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抓纲治国]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声重发:算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枭声重发:算历史旧帐,向恶邻索赔
·按照国际法的规定,2010年是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的最后期限
·按照国际法的规定,2010年是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的最后期限
·民族主义揭伪
·民族主义揭伪
·东海指月录(问答148--158)
·李泽厚的肤浅,东海式的专制等(东海随笔六则)
·东海儒家与自由主义
·儒家不是民族主义等(东海随笔六则)
· 赢要赢得光彩、输要输得光棍
·为何反共、如何反共、反到何时?
·黎文生:对“汉圈”再劝说几句(东海老人荐文并附言)
·黎文生:真正的兴汉
·这个魔鬼纵不得!
·英雄笔,汉王笔
·仁义之施不分对象(东海随笔五则)
·东海儒门要书生、要文,但不要弱
·牛二来也,皇汉来也!(外三篇)
·严防“兴汉志士”,警惕汉服蛮子!---兼寻找汉网秋波王
·邓玉娇之歌
·北京之行小记
·老黄:不可問不可教,不可不問不可不教(东海附言)
·没有人能够拒绝(组诗)
·示尚生:纵横交错,虚实合一,始为真儒!
·关于东海派的一点说明
·“舆论对任何权力都有监督权”等(东海随笔十则)
·“舆论对任何权力都有监督权”等(东海随笔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请中共给一个机会”等(东海随笔二十则)
·“怀念草根君”等(东海随笔十则)
·“怀念草根君”等(东海随笔十则)
·“怀念草根君”等(东海随笔十则)
·尊重“满清遗孽”,弘扬华夏文明
·草根:东海一枭赞(东海老人附言)
·关于信仰、民主与良知
·“把不可能变成可能”等(东海老人随笔五则)
·一个公民关于财产公示制度的思考和建议(作者:余九龙)
·金正日还能“日”多久?(枭声重发)
·东海老人向中共《索礼》
·儒家的大勇(外一篇)
·征联:人能弘道道弘人,人人皆可为尧舜;
·“民族思想不可无”等(东海随笔十五则)
· “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
·东海的自我定位:贤者和行者
·《陈明批判》惊艳觅嫁
·今夜无眠(六首)
·“漂浮浪荡李泽厚”等(东海随笔九则)
·尊贤封圣大会预告
·“漂浮浪荡李泽厚”等(东海随笔九则)
·“佩服余秋雨”等(东海随笔十四则)
·“现在中国必不可少之人”等(东海随笔九则)
·有一件大事将发生(八首)
·唯求豪杰大,共造时势新
·领导人成德成圣最容易
·“敬告郎咸平”等(东海随笔三则)
·“徐水良冤枉了大多数同行”等(东海随笔四则)
·我只愿意做个独行侠!
·“余秋雨的倒掉及季羡林的蒙昧”等(东海随笔九则)
·“儒门护法”等(东海随笔六则)
·“文化也有高下”等(东海随笔三则)
·民怨深如海,杀官出英雄
·请中央国务院关注和支援
·做人不要太“秋雨”
·“关于人民英雄”等(东海随笔二则)
·“泡沫人物”等(东海随笔三则)
·论中囯社会的主要矛盾及解决之道
·举起屠刀立地成佛(诗八首)
·荆楚:儒学之虚伪(东海附言)
·示警共产党,致敬刘晓波
·“关于人民英雄”等(东海随笔二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英雄贵得很”等(东海随笔五则)
·“大流氓不爱耍流氓”等(东海随笔九则)
·负面的老师
·天常生病笔常痒,国不升平心不平
·唯真理是图: 建议东海脱掉儒学外衣(东海附言)
·“大流氓不爱耍流氓”等(东海随笔九则)
·英雄笔,汉王笔
·东海老人:名人张船山
·沙叶新“四项基本原则”的儒学依据(外二篇)
·东海老人:名人张船山
·举仁义之旗,非重礼不可
·“感谢温家宝,瞩目山东省”等(东海随笔五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东海老人:勉习近平先生(东海随笔九则)
·可怕的假洋鬼子!
·岐视假洋鬼子是我的权利
·东海老人:活着有什麽意义?
·中共拥儒我拥共
·《良知永不灭》
·所知障患者
·怜悯假洋鬼子,剔除伪民运!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抓纲治国

    网上有个怪人可雪,疯了似地大骂文人,空中建起什么“自由王国”,念念有词,“自由王国故事多,欢迎朋友来做客”,到处拉客。惹得大卫兄不耐烦了:“自由王国是怎么事啊?每次我还没来得及看完,都来搅局。一枭兄,你就抽点时间去那里看看,回来告诉我们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老枭一代大豪,何等身份岂能听人呼来喝去?再说我看过可雪一段跟贴,就已兴趣全无,故一直懒得去访。他说什么:“科学学研究表明,人类唯一称得起政治家的是孙文,是他作出了政治定义仅此之外任何统治者,不管地马行空,一代天娇抑或佳代绝人充其量都只能是历史长河江湖术士。他们都背着各自葫芦,又各操一路拳脚,堪称术士!”那么,华盛顿呢,哈维尔呢?甚至小蒋(经国)呢?

   昨天,他又紧跟老枭屁股后面责问:有什么根据判断、推理、证明,一旦老枭当上太上皇,就能实现民主自由平等人权博爱啊!而不是一人当政鸡犬升天啊!既不专制也不让人家保持一致啊!至少不像李闯王那样啊!”。并举成克杰、肖作新、孟庆平、刘中山等诸多贪官的豪言壮语为例,说明我也靠不住。

   这倒说到点子上了。谁都靠不住,包括我。

   老枭亦儒亦侠,亦佛亦道,亦文亦武,亦诗亦禅,论素质之佳,腹笥之丰,功夫之深,修养之高,无愧当代一流人物,然而我仍不敢断言自己权欲物欲已消,名心色心已淡。如果一朝奇迹发生,大权入手,而又缺乏有效监督,我仍不敢保证自己绝对不会不胡来----相反,绝对会胡来。闯过了权力金钱关,未必闯得过美酒美色关。

   将己比人,将心比心,xx党人纵是特殊材料做成了,也高明不到那儿去。我三岁就知道了,什么社会主义道德培养、共产主义思想教育,什么三讲五讲,不可能不是皇帝的新衣-----自欺欺人的玩艺!

   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关键是制度啊。

   我党口口声声强调党的纪律干部的作风,也口口声声欢迎群众监督舆论监督,可一直停留在口头上会议文件上,而不肯落实到法律的层面上来。如舆论监督,一部新闻法嚷了二十多年就是不肯出台。真有记者响应号召胆大包天出来监督,下场往往不妙,山西青年报的高勤荣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高勤荣因揭露山西运城假渗灌工程,受到打击报复,于1999年被当地警方逮捕,判处12年徒刑。包括《南方周末》在内的海内外媒体纷纷发表报道声援,扬伟光、高占祥等7位全国政协委员在2001年两会上联名提交展面提案,呼吁重审此案,至今毫无结果。

   还有文汇报驻东北办事处主任与官方通讯社新华社记者姜维平,撰写一系列文章揭发政府腐败行为,被指控「泄漏国家机密」,判刑九年。一边鼓励新闻监督、媒体反腐,却又几乎没有保护他们的法律。如姜维平这样大胆正气、揭露官员贪腐行为的记者,却面临牢狱之祸,太令人心寒了。据了解,我国目前至少有二十五位记者被监禁。

   在网上看到过一个敦促政治局头头们带头公布私有财产、以取信于民的公开信,不觉失笑:这个傻冒也太不了解中国国情了!别说政治局的大人物,在咱们这个社会主义大家庭里,就是县级及以下的zi麻官灰尘官,也没有几个肯打开私房门见见阳光的。那可是国家机密、关系着政权稳定、国家安全的呀。

   从许志林先生的一篇短文中得知,2月7日,中国大陆影响最大的网站《新浪网》、《搜狐网》等,都不约而同地登载了以《逆势暴富──台政界大鳄陈水扁吕秀莲身家大曝光》为题目的一则来自《南方网》的消息,内容为:

   “《南方网讯台》:‘监察院’昨天(2月6日)公布公职人员财产申报资料,显示陈水扁和吕秀莲在台湾过去一年经济不景气冲击下仍成为千万富翁。

   “虽然去年台湾证券市场持续疲软,陈水扁投资脚步却未趋缓。夫人吴淑珍名下的有价证券总额较以往增加2,172万(新台币,下同。约490万人民币),达4,011万(约900万),可谓投资有道。吕秀莲存款为2,660万新台币(约600万),也增加了261.88万元。

   “虽然民进党当局高层都生财有方,身家上升,但刚卸任的‘行政院院长’张俊雄,申报的存款总数虽然比上期减少77万(约18万),有价证券价值增加432万(约100万)。昨天公布的公职人员财产申报还包括‘立法院长’王金平、刚卸任的‘外交部长’田弘茂、‘新闻局长’苏正平和‘农委会主委’陈希煌。”

   报道原意无非是说,台湾现在的当政者也不是什么好东西。然而,正如许志林先生所写,有心人从这则新闻中却可获得如下真实信息与结论:

   ◆台湾在2月6日之前进行了大规模的公职人员财产申报,连“总 统”、“副总统”都不能幸免;◆这次的申报数据是可信的。因为,仅就陈水扁的申报来看,他拥有 的土地、房屋、银行存款、有价证券都分单项列出,帐目清楚。想 来在台湾这个民主社会中,在“监察院”和反对党的严厉监督之 下,陈水扁想隐瞒也不可能。◆陈水扁、吕秀莲的财产都是合法所得,绝不是通过贪污受贿手段获 取的(如果被查出贪污受贿,肯定要被反对党赶下台);◆民主社会并不妨碍人致富,甚至鼓励人们正当致富。据大陆出版的 《陈水扁与民进党》一书可知,陈水扁、吕秀莲都是贫苦出身(陈 的家庭是雇农,吕的家庭是菜农),都是通过自己多年的打拼、奋 斗,才获得今天的财产的…

   不是阿扁他们品质特高尚,而是民主制度了不起!是制度压着逼着他们,要他们报也得报,不想报也得报,而且不得弄虚作假,比较自由的新闻媒体和相对独立的司法机关虎视耽耽盯着,巴不得鸡蛋里找点骨头出来,以便名利双收哩。不怕一万只怕万一,那可名裂身败,不划算哟。

   英国阿克顿勋爵说过,对权力的限制是必不可少的,只有当政府和权力受到有效限制定,才是合法的。我们有句老话叫抓纲治国,纲举目张,指的是阶级斗争呀、粮食呀什么的。其实制度才是真正的纲啊。

   2002、3、2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