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我骄傲,我没有这样的经验!]
东海一枭(余樟法)
·太极微论
·太极微论
·今日微言(反孔是知识分子最大的蠢,反儒是政治势力最大的恶)
·微论美国、朝鲜并微答秋风们的批评
·继续微论美国及朝鲜(微言集)
·我带来的是一个黄金时代(诗九首)
·受侮挨打必有内因
·把权力推到礼台上---关于民权维护和元首推选(微集)
·五四微论
·相国和相企(微论)
·今日微言(良知是检验真理的最高标准)
·中兴、中美微论
·今日微言(当代儒家当务之急)
·今日微言(良知是最好的护身符)
·善极不会返恶,圣佛不会堕落
·今日微言(洞察魏晋下流,警惕邪径依赖)
·对待夷狄的正确态度
·天机(组诗)
·今日微言(一个企业都能以言治罪)
·今日微言(习君功不可没,毛氏罪恶滔天)
·儒生的天职(微集)
·写在五四这一天(微集)
·大同理想和共产主义
· 今日微言(真理与谬论、正义与邪恶不容混淆)
·戊子杂诗(七绝)
·栽赃儒家何时休
·今日微言(体制内可分为五股势力)
·伊朗的政体
·差等和平等
·圣贤君子不敢那样解脱
·今日微言(反孔崇马,双重恶双重不幸)
·马帮教育的两大特色
·关于私有财产,儒马观点迥异
·王船山对杂家的严厉批判
·存在的就是合理的
·信步而行都在道上(组诗)
·检验真理的三大标准
·《论语点睛》:有功不居真厚德
·绝无反圣的君子,绝无批儒的儒家
·两个不明历史真相的伪问题
·净土就在我所在的地方(组诗)
·大圣人的德用和神通
·今日微言(改邪归正、弃马归儒是马党唯一的出路!)
·今日微言(尽人事而听天命,致良知以爱中华)
·中华赤子,民族忠臣
·陈寅恪的浅陋
·关于杂家
·《论语点睛》:祝鮀之佞和宋朝之美
·今日微言(第一等文字,绝对性真诚)
·今日微言(第一等文字,绝对性真诚)
·文天祥当然是中华民族英雄
·以盲导盲,何以觉人?--霍韬晦先生致韦政通先生书函点评
·今日微言(正议是爱国的最高形式)
·马门杂家张申府
·今日微言(若是王道政府,必将大开义战)
·一个儒家眼里的特朗普(微言集)
·鲁迅批判(微言集)
·《论语点睛》:走路就要走大路
·进化论的不足和对它的误解
·今日微言(顺儒者兴,尊儒者昌,反儒者亡)
·新十恶不赦
·今日微言(感谢特朗普总统为中国人民狠狠地出了一口恶气)
·预测:金朝灭亡为期不远
·今日微言(儒化是中国最好的出路,中共唯一的出路)
·今日微言(希望金氏改恶从善,深愿自己判断失误)
·大一统与通三统简析
·《论语点睛》之:罔之生也幸而免
·进化论的不足和对它的误解
·进化论、进步论与历史螺旋上升论
·请勿苟誉梁漱溟
·陶扬鸿上书请罢马列,尊孔孟(附东海荐语)
·儒学不是人文主义
·事师之原则
·儒家天本位就是仁本位
·该批就批,该赞就赞
·一元与多元
·马师非师
·今日微言(厉,害了我的国)
·萧瑶诗词选
·今日微言(天下第一大恶帮)
·逢君之恶、辟君之恶和逢君之善
·今日微言(反华祸汉三大机构,古往今来最劣一族)
·今日微言(拜魔最容易被魔鬼欺辱,帮凶最容易被凶手危害)
·正确对待美国
·树立正确的美国观
·《论语点睛》之:为学的三个层次
·“乐行忧违”释
·今日微言(邪恶之徒的三大共同点)
·莫元明:《药神》(东海附言)
·野蛮焉能胜文明
·今日微言(谁是中国的朋友,谁是人民的敌人)
·报告公安部,提醒党中央
·只有改旗易帜,才能救民救国
·今日微言(我方如石,一切恶人恶势力仿佛鸡蛋)
·仁心经
·今日微言(大变在即,即在眼前一两年)
·禁恶贵在絶源
·张务农先生一言四错
·今日微言(要将个人崇拜与圣贤崇拜、圣王崇拜区别开来)
·再驳张务农先生
·给萧三匝先生记两大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骄傲,我没有这样的经验!

   
   
   经验者,从经历、实践中获得的知识技能也。许多事都是经验愈丰富愈好,但也不能一概而论。例如性经验,对男人女人都是好事妙事,可以更好地自娱娱人修身齐家,但如果是从大妓院、从群交滥交中得来的畸型经验,甚至弄成一门炼阴补阳、汲阳补阴、损人利己乃至图财害命的邪术,那就有不如无了。
   
   政治经验也是如此。中共集古今中外各种形式的专制主义阴性、负面经验之大成,把官场变成比任何地方都更龌龊的大粪坑大妓院。所谓的政治经验,成了

   韩非子厚黑学马基雅维利三十六计七十二变,成了歪门邪道阴谋诡计争权夺利瞒上欺下,成了求权抓权争权夺权、防人整人坑人骗人抓人杀人利用人的一系列权术、诈术、骗术霸术和邪术!所谓的政治经验,不是管理公共事务、服务人民大众的经验,而是怎样“及时发现对敌斗争新情况”、怎样“保证政治上的高度敏感性”、怎样对维权民众民主人士自由知识分子“主动出击、露头就打”的经验,是怎样确保个人和家族的荣华富贵、确保特权统治的稳定的经验,是怎样明哲保身、混淆黑白、颠倒是非、捂住实情、掩盖矛盾、说谎造假的经验,是怎样权钱交易、猫鼠一窝、黑箱操作、勾心斗角、狡兔三窟、能贪能逃等等下三烂的经验…
   
   这样的政治经验工作经验,对于人民和国家,有害无益。经验越丰富,人越成为鸡狗、虎狼、狡兔、毒蛇、恶龙,成为非人!
   
   我骄傲,我没有在酱缸里泡过粪坑里混过,没何在妓院里嫖过被嫖过,我的意志是自由的,我的灵魂是清洁高尚的,可谓赤子情怀,英雄肝胆。草根兄弟说我对于政治活动经验有限,说什么“网络总统大选是为了将来的中国执政总统大选做准备,所以把老枭推上前台,给他一些当总统的经验,培训他将来成为合格的中国执政总统的候选人。”不知老枭的政治经验固然一片空白,品德、学问、见识、思想、智慧、才干乃至容貌,皆不愧中华第一流人物!如我自题联所言:能爱能恨,敢怒敢言,不忧不惑,亦侠亦狂,铁笔如挥兵十万;好酒好诗,多识多智,亦刚亦柔,有情有义,柴门广纳客三千。
   
   与其用那些被涂抹得污七八糟的粪土之墙,不如用一张白纸,可以画最新最美的图画。我在《中国大总统竞选演讲稿》中自许:我有广纳众言择善而从的诚心,有捍卫常识追求真理的决心,有辨别优劣、区分是非的慧心,有冰清王洁的诗心、浓烈博大的爱心、强我中华的壮心!克林顿那种浪子、布什那种公子都能总而统之,何况“文可以变风俗,学可以究天人”惊才绝艳的东海一枭?当个把总统,牛刀杀鸡,绰乎有余。我没有官场经验,却融贯中西,对中外政治都有着透彻的了解和理解,更不乏政治智慧和才干。何以见得?
   
   五年前,老枭以笔为剑,横空而出,与专制中共展开了毫不留情的斗争。论抨击中共言辞之激烈、锋芒之锐利、态度之坚决,论影响度之大、对专制杀伤力之巨,在大陆能与我并肩者屈指可数,而各界人士包括大量老同志、老将军、体制内官员对我信任有加、尊重有加、欣赏有加、关爱有加,不少师友明里暗里为我说话;中共至今尚未正面骚扰过我,可谓荆棘丛中纵跃自如,虎狼窝里从容立身…,这不也是一种政治智慧和能力的体现么?鲁迅说过,对于社会的斗争,我是并不挺身而出的,我不劝别人牺牲什么之类者就为此。老枭既收获了斗争效果,又保存了有用之身,未曾放弃作为一个儿子、丈夫、父亲的三重身份的家庭责任,鲁爷地下有知,当亦为我竖起大拇指也。中国政治阴暗奸邪假恶丑久矣,不客气地说,也只有光明磊落阳刚强健而又大智大慧如我,才有可能把它领上光明正大真善美的正途大道!
   
   只是在下疏懒成性,独往独来自由散漫惯了,只开风气不为师,师犹不肯为,何况“君”乎?对现实政治,实在提不起什么兴趣,让我把时间交给别人去安排,让我迎来送往去讨好应酬世间那些愚夫愚妇,让我见许多不愿见的人讲许多不想讲的话,不断听汇报作报告发指示,让我以当公仆当“马桶”的方式“报效国家百姓”,只怕比坐牢还难受。
   
   克林顿在西安访问时,一位小孩来到了克林顿的身边。克林顿问小孩,你知道我是谁。小孩答曰,你是美国总统。克林顿又问,美国总统是干什么的。小孩答,是管美国人民的。克林顿很认真地纠正:应该是美国人民管美国总统。还有某作家写得更有趣:美国政府就是所有美国老百姓订了一个契约而建立起来的管理公共事务的机构。而且是一级一级从下往上建立的。就象打扫卫生一样。你自己家里的卫生归你自己管,再干净或再肮脏都是你自己的事儿,别人无权说三道四。但是小区的卫生脏了怎么办呢?于是各位业主就订一个契约,大家都拿出一份钱来,雇人打扫这一块儿,所以社区卫生归地方政府管理。那么大街上呢,各个社区再订一个契约,凑钱雇人打扫,所以大街上归联邦政府打扫。所以,美国总统就是那个扫大街的。
   
   可见民选总统不好当哪。说好听点,要肯忍气吞声任劳任怨,有仁心仁德和先忧后乐的精神,要眼晴向下看民众的脸色;说难听点,总统不过是扫大街的,或者一只马桶而已-----供人民排泄、发泄用也。老枭何等人物,不屑摧眉折腰事权贵,不愿为了一已之私讨好中共,又岂肯向愚蠢鄙陋的匹夫匹妇有意讨好、与无趣寡味的民主人士们勉强周旋也?我说对总统“低位”没有兴趣,实是性格不合,志不在此,并非故作清高。我受老庄哲学影响至深,从小喜爱的是大鹏鸟一样背负青天畅意驰骋的李白,只盼着有朝一日,人民和国家从专制的囚笼中解放出来,老枭“功成拂衣去,摇曳沧州傍”于愿足矣。
   
   之所以响应中国网络竞选活动和天鹅绒行动的号召参加网络总统竞选,首先当然是有趣好玩而又不必担实际的“扫大街”和“马桶”的责任,其次是见国民猥琐怯懦胆小怕事,连网络竞选游戏都不敢玩,争当缩头乌龟,故挺身而出奋勇一玩,起一个模范带头作用,为天下先,为天下倡,以实际行动告诉广大网民:选举权和被选举权本来是属于你们的。你们应该也可以站出来,争回自己的人权和自由,象老枭一样活得多姿多彩有声有色,活得独立强健奋发豪迈,活成一个顶天立地的大写的人、有尊严的人!
   东海一枭2005、3、2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