那种麻木是可怕的。如果人人都继续麻木,那么我们的国家如何来发展。有些事情,我的确左右不了,但左右不了,不代表可以听之任之。毕竟我是一个中国人,既然个人的能力无法胜任,那么为什么不学习鲁讯先生去唤醒那些正在麻木抑或是正在睡梦中的人呢?”

   有人嘲问曰:当时你在干嘛?是麻木的围观者还是无耻的喝彩者?

   叫好是绝不会的,麻木也不至于。我是满腔的义愤堵在胸口似要炸裂开来,但我胆子太小,掣肘、牵挂太多,自料武功与公子哥及其保镖帮凶们差得太远,我只是躲在人从中帮着那个小书生一起抗议,并企图激发围观诸君的正义感,希望增多加大抗议的的音量和力度,希望在大伙儿的指责下,公子哥及其一伙会有所收敛、有所改正…。

   2002、3、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