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中国乌鸦一般黑]
东海一枭(余樟法)
·请不要提前退场
·《天恩》
·与无理之人不妨争辩,对无礼之言不必计较
·学儒乃大丈夫事-----《论语点睛》自序
·中国:第三条道路
·评李泽厚一句话,为刘晓波说句话
·我踩了很多人的尾巴
·朋友拿来干什么的----小论交友之道
·感谢和感慨---儒家事业需要志士,《大良知学》期待知音
·侠杀与法治
·儒与侠
·“反儒”定律
·颠覆国家易,推翻“东海”难
·反儒派的定义----略答独立先锋网友
·儒与侠(续)
·仅仅“架空”是不够的----浅论马克思主义的错误
·史玉柱何许人也----拜金时代的一个注脚
·老宣“疯话”不幸言中,继续反儒居心可疑
·对商贾阶层的严重警告
·仇官现象已十分严重,乱世到来或不可避免
·敬请方克立及其门下众弟子三思
·以拜致谢又何妨?----关于重庆某中学“拜师”事件之我见
·提醒某些中国人
·儒家政治必须保障公民自由
·值得儒家思考的一个大问题
·中国文化凭什么领先世界?
·方克立先生还不反思,更待何时?
·儒家、马家、方家等等
·欠了债你就别想赖
·《儒家中国》随想
·把对马克思主义的反思引向深入
·关于信仰之我见
·以直报怨最合理,与狗对咬不君子
·总有些人不可教----兼为恶少恶老画像
·“大人物”的处谤之道
·东海精言一束
·需要启蒙的是自由派!
·文化有高下,人格有优劣
·树起鲁迅“民族魂”,丧了中华民族的魂
·大同:仁本主义“一统天下”
·中华亡于何时?
·谁有资格“三代表”?
·真小人与伪君子---兼论尚书记的真和伪
·不是不敢不能而是不屑
·善变与变善---欢迎变向儒家来
·垃圾的价值
·怎样才能摆脱奴性找到自性----兼答留园小龙女
·替唐骏冤得荒
·敬礼方舟子,反对“动机论”
·“缘起性空”正解----“恶取空”批判
·面对众多门外汉
·何妨腾笑下士,切勿遗笑大方
·识心与本心略说
·唐骏可以毋忧
·“真的假文凭”好打,“假的真文凭”难打
·爱我故乡,忧我遂昌----庚寅暑假回乡杂记
·《大良知学》争鸣文汇(一)
·反俗倡雅有良方----献给文化部长蔡武先生
·民主启蒙与文化启蒙-----兼提醒刘亚洲将军
·《大良知学》题贺诗五首
·盗贼不死,圣贤不止----制度与道德关系浅说
·怎么办?----关于政治环境和道德环境的忧思
·恩将仇报亦寻常
·当务之急,治本之策---开展道德重建运动
·政治何尝今胜昔?道德沦丧实空前!
·儒家道德的特征
·好事有风险,救人要慎重!
·道德与法律哪个大?
·美名固可爱,恶名亦何辞
·真理在我家---兼论中国特色的民主
·外在自由不可少,内在自由更重要
·要反“三俗”,更要反“三媚”
·温总理为什么没有“床”?
·人人可以拥有内在自由----答“闹巿修行”网友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李敖、韩寒一进入文化的境界就都出局了
·以啥为本?
·海瑞孝乎不孝?
·四不象的中国---兼为当局指路
·清官比贪官更坏?
·自题反鲁(鲁迅)旧作示网友
·要利益,不要利益主义----利益论之一
·回归宣言
·民主,最不坏的小人政治
·别把尖刀放在孩童手上----利益论之二
·深入批鲁迅,还我中华魂
·莫把偏激当深刻---浅析老子和鲁迅
·鲁迅,幻化成龙形的老毒蛇!
·可以同时信仰儒家和其它宗教吗?
·鲁迅不死,中华不生----鲁迅的反动
·论鲁迅的反动
·鲁迅,吃掉仁义道德的人
·中国文化重群体,西方文化重个体,对吗?
·仁义道德会被吃掉吗?
·内圣外王的关系---与蒋庆先生商榷
·纠正老子
·提醒杜維明先生
·谤我真可乐,反儒决不饶!
·论批判鲁迅、捍卫常识的重要性
·尊孔尊鲁两重天---尊鲁必然反孔,尊孔必然反鲁
·饮鸩止渴说学鲁---兼向鲁粉们请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国乌鸦一般黑

   

   前几天,朱镕基在香港表示中央可利用国内储备协助香港:“党中央、国务院一定会竭尽所能,动用一切可以动用的资源和力量,来促进香港的繁荣和稳定”,在香港市民和媒体一片叫好声中,我却感到彻骨奇寒,把对老朱的最后一点好感和尊敬的残余全部收回。

   这种做法的对错是非,《联合早报》刘晓峰的《中国帮香港是“劫贫济富”》一文已作了精彩的分析:“让一个刚刚脱离温饱之虞的穷人放下自己所面临的一系列难题,拿出钱来帮助一个只是暂时遇到一点小挫折的百万富翁,无论从哪方面讲都显得那么荒谬”。

   香港舆论评论说,老朱说空话的目的在于打气,如以3000亿美元外汇资产助香港财赤,以及建议到大陆发行50年长期债券等,可行性极少。老朱离港前曾打哈哈:“我总结你们的反应,一说我为你们打气,二说我来挺董,三说我说空话。谢谢”。

   我以为,如果是空言,有失堂堂大国总理的风度和信誉度。如果是实话,那就更严重。总理乃全国人民的总理,不是香港地区的财长,有何权力杀贫济富、牺牲全体大陆人民的利益,拿出巨款全力保持香港“繁荣”?在博得香港社会一时好感的同时,老朱却严重伤害了大陆人民的感情-----且不说一国两制本身就是对大陆人民的岐视和伤害!

   既使大陆人民发扬风格,要勒紧裤带帮助香港,老朱这样做,起码也得象征性地征求一下全国人大意见吧-----众所周知全国人大是个仅作摆设的橡皮图章,但毕竟是名义上的民意机构。可是几十年来,多少关系国计民生的重大决策,连橡皮图章都不屑一盖呀。

   回想老朱初上任时,老枭对他深抱期望,赋诗相赠,寄望他“事到万难须放胆,山行绝顶更鞠躬”、“重向恶荆施辣手,惯从烈火辨真金”,赞誉他“千秋重任双肩压,一代雄风四海传”、“拾将世上苍生泪,悬作心头北斗星”,期望他能大力推动政治体制改革,为中华古国开一新局。不料,仿佛一个美丽的梦,转瞬凋零了,留下的是无尽的怅惘、忧伤和绝望!

   杀贫济富,原是老朱惯用手段,在三农、下岗、失学、社保等问题堆积如山的情况下,连续三次给强势集团----公务员加薪,就是典型之例。联想到老朱上任以来的言行,如对台湾民主化的嘲笑,对台湾声色俱厉的恫吓,农民减负、机关精减等种种虎头蛇尾的改革措施,无不说明了,老朱,一个技术官僚耳,有能力,有铁腕,也清廉,但作为一国总理,缺乏全局观念更缺乏起码的人文关爱。

   老朱说“我爱香港”,情辞恳切,情动于衷。他愿意动用倾国之力来雪中送炭、帮助香港。然而,比起大陆来,香港依然是天堂,仍然是一个人均所得为中国大陆几十倍的高收入地区。更需要温暖和关爱的是大陆的“国家主人”。或许老朱也敢笼统地说我爱中国或中国人民,但如果他还有一点羞耻之心的话,他绝不敢说:我爱农民,我爱工人!

   农民也好工人也好,都属弱势群体,都是“公仆”们眼里的冤大头。毛泽东时代,为了工业化,农民被迫作出了巨大的牺牲。造出原子弹,饿死三千万;“改革开放”了,船漏了,被诱导和逼迫下船的是号称领导阶级的工人。“公仆”们永远是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台。各级“公仆”还喜欢搞“献礼工程”、“政绩工程”、“形象工程”,为自个脸上贴金。至于这些工程项目是否最适合普通老百姓的日常生活,那是不在考虑之列的。

   在最高级的“公仆”-----党国主要领导人眼里,中国人不论体制内体制外、不论强势弱势,都是最好欺负最好骗的冤大头。为了讨好西方各国,他们出访时,总是伴以大宗采购项目。同时,为了拉拢几个流氓政权,置几千万下岗工人的生活不顾,置成千上万失学孩子的前途不顾,大搞金钱外交。据知情人士透露:中国的经济援助与无偿,无息贷款的受益国遍布整个世界,其中以与亚洲邻国和非洲国家居多。时至今日,对外援助的总金额估计不少于4800亿美元(不包括战略物资,技术支持等)。相信实际数额只多不少。

   他们一方面大肆炫耀经济一枝独秀、大肆挥霍,一方面又不断哭穷。底层民众特别是农民享受不到经济、文化、社会各方面发展带来成果,连社会保障都绝缘。大量失学儿童则推给所谓的希望工程。中国中西部贫困地区的孩子们的教育费用原非大数字。希望工程数据显示,6500万人民币可建358所希望小学,受益学生可达66,000人。

   事实证明,由于制度的怂恿,当代中国官僚集团,既使与古代一些君主和官员相比,也是品质最恶劣、行为最腐败、人文关怀最缺乏、对民众最冷漠狠辣的一群,他们为了维护特权,是可以无所不为的,是可以好话说尽恶事干绝的。

   老朱接见香港行政长官特设国际顾问委员会时表示:香港如果在我们手里搞坏,我们就是民族罪人!香港立法会内三大政党都认为,香港问题还是要由香港自己解决。刘晓峰说得好,“对于同样属于中国的香港,中央政府所能够给予的最大支持应该是更加坚定地执行一国两制的伟大构想,坚决不干预香港特区的内部事务——即便这种干预打着“援助”的旗号”。老枭倒想请问:远的不说了,中国近几年的高风险的金融系统、通货紧缩、银行坏帐、失业率急剧上升、贪污腐败极端严重、黑社会猖獗以及贫富悬殊、环境恶化、三农等种种问题,愈来愈严重,又是谁的责任?与老朱口中的“我们”没有关系吗?

   虽未闻朱镕基腐败劣迹,其他方面也靠不住,如漠视民瘼、杀富济贫方面,一丘之貉,毫无二致。我想起了我党常用来形容“解放”前地主老财的一句民谣:天下乌鸦一般黑!

   2002、11、2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