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王达三,不要为流氓帮腔!]
东海一枭(余樟法)
·鲁迅批判
·关于仁本主义和儒家宪政
·敬步战前兄七绝一束
·声援邓相超教授(微集)
·人的身体和精神都要经常洗澡
·凡是毛左,皆非善类(微集)
·z《《大学》《儒行》精义》:再现儒家活泼泼的真精神
·z《《大学》《儒行》精义》:再现儒家活泼泼的真精神
·答战前诗兄六绝
·《论语点睛》:瑚琏之器
·庄严表态:将反毛进行到底(微集)
·捏罢周强软柿子,请君一试硬石头
·可以死,不可以改变反毛立场(微集)
·《论语点睛》:自立立人的知命之学
·余东海:老子的不足
·Zt《儒家法眼》:对老子、管子、墨子、韩非、商鞅、荀子及魏晋名士进行评判
·历史的动力----《中华历史精神》之五
·正治和帝术(微集)
·关于盗泉之水和嗟来之食
·历史的局限性---《中华历史精神》之八
·历史的局限性---《中华历史精神》之八
·历史的局限性---《中华历史精神》之八
·好人,帝术,恶法,天理(微集)
·倡导真善美,尊重言论权(微集)
·关于特朗普
·关于特朗普
·关于特朗普(二)
·关于特朗普(二)
·关于特朗普(二)
·Z忆遂昌未名诗人凌波仙子
·Z一个海外学子回家之旅
·乾坤交始小贞时
·真理不怕利用,儒学欢迎利用
·《论语点睛》:信心不足不出仕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论语点睛》:子路还有待裁剪
·今日微言(不尊重儒家的人不配尊重我)
·儒家没有“陌生人”
·儒家没有“陌生人”
·道德科学初论
·今日微言(不惩恶不足以扬善)
·获评儒网十大好书感言
·马克思蔽于人而不知天
·今日微言(越是固守道统,越能与时俱进)
·今日微言(越是固守道统,越能与时俱进)
·韦伯命题是个伪问题
·韦伯命题是个伪问题
·zt【新书】余东海著《儒家法眼》出版暨简介、目录
·关于道德主体性的客观化
·浑人胡适
·今日微言(至诚无息,至诚无戏,至诚无隙)
·今日微言(度外星人之心,拜习近平所赐)
·今日微言(以君子人之心,度外星人之腹)
·今日微言(以君子人之心,度外星人之腹)
·关于朝鲜和萨德(微集)
·辟毛真言(请习王团队明察,供有关部门参考)
·今日微言(天道永远公平)
·儒家十诫
·儒家十诫
·今日微言(有德者必有其言)
·打造中华文化共识---声援郑钢委员的提案
·今日微言(若朝鲜炮击韩国,当局怎么办)
·讨伐蔡元培
·【新书】余东海著《儒门狮子吼》出版暨简介、目录及序
·今日微言(知我者众则人贵,知我者希则我贵)
·今日微言(我来晚了)
·顺天顺亲顺天下---关于《孝经》的问答
·管好你的口
·今日微言(良知是最好的护身符)
·今日微言(诬孔子者,罪及四世)
·今日微言(向中纪委致敬)
·今日微言(恩将仇报,刑戮之民也)
·《巨婴国》批判
·颜回真高明,子贡也难得
·颜回真高明,子贡也难得
·今日微言(拥金派,悠着点!)
·今日微言(百年来最优秀的领导人)
·今日微言(归儒未必皆君子,反儒必定非正人)
·对重罪轻判和废死主张的异议
·今日微言(真话直说是对人最高的尊重)
·愿为思想先锋,还我言论自由
·重判“刺死辱母者”案
·今日微言(儒家在上,不少人小命难保)
·粟子珍:余兄一议(东海附言)
·贫弱不是作恶的理由
·《心际歌》(大型组诗)
·今日微言(我是绵羊也是猛狮)
·给我黄我就自豪地黄(组诗)
·彩虹战士(组诗)
·手把仁旗迎大潮----读《文化的重建》有感
·中国近代知识分子最大败笔——反儒运动
·今日微言(向习王当局要言论特权)
·圣经王道有本末---对陈来先生的五点异议
·今日微言(老子见孔子,有眼竟无珠)
·今日微言(昧于良知是最大的愚昧)
·今日微言(欲图雄安天下,唯有文化开新)
·今日微言(基本是非不明,不配为文化人)
·君子的三种特征
·儒文化和马主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王达三,不要为流氓帮腔!

   王达三,不要为流氓帮腔!

   

    在《当代中国知识分子应该达成怎样的基本共识?》一文中,我对当代大儒王达三君关于中国的知识分子应该达成“不管信奉什么主义什么思潮,都应坚定地维护国家民族的利益”的基本共识予以批评,并提出枭式“基本共识”:不管信奉什么主义什么思潮,都应坚定地维护人的自由和权利”。谷洪网友将标题改为《评王达三的本位文化共识》,转帖到猫眼看人论坛,争论蜂起。有网友转来王达三君的回复曰:

   

   才看到。说几句:在一些人看来,个人个体和国家民族总是一个二难的选项,非此即彼,这恐怕不符合儒家义理的常识。否则,如何理解孔子的“执干戈以卫社稷”?在古昔,修齐治平之理想融个人和家国于一体,或有笼统,但不无道理。在当下,个人和国家或可适当分开,但不可走极端。中国的民族国家叙事,恐怕还要走很长的一段时间。这是事实,也是不得以。

   

   短短的答复,暴露出当代大儒头脑之僵化落后和酱糊冬烘。在老枭与自由主义者眼里,个人个体和国家民族并非什么非此即彼的两难选项,更不走极端。我们认为,国家政权也好民族利益也好,都应以公民的权利与利益为基础,即建基于人权自由之上。有民才有民族,有家才有国家,先个人个体后国家民族,就象儒家的仁爱原则“亲亲仁民爱物”,秩序井然。这也符合以民为本的儒家义理。

   

   就象“亲亲”(关爱亲人)不等于不“仁民”一样,坚持人的价值人的权利至上并非不爱民族国家,而是所爱的国家必须是以人为本维护人权、属于每一个公民的民主国家。这与孔子赞成“执干戈以卫社稷”丝亳没有冲突(古时,社稷和君主是国家的合法代表)。西方国家的公民难道就不爱国不卫国了吗?

   

   强烈的责任感使命意识往往促使历代大儒迎难而上为所当为,甚至知其不可而为之。所以,“中国的民族国家叙事,恐怕还要走很长的一段时间。这是事实,也是不得以”之言,未免有失大儒气概。而且承认“不得以”之事实与为之鼓吹,乃两回事。如明知“民族国家叙事”落后于时代却建议以此为共识,太不君子了吧?

   

   关于国家、政府与公民之间的关系,关于爱国主义等问题,有兴趣的读者有空可一看枭文《警惕爱国贼》、《爱国主义反思》,或有启迪。这里仅引约翰逊之言提醒达三君:“爱国主义是流氓的最后庇护所。”(保罗•约翰逊《知识分子》)。可以说,在当今中国,是以民为本还是以国为本(专制统治者不是动辄惊呼动摇国本么),是立国为民、爱人为先还是以人殉国、以民殉国,乃是区分伪儒与真儒,区分爱民英雄分“爱国”流氓的关键所在。王达三君和广大置身流氓窝的大儒们,当心被流氓利用甚至与流氓为伍哦!

   2006-1-20东海一枭

   首发2006、1、20《民主论坛》http://asiademo.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