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竟一钱不值何须说----把芦笛及芦子芦孙一网打尽!]
东海一枭(余樟法)
·平民教育非孔子首创论
·圣言有没有漏
·中华特色的三权分立
· 还主权于民,还教权于儒
·依据马家刑法,控诉马帮四罪
·江湖空前险恶,好人多多保重
·当心黑社会和民族主义
·行政不唯民意,主权唯民意(外三篇)
·今日微言(最好的赎罪立功和改良命运的方式)
·中共的两条出路(外四篇)
·肋骨折来当火把,头颅昂去对狼牙
·铁笔树成思想帜,罡风唤醒自由钟---自誓二
·特权富不过三代,马邦将很快返贫
·亲美和反美
·关于服务型政府
·哀其不幸,怒为其争
·哀其不幸,怒为其争
·把矛头指向上层
·东海三判
·关于元朝
·天相吉国以色列
·无敌之术自由行
·火上浇油欲何为---香港问题之我见
·正确对待民意
·香港事件的深层内因
·中共为什么不行
·做一个纯粹的好人
·今日微言(马帮问题大,三界骗子多)
·今日微言(马帮问题大,三界骗子多)
·特区毕竟有特权,大陆人民最可悲
·正发展
·正发展
·道德与幸福
·暴君和革命
·灾星
·教育焉能民主化?
·统一从无神圣性
·东海客厅公告
·台湾最佳道路选择
·极权统治的社会基础
·关于国有企业
·极权主义“三必无”
·邪说是恶化命运的灵药
·做一个仁本主义导师
·两种外交原则
·中华文明何以优秀
·六最时代
·为马帮精英一叹
·东海客厅关闭启事
·为自由而奋斗
·今日微言(对治恶性和奴性最有效的大药)
·最正善的伟业,欢迎你的支持
·最大不幸及六大不幸
·真知必有行,真行必有知
·香港事件和辩证法
·三从三不从
·黎明前的黑暗
·未来属于人民但不属于人民币
·未来属于人民但不属于人民币
·这张牛皮有点大
·中国即将劫后重生
·凶人凶党必有天谴
·如何儒化中国
·文化品质检验法
·美国的强大是人类之福
·以德服人和以理服人
·以德服人和以理服人
·关于“等贵贱,均贫富”(外四篇)
·东海态度(一)
·关于香港(微言五则)
·关于民国和台湾
·救命三招(外二篇)
·把马邦变回中国
·关于郷岡警察
·东海态度(二)
·东海态度(二)
·东海态度(二)
·东海态度(三)
·历史自有记忆,恶言自有恶业
·李嘉诚的广告
·谁给你们牺牲几代普通人的权力?
·今日微言(历史终将主持公道)
·正邪善恶论本质
·统一简答反儒派和疑儒派
·东海态度(四)
·东海态度(五)
·三座大山和马帮妙计
·马奶
·你的毒药,我的营养
·关于自由民主平等
·儒家等级制度
·简驳《孔子思想的十大糟粕》
·红儒
·东海态度(六)
·藏富于民论
·当今世界的主要矛盾
·仁心和初心—兼批党化教育
·今日微言(海外亲共的人物和势力,品格都不好)
·邪教魔头的真诚
·东海态度(七)
·关于《中英联合声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竟一钱不值何须说----把芦笛及芦子芦孙一网打尽!

竟一钱不值何须说----把芦笛及芦子芦孙一网打尽!

   有网络混混名芦笛者,扛着“著名独知”的招牌在罕见论坛一带出没,已无数次在枭拳枭脚下伤筋动骨,却鸭子死了嘴仍硬。不敢正面挑战,便躲在远处扮泼皮叫骂。日前从一些儒门老朽处偷来了几招漏洞百出的招术,又出来显眼了。朽木难雕,我已厌倦,层次太低,不值一驳。但总有那么一些无知寡识辈为之乱拍巴掌,为免谬种流传,误导世人,我不得不强忍厌恶勉为其难,决定把他再踢成破麻袋!

   关于《试论孔孟之道对人性认识的偏离以及流弊(五)》,我已在跟帖中指出:这些芦见芦解,众多儒学研究专家早都阐述透了。此芦知识面太狭眼光太窄境界太低,只能与那些老朽一样,就荀论荀老鼠琢磨老鼠,等于把前人炒了千百遍的剩饭重炒一遍,一点味道也没有,居然用芦语略加包装就敢隆重推出。更可笑的是,还在一些儒学常识性问题上大犯错误。为了杀驴给外行看,允许我先也老生一下,简略谈谈儒门主要谱系。

   孔子为儒家初祖,以“仁”为核心,创儒门内圣外王之道。孔子弟子三千,受业通身者七十七人(《史记》说)。孔子死而儒八分(韩非说),其最著名者为两大派系:一是曾子、子思传之孟子的思孟学派。这一派重内圣,倡道德,历唐宋演而为片面追求内圣取消外王之理学;二是子夏、曾参兴于魏的西河学派。这一派重外王,倡礼制,追求儒学的经世致用。传入稷下为齐学,又传之荀子,集其大成成为外王之综学,传之商鞅、吴起、李悝,则由儒入法。

   荀子隆礼重法追求外王,但也承认内圣即道德的重要性。他倡导的礼制,基以仁德,扩而为礼,散而为法。礼为政治原则,法为具体刑法规章制度。唐朝据其学说提出“德礼为政教之本,刑罚为政教之用,扰昏晓阳秋相而成者也”(《唐律疏议•名例》),蔚成盛世。孟荀二子区别在于:孟子由内圣而外王,荀子则由外王而内圣。荀子学说主要源自儒家外王经典《礼》与《春秋》(司马迁称《春秋》为礼义之大宗)。

   据此可见,芦文《试论孔孟之道对人性认识的偏离以及流弊(五)》与前文割裂了孟子与孔子之间的血肉联系一样,又肤浅无知地割裂了荀子与孔子之间血肉关系。荀子继承和发展了外王,但渊源所自却在孔子身上。芦笛推崇荀子却丑诋孔子,只说明他对孔子的了解仅来自于《论语》,不知孔子还删定了《礼》、创作了《春秋》等外王圣经,不知孔子集内圣与外王于一体,乃通达圆融的一大系统一个整体,分裂出一部分,就“陶铸”出八小系两大派来。心性儒学与政治儒学,各得其一偏而已。千古圣人,世代尊祟,良有以也。下面略驳几段芦文吧:

   芦曰:“他(荀子)与孔孟两位先驱完全不同。不但他本人作了官,而且他的弟子李斯也做了大官。他最有出息的弟子韩非子如果不是受了谗害,李斯也就没什么戏了。那么,可能秦朝还不会亡得那么快”。

   老枭曰:一、荀子倡礼制,以礼为政治原则,以法为具体刑法规章。礼以仁为基,法依礼而设,所以虽重外王,不失内圣,虽重制度,不乏道德。韩非子与李斯虽荀子弟子,其说却取消内圣只要外王,其实已从根本上背判师门。说法家只要外王乃是形容,彻底取消了内圣的外王,与“王”字已失之千里,与仁字更是势同水火,只能是霸道。故法家虽受过原儒影响,但根本上违仁背义,违背了孔子仁道的核心,也违背了荀子礼制的大本,与儒家毫无关系了。后儒张纯一曰:“法无礼则失本,礼无法则易弛”。韩非子推崇的“法”就因无“礼”而入了魔道。二、一种学说的实用性能以官做得多大来证明么?可怜哪。三、同样是法家,而且韩非子“法”得更黑恶刻暴,凭什么认定如韩非子取代李斯,秦朝就不会亡得那么快?除了芦头发烧,我想不出别的原因。

   芦曰“后世实行的儒教其实是名孔实荀或外孔内荀,打的是孔孟招牌,行的却是荀子那套。汉武帝自承:汉家制度,王霸道杂用之,说的就是这个事实。”

   老枭曰:胡话连篇。一、荀子与公羊学说自汉以后,一直衰微不振奄奄一息,说是复兴于清末,又何偿真兴复?冒了个小水泡罢了;二、后世王朝是名儒实法或外儒内法,打的是孔孟招牌,行的却是韩非子那套;三、汉武帝推崇儒术而又深于名法,荀子曰“粹而王,驳而霸”,王尚德,霸任刑,汉家制度杂王霸,指的是杂用儒与法、德与刑,并非指外孔内荀。

   芦曰“他(荀子)的善恶观不是孟子那种出于朴素的阶级感情的抽象的善恶观,而是经过理性思辩作出的客观冷静功利判断。”

   老枭曰:孟荀所谈人性,都从一个侧面揭示了人性的本质内容,孟子主要侧重于人性的社会功能方面,荀子的人性则是指人生而具有的本能。荀子论性恶并非指人性本身,而是指放纵人性所出现的“犯分乱性”、“偏险悖乱”的结果。两子人性论有相异更有相通,孟子说“人人可以为尧舜”,荀子也说“涂之人可以为禹”,只是孟子倾向内在修养,荀子重视接受外部教育和规范,在维护伦理道德方面完全一致。如清戴震所言:荀子性恶说与孟子性善说不惟不相悖,而且相若发明(大意)孟荀之异,乃一个物体的两个侧面而已。

   芦曰:“黑格尔看了传教士们翻译过去的《论语》后对之极度鄙视。作为思想家,他的确没法不让人鄙视。”

   老枭曰:抬出洋人说明得了什么?黑格尔很权威吗?仅看了《论语》而且是传教士们翻译过去的,就有资格鄙视孔子了?

   芦曰“由此产生了一个经验规律:但凡吹捧老子孔子的论者,必然是毫无水平的同志,不是腹中空空、不得不挟古文古人自重的小青年,就一定是毫无思维能力、只知生吞活剥、鹦鹉学舌的山野村夫。”

   老枭曰:不错,把“吹捧”改为“丑诋”就行了。

   ……

   芦文又臭又长,懒得继续了。《试论孔孟之道对人性认识的偏离以及流弊》前四部分,我一目十行看过一下,也一样根本有误,问题多多。关于荀子学说的特点,芦笛仅从人性的角度介绍,简直是尺蠖量大海!最能发挥《礼》与《春秋》精神的是春秋公羊学,公羊学是政治儒学,荀子则是公羊学大师。蒋庆先生在《政治儒学》中关于政治儒学几个方面特点的阐述,也可以看作是荀子学说的特点,简要介绍于下,让诸位看官知道学问应该怎样做,什么叫“立体思维”:

   政治儒学是较能体现儒学本义的经学。政治儒学的渊源在《礼》与《春秋》,《礼》是孔子所改作,《春秋》是孔子所创作,故最能体现孔子创立儒学的真精神;二、政治儒学是关注社会的儒学。政治儒学不关注个人生命的成德成圣,而是关注社会的完善和谐。政治儒学的立足点是在社会关系上,而不是在生命心性上;三、政治儒学是关注现实的儒学。政治儒学是主张变革的学说,而非保守的学说。政治儒学关注现实的目的是为了承认变化了的现实并改变现实,不使现实被抽象过时的概念所囿;四、政治儒学是主张性恶的儒学。政治儒学不像心性儒学那样主张性善,而是主张性恶。政治儒学的经验之性只具有政治的意义,为的是引出礼乐刑政的合理性;心性儒学的超验之性只具有生命的意义,为的是引出心灵的终极托付。政治儒学与心性儒学对人性的看法不同,只是二学所解决的问题不同(一是解决生命问题,一是解决政治问题),并非水火不能相容;五、政治儒学是用制度来批判人性与政治的儒学。政治儒学认为人性是不善,是恶,自然的人性中缺乏足够抵抗人性之恶的力量,要抵抗人性之恶,就需要援以外在的政治法律制度,文物典章制度。政治儒学不仅要用制度来批判人性,还要用制度来批判政治。以荀子用王制来批判当时的政治制度,汉之公羊家用新王受命所敢之制(复古更化之制)来批判当时暴秦留下来的严酷吏治;六、政治儒学是关注当下历史的儒学。政治儒学的代表人物具有非常强烈的时间感和使命感,力图在他们生活的时代实现儒学的政治理想,所以孔子周游列国,摄相论事,知其不可为而为之;荀子说齐相,为楚令、赵上卿,聘於秦,不外是欲实现自己的政治抱负;董仲舒天人三策,复古更化,实现了公羊家以经术转化政治的理想;康有为发起戊戌变法,以公羊学为理论基础来指导清末的政治变革。在政治儒学的传统中思想家与政治家往往集於一身;七、政治儒学是重视政治实践的儒学。在政治儒学看来,社会的政治实践先於并重个人的道德实践,因为如果不先建立一个相对完善和谐的社会政治环境,不先造成一个人群安於生存的社会基本条件,个人身心性命的完善就不可能;八、政治儒学是标出儒家政治理想的儒学。心性儒学标出的是儒家的道德理想,政治儒学镖出的则是儒家的政治理想。政治儒学标出的政治理想虽然也有道德的成份,但政治的意味较浓。政治儒学虽讲德治,但把德治落实到礼上而变为礼治,而心性儒学则把德治落实到仁上(生命上)而变为仁政;礼治是政治,仁政则是道德;九、政治儒学是能开出外王的儒学。政治儒学不仅从学理上来看是能够开出外王的儒学,从中国历史上来看也是能够开出外王的儒学。汉家制度是中国历史上儒学开出的最辉煌的外王事业。(以上观点详见蒋庆《政治儒学》一书,这里为摘要)。

   之所以大量摘录蒋庆君关于政治儒学九大特点之阐述,是这些特点用以概括荀子之学,严丝合缝,若合符契,比起芦笛仅从人性论的角度介绍荀子,两相对照,高下不可以道里计。顺便说明,上面老枭借蒋(庆)反芦,老芦别一根筋以为我就崇蒋了。蒋君为学扎实,非芦可比,但疏漏迂阔处也所在多有,容拨冗陆续作《蒋庆批判》,让芦眼看看,学问之道该当如何脚底高山,顶门巨眼。

   关于做学问,芦笛尚未入门,说他读死书、死读书、读书死是抬举了,我敢断言他关于中华文化的疏枝碎叶多不过从网上零星贩卖而来,根本没下苦功夫研究过几本正经著作。他说“<春秋>早就看过了,而且不止一次。所谓春秋笔法,就是为了克己复礼,强调的就是个上下尊卑,连这都不懂,当真可笑。”居然不知《春秋》要旨,不知春秋书法,不知《春秋》乃奠定了吾华数千年来的政治制度基础的儒家外王要经,证明他没读过《春秋》;他说“<孔子改制考>竟然是理解儒学的枢钥?你怎么什么笑话都能闹出来阿?”他不知《孔子改制考》恰是理解儒学的枢钥之一,证明他没读过此书,却敢信口胡吹。连《春秋》、《礼》这些儒家大经要旨都不了解,就敢妄谈先圣原儒,能不瞎子摸象笑料百出?

   甚至,强供“芳名”给女性专用,强说“美人”仅指亮女,强调“多病逾八旬”不能解释成“多病而年逾八旬”,强把“大同”理想描述为伟大领袖的“五统一”社会,强加孔子以“自相矛盾”之评,强从“道不同,不相为谋” “鸟兽不可与同群”引申出道不同不共戴天的意思来…,这种种笑话非一般的诗盲文盲闹得出来啊。此芦为人为文态度更是恶劣到无以复加!老枭当年独身闯江湖到处找人打架,纵把人打趴在地,对方只要有一技之长一招之善,我也虚心请教。此芦正好与我相反,千疮百孔一息奄奄还要充大头鬼。可笑的是罕见那角落居然还有所谓的“芦迷”!我早就提醒:芦文浏览一两篇足矣,千万别多看,以免同化成与他一样肤浅弱智。有些人就是不信枭言。结果如何,看看罕见论坛上那些乱拍芦屁的傻x们的表演就知道啦。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