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山雨欲来风满楼---危险正在逼近!]
东海一枭(余樟法)
·彭越栖: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 》
·《小诗一组献胡温》和诗二首
·习性论
·叶芸枝:七律-和东海老人《为国民党及马英九贺》
·对待回教、基督教的原则态度
·《再贺马英九》更正并向玉出昆冈网友致谢
·自由主义与道德自由
·小溪:东海一枭你走得太远了(一枭附言)
·我比教皇更智慧
·示有关网民
·网友酬赠拾萃(之17)
·小溪:东海一枭如此“捍卫信仰自由”?(一枭附言)
·尊重是一种能力
·把马家从宪法中踢下来!
·东海答客难(452--458)
·咏仁杂诗十六首
·时事六感
·关于道德自由
·答慈天元
·二示慈天元君
·小驳刘杰先生,三论万物一体
·小驳刘杰先生,三论万物一体
·莫拿真理做人情
·东海答客难(459---462)
·忍看民运成“痞运”,岂可风流变下流---东海答客难(463--466)
·黄河清:读东海一枭《时事六感》,敬和之
·补贺云高公乔迁之喜
·谢客八绝
·c.x:小幽默【枭论的由来(一枭附言)
·求同非苟同,排异要文明
·“答慈天元九诗”附论
·尘色依旧:和老枭《谢客八绝》(一枭附言)
·《上帝》
·敬答黄公河清三绝
·见不得老枭的都不是好东西!
·尘色依旧:和老枭《时事六感》
·莫朝心外拜神佛,宜向人间献赤诚---东海答客难(467---469)
·向魏京生敬礼
·和东海先生九绝(好诗荐赏)
·非大光明难近我,是真智慧要皈仁
·尘色依旧:和老枭《咏仁杂诗十六首》
·抵制爱国贼
·拜罢虚神人尽伪,匡成天下我唯仁
·悼党治国先生联
·上帝将死我永生----兼与黄河清先生商榷
·上帝将死我永生
·三水二人半月谈:挽党治国先生
·奥运大典在即,呼吁中共大赦!
·学者三弊
·一枭要做尼采---評
·莫对野蛮弯脊骨,休朝弱势耍威风
·爱国贼的来历
·东海答客难(477--479):尽摄西风圆旧梦,待观东海卷新潮
·悼党治国先生(张鉴康、东海老人)
·两位大神为老枭跳了起来并打成一团
·转发一篇让我肚痛头痛心痛的奇文
·雪峰:不明良知: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五(东海附言)
·雪峰:不明良知:系列清扫东海之道五(东海附言)
·良知必灿三千界,好汉待寻十八条
·康庄生:《谢客八绝》和诗六首(好诗荐赏)
·骂人未必不中庸!
·利己岂能成主义?杀人未必不中庸!
·代贴疗愚大师的大作
·《时事六感》和诗四首(康庄生君好诗再荐)
·应该着手自救了,老总们!
·应该着手自救了,老总们!
·囯企非私业,教授是奴才----关于国企老总的年薪问题
·杂诗七首
·东海老人:严正声明!
·东海之道概要
·尘色依旧:和老枭《杂诗七首》
·东海学要略---兼论对待异端的基本态度
·中共太野蛮,儒家更反动
·甘作中华无尽灯----答老灯先生
·为魏京生一辩
·老枭不能不低头----并为魏京生一辩
·不与妄人讲礼,不与盗贼讲和!
·徐友渔很没深度,华文化大有前途
·骂世忧天真有庛,迷心失本枉为人
·新亭:自由主义之道德自由(一枭附言并附相关枭文)
·恃才傲物小议---兼向胡温致歉
·我的最高指挥官----答新浪网友
· 答汪增阳网友
·东海答客难(501--506)
·《萬物皆有默契》(东海荐文并附言)
·为蒋庆说句公道话---与徐水良商榷
·海瑞漫谈
·求教:为何拒绝外国救援?
·震灾反思
·至乐无所倚,德高大自由----四论道德自由
·康庄生:和东海老人《抒怀四首》
·“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正解
·兼听则明:关于震灾中外国技术救援问题的讨论
·大震灾中,请重温《万物一体论》
·zt袁红冰执笔:点亮心灵的灯——来自“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的哀思
·良知律
·谁再说这句话,去死吧!
·震灾反思之二:解放中共思想
·zt宋祖德倒有点德,地震局如何了局?
·好男儿陈光标
·地震反思之三:拿你们的头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山雨欲来风满楼---危险正在逼近!

   

   日前,卫生部高强副部长、北京市宣传部长蔡赴朝两位大员公开表态,为前卫生部长辨护,对于前部长隐瞒疫情的指责分别表示“我不认同”、“不能苟同”,为此引燃了广大网友的怒火,纷纷对高强、蔡赴朝之流冷语嘲骂、严辞痛斥。有人认为是胡哥出访,以致后院起火,还有不少人要求胡温免去他们的职务。

    我认为事情绝非那么简单。若无高层撑腰,高、蔡二位岂敢如此轻易表态,否定举世皆知的事实?相信他们关于张文康没有隐瞒疫情之言,十有八九就是高层的态度。这也说明前卫生部长不过是替死鬼而已,后台和同道们开始心有不忍啦。

    不仅仅是高强之流在记者招待会上表现出来的猖狂和对提问记者的反感乃至敌视的态度,近来种种蛛丝马迹,都给人一种黑云压城城欲摧、山雨欲来风满楼之感。首先,胡温上台之后,对异议分子的镇压反而变本加厉了。刘荻、杨建利案见不到一丝光亮,继王炳章之后,靳海科、徐伟、杨子立、张宏海四君子又被重判,罪名是“颠覆国家政权罪”。

    其次,网络监控愈来愈严,我常去的几个著名网站如北大三角地、汉语文学等接连沦陷,我的数十个网页、专辑陆续被封杀了,国內几个著名论坛,如关天、世纪沙龙、故乡、凯迪等,也陆续封掉了东海一枭的ip。多位网友告知,他们在有关网坛转贴拙文,总是被刪贴、警告或封ip。

    又其次,一些网络名家陆续受到警告,甚至被迫封笔。如湖北杜导斌的名字,最近就从网上消失了,据说是受到了严厉的警告:若不金盆洗手,便以敌对处理;我另外两个颇为活跃的网友,处境也颇为不妙。或老母受到骚扰,或楼下经常有警车,老婆受到跟踪,周围的亲戚朋友受到调查,有的因受连累失去工作。

    老枭非团非党,不商不仕,“有关部门”或许明白警告、威胁、“制裁”对我无用,至今还没有正面接触,我估计他们在暗中布置。落“网”以来,蒙广大网友厚爱,或要拜我为师或要与我合作,或邀我去访或要来看我,对此唯有深深的感谢。但我怀疑其中可能有鹰犬。近日,有邀我去哈尔滨玩的,有约我上海或北京见面的,有以年薪80万诱我“出山”的…。如果是国安或国安外围组织,我劝你们省省吧,别再鬼鬼崇崇弄那些下三烂手段浪费人民血汗钱了。还是进行下一步计划吧。

    老枭随时恭候,水来土掩,兵来将挡。文的来,我有海内三千师友,腹中十万图书,纵把北大清华的文奴们请来,打嘴仗是打不过我的。武的来,哼,我实在没招了,还有烂命一条。这就叫“你有凶残你有枪,我唯正气满胸腔”!我贫过富过苦过乐过享受过,对人生想得深望得远看得透,对许多事,对个人一时得失不太在乎,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老婆孩子。自古大丈夫风云气,每为儿女亲情牵累。真他妈娘希匹,呵呵。

    如果是我过敏了猜错了,谨向弟兄们道歉。险恶江湖,风波处处,不得不多一个心眼,多一份警惕,同时,不敢对胡温新政抱太大的希望。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