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
[主页]->[独立中文作家笔会]->[东海一枭]->[枭鸣天下之四十八:忧吾华夏犬儒多 ]
东海一枭(余樟法)
·枭鸣天下之五十四:险恶江湖我独行--扫荡民运第二招
·枭鸣天下之四十四:潘岳算什么东西!
·枭鸣天下之五十九:究竟谁在捣鬼?--质疑中国民主党海外总部
·枭鸣天下之六十二:不识好歹的香港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七:当代诗雄熊东遨
·枭鸣天下之二十三:古今变法辨
·枭鸣天下之六十八:雅量漫谈---`给有兴趣搞政治者上一课
·破戒草之二十一:爱国主义反思
·枭鸣天下之七十:再说共产主义就是好--兼答票友
·枭鸣天下之六十三:又为斯民哭“欧阳”
·枭鸣天下之七十三:谁劫持了希望,谁劫持了中国?
·枭鸣天下之七一:耻辱啊中国人!
·枭鸣天下之六十九:说英雄谁是英雄
·枭鸣天下之八十二: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枭鸣天下之七十六:以施罗德为镜
·枭鸣天下之八十六:是谁“炒红”了东海一枭?
·枭鸣天下之八十八:问天下美眉有几,看老枭手段如何
·枭鸣天下之八十九:幸福的奴隶
·枭鸣天下之八十五:谎言之国
·枭鸣天下之九十一:古代的高薪养廉政策
·枭鸣天下之七十八:要追就追心上人,要说就说心中话
·枭鸣天下之九十四:特权剥削几时休
·枭鸣天下之九十五:谁教公仆成公害?
·枭鸣天下之九十六:道德何辜?革命无罪
·枭鸣天下之九O:女人与政治
·枭鸣天下之九十九:血染的历史
【诗】
·鹰之歌
·东海一枭词一束
·网友酬唱集(之三)
·老枭的诗
·赠网友(并序)
·天涯追日(诗四首)
·在命运之上(组诗)
·逍遥 等诗歌
·放歌
·一曲两弹(组诗)
·重建诗的尊严
·伪诗三种----关于当代诗词的思考之二
·辞宴告白 (诗)
·师友酬唱集之二
·笑忆
·心灵的锋刃(诗二首)
【一枭网评】
·移居杭州寄呈海内外师友
·反腐秀 ---写给中纪委
·嬉皮笑脸答芦奸
·又到莫谈国事时
·答客问之一
·答客问之二
·自我小结兼推销----罢网告白之三
·欲凭媒介觅知音
·民主不是飞来峰---复陈亦兄
·围城
·专家一开口,老枭就发笑
·从摩罗说起 报复坏郭靖
·从伊沙说起
·驾驶员和乘客
·诗石对话乐无俦
·清谈与清议------驳谈古《闲话清谈客》
·不锈钢老鼠之歌
·肉食何人为国谋
·随想录之一:男人、女人、性
·噩耗传来心欲碎,老成谢去泪难禁----痛悼陈政老
·人生大美是沧桑----陈政老酬唱诗萃
·求同存异,精诚团结
·奴隶与奴才
·东海一枭答客问之四
·我与妃子的故事
·党老爷巧言惑世,吴大人空话蒙人
·中国乌鸦一般黑
·朝三暮四耍群狙
·防民若贼为哪般?——谁剥夺了我们的知情权
·雅量漫谈
·留不得,留得也应无益——与胡锦涛先生谈心之二
·从来家贼最难防——与胡锦涛总书记谈心之三
·抓纲治国
·桃花影落飞神剑
·魏京生,好样的!
·爬虫张海迪
·飞花摘叶出重围
·扫家与扫天下——写给支持和反对我当国家主席的朋友们
·依旧人民是贱民
·谁教公仆成公害?
·“通天巨骗”我先知
·上界神仙之乐
·“秀”满中华假大空
·不与穷人交朋友
·不与官人交朋友
·给胡锦涛的两记耳光!
·不与富人交朋友
·巧言令色必有鬼
·猪狗般的幸福
·多保留一个"无赖国家"的好处
·自杀的民族
·宜将剩勇追穷寇
·堕落的联合国
·男人之哭
·无耻的科奴
·新闻改革为先导──关于政治改革的建言
·中国人非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枭鸣天下之四十八:忧吾华夏犬儒多

   昨夜,著名的清韵论坛诗韵版禁封了老枭兄弟东海二枭的id,封就封了,这种事对老枭及大量网上同道而言,早已是家常便饭了。当初更加著名的关天论坛连连封杀我和我的弟兄们,我也没说啥。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处处不留爷,爷就落草去嘛。再说,没有哪个茶舍老板往外赶客人的,何况老枭这种才大气粗的贵客?他们也是迫不得已,怕莽汉口无遮挡,谈及风月之外、宫帷之中,万一上头追究起来,要吃官司关门歇业。

   然而,该坛坛主种桃道士在封杀令中,大发了一通蠢话(附后),令我不忍缄默。按说,老道也是诗江湖中成名立万、弟子众多的人物,内功见识,当有可观,不料一开口却如此不堪。这短短的封杀令中所暴露出来的极端功利主义思想(如果也算思想的话)和犬儒主义心态,有相当的广泛性和典型性,很有剖析的价值。

   经过文革浩劫,人们被那种虚假、空洞、言不由衷、无限拔高、欺世盗名的伪崇高伪教条骗惨了也害惨了。极权政府别有居心地人为起哄地造出了那么多的崇高,实则坐享最广大人民的奉献和牺牲,同时把伟大的光环拼命往极少数权贵身上罩,而铁一般的事实证明,这光环底下却是世间至黑。人们发觉真相的丑陋荒唐之后,从当初的无限感动变成了无限厌恶。躲避崇高的口号响彻云霄。

   体现在文学上,严肃与崇高变作堂·吉诃德的盔甲。有研究者指出,“文学的边缘化,文学的庸俗化,文学的快餐化,文学的颓唐化已成为我们描述20世纪最后一些年头中国当代文学无法回避的文化现象”。王朔小说是这一特征的典型体现。1993年作家王蒙用“躲避崇高”来概括他对这一文化现象的认识。王蒙在谈到王朔作品时指出:"首先是生活亵渎了神圣,……我们的政治运动一次又一次地与多么神圣的东西--主义、忠诚、党籍、称号直至生命--开了玩笑,……是他们先残酷地'玩'了起来,其次才有了王朔”。

   这一来矫枉过正,在躲避伪崇高的同时,把真正的崇高也躲避掉了。崇高和伟大,不论真假,都成了人们避之唯恐不及的东西。这乃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最大悲剧之一。极端的卑贱、极端的冷漠、极端的微琐、极端的自私自利成为一种流行的时代病,许多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整个社会从上到下从官到民,包括思想界学术界诗词界,只有术,没有道,只有厚黑拳经,没有少林佛学,只有精益求精的形而下的精致,没有莽莽苍苍的形而上的乾坤大气。犬儒主义盛行天下。

   犬儒们习惯于以一种功利的、浅短的眼光来看待一切、衡量一切。谁的血还没凉透,心还没坏够,谁还会主动做好事或利人不利己的事,他们的眼睛就会冒出巨大的问号来。你的作品弘扬一种与主旋律不合拍的民主思想吗,你批评政府抨击一切不合理的时弊吗,那定然是哗众取宠,是逞强好胜,或者是为了炒作自己,没准那是您的饭碗-----谁知道你领了海外“反华势力”的美金、卢布、英镑没有哇?操!

   他们还会继续责问:再说了,那样做,不就是发发牢骚而已吗,能为百姓带来实际利益吗,能使国富民强吗。

   这种口吻,与某些人“民主可以当饭吃吗”如出一辙。他们不明白,追求民主自由,不仅仅为了富民强国或为百姓谋点利益而已,或者主要目的不在这里。它们关系着人的尊严和国的尊严。而能否自由地“发发牢骚”,则是民主与专制的分水岭,是自由和不自由的的分水岭,也就是人与猪的分水岭。人有权发牢骚,猪则吃饱就可以了。

   他们也愤世嫉俗、痛恨现状、私下牢骚,但绝不在公开场合出声。“它把对现有秩序的不满转化为一种不拒绝的理解,一种不反抗的清醒和一种不认同的接受”(《徐贲:当今中国大众社会的犬儒主义》)。还会自慰一番:我们不是不做,而是我们知道做了也没有用。如果有用,我们也会呐喊、抨击,而且会做得比你更好更出色,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不做则已,一做就大。

   诸如此类的口吻、心态,堪称典型的犬儒主义表现。于是,在以小人之心、以功利之心度人的同时,在拒绝崇高的同时,犬儒们主动拒绝了人性内在的崇高和人格天赋的尊严,把自己降格为动物或侏儒状态、非人状态。他们眼光紧盯着脚尖的蝇头微利,推崇一种斤斤算计、趋利避害、妥协苟且的生存法则,而所躲避或拒绝的是那些善良而美好的东西。

   其实犬儒主义也是一种不满和反抗,只不过如徐贲所指出的:“民间犬儒主义是一种扭曲的反抗,它折射出公众生活领域的诚信危机及其公开话语的伪善,但它却不是在说真话,更不是一种公民们公开表示异见的方式”。“要想改变民间犬儒主义扭曲性的反抗,或者甚至改变当今中国上下互动的体制性犬儒主义,最终还得从建立允许说真话、鼓励说真话、必须说真话的理性公民社会秩序着眼” (《徐贲:当今中国大众社会的犬儒主义》)。

   我也痛恨伪崇高伪教条,但我仍然相信世间存在着真的崇高和伟大,只不过非大多数人特别是中国人的本性和能力所能企及罢了。每当目睹耳闻崇高的人和事,既使是自己做不到的,但我还是会感动,并希望自己在生活中尽量效仿之,尽量不要被假恶丑的现实消磨尽善良之心、博爱之情、正义之气!

   老枭当然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大奸大恶没干过,小错大过可不断,从不敢也没资格自命崇高、充当道德完人,更不愿成为那种泥塑金面仅供膜拜的僵尸朽木。所以在网战中,一再主动亮出自身的累累丑陋疤痕,亮出种种可卑可笑之处。但是,在一地鸡毛满地江湖中,我还不屑于与奸诈的蛇、猥琐的鸡和下贱的狗们为伍。所以,我忍不住要吐几句真言、发几声呐喊出来,但求心之所安而已,并没抱什么“登高一呼,应声云众”的希望。遭世人的冷淡、冷嘲、乃至反对、侮辱,也很平常,原不介怀。只是忍不住为吾民吾国也为自己生悲耳。

   具体到删贴或封ip事宜,或删或封,自有网方的苦衷。对此我只有同情和理解。对于眼下的言论环境而言,我的不少文字确是显得比较尖锐的。中国书法网总舵主、我的老对头陈亦的处理方法和所持态度,就很可取:“一剑横行天下,无所畏惧,若与众俱,则不然。虽然老枭的这类诗不一定招致严重后果,但如果因为个别人的作品而影响整个网,冒这个险不值得,希望老枭理解”。

   当然,种桃道人也不愿封我,曾跟贴说明我诗非反诗,希望逃过管理员金晴,蒙混过关。只不过我不领情耳。所以此文不针个人,而是借道人之头,抨击一种现象而已。还有,都二十一世纪了,还言诗反不反,未免太也可笑。

   前面谈及写作所获,当然也有的。一是网络虚名,二是微薄稿酬。只不过在大方之家眼里,不足挂齿,以世俗的眼光衡量,得不偿失吧了。如果图利,继续商业活动才是最佳选择;如果图名,我完全可以写些不疼不痒不冷不热的玩艺,或干脆跟着主旋律跳舞,岂不更好?早有省、中央级大报友人表示愿为我提供用武之地,凭我雄才,弄点实实在在的名气出来,有何难哉。

   东海一枭2002、12、4

   附:

   种桃道人:“东海同志:不管你是二枭还是一枭,如果你能用你那诗为百姓谋点利益,我们还要谢你哪,如果仅仅是想发发牢骚,我想在自己家里足移你发了,只会放空炮,又不能使国富民强,那是哗众取宠。与己与人都没什么利。我劝过您,写写诗骚,作作雅文的人,好歹该知道吧?你以为清韵就您一个“能人”会写几句牢骚?我想这十之*****都会写,且不会比你差,人家比你有脑子,人家不鸣,鸣则惊人。你的诗几呼天天在呐喊,你成了什么事?令人家看看热闹而己,发帖劝过你,不听,还在自鸣得意哪…凡事要有个度,入乡还要随俗哪,何必非要与自己过不去哪?逞强好胜、或者炒作自己,凡人皆会,也无不可,但总要有个分寸。如果清韵因为您的行为而被查封,您不是失去了一个展示自己的场所吗?尽管是虚拟的网…其实你写什么与我都无利害,我也不大看您的大作。最多我不作这班主。无甚大碍。当然你不妨接着写。如果那是您的饭碗…我想作诗尚不如写成老百姓都能接受、通俗易懂的、更有力度!并祝您诗运亨通”。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