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直击中国系列之:谎言中国(二)]
东海一枭(余樟法)
·真小人与伪君子---兼论尚书记的真和伪
·不是不敢不能而是不屑
·善变与变善---欢迎变向儒家来
·垃圾的价值
·怎样才能摆脱奴性找到自性----兼答留园小龙女
·替唐骏冤得荒
·敬礼方舟子,反对“动机论”
·“缘起性空”正解----“恶取空”批判
·面对众多门外汉
·何妨腾笑下士,切勿遗笑大方
·识心与本心略说
·唐骏可以毋忧
·“真的假文凭”好打,“假的真文凭”难打
·爱我故乡,忧我遂昌----庚寅暑假回乡杂记
·《大良知学》争鸣文汇(一)
·反俗倡雅有良方----献给文化部长蔡武先生
·民主启蒙与文化启蒙-----兼提醒刘亚洲将军
·《大良知学》题贺诗五首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制度与道德关系浅说
·怎么办?----关于政治环境和道德环境的忧思
·恩将仇报亦寻常
·当务之急,治本之策---开展道德重建运动
·政治何尝今胜昔?道德沦丧实空前!
·儒家道德的特征
·好事有风险,救人要慎重!
·道德与法律哪个大?
·美名固可爱,恶名亦何辞
·真理在我家---兼论中国特色的民主
·外在自由不可少,内在自由更重要
·要反“三俗”,更要反“三媚”
·温总理为什么没有“床”?
·人人可以拥有内在自由----答“闹巿修行”网友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以啥为本?
·海瑞孝乎不孝?
·四不象的中国---兼为当局指路
·清官比贪官更坏?
·自题反鲁(鲁迅)旧作示网友
·要利益,不要利益主义----利益论之一
·回归宣言
·民主,最不坏的小人政治
·别把尖刀放在孩童手上----利益论之二
·深入批鲁迅,还我中华魂
·莫把偏激当深刻---浅析老子和鲁迅
·鲁迅,幻化成龙形的老毒蛇!
·可以同时信仰儒家和其它宗教吗?
·鲁迅不死,中华不生----鲁迅的反动
·论鲁迅的反动
·鲁迅,吃掉仁义道德的人
·中国文化重群体,西方文化重个体,对吗?
·仁义道德会被吃掉吗?
·内圣外王的关系---与蒋庆先生商榷
·纠正老子
·提醒杜維明先生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论批判鲁迅、捍卫常识的重要性
·尊孔尊鲁两重天---尊鲁必然反孔,尊孔必然反鲁
·饮鸩止渴说学鲁---兼向鲁粉们请教
·孔鲁优劣,一言可判
·当代儒门谁杰出?推心我拜蒋和陈
·孔鲁优劣,两点铁判(修正稿)
·批评董仲舒,尊重董仲舒----复启明人网友
·感谢国务院新闻办
·子能覆儒,我必复之!
·没有民主是不行的,仅有民主是不够的---兼论认理服输
·反儒与反常
·请教和求助
·当局蛮夷温相贤,千秋大计正名先----我的一点政治思考
·薄熙来先生何以释疑?
·大家都来想想办法
·某些反动的自由派
·春秋枉存大义理,政府爱做小流氓
·寻找两种人
·身为蠢人不知蠢的朋霍费尔
·岂有儒家不反马
·如此尊孔不敢当
·关于异端外道与邪说邪教----略释网友之疑
·儒家圆无媲,东海难不倒----儒学不存在任何偏差和疑难
·徐友渔们真讨厌
·为祭孔喝彩,憾级别不高
·安身立命大学问
·拥护家宝总理,支持政治改良---兼呼吁儒家群体
·唯我独高,唯我最正----中庸略论
·儒家为什么不受尊重?
·遥贺
·天爵与人爵
·我有一个梦想
·政府发展经济,纯属不务正业
·公有制还是私有制?
·欢迎向我靠拢,谢绝乱扯强攀
·我没有敌人
·从尊孔读经开始
·防老或可不必,孝道不可不讲
·圣人会妥协吗?
·东海定律: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再论跟儒家作对就是恶
·从鲁迅周迅雷锋霆锋说到孔子
·儒家道统和民族灵魂
·不想当圣贤的不是好儒者
·“为儒家而活”与“依赖儒家而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直击中国系列之:谎言中国(二)

   任何社会都有谎言和骗子,但都不象中国社会这样集谎骗之大成,骗子遍地走,谎言满天飞,说谎听谎传谎仿佛成了中国人的神圣职责。据言前几年有洋人总结到中国考察之观感时曾说:在中国,人人都有饭吃,人人都是撒谎专家(其实该洋人还是受了骗,“中国人民在共产党的领导下终于解决了温饱问题”本身就是欺世大谎。中新社报导,北京中国扶贫基金会会长王郁昭日前在昆明开幕的第三届中国村长论坛上披露,目前大陆还有三千万人没有根本解决温饱问题。若按照世界银行每人每天一美元的严格标准计算,其实中国大陆有一亿左右贫穷人口),此言与十八世纪法国著名启蒙思想家孟德斯鸠的断言如出一辙∶“中国人的生活完全以礼为指南,但他们却是地球上最会骗人的民族。”
   
   下梁不正盖因上梁歪,经济、文化、精神、社会各个领域骗风猖獗、诚信荡然,原因错综复杂,如社会缺乏信用文化环境,企业缺乏基本的信用风险控制和管理制度等,而根本原因在政治领域。“在一个国家里,政府的品质总是影响并成为该民族性格品质的模型,恶劣的政治道德规约像瘟疫一样传染给人民,于是人民也慢慢地习惯于欺诈、残忍和不讲正义了”、“对政客们不诚实的欺诈之举持无所谓的冷漠态度是一个民族在道德上病入膏肓的标志”(路易斯-博洛尔)。“在所有使人类腐化堕落和道德败坏的因素中,权力是出现频率最多和最活跃的因素,伴随着暴虐权利而来的往往是道德的堕落和败坏”。(阿克顿)。
   
   任何国家都难免出现政治谎言,谎言政治,则非人治、专制社会莫属。路易十一认为,不懂得如何说谎的人,就不懂得如何统治。林彪同志说过,不撒谎办不成大事。中国传统政治就是一种说谎和欺诈的骗术,什么“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爱民如子”、“民贵君轻”、“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等等,都是千古相传的传统假话。然而,论撒谎暪骗撒谎水平之高、艺术之精、范围之广、规模之大、领域之丰,我党堪称发扬光大、青出于蓝、空前绝后、举世无双。各级官员假語空话、言而无行、大言炎炎、夸夸其谈;各级政府朝令夕改、有令不行、种种承诺、大多成空。官腔滔滔,尽是空炮,文件飘飘,都成戏言。

   
   例如:十几年来,中小学学杂费每年都在涨,名目越来越多,花样越来越繁;失学儿童人数居高不下,希望工程杯水车薪,多少穷人家孩子交不起中学大学的学费。然而政府说:我们实施的是九年制义务教育,公民有平等接受教育的权利,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
   
   又如:一切媒体不是党亲自办了就是党死死管着,一部《新闻法》二十多年了依然难产,舆论要导向、思想要统一,网络要实行严密监控种种封锁。一切与主旋律不一致的声音都会被打成反动言论,动辄被冠以“煽动、颠覆”罪。“金盾工程”已经开始启动,“力争在2005年前形成统一、高效、便捷的全国文化市场信息监管系统”,该工程一旦完成,中国人将生活在一个用全新科学技术装备起来的受到全面监视、失去尊严的最大的警察国家里,离乔治•奥威尔的名作《1984》描述的生活环境不远矣。新闻无国界组织不久前刚把我国被列为当今世界新闻最不自由的国家排行版第二。然而,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柳斌杰称中国是言论出版最自由的国家之一;
   
   又如:“解放”五十多年了,民众没有思想自由、信仰自由、免于匮乏和免于恐惧的自由,没有言论权、知情权、财产保障权、监督权、选举权,连选个村委会主任的都要受到种种压制,上访诉冤都会“犯法”,然而,外交部发言人章启月表示,中国政府一贯致力于发展民主,努力促进和保护全体中国人民的人权及基本自由,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公民的自由和各项权利依法得到保障…
   
   类似的谎话举不胜举:什么“七省市无下岗职工,再就业中心全部关闭{劳动部}”呀,什么“sars疫情基本得到控制,来中国旅游,工作,学习是安全的{张文康}”呀,什么“中国国有银行坏帐率不超过12%{戴相龙}”呀,什么“社会主义国家的税收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呀,什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宪法)呀…。我党撒谎撒出了水平,骗人骗出了特色:任何数据都象生猪肉,想注水就注水,又象烤羊肉,想缩水就缩水;历史成了十七八岁的小姑娘,想怎么打扮就怎么打扮,又如湿面团,想怎么捏弄就怎么捏弄…,新闻、舆论、思想、理论,一切一切,都可以随意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而最大的谎言,则是它号称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我曾在《最大的羊头》)一文中指出:
   
   “在中国这家社会主义店铺里,曾卖过国家社会主义、极权主义的肉,而今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了,卖的是市长经济、权力经济和权贵资本主义的肉。谓予不信,就请看看都是些什么具体货色吧:是种种权力活动的黑箱操作,是假选举,是接班人制度,是党指挥抢或枪指挥党,是新闻导向信息封锁网络监控,是文字狱思想犯,是以司法手段威胁、打压、迫害民主人士异议分子,是宪法的虚置,是人治大于法治、党权大于人权、稳定压倒一切,是超过封建社会、位居世界前茅的腐败,是腐败的司法腐败的体制腐败的学者教授知识分子,是官商勾结、权钱交易,是严重的分配不公贫富悬殊-----百分之八十的财富掌握在百分之二十的人手里,是大批工人下岗大群儿童失学大量农民缺医少药,是虚有其名的义务教育,是局限于村一级而饱含水分的民主,是无穷无尽的假大空官腔、无休无止的自我吹捧,是各级公仆把妻子儿女和大量资金送往海外,是从物质产品到文化、精神产品的无所不在的假冒伪劣…。”
   
   随着制度的不断完善,西方国家的政客,说谎愈来愈难,一不小心就误了前程毁了自己。而在我们的社会主义制度下,各级公仆都成了撒谎专家萨哈夫,撒起谎来,水平一个比一个高。撒一次谎话不难,难的是一辈子撒谎啊。谎撒得越圆、越大,官升得就越快、越高。即使偶尔因此惹下小祸犯了众怒,被迫下了台,如张文康之流,风头一过换顶帽子照样坐上公仆之位“为人民币服务”。
   
   在一定程度上,西方政府也有欺骗行为也会撒谎,但往往撒得节制有度,绝不会把谎撒得象中国政府那么全方位大范围多层次。而且,他们偶尔撒谎也以骗别人为主,不象咱们政府,把重点放在欺骗国内人民上,如民谣所讽刺的:宣传部成了谎言批发部,记者站成了假话运输站,报刊电视除了日期和天气预报全是假的。而且一代不如一代,一蟹不如一代蟹,常常将谎撒得拙劣不堪破绽百出,骗鬼都不信。连疾病疫病自然灾害信息、各种历史现实事件、贪腐权财交易权色交易的黑幕,乃至百姓上访告状警方出勤记录等,都可以上升为国家机密,真把老百姓当弱痴白痴了!还要搞什么诚信教育、公民道德教育,就象刽子手宣讲生命的珍贵、妓女进行贞洁教育一样可笑又可耻!为了更好地欺骗中国人民和国际社会,据海外媒体报道,当局目前正加快步伐对海外中文传媒进行全方位统战,重金收购或控股海外媒体,利用驻海外记者或利益引诱海外中文媒体针对国内宣传的需要造新闻,然后将这些新闻内销到大陆媒体…。
   
   谎言政客和谎言政府,败我社会风气,堕我公民道德,侮我人民之人格,辱我中华之国格,殃民祸国,莫此为甚。“谎话政治不结束,中国人民的命运永远是问号。谎话政治不结束,中国人民的生活永远无法改善。谎话政治不结束,人民所要求的和平团结民主永远落空。”(吴晗《论说谎政治》)。要重建道德信用、市场信用、产品信用、经济信用,首先要结束谎言政治,重建政治信用。变人治为法治,改党主为民主,乃结束谎言政治的唯一途径。
   
   两千风雨犹秦政,十亿人民尽党囚(拙诗)。面对枪杆子加笔杆子两手抓两手都硬的专政机器,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但作为一个知识分子,至少可以做到不说谎,不为骗子圆谎,不为伪人传谎,不为皇帝的新衣叫好,不当应声虫跟屁虫,不支持不配合一切谎言,“不让谎言通过我兴风作浪!不为那"意识形态"僵尸涂脂抹粉,不为那腐朽的破衣烂衫缝补漏洞”(亚•索尔仁尼琴语)。如果更积极一些,胆子更大一些,我们还可以通过各种途径和渠道,主动说真话传真相,打假揭伪,宣传民主自由平等人权等先进理念,为迎接民主大潮的到来打好群众基础。
   
   随着敢讲真话的人越来越多越来越赢得社会的敬重,真话终将代替并战胜谎言,从根本上动摇专制政治的社会基础。真话的力量是潜在而巨大的。党员达人口十分之一似乎强大无比的苏共迅速垮台,有其深刻复杂的原因和"历史必然性",而从厨房客厅私下场合逐渐走向公开场合的真话,不能不说是结束苏共谎言政治的重要的武器之一。
   
   圣经里的牧羊童大卫,以一颗小石子便击倒了巨人歌利亚。希腊神话中全身刀枪不入的阿喀琉斯,在战斗中被阿波罗用太阳箭射中脚踵而死。一党专制建立在假话谎言基础上,这恰恰是专制政治致命的死穴和脆弱的脚踵,而真相真话真知真理,就是大卫的小石子和阿波罗的太阳箭。我发起“三真”运动,深意就在于此。亚•索尔仁尼琴早有预言,“这里就有一把被我们忽视的、最简单、最方便的解放我们的钥匙:个人不参加说谎!纵然谎言铺天盖地,纵然谎言主宰一切,但是我们要坚持最起码的一点:不让谎言通过我兴风作浪!这一点,便打开了我们无所作为造成的虚幻链环上的一个缺口!对于我们是最容易做到的,对于谎言则是最致命的。因为,当人们唾弃谎言的时候,它简直无法生存下去。它象传染病一样,只能生存在活的机体中间。”
   
   东海一枭2003、11、10
   首发2003、12《争鸣》 http://www.chengmingmag.com/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