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为何中共官员多具有奴隶主和奴仆的双重人格?/郭国汀20评陈泱潮文章]
陈泱潮文集
·小溪宗教论坛删除吾文和封杀我名的事实真相(1)
·小溪宗教论坛删除吾文和封杀我名的事实真相(2)
·小溪的“等于”都是胡说!
●铁杖辖管宗坛恶霸小溪
·质问宗坛恶霸小溪为何故意颠倒黑白放毒造谣?
·铁杖辖管新法利赛人序列2
·扒下宗坛恶霸小溪所谓“理性讨论”的画皮
●纪念小溪
·祝福小溪先生安息(外一篇2006文:小溪难保不归海)
·ZT小溪先生:数学的美映出上帝的爱
·陈泱潮在天易网再用铁杖辖制和教训假耶稣张国堂
·违背《圣经》唯一真神原则的伪基督徒快悔改罢!
·我对小溪先生的过早辞世是真诚惋惜的!
▲耶穌授權轄管/牧養列國的人子,
得勝又遵守耶穌之命到底,捍衛造物主惟一真神上帝信仰之戰鬥5:
●时刻守望者必读:人子的真实含义
·批驳假耶稣张国堂:人子的真实含义1
·时刻守望者必读:人子的真实含义2
·守望者必读:人子的真实含义3
·时刻守望者必读:人子的真实含义4
·时刻守望者必读:人子的真实含义5
·时刻守望者必读:人子的真实含义6
·时刻守望者必读之七:猖狂的假耶稣客观上正在为【末期】和【人子】作证
·陈泱潮(陈尔晋)作为匡扶者的来历和资格之一
·陈泱潮(陈尔晋)作为匡扶者的来历和资格之二
·陈泱潮(陈尔晋)作为匡扶者的来历和资格之三
·时刻守望者必读之八: 在2009汉堡国际大会上致耶和华见证人中央长老团D.splac长老的信
▲耶穌授權轄管/牧養列國的人子,
得勝又遵守耶穌之命到底,捍衛造物主惟一真神上帝信仰之戰鬥6:
●對妄言“废除旧约”者的批判
聖經新约是对舊约的繼承、更新、发展与升华,是一脉相承,不是废除
·旧约乃是圣经根本,不可持“旧约早已废了”的说法
·旧约是新约的根据,不可言废;圣经必须发展(多图)
·新约对旧约的更新和发展,是继承不是废除
·“废除旧约”是十足的撒但魔鬼论调
·劝告顽固妄言“废除旧约”者的短语通讯摘录
·悔改吧!不可再胡言乱语“废除旧约”!
▲耶穌授權轄管/牧養列國的人子,
得勝又遵守耶穌之命到底,捍衛造物主惟一真神上帝信仰之戰鬥7:
●對瘋狂假冒紫薇聖人的宣昶玮的挑戰和勸告
·对宣昶玮等所有假冒紫薇圣人者的挑战和告示
·宣昶玮,一條新的上馬凳!
·假冒紫薇聖人的宣李鬼活畫像
·陳泱潮對宣李鬼等所有假冒紫薇聖人者的再次挑戰和告示
·瘋狂冒充紫薇聖人的宣昶玮,不過是一個爭名奪利的無良歹徒!
·勸告頑固以假亂真冒充紫薇聖人的宣昶玮
◎◎◎◎◎
▲政治救世部
▲专著:铁幕惊雷——特权论
·《特权论》目录及作者与之相关的文字和实践简介
·[《特权论》第一篇 历史性] 第一章 修正主义
·[《特权论》第一篇 历史性]第二章 反修防修
·[《特权论》第二篇 必然性]第三章 根源
·[《特权论》第二篇 必然性]第四章 高度组织的政经一体化公有制社会生产
·[《特权论》第二篇 必然性]第五章 权力被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
·[《特权论》第二篇 必然性] 第六章 官僚垄断特权阶级的崛起
·[《特权论》第二篇 现实性] 第七章 危机
·[《特权论》第二篇 必然性] 第八章 无产阶级民主革命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
·[《特权论》第三篇 现实性] 第九章 基本方针
·[《特权论》第三篇 现实性] 第十章 无产阶级民主制度
·[《特权论》第三篇 现实性] 第十一章 无产阶级专政
·[《特权论》第三篇 现实性] 第十二章 政策与权衡
·[《特权论》第三篇 现实性] 第十三章 马克思主义共产党纲领
·[《特权论》第四篇 合理性] 第十四章 扬弃论
●有关《特权论》说明
·《特權論》當之無愧是馬克思主義巔峰的經典著作
·陈泱潮《特权论》(中国民主化第一方案)介绍
·就《特权论》写作时代背景等若干问题答研究者
·尼克松破冰之旅与我的《特权论》——尼克松首次访华30周年纪念
·四五论坛编辑部(1979年):《特权论》(《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出版序言
·陈泱潮(陈尔晋):《特权论》(《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重印前言
·陈泱潮(2002-8-26):《特权论·重印前言》上网按语
·关于特权论的几则通讯
·陈泱潮:论中共社会制度之本质
·《特权论》判定中共罪加一等
·《特权论》英文版《CHINA:CROSSROADS SOCIALISM》说明
·致《特权论》英译者等国际友人献词及注(7个附件[图])
·陳泱潮與《特權論》英文翻譯者ROBIN MUNRO先生合影
·6.4血案是抗拒和抹杀《特权论》的必然结果
·《特权论》的真理性和影响将日益彰显!
·《特權論》寫作于極端恐怖的時代
●基调与高峰:中西方人士评述《特权论》的历史地位和意义(1)
·杰克.格雷:陈尔晋的主张实际上成了民主墙运动的基调
·陈尔晋的《特权论》是文革中青年的社会批判思潮的高峰
·郭国汀:彻底揭露批判中共极权专制流氓暴政本质的奇书──简评陈泱潮《特权论》
●1979民主墙人士有关《特权论》的部分回顾和评述
·刘青:陈尔晋——民主墙前南飞雁
·牟传珩79民运回忆录中的陈泱潮(陈尔晋)
·刘山青79民主运动回忆录文摘:鮮明的印象
·陈尔晋和他的《特权论》/胡平
·ZT:陈尔晋的《特权论》和「九号文件」
●网络民主墙时代对《特权论》的部分评述和介绍
·郭国汀:大器晚成——《陈泱潮文集选读》序
·张伟国:奇士奇书---陈泱潮和他的《特权论》
·ZT郭国汀:论公推中国民运政治领袖的必要性
·ZT;陈泱潮先生在当代中国思想史上的地位
·烈雷:从良心救国到智慧救国——诚挚推荐陈泱潮先生著作兼论立宪精神
·共产极权专制暴政的典型特征——郭国汀二评陈泱潮的《特权论》
·论共产极权专制政权的本质—— 郭国汀三评陈泱潮天才著作《特权论》
·何谓“无产阶级专政”——郭国汀四评《特权论》
·论初级无产阶级专政 /郭国汀五评《特权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为何中共官员多具有奴隶主和奴仆的双重人格?/郭国汀20评陈泱潮文章

   
    四川有一传统名剧《变脸》演员能在瞬间令人难以置信地变换脸谱;极权专制独裁暴政下的中共官员几乎个个具备该变脸绝活:在下级面前是趾高气昂颐指气使的奴隶主,面对上级则变成奴颜婢膝低三下四的奴仆。上至独裁者以下的高官下至村干部绝大多数中共官员都是具有此种奴隶主兼奴仆双重人格的变脸人,中共党魁作为最高独裁者则必然时刻提心吊胆,战战兢兢随时防范大权旁落,故争权夺利的血腥争夺几乎不可避免,于是杀功臣能臣,亲小人重奴才如影随形。如果仔细观察一下周围的中共官员,几首皆是重度政治精神分裂症患者:革命高调说的比唱的还动听,干的却是肮脏下流极端自私自利的勾当。当然不能排除个别中共官员亦有清廉正直的品格,但肯定罕若星晨;其根源在于中共选任官员的任命制。
   
    陈泱潮先生早在三十年前在其名著《特权论》即对中共任命制作了深刻剖析。他指出:“任命制历来是专制统治者用以维持其官僚军事机器的通灵宝玉。一方面是当权的官员若不安置一群宵小,把一部分权力分给他们,就不可能篡夺非法的权力;另一方面,企图升官发财的钻营利禄者同意戴上枷锁为的是反转来能把枷锁套在别人身上。由于权力的腐蚀性,下述总趋势毫无疑问:任命制总是有利于剥削者压迫者结党营私、藏垢纳污、搞专制恐怖。”
   

    陈先生接着论述到:“毛泽东曾说:我们的权力是谁给的?是工农广大劳动群众给的。而任命制恰恰抹煞了这一点,把权力的给予当作上级领导栽培恩典感激涕零。那些希图高官厚禄的人,削尖脑袋,摇着尾巴,变尽法子,拼命讨领导的欢心。无原则地服从、顺从,卑鄙无耻地谀从,为的是有朝一日的受任命、得提拔。高级官僚们往往为了保护自己的既得利益,所关心的是维持住到手的荣华富贵,保持住旧质的稳定性。政治上的守旧路线,反动路线,导致了用人路线上的守旧路线,反动路线;不是讲裙带关系任人唯亲,就是专门网罗走狗奴才;从而导致了当权阶层日益腐朽、无能、没落、反动!”
   
    陈尔晋先生进一步论证:“在权力被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的生产关系下,任命制造成了当权者只为他的乌纱帽和提拔他的上司负责,不为他所领导下的人民群众负责。任命制加剧了政权的保守性和反动性;强化了专横拔扈掉官僚统治;培育了无耻透顶的奴隶主义,终将使政治风尚坠落败坏到极其卑鄙肮脏的地步;蘩衍滋生了政权体系内的宗派主义并导致了宗派主义战争;……归结为一点:权力被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之下的任命制,将劳动者、人民大众的主权剥夺殆尽!因此,可以断言:任命制是阻挡继续革命的堤坝!是束缚人民民主手脚的锁链!是把无产阶级专政变为官僚垄断特权阶级修正主义社会法西斯专政、把社会主义公有制逐渐变为官僚垄断特权阶级所有制的政治门径!”
   
    陈泱潮先生借反驳苏联的选举暗责中共的所谓人民代表大会选举制:“苏修的选举,首先,候选人是领导内定的。该候选人,实质上就是领导欲任命的人。苏修的所谓选举,纯属骗人的把戏!所谓选举会议不过是架表决机器,所谓选举过程无非是演场木偶戏:操纵者要木偶举右手,木偶难道能够举左手?这种选举,对于权力本身来说,是自我欣赏,对于当权者来说,等于玩场权术游戏,目的不过在于“使这个政权得到一个伪造的民意批准。(马克思语)对于人民来说,则地地道道是受欺骗、玩弄、蹂躏、残踏、侮辱!选举权被选举权不堪忍受地被剥夺!”
   
    中共通过暴力谎言欺骗恐怖手段窃取政今已经57年,口口声声人民民主,实则系地地道道的专制暴政;迄今连村一级的民主选举仍未实现!从中央到地方各级行政官员全部由中共组织部系统任命,由于民众并没有选举官员的权利,自然使得所有欲谋一官半职者千方百计与上级搞关系,以致贿赂公行贪腐成风无官不贪,纯属制度性腐败。
   
    人性论的知识表明人的天性是自私的,争名夺利亦是人之常情;故有“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之说;中共任命制是激励人的自私自利,放任当权者发挥其人性恶一面的东西。民主共和体制正是一方面充分反应民意保障大多数人的利益,同时尊重和保障少数人的意见和利益,制约平衡当权者权力以实行社会公平公正公道的终极目标的最佳体制。西方自由资本主义国家政治体制皆实行民主共和制,国家各级权力上至总统下到最基层的市长议员全由选民定期在公开公平自由竟选基础上选举决定,且受民众通过新闻媒体自由,言论舆论出版结社自由制约,使得任何官员难以随心所欲烂用职权或越权。人人得以畅所欲言,身心灵魂获得充分自由,因而整个社会充满生机活力创造力,博爱平等人道仁慈精神得以发扬光大。中共为了一已私利死抱住权力不放,由于中共政治上腐败无能必然导致中共官员整体上腐化堕落,若在定期公开公平公正自由竟争的基础上竟选,几乎可以肯定99%的中共官员全部无法胜出,这就是中共为何惧怕民主自由人权法治,惧怕真正的自由知识分子,长期实行极为严厉的党禁报禁的根源。
   
    马克思主义理论从本质上看纯属谬论,从实践上看则证明为大错特错;尽管不排除其中某些观点亦有合理可取之处。我在1984年大学时代对共产主义的思考得出的结论是:“这是一种不切实际的幻想。因为它完全违背自然规律,违背上帝的意志(即自然规律本身,也即我国古人所谓之 “道”)。唯物主义认为世界的本源是物质,我认为这是对的。问题是,世界是物质的,物质是由原子组成,原子又由质子、中子、核子组成;大千世界是由108 种元素相互之间经过物理化学作用反应千变万化而来,这些原素的性质依其电子层数和最外层电子数的不同呈规律性周期性变化;而人也是物质,也是由各种元素组成。人就个体而言,体内各元素组成成份与大自然中各元素含量比率不尽一致,不同种族,不同国家的人,有时在某些元素的含量可能差异相当大,但就人类总体而论,业已证实与大自然中各种元素含量比率完全一致。但世界上没有任何两个人其组成元素的含量或内容完全一致。因此人与人之间的自然差异是客观存在的,而且永远存在。此种差别反映在肉体机能方面可能不是太大,2倍或至多10倍的差异有可能,再高则值得怀疑。但组成人的脑细胞的思想物质成分思维能力区别巨大, 成百上千倍甚至上万倍均有可能。质言之,人的思维能力的区别远远大于体能上的差别。正因为如此,人创造社会财富的能力,脑力劳动创造的价值要远远大于体力劳动,强行拉平两者之间的区别,形成表面上的平等,而人为造成实质上的不平等,人类最伟大的创造力也必将因此而丧失或被厄杀。因为脑力劳动者的培养除了要有先天的天赋之外,要付出巨大的代价,而体力劳动者几乎无需任何培训,近乎出于本能即可。此外,人性论知识告诉我们,人的本质是不安于现状,喜新厌旧,贪欲无穷;而社会财富决不可能达到可以任意丰富的程度,因为物质财富的基础是自然资源,任何资源都有是有限的,其再生能力同样受时间,科技水平的限制,也是有限的,而人的欲望是无穷的。 因此,吾以为共产主义仅是一种空中楼阁,永远无法实现的美好的空想。 所谓共产主义需要几代人甚至几十代人共同努力奋斗才能实现之说,纯属欺人之谈,如果说300年前的清初某人或某党说他们的所作所为是为了当代人类的根本利益,汝信乎?人类应当为当代及下一代人的幸福而努力才有实质意义。”(1984年2月15日于吉林大学图书馆)当年我仅是从自然科学原理尤其是根据自然生态学原理依逻辑思维作出的推论。但结论却与众多马克思主义研究专家经过大量深入研究所得出的结论相同,亦可谓殊途同归。
   
    中共已是朽木不可雕,已成腐肉不可保鲜。面对中共窃取国家政权后所犯下的一系列杀人、抢劫、破坏传统中华文化、毁灭中华文明道德、污染中国人民心灵、毁灭中华自然生态、强暴全体国人精神,陷全体国人精神心灵于奴隶境地处于超级奴隶制下五十七年謦竹难书的滔天罪行充耳不闻视而不见,却仍然对中共抱着改良改善心态的任何人,不是东郭先生便是政治庸才或是政治白痴或是深具慈悲心者。
   
    中共是集古今中外极权专制独裁流氓暴政之大成者,是一个不受任何有效力量制约的极权专制统治集团,是一个货真价实罪大恶极的利益犯罪集团,是一个空前绝后的精神强暴犯罪集团!因此陈泱潮先生早在三十年前在其《特权论》即断言:改良主义行不通!今天在中共通过邓小平之瞎猫屠夫理论,官商勾结大肆疯狂侵吞国有资产先富起来的特权阶级太子党秘书党小人屑小党一统天下日益流氓化黑社会化法西斯化的情况下,改良主义当然更行不通!
   
    中共不灭亡,天地不容,神鬼不依!全体不愿意做奴隶的中国人,海内外所有真正的中国人的朋友们,让我们有钱出钱有力出力团结合作共同抗暴献出我们每个人的一份力量,终结中共专制流氓暴政!迎接一个没有共产党的真正自由民主人权法治宪政的新中国!
   
   
    自由圣火首发稿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