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鸣天下之五十四:险恶江湖我独行--扫荡民运第二招]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举世闻枭皆欲杀,何人见面泪双飞
·东海自题联
·东海草堂新浪分堂开张啦
·东海草堂新浪分堂开张啦
·万法何妨看平等,根源不许错毫厘
·zt老象:求“真”应求究竟境——读东海一枭与熊焱关于“本心”与“上帝”相比较之诗偈
·人棍
·敬郭泉、训胡温
·小偈答九公
·推荐玉峰山人之联
·心物一元理至真,儒家智慧海般深----答黄河清先生
·笔耕别有千秋梦,棒喝谁知一寸丹
·敬佩萧大侠大仁大义,打击刘晓波又稳又狠
·不识自由真面目,只缘身在专制中!
·不可嘴封无理者,何妨尿撒老枭头
·和易叶秋《咏梅》诗
·嘲学界
·江婴老获首届中国自由文化奖诗歌奖遥贺(外八联)
·东海老人:命运(七首)
·调梁泉兄(联)
·z荆楚:性善、性恶皆为伪命题——兼与东海一枭商榷
·补裂待圆东海梦,援枭何必新华门!
·自题联
·自题并答谢九公慰勉(联)
·迷性反儒休近我,亲仁重道始成人
·为何自由知识分子很难交成挚友?
·答谢九公(联二)
·你们为什么那么蠢笨困苦?
·答谢九公(修正稿)
·千年悍贼原无愧,一代狂奴自有真
·联贺盛雪诗集《觅雪魂》出版(外一联)
·嘲知识分子
·笔尖流出声声泪,月下淘来字字金
·不管谁把桃子摘,都值得把桃树栽!
·避人好比新娘子,消夜常凭老白干
·以东海述古之道,解囚徒空前之困
·西山花鸟三春盛,东海风涛万古雄
·《我是来领你们回家的》(外三首)
· 首任网选大总统辞呈
· 首任网选大总统辞呈
·新文明从民主开始, 大仁义向儒家回归
·网选总统辞呈
·《泪洒今宵》(外三首)
·东海海外大发,老枭笼中开贺
·《大发之年》(外三首)
·“《自由圣火》2007写作奖”获奖感言
·东海老人:答网友(三首)
·《不要误会》
·重申东海客约,谢绝世俗打扰
·黄河清:有枭声喋恶(散曲)
·烈虎难囚遭鼠忌,狂龙失水被虾嘲
·我为中华修大道---简复一位网络故人
·网友赠诗集萃(之16)
·四言小诗谁解得?
·民运困境的内在要因简析
·最高经典是枭文
· 为胡紫微女士作
·东海一枭:为胡紫微女士作
·这个时代不值一毛(小诗五首)
·千古一圣汪精卫!(枭声重发为熊焱)
·考考你的眼力
·关于汪精卫,小偈答熊焱
·小偈答熊兄(二)
·仰天羡枭,不如俯而求己
·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东海大印》(组诗)
·汪精卫案翻不得!(修正稿)
·儒家的爱怎么做(修正稿)
·老枭不孤独,汪精卫不孤独
·理欠中庸要反思
·zt与老枭共勉,我也是汪精卫的粉丝
·东海一枭:《让我们有风度地对抗》(外六首)
·不懂中庸不大人
·请有关部门不要骚扰毕时圆!
·答鲁凡、方应看、“科学民主”诸网民
·没想刺激毕时圆,不是在乎张鹤慈
·九曲澄:一枭“汪精卫案翻不得”文读后(一枭附言)
·“杨帆门”有感(小偈三首)
·尚未成人休近我---略复某君并附《拒客启事》
·我们去哪里安身立命?逍遥山寨!(小调查)
·《写给反对派》
·聪明人与智慧人的区别
·《逍遥山寨》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一、二)
·论心小偈(答熊焱君)
·偶感写怀二偈
·缺德无内力,不义非健康---民运困境反思兼答客难系列之三
·《请不要对我太好》
·儒家三法印(修正稿)
·东海一枭:《修道一号》
·推荐《民国奇女子陈璧君》并为作者纠偏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三)
·小调查:你对儒家的基本态度
·《回家的路》
·不论中共戓民运,品卑德劣皆应杀
·东海对各家各派的基本态度
·《东方之枭》
·为胡佳一辩
·我能造个新中国
·国内对老枭放松一点点了!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鸣天下之五十四:险恶江湖我独行--扫荡民运第二招

   读过武侠小说的人都知道,江湖中充满了血雨腥风阴谋诡计,每一个大侠的成长,都离不开刀光血影圈套骗局,免不了斗勇斗智重重磨难。

   江湖岂仅在武侠?有人处即有江湖,人心即是江湖。武侠江湖属虚构,社会的江湖,却是实实在在的,人心的江湖,尤为险恶。商场政界,险恶之最。官德堕落、商风卑下、陷阱处处、圈套密密,令人防不胜防。江湖险恶,已成为许多“江湖”中人共同的感慨。

   政治之江湖自古有术无道、鬼蜮横行。马基雅维利说,“在讨论国家安全赖以存在的手段时,就不能有任何正义与邪恶,仁慈与残忍、光荣与耻辱的顾虑去阻止我们采取行动”;他提示君主们:“在消灭政治对手的过程中,最适合的手段就是干净利落与胆大无耻”。

   这个江湖中是没有真善美的立足之地的。成名的大豪大腕,大多是韩非子或马基雅维利的忠实信徒。如著名的法国大革命是在正义与人道的口号下爆发的,但法国大革命中几乎所有政治人物,波拿巴、米拉波、罗伯斯匹尔…,在实际行动中都奉行目标高于一切、无视个体存在的原则,奉行马基雅维利主义。屠杀、溺死、枪决、流放,任意逮捕、任意杀害、任意审讯、任意没收财产等等,成了革命的日常游戏。

   又如国共两党创始时都是以推翻专制实行民主为号召的。它们“成功”之后执政期间的光辉业绩不必多言了,内战期间双方的精彩表现也不用说了,其实它们草创之时,就已集古今险恶之大成。粱启超写于1927年的一封信(与令娴女士等书)中,透露了不少此中信息。信中写道:

   “行军以外的一切事情,都被极坏的党人把持,所以党军所至之地,弄得民不聊生。孟子有几句话说:……箪食壶浆,以迎王师,岂有他哉,避水火也。如水益深,如火益热,亦运而已矣。这几句话真可以写尽现在两湖、江浙人的心理了。受病的总根源,在把社会上最下层的人翻过来握最高的权。我所谓上层下层者,并于非富贵贫贱等阶级而言,乃于人的品格而言。贫贱而好的人,当然我们该极端欢迎他。今也不然,握权者都是向来最凶恶阴险龌龊的分子,质言之,强盗、小偷、土棍、流氓之类个个得意,善良之人都变了俎上肉。这种实例,举不胜举,我也没有恁么闲工夫来列举他。“党军可爱,党人可杀”这两句,早已成为南方极流行的格言,连最近吴稚晖弹劾共产党的呈文上都已引及。但近来党人可杀的怨声虽日日增加,而党军可爱的颂声却日日减少,因为附和日多,军队素质远不如前了。总而言之,所谓工会、农会等等,整天价任意宣告人的死刑,其他没收财产等更是家常茶饭,而在这种会中,完全拿来报私,然他们打的是打倒土豪劣绅旗号,其实真的土豪劣绅,早已变做党人了,所打者只是无告的良民。”

   “这种罪恶当然十有九是由共产党主动,但共产党早已成了国民党附骨之疽——或者还可以说是国民党的灵魂——所以国民党也不能不跟着陷在罪恶之海了。原来在第三国际指挥之下的共产党,他们唯一的目的就是牺牲了中国,来做世界革命的第一步,在饿国人当然以此为得计,非如此他便不能自存,却是对于中国太辣手了。近来南北两方同时破获共产党机关——即饿使馆及领馆发现出那些文件(现在发表的还不到十分之一、二),真正可怕,真正可恨。现在国内各种恐怖情形,完全是第三国际的预定计画,中国人简直是他们的机械。即如这回南京事件,思永来信痛恨美国报纸造谣。不借,欧美人免不了有些夸大其词((把事情格外放大些。)然而抢领事馆等等,类似义和团的举动谁也不能否认。(据说被奸淫的外国妇女至少有两起,还有些男人被鸡奸,说起来真是中国人的耻辱。)这种事的确是预定计画,由正式军队发命令干的。为什么如此呢?就是因共产党和蒋介石过不去,要开他顽笑,毁他信用。共产党中央执行会的议决,要在反对派势力范围内起极端排外运动,杀人放火,奸淫抢掠手段,一切皆可应用。这个议案近来在饿使馆发现,已经全文影印出来了。(俄人阴谋本来大家都猜着许多分,这回破获的文件其狠毒却意想不到,大家从前所猜还不到十分之二、三哩。)”

   国共后来的所作所为,其实早已萌芽于此时。梁启梁法眼观世、慧眼观人、料事如神,故从早期的改良派渐变为后期的保守派,致力于反革命。

   以下言归正传。党文化的先天胎毒代代相传,传到海外民运身上了。据平正网友介绍,十多年前,在美国活动的某些老民运就曾让手下偷拆留美中国学生学者寄往国内的家信,塞进各种骂共产党的宣传资料。这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卑鄙手法当时引起很多中国学生学者的反感。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构陷老枭,也是此胎毒发作之症。据海外友人相告,到处冒认“党员”,乃此党惯技。据联总之声《谢万军干这种事是一贯的》文中介绍:

   “谢万军刚到美国,就到处吹嘘他在国内发展了几百万的“民主党员,在他的网站里公开了一大批国内从来不愿公开的民主党骨干名单。山东的姜福帧等四人发表声明,反对谢万军的作法。坚持自己是“不结社”,否认自己加入过民主党,更没有担任谢万军所说的职务。谢万军居然发表公开声明,咬定他们参加了民主党,扬言可以公布他们当时要求参加民主党打来给他的电话录音(这些电话录音他也能带到美国来?)。谢万军的这个作法,极其恶劣。王希哲当时指出这简直是罪恶。退一步,即使姜福帧等人当初的确要求参加过民主党,你片面公布了人家,人家为保护自己加以否认,完全是他们的权利,你怎么能够用公布人家电话(这样私自录音本身就错误)的威胁手段,来指认人家呢?这和汉奸带着鬼子指认抗日人士,性质有什么不同?”。

   最近北师大网名不锈钢老鼠的刘荻同学被抓,据说是她与一个非法组织有联系,我怀疑也是海外某一派“民运”搞的鬼。

   西哲云,非正义会被谎言与借口所掩盖,使人看不到它的本来面目,无所顾忌的野心家会厚颜无耻地宣传他们在追求正义。民主、自由,本来是好东西,是以人为本为最高法律最大目的的一种思想,是最符合人性、人道主义的一种制度追求,可在中国,却不断被无耻地利用。

   国民两党先后利用它登上了历史舞台,一些民运分子也企业重弹老调子重走老路。他们自己躲到海外,玩借刀杀人之计,把老百姓当枪使,把国内知识分子甚至学生当工具,通过种种阴毒手段鬼域伎俩,让他们“一不留神成了肥皂雕刻师或绿岛小夜曲”(出尘语),好借此大做文章。这与当年“共产党和蒋介石过不去,要开他顽笑,毁他信用,要在反对派势力范围内起极端排外运动,杀人放火,奸淫抢掠手段,一切皆可应用”又有何不同呢?

   只不过,从前有效的方法而今未必有效,当年的健身妙药或许是而今的致命毒药。我在 《古今变法辨-----为胡锦涛鸣鼓壮胆》中说过:正如法国博洛尔在谈及西方韩非子马基雅维利所说,马基雅维利的治国方法会带来的好处被明显夸大。因为这种方法通常只考虑眼前利益,而忽视长远的结果。狡诈和暴力的胜利通常都是短暂的,如果从长远的历史时期来考察,人们就会发现一个规律:不道德的政策必然伴随着失败。狡诈与不正义并非总会带来好处,反而会不止一次地使热烈追求者付出高昂的代价。

   老枭推崇民主,向往自由,激于义愤,放笔直言,枭鸣天下,却是独来独往,不屑于为任何人任何组织打工。我是我自己政治上的老板,骂所当骂,砸所该砸,可谓笑傲江湖,快意恩仇矣。得罪人是免不了的,许多网友为我担心,向我示警,波罗网友在猫眼看人警告:“如此肆无忌惮,遍踏群芳,摧残x共,胡言乱语,四方串联,八维引证,拳打天下豪杰。一枭身在江湖,已经身不由己,径流之大,不辩牛马,竟然不懂江湖礼数,进退法则,亦不知深浅。吾观一枭危之将至也!”

   看不惯伟光正,开罪了,看不惯“民运”,“扫荡”之。如果它们要害我,确是防不胜防、步步荆棘。说毫不畏惧是假的,但不会退缩却是真的。怕也要说。我为我的观点负责,为我的文字负责。我曾对要我随时保持联系的易明网友说,他们真要对我下手,或许还挺棘手,老枭天生异士、一生清白,堂堂正正做事,坦坦荡荡待人,是我为人处世的基本原则。要找我把柄,颇为不易。

   对付别人的招术拿来对付我,不一定有用。就象“经济赔偿”对我毫无效力一样。易明兄笑我愚蠢,出尘兄说我死要面子,其实都是皮相之见。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严肃的政治问题,岂宜经济解决?

   看来海外“民运”一时是无法帮“有关部门”搞掂我了。如果随便安个罪名,比如间谍、加入非法组织什么的,海内外三千师友,绝不会有半个相信,此招太旧,极易犯众怒。制造意外事故或搞暗杀吗,一则此乃国民党传统,素为我党所不喜;二则我还没上那“级别”,三则老枭身手非凡,恐一时也无高手胆敢接此任务。怕就怕女色方面给我下套,那就没办法了,一定中计。不如派个漂亮女特务来勾引我干些犯法的勾当吧。哈哈。

   东海一枭2002、12、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