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为中国测命]
东海一枭(余樟法)
·老宣“疯话”不幸言中,继续反儒居心可疑
·对商贾阶层的严重警告
·仇官现象已十分严重,乱世到来或不可避免
·敬请方克立及其门下众弟子三思
·以拜致谢又何妨?----关于重庆某中学“拜师”事件之我见
·提醒某些中国人
·儒家政治必须保障公民自由
·值得儒家思考的一个大问题
·中国文化凭什么领先世界?
·方克立先生还不反思,更待何时?
·儒家、马家、方家等等
·欠了债你就别想赖
·《儒家中国》随想
·把对马克思主义的反思引向深入
·关于信仰之我见
·以直报怨最合理,与狗对咬不君子
·总有些人不可教----兼为恶少恶老画像
·“大人物”的处谤之道
·东海精言一束
·需要启蒙的是自由派!
·文化有高下,人格有优劣
·树起鲁迅“民族魂”,丧了中华民族的魂
·大同:仁本主义“一统天下”
·中华亡于何时?
·谁有资格“三代表”?
·真小人与伪君子---兼论尚书记的真和伪
·不是不敢不能而是不屑
·善变与变善---欢迎变向儒家来
·垃圾的价值
·怎样才能摆脱奴性找到自性----兼答留园小龙女
·替唐骏冤得荒
·敬礼方舟子,反对“动机论”
·“缘起性空”正解----“恶取空”批判
·面对众多门外汉
·何妨腾笑下士,切勿遗笑大方
·识心与本心略说
·唐骏可以毋忧
·“真的假文凭”好打,“假的真文凭”难打
·爱我故乡,忧我遂昌----庚寅暑假回乡杂记
·《大良知学》争鸣文汇(一)
·反俗倡雅有良方----献给文化部长蔡武先生
·民主启蒙与文化启蒙-----兼提醒刘亚洲将军
·《大良知学》题贺诗五首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制度与道德关系浅说
·怎么办?----关于政治环境和道德环境的忧思
·恩将仇报亦寻常
·当务之急,治本之策---开展道德重建运动
·政治何尝今胜昔?道德沦丧实空前!
·儒家道德的特征
·好事有风险,救人要慎重!
·道德与法律哪个大?
·美名固可爱,恶名亦何辞
·真理在我家---兼论中国特色的民主
·外在自由不可少,内在自由更重要
·要反“三俗”,更要反“三媚”
·温总理为什么没有“床”?
·人人可以拥有内在自由----答“闹巿修行”网友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以啥为本?
·海瑞孝乎不孝?
·四不象的中国---兼为当局指路
·清官比贪官更坏?
·自题反鲁(鲁迅)旧作示网友
·要利益,不要利益主义----利益论之一
·回归宣言
·民主,最不坏的小人政治
·别把尖刀放在孩童手上----利益论之二
·深入批鲁迅,还我中华魂
·莫把偏激当深刻---浅析老子和鲁迅
·鲁迅,幻化成龙形的老毒蛇!
·可以同时信仰儒家和其它宗教吗?
·鲁迅不死,中华不生----鲁迅的反动
·论鲁迅的反动
·鲁迅,吃掉仁义道德的人
·中国文化重群体,西方文化重个体,对吗?
·仁义道德会被吃掉吗?
·内圣外王的关系---与蒋庆先生商榷
·纠正老子
·提醒杜維明先生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论批判鲁迅、捍卫常识的重要性
·尊孔尊鲁两重天---尊鲁必然反孔,尊孔必然反鲁
·饮鸩止渴说学鲁---兼向鲁粉们请教
·孔鲁优劣,一言可判
·当代儒门谁杰出?推心我拜蒋和陈
·孔鲁优劣,两点铁判(修正稿)
·批评董仲舒,尊重董仲舒----复启明人网友
·感谢国务院新闻办
·子能覆儒,我必复之!
·没有民主是不行的,仅有民主是不够的---兼论认理服输
·反儒与反常
·请教和求助
·当局蛮夷温相贤,千秋大计正名先----我的一点政治思考
·薄熙来先生何以释疑?
·大家都来想想办法
·某些反动的自由派
·春秋枉存大义理,政府爱做小流氓
·寻找两种人
·身为蠢人不知蠢的朋霍费尔
·岂有儒家不反马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中国测命

   

   作者:东海一枭

   --------------------------------------------------------------------------------

   地球人都知道,中国人民更深有体会,中国宪法是什么玩艺儿。前不久,外长李肇星在北京与到访的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出席记者会,美联社女记者问安南“有没有向中国表示对中国人权纪录的关切”,李肇星立刻火冒三丈,严辞责问记者有没有读过中国宪法,“我明确地告诉你,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明确写有保护人权的条款……”云云。老枭一听之下更是无名火高万丈,在震旦文化社区(http://www.zhendan.cn/bbs.php)一首嘲笑老李的打油诗后跟帖:我泱泱中华大国,藏龙卧虎,居然弄出个这么个玩艺当外长,把中国的脸丢得满世界都是。我家的石头根雕,放到台上去,也比李大牙强。谁有空把李大牙的“外交故事”收集一下,我来骂一篇,把他在历史耻辱柱上钉得更紧更深点儿!其实怪不得老李,强辞夺理撒谎成性乃党官们无治的宿疾,岂独老李为然?他只是水准太低缺乏风度和急智而已。

   宪法是中共用来欺世盗名的,对于民众而言,还不如一张揩屁股纸。“国家主人”这个自由那个自由,这个权利那个权利,那都是停留在纸上欺世盗名的“巧言”,而“人民公仆”的权力,则是实实在在落到了实处的。你有言论自由它有封锁资讯、监控舆论、严管媒体的自由;你有信仰自由它有转化、迫害、统一思想的自由;你有选举权,我有强行代表权;你有接受教育的权利,它有教育产业化和高收费的权力;你有上访的权利,它有截访的权力;你有结社、游行、静坐、示威、自杀的权利,它有把这一切统统打成非法的权力…。主人的权利被公仆的权力残酷地剥夺了。连生存权也是残缺不全毫无保障的,和平年代,每年“非正常死亡”人数居然上百万!专制不死,国难未已,念我同胞,忧患实多。

   哪里有不平,哪里就有怒吼;哪里有剥削压迫,哪里就有反抗!由于中共对新闻和有关资讯的严密封锁,各地民众局部性的的怒吼抗争往往“发”不出声,不为外省外县乃至外乡外村同胞所知。据10月份动向杂志报导,十月四日,中央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发布九月份社会秩序治安情况的内部通报:九月份,全国城市、农村,共有三百一十多万人次参加游行、示威、集会和上访。城市游行示威、集会中,发生七十多次冲突;农村游行、示威、集会中,发生一百多次冲击、占据市、县政府机关大楼,焚烧、破坏建筑、车辆等事件…。

   如果当局依然满足于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依然抱著陈旧残破的旗帜不放,抗拒民主自由的世界大势和时代大潮,局势必将进一步恶化到不可收拾的地步,我敢预言:快则五六年,迟亦不出十年,中国必有大变,而且是最糟糕的恶变,暴民四起,军阀割据,奴民恶党,玉石俱焚!这不是“政治测命”,更不是危言耸听,这是我结合中国历史和民族特性,通过对当今局势充分观察、对当前民意的深切了解会之后,凭常识理性得出的结论。

   有人问,六四事件闹得如此“大”,中共依然无恙,还有什么事件能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老枭曰:此一时彼一时也。十五年前,工人阶级权益受到损害剥夺的现象尚不普遍,广大农民属于“改革开放”政策的受益者,对中共和邓小平仍抱一份感激之情,而中共的腐败程度和官民之间的矛盾尚未如今日之甚。时至今日,官员腐败空前严重,特权剥削肆无忌惮,中共威信丧失殆尽,意识形态彻底破产,种种“问题”堆积如山,种种矛盾尖锐冲突,一切都靠欺骗,一切都靠恐怖,一切都靠暴力和谎言维持,民众的忍耐度正在接近极限,中共所代表的特权阶级已成为工人、农民以及知识份子和社会各界的公敌。我就多次听到或见到互相怀恨的双方个体或群体,因为一句的简单的话而罢斗息争。那句话因场景人物不同而有所不同,但大同小异:吵什么吵?留著精气神等著找贪官恶吏算帐吧!

   社会就像一个密封已久的高压锅,又像一座即将爆发的活火山。拆迁问题、腐败问题、金融问题、三农问题、欠薪问题、国企改革问题,还有政府滥权、两极分化、冤假错案…等等,任何问题都有可能造成中共和中国社会的崩溃。任何在正常社会中微不足道的小事都会演变成大规模的事件:最近发生的重庆万州事件就是明证。随著大规模事件的不断增加,演变成全局性抗争的概率也随之增加。

   而中共依然在拚命玩火,在自欺欺人地粉饰太平,在实行防民之口的高压霸道政策。沉默啊沉默,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素有“起义”传统又曾经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武装过的中国人民,一旦“不敢言而敢怒”,星星之火遍地燎原起来,与剥削压迫者算起总帐来,明末、清末的历史剧目必将重演,在愤怒群体非理性的熊熊野火中,多少来不及外逃的党棍恶官将死无葬身之地(每当听到“革命精神”、“革命干部”等词,我便忍不住冷笑)!由于科技的发展,中共的武器水准镇压能力比任何专制王朝都强大,届时局面之惨酷,我中华民族付出的代价之惨重,实难想像,甚而至于整个民族都成为中共的殉葬品!

   根据孔夫子“邦无道,危行言孙”、“危邦不居”、“道不行,乘桴浮于海”等教导,老枭早该闭嘴封笔,或入山或出国以自保了。之所以置身虎狼窝中,孜孜不倦地大发危言骂世骂党,实在是不忍历史性的大灾难落向我广大同胞头顶,不忍眼睁睁看祖国象一辆了饱经折腾的破车被一个野蛮凶恶的驾驶员沿著迷途驶向绝境啊。

   民愤深积,一“煽”即“动”,局势糜烂,一触即溃。中国向何处去的问题,又一次醒目地摆在了体制内外有识之士的面前。“快则五六年,迟亦不出十年,中国必有大变”,诗曰:十年之后当知我。不用十年,当知枭眼之“智利”(智慧而锐利也)、枭言之不谬。是顺应时势、主动求变掌握变革的主动权,还是逆时而退、被动地被“革”出政治舞台,历史给胡温、给中共留下的机会不多了!

   2004、10、26

   --转载自《议报》第170期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