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直击中国系列之:窝囊中国]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林樟旺案上诉结果终于出来了!
·张国堂,不要装神弄鬼了!---并有请李洪志和唐子先生(修正)
·张国堂,不要装神弄鬼了!---并有请李洪志和唐子先生(修正)
·推荐食狗肉之粵人(天赋超群)的一篇奇文并附言
·宁愿拥共,也不与反共垃圾为伍!
·Brian:不吐不快-帮东海一枭继续棒喝张国堂!
·反共之道的最佳选择----以前对民主同道太客气了!
·从施剧谈起----致天下儒者的一封公开信
·我来卫道无多术,浩气仁心贯笔尖!----《卫道书》自序
·我为张国堂诊了一下脉!
·我为张国堂诊了一下脉!(修正稿)
·在中国,抄袭有时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在中国,抄袭有时是一件美好的事情!(修正稿)
·“龙泉十八剑”火热出炉!-----有请帮助和关注过林樟旺案的朋友们
·“八夷八夏”(最新版本)
·还我汪精卫!
·中共统一台湾不符合儒家义理!
·儒学,通往民主的最佳桥梁!---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三
·儒学,通往民主的最佳桥梁!---中华文化大启蒙书之三
·黎鸣与朱熹犯了同样的错误!
·捧出佛家人文主义宝藏!--兼论基督教
·诗化人生,礼化官民,儒化政治,化成天下!
·汪精卫案翻不得!-------关于汪氏评论及争鸣的小结
·我只代表我自己!
·欢迎芦笛小回头!
·世外老人:百年中国----和和老枭
·芦脸又丢了一回!
·圣化自我,教化政权!
·请抓首犯余樟法,速释无辜杨天水!
·泡妞说
·隆重推荐《对明朝士大夫人格独立个性张扬传统的分析》并附言
·谁识圣人面目真?
·小偷这活儿干好了,就是侠盗!------致广大偷盗界人士的一封公开信
·《圣堂山组诗之:登顶》
·儒者力量从哪里来?---兼批王怡
·这是一沟龌龊的死水----向中国知识界唾一口痰!
·尊老的"道德级别"有多高?--并教训芦笛一顿!
·尊老的“道德级别”有多高?
·中共死亡通知书!
· 看望圣堂---及“英雄大会”拟议
·孔子自相矛盾、孔孟互相矛盾?
·广西南宁-王云高:论诗戏为三绝句以呈政老,兼寄萧瑶
·贺喜李柏光王怡等三君子
·贺喜李柏光王怡等三君子
·为君主专制一辩
·胡温听训:以德治谁?
·北京下列朋友请进
·王云高填词《添字调笑令》书赠枭婆
·怀念毛泽东
·中共何时灭,我们说了算!
·一句话新闻:震旦论坛游客也可以回帖了(来客可放胆开骂不用有任何顾虑啦)
·王云高老师新作:“招惹地球”和“皈依圣堂”
·真名说真话,声援杨天水
·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描民运胜景,谱自由凯歌
·余杰王怡应该公开道歉!
·打倒余杰!----恭请余大神棍主动辞积
·聊酬诸侠友情厚,镇宅驱邪剑气扬!
·飞雄,毕竟是英雄!(郭飞雄这次受委曲了,重贴旧文一篇,以示“抚慰”)
·东海一枭旧作:和xx
·葛陵元文章惊动了"有关部门"
·文龙思虎聚京华--贴旧文,念旧谊,北京行,冷热明
·不要恶意造谣,不要无限上纲!---关于余王拒郭事件一点意见和说明
·怜子如何不丈夫
·怜子如何不丈夫(旧文新感)
· 对于不宽容的行为,我不宽容!-----再骂余王不知义兼批飞熊不得体
·公众人物、自由战士及有志于竞争未来总统者必读!
·岂有王伦批不得?---忍不住再说几句
·宽宏民主派,广大自由门----赠余王郭及广大同道一副短联
·未来中华大总统
·称称你的骨头有多重
·上帝焉能奈我何?
·装孙子
·眼前有血,心底有痛!-------"六.四"十七周年祭
·王中陵:六四赠萧瑶
·笔会不应为余杰“买单”
·笔会不应为余杰“买单”(修正稿)
·小心了:专制者大不仁,挑起内斗者大不义,老枭有兴致时,皆以脏话报之!
·陈政、梁欢、圣堂山
·题赠珠海平和书院联
·关于刘晓波(旧文三篇)
·向袁伟时教授公开致歉
·弘扬大同之道,借镜小康之学
·怎样待人,怎样交友
·儒家的自由精神-------兼为中国自由文化运动击鼓与求贤
·王道政治与民主制度
·民主的平庸与崇高
·桃花影落飞神剑
·儒家道德的“矛头”
·天上地下,唯权独尊
·真傻和装傻
·警告张国堂!
·放眼神州地,何处可卜居?
·儒门精义大开讲之: 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
·儒门精义大开讲之: 唯仁者能好人、能恶人!
·文化启蒙,任重道远
·学习马桶好榜样
·东海草堂开讲: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
·东海草堂开讲:当然爱国,却不主义
·东海草堂开讲:跑官原有道,出仕岂为私
·东海草堂开讲:儒家文化的核心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直击中国系列之:窝囊中国

   窝囊者,懦弱胆怯无能也,因委曲而憋气也。清傅山在《霜红龛集-杂记》中,有一段专门为“窝囊”作解的妙语:“俗骂龌龊不出气人曰窝囊。窝,言其不离窝,无四方远大之志;囊,言其知有囊橐,包包裹裹,无光明取舍之度也。亦可作月襄,月襄是多肉而无骨也。大概人无光明远大之志,则言语行事,无所不窝囊也,而好衣好饭不过图饱暖之人,与猪狗无异”。
   
   说中国窝囊,首先是国人活得太窝囊了,整个儿活在外在“不许”的罗网和内在“不敢”的心牢里,“与猪狗无异”。
   

“不许”是政治强加的。大的方面,不许反对四项基本原则不许反对三个代表不许反社会主义不许反对党的领导,等等。小的方面就多了,不许议论轮子功,不许言说“六四”,不许上海外中文网站,不许民间或外资独立办报,不许独立思想自由发言,网络要监控、思想要统一、新闻要导向、言论要“正动”,一切都要与x保持高度一致;不许了解和发布海内外有关事件的真相,那都是国家机密…。


   
   种种“不许”,或隐芷在各种违宪的“恶法陋规”部门规定地方政策的字里行间,或招摇在无数被抓被关被判刑被驱逐海外的“榜样”身上。许多“不许”是隐晦暗示暗中操作的,如对于新闻的严控,并没有明文颁布的什么新闻检查制度,可它比中外历史上所有的新闻检查都更为严苛。
   
   国民党时期,“只谈风月莫谈国事”的条幅挂在茶馆戏院里,共产党时期,它却挂在每一个中国人的心里,而墙上天空下却高悬着“社会主义民主”、“一切权力归人民所有”之类宏大的标语。明明暗暗大大小小的“不许”,深铭在每个人的心底,成了深深的“不敢”的恐惧。
   
   “不敢”是内心自发的。不敢说真话不敢发异议不敢批评政府不敢议论时事抨击时弊不敢不与领导保持一致,明文规定暗中指示无言暗示“不许”的,当然不敢触犯,明里暗里都未曾“不许”的,也不敢贸然去干。
   
   中国人在政治上、文化上、思想上、生活上乃至感情上,有太多外在的“不许”和内在的“不敢”,中国人活得太虚伪、太沉重、太压抑、太卑下!为了面子、为了利益,为了政治正确,为了一生平安一家平安,为了往上爬,总是跪倒在金钱的脚下、权力的脚下,一味压抑自己的情感思想个性,一味地唯唯诺诺萎萎缩缩,一个个都成了精神上的软骨阳萎病患者。这不是窝囊是什么。
   
   草民窝囊,干部一样窝囊,基层干部窝囊,高级干部也窝囊。他们大多胆小怕事,浑浑噩噩。别看他们在台面上民众面前人模狗样的,到了上司和更大的权力面前,照样也是鸡狗不如的东西,只跑不送,原地不动,不跑不送,降级使用。一旦在漩涡叠起凶险莫测的政治斗争中失了势,安全和生命照样毫无保障。
   
   所以,他们也有太多的“不敢”:明知有些事情的真相实情不敢讲,明知是假大空话不敢不讲,明知利民利国的事不敢干,明知假恶丑事不敢不干,有些指示讲话人物明知有问题不敢不捧,有些问题有些腐败明摆着不敢过问。因为他们手头的权力并非堂堂正正凭真才实干赢得人民的信任而来,他们的荣华富贵都来自于“上面”,靠卖身投靠出卖灵魂所换取,他们只不过是党奴、土奴、鹰爪、狗腿而已。
   
   他们办起正事来,优柔寡断,胆小如鼠,干起坏事来,无法无天,胆大如虎。不捞白不捞,捞了不白捞,有权不用,过期作废。甚至有些正气残留者虽非自愿却不敢不干丑事坏事恶事:为了班子团结,不敢不贪污,为了保官升级,不敢不行贿。面对体制性的腐败,个人的力量有限的很。
   
   在思想上、政治上,绝大多数中国人,包括各级领导干部都是贱民,也都是弱势群体,只有歌功颂德的权力,没有创新创造和提出异议的自由。所谓思想创新、制度创新,只能是核心人物的特权。
   
   核心人物何尝不窝囊?堂堂十几亿人口的大国的领袖,被当作民主自由的敌人,被国际组织一次次评为新闻公敌,被国际社会轻蔑、鄙弃,被国内民众咒骂、侮辱,活得疑神疑鬼提心吊胆,只有威权没有尊严。这不也是一种窝囊么。傅山对窝囊的解释还不全面。窝囊之人,无论是否窝在家里,是否家里有包包裹裹坛坛罐罐,既使他跑遍五大洲四大洋,堆满金银珠宝法郎美金,那怕把国库搬进花旗瑞士银行,照样是多肉而无骨的窝囊废可怜虫。因为他无光明远大之志和光明取舍之度,他把人的价值降低到一般动物的水平。
   
   没有追求没有理想没有血性没有精神,只有权力没有正气只有利益没有道义只有肉没有骨头,不敢想不敢干不敢言不敢怒不敢爱不敢恨不敢抗议不敢负责!于是,国人皆以懦弱为谨慎,以圆滑为成熟,以迂腐为持重,以刻薄为精明,以自贱为谦虚,以肉麻为有趣,以擅奉迎为会做人,以善作秀为会当官,以坑蒙诈骗为能干…。全社会到处都是伪君子真小人、贱女人小男人、跟屁虫应声虫、可忴虫窝囊废!
   
   既使是漫长的君主专制的奴隶社会封建社会,也难以找到一个时代象今天这样窝囊! 历史上,我国涌现过多少舍生取义光明磊落的英雄豪杰,涌现过多少贫贱不移威武不屈的仁人志士啊。既使是被孙中山推翻的满清,我们还有龚自珍的萧心剑气、谭嗣同的“我自横刀向天笑”,既使是被毛泽东打倒的国民党时期,我们还有胡适自由独立、鲁迅的“横眉冷对”呢。而今我们除了盛产贪官恶官马屁官软蛋混蛋王八蛋之外,还有什么?
   
   我们这个时代,不是没有龚自珍谭嗣同胡适鲁迅,只不过他们不是保持沉默或改正归邪了,就是进了黑狱或逃亡海外了。少数侥幸平安的如老枭,也只能躲在互联网的夹縫里喘口气而已。
   
   鲁迅对窝囊的国人的评价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压制人不许争恐吓人不敢争的制度,是培养奴性的最佳土壤。奴性是丧失了自己目的性和本性的奴隶的本质,是最高程度的窝囊。奴性之人,失去了独立的人格、自由的品质,一心寻求让高踞其上的某个人或某个组织的满意,此种人无论如何巧妙雕钻,实同狗鼠之类无异。
   
   在《霜红龛集》中,傅山说,奴性之人言语行事,如同“矮人观场,人好亦好,瞎子随笑,所笑不差”,毫无独立之见解,“大是死狗扶不上墙”。他们身在沟渠污秽之中,而犹犹然自以为大;心无济世救民之实才,尤狂狂然以欺世盗名。这些混帐奴儒才、欺世奴君子,工于争胜斗负,空谈无用之学,巧于权势地位,贻害国家生民(《中华儒学网—傅山的儒学思想》)。
   
   从民众到官员到政府,中国人一窝子的体制性的窝囊,又导致了整个国家的窝囊。经济靠吹,与军事一起,早已被被二战时的手下败将小日本远远甩在后面;意识形态陈旧不堪漏洞百出早已无法遮羞,只好借民族主义的旧招牌强装门面;政治上成了举世不屑、万国同嘲的弱国,动辄被西方各“帝国主义”的人权攻势、民主攻势闹得手忙脚乱,毫无还手之力。只好不断转让经济利益国家利益,向它们求饶。真是“内斗内行,外斗外行”啊。
   
   印度阿三在我家门口耀武扬威,小日本在我钓鱼岛插国旗,建神社,修灯塔;文莱那米粒之珠都敢在我头上拉屎,宣称对南海拥有主权;印尼残杀华侨,菲律宾、越南在我岛屿上修机场,盖宾馆,建旅游度假区对在自家海面作业的我渔民说抓就抓…,连东南亚儒家文化圈的几个蕞尔小国也不把我们这个宗祖国放在眼里,极尽轻蔑之能事。
   
   最近,新加坡等八国公开拒绝温家宝设立一个预防萨斯的亚洲基金的建议,同时吴作栋强调新加坡将会与没有出席会议的日本加强经济合作,帮助其他经济落后的亚细安国家防疫工作,在谈论经济援助对象时,新加坡又将中国忽略了。疏远鄙视中国之意,一目了然。
   
   有关国家偶尔对我示好,也只有利用之意,毫无尊重之情。这难道仅仅因为中国军事力量不够强大、难道还用弱小就要挨欺挨打来解释吗。那也不致于比某些小国更弱吧。
   
   是的,与美俄等军事大国相比,中国军事还很弱,但更弱小的是我们的政治。是反人性反潮流反民主反自由的反动的政治制度,使人民丧失人权,使国家丧失尊严,是这个落后的制度严重地制约了中国人民的创新能力和创造活动,严重地阻碍了生产力的发展,从而拉了经济、军事发展的后腿,让那些几十年前与我站在差不多的起跑线上甚至比我们更落后的大小国家,把我们抛在了后面,让我堂堂中华在国际上成了一个窝窝囊囊委委缩缩的乡愿国家,只能靠忍气吞声、外交辞令和“和为贵”之类高调过日子!
   
   丢人啊,一代不如一代的中国;丢人啊,一代不如一代的中国人!
   
   强国先要“强”人,尊民才能强国,国格来自于人格,国家、民族的尊严来自于国人族人的尊严。世界上的军事经济文化大国,那一个不是民主自由的政治大国?在民主自由已成为普世价值的今天,一个党权高于民权、特权高于宪法、奴性压倒人性的国家,一个不知耻、不自尊、不尊重历史、不尊重民意的国家,一个大多数国民只配享有生存权而不配享有其他自由人权的国家,纵然兵强马壮,又有何尊严可言。
   
   专制政治不但殃民,而且祸国,不但禁锢思想,扭曲人性,败坏人心,而且腐化官场、腐蚀社会、遗误国家。只有从根本上进行政治改革,才能革除奴性、解放人性、恢复民族的生机活力,才能让我人民不再受窝囊气,让我中国不再成窝囊国!
   
   呜呼,且以七律一首抒我愤闷哭我中国吧:
   
   虔婆八十更矜夸,满脸鸡皮满鬓花。
   冠冕满台皆仆隶,江湖遍地尽鱼虾。
   弓腰难望撑天地,浊眼焉能别正邪。
   酒醒漫倚阳台去,落日苍茫噪暮鸦。
   
   东海一枭
   2003、5、7
   首发2003年6月《争鸣》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