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自动中止发动新疆起义的原因]
陈泱潮文集
·6、李光耀亞洲價值觀的邪惡本
·7、亞洲民主國家成功的例證是對李光耀亞洲價值觀的否定
·8、中共專制獨裁教父李光耀是中國人民的災星
·9、李光耀教唆中共如何在法制的名義下厶と藱
·10、李光耀未能在新加坡實行光榮革命的重要原因
·對李光耀亞洲價值觀的批判
●無神論科學迷信者霍金是生理上心灵上的严重殘疾人
·霍金無神論科學迷信者的殘障形象值得人們深思
◇◇◇◇◇
▲視野與關注卷
●反对派应端正思想路线
·新唐人電視臺可否就孫中山問題組織一場電視辯論?
·温家宝就是应当这样勇往直前、再接再厉!
·唯我独革类与五不搞胡说集团居然高度一致
·谁的声音对党政军观念的转变更有影响力?
·未来中国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民间应当理直气壮公开声援和支持温家宝疾呼政改
·反对派不应和五不搞胡说集团异曲同工一致打击温家宝疾呼政改
·人人自我为中心的无神论党文化是中国民主化的大敌
·“要民主最力的普世个体自由主义核心”批判
·西欧:马克思主义本土化的成功范例
●事情正在起变化
·民心已变,做党心虚——兼谈江僵后对胡锦涛先生看法的相应调整
·《民心已变,做党心虚》一文非求胡也——兼与友人言志书
·中共16大已经形成邓规江随军委主席终身制
·江泽民未死而报丧,是中共高层权力斗争的表现
·ZT温家宝:未来中国的走向
·中共体制人亡政息是必然
·隐性帝制绝对权威难以长期为继
·江泽民坐失开创宪政民主千秋伟业的大好良机
·中共垮台后中国必分裂大乱的原因及救治方略
·江泽民的罪孽
·胡锦涛要吸取江泽民的教训:天予不取获罪于天
·观念和事情正在起变化
·看韩寒文章有感:年轻一代渴望变革
·民主春风二度解冻专制中国——骆家辉效应(2图)
·习近平关注网络,重视重量级异见领袖文章
·中国若有宪政民主制度,试看天下谁能敌?
·ZT姜维平:薄熙来要发动军事政变?(图)
·ZT各界急切寻求政治出路
·这些令人震惊的数字不能不令人得出这样的结论
·TPP向中共敲响了警钟
·ZT中共广东省委书记汪洋高调谈改革
·ZT温家宝势力十八大前异军突起(图)
·ZT中国需要一场大变革
·关于薄熙来问题复某直线思维网友
·ZT匿名人士:500个特权家庭垄断中国
·中国民主化的希望(一图)
·新春寄语∕郭永丰
·反叛者起義者的心聲
·ZT评习近平提出取消毛泽东思想这个重大议案
·如此之多震惊世界的中国倒数第一说明了什么?
·中國已經國將不國的兆頭
·究竟是谁要扳倒薄熙来?/陈破空
·40年前的《特权论》与40年后中国触目惊心的特权政治
·夹缝中的良知和智慧/白岩松
·寻求体制内外民主化和平转型的共识
·ZT梁京:中国通胀,一场规模空前的财富大抢劫
·值得一读:中国多发钱就涨价美国滥发货币为何不通胀
·习共19大後之主要人事最佳布局
●值得关注的文章转贴
·没有道德品质优势的民运比共产党好不到哪去
·《南方人物周刊》访戈尔巴乔夫
·ZT中美的10句话对比——剖析的真是精辟啊
·ZT什么是社会主义?中共国完全是欺世盗名
·ZT对胡锦涛《新年贺词》的几点意见
·谢选骏:中共尊孔意味共产主义末日来临
·社科院蓝皮书 中国面临周边四大威胁
·忘记历史经验教训重复犯错的民族是劣等民族
·突尼斯强权骤然垮台会带来新一波民主化浪潮
·薛涌:房价劫持了中国的未来
·ZT中国模式的非洲实验田——突尼斯怎么会一夜变天?(外一篇)
·ZT胡锦涛主张学习朝鲜和古巴 常委会决议不再讲普世价值
·牟传珩:万众炮轰“退休双轨制”
·中南海来信:欠债太多,积重难返,政改难!/斯伟江(外一篇)
·末日将临?全球禽鸟鱼牛等动物离奇集体死亡
·ZT今日中共国到处都是人贩子
·ZT林和立:»“二刘”助习近平稳江山
·ZT没有任何政权可以在10亿人的不满中维持长久
·ZT警惕“红色血腥”卷土重来!
·梁京:中国的“茉莉花革命”何时发生?
·中共内部唐太宗路线与隋炀帝路线的斗争
·ZT梁京:中国危机在加速恶化
·关注艾未未及中共拘捕艾未未引发的问题
·ZT中国 一个没有希望的国家
·ZT:2011.9/中国网友观点摘录
·ZT温家宝讲话透出重大信息:老江病危胡总失控
·ZT美国对中共发出战争警告
·ZT郎咸平如此看中國這個民族和奧巴馬
·ZT事实胜于雄辩 苏联解体後的发展(图)
·美国大选,北京患“罗姆尼恐惧症”
·zt“廖亦武的讲话足以让当局打颤”(组图)
·丹麦为什么不腐败?/ 许春华
·披阅毛泽东时代中国人离奇的死罪(图)
·北大教授順天應民演讲:辛亥革命与宪政(视频)
·大陆狂传的最新政治段子集 精辟!
·遭阉《南方周末》原版新年献词
·當代青年:像子弹飞的大陆90后
·王军涛:十八大政变后权争新变局
·俞可平:改革没有突破,政局必有突变
·zt网友称“罗援就是国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自动中止发动新疆起义的原因

关于1977年陈泱潮预谋发动新疆起义的事实证据


   

——回答共特流氓三度匿名恐吓信的骚扰


   
   

   陈泱潮(陈尔晋)
   (2005-12-20)
   
   更多文章请看www.tianyao.org 天药网
    www.boxun.com 或www.ncn.org陈泱潮文集
   
   ~~~~~~~~~~~~~~~~~~~~~~~~~~~~~~~
   

目录


   
   一、先将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二、以事实为根据,驳斥写匿名恐吓信的共特流氓的诬蔑与胡说
    ——关于1977年陈泱潮预谋发动新疆起义的时代背景和人证物证
    1、首次刻印《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就是为了发动新疆起义
    2、当时为什么会选中了新疆赛福鼎?
    3、当时对华国锋宫廷政变及其谎言的判断和义愤,是促成陈泱潮决心发动新疆起义的决定性原因
    4、准备发动新疆起义的人证
    5、准备发动新疆起义的物证
    6、自动中止发动新疆起义的原因
   三、中共过去十分庆幸有毛泽东那支笔,而今也十分畏惧有陈泱潮这支笔
   四、在此有必要重申【天命前定:荣耀决不能归给假神和雕刻的偶像】
   五、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陈泱潮的生死观
   六、劝汝休作恶,免坠无生门!
   
   ~~~~~~~~~~~~~~~~~~~~~~~~~~~~~~~
   

6、自动中止发动新疆起义的原因

   
   至于在冒着生命危险,作了如此充分的准备之后,为什么会自动中止了发动新疆起义的行动?老夫在《陈泱潮事略》中,也作了十分清楚的回顾和说明:
   

“十六、「偃武修文」广西行

   
   就在我信心百倍,准备动身的前夜,我看着熟睡中的妻儿,忽然大发慈悲之心!我此时此刻非常清晰地看到了暴力革命的后果!战争将使千百万家庭受到肢解和伤害!‘一将功成万骨枯’!千百万人将在这场--虽然估计最多二至四年就可以结束的--战争中牺牲或者伤残!千百万家庭将因此而承受丧失亲人的痛苦或承担亲人伤残的重负!而所依靠发动起义的少数民族据说有好斗的传统,有为了自身利益可不择手段的信条,一旦居功自傲,又将对中华民族带来怎样的后果……战争将使本己灾难深重百孔千疮的中国元气大伤!战争将使本已十分不幸的这代中国人千家万户付出更惨重的牺牲和代价!……
   
   兵书云:‘兵者,凶器也,圣人不得已而用之’——那么现在是不是除了发动武装起义之外,中国民主化进程已别无他途?
   
   我此刻想到已复出的邓小平!我当时认为邓小平有早期留学法国接受西方文化熏陶的经历。在共产制度下,虽然他曾屡屡掌握实权,但也毕竟尝够了被独裁者专制的苦头,生死悬于毛泽东之手,进退荣辱全凭毛泽东好恶一句话,‘伴君如伴虎’,自己根本不能把握自己的命运,宁不吸取教训‘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吗?他自己身家的遭遇,其好友周恩来之命运,难道不会使他反思一下现存体制?此次邓失势而复出,可望得国于无望之际,难道就不会有得之于天、还之于民、公天下之可能?……况且,邓小平之夫人卓琳确与自己是世交姻亲,有可能面谏邓,说服其效法华盛顿精神,影响世界历史,使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归于人道归于民主,从而结束两大阵营对峙核大战威胁全人类的现状,做世界级伟人……
   
   发动起义,创造奇迹,自己可以成为世界关注的焦点,可以做毛泽东第二,甚至可以超越毛泽东,但却要世人流血……进言邓推进和平的民主化变革,自己最多只能做一个谋士诤臣,却可以免去天下苍生流血争战之祸……
   
   何去何从,一向勇往直前的我,此时不禁慈肠忧柔,为之辗转反侧,数日食不甘味,难以决断!
   
   三十二岁的我,此时此刻确实不是以自己一己之私个人的前途命运地位荣辱为念,而是的的确确在以天下苍生为念——我选择了后者。
   

‘毒蛇螫手,壮士断腕,不断腕不足以全一身也!’——这是我少年时代记忆深刻的一句话。可以说这句话影响了我的一生。下决心冒死写作《特权论》,这句话起了作用;决定用红油墨刻印《论》文准备用以发动新疆起义,这句话也起了作用;如今,在做毛泽东第二还是以天下苍生为念之间,究竟何去何从需要作出决断时,又是这句话起了作用!……

   
   但是,毛泽东去世前批评邓小平的话,对我影响很大。联系邓一贯的作风,按存在决定意识的观点看邓的一生,我相信毛泽东批评邓小平是大官们的代表,乃知人之论!邓小平的阶级本质和历史局限性正在这里!但眼前现实存在又是邓处在被毛否定、被华国锋压制、急欲打翻身仗的现实生活和心态中……邓小平到底能不能顺应民主潮流?具体能顺应到什么程度?我尽管有前述邓可能接受和采纳民主革命主张的推测和假设,但这毕竟只是推测和假设,能否变为现实?我心中没有充分的把握。一九七五年将《论》文请刘传真交邓转毛的事,如石沈大海,刘只说交去了,没有任何反应……
   
   此时,我深恐独自决策个人思虑欠周全,因而迫切需要找一位既可信靠、而且知识结构可与之商讨此等大事的人,共同分析研究一下,以便作出正确决策。
   
   为此,我决定前往广西找甘自恒商量。甘自恒,云南大姚人,毕业于北京大学哲学系,是我第一次大串连赴京在北大认识的朋友,双方曾就文学评论诗歌创作有过若干通讯,时刚从广西扶绥县革命委员会政策研究室调广西大学任教(甘后来于一九八五年前后和温元凯等人发起成立[中国创造学学会],任该学会秘书长,现仍在广西大学做教授)。
   
   一九七七年初秋,我专程来到南宁,给甘自恒带来了《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红油墨油印本。
   
   甘的意见使我得到的判断是:相信邓小平在经过这些反反复复三下三上之后,尤其是在向华国锋夺取最高统治权的过程中,必须也必然要借助民主的口号和旗帜!这是邓的现实需要。在这个时候,邓需要理论辅佐。邓是经验主义者而非理论家思想家,邓自己没有理论……中国民主化进程有待经济的发展,国民素质的提高,需要历史条件的进一步成熟……
   
   商量的结果,决定还是以尽量不伤害国家元气,尽量不要再给人民增加痛苦和牺牲,诉诸和平变革为好。……为便于邓小平接受,必须把肯定文化大革命的部分,中国现存社会各阶级的分析部分,无产阶级第二次武装革命的部分,新国际党纲部分、以及对人民代表大会尖锐批判等部分,加以删除或改写……
   
   事情就这样决定下来。我于一九七七年中秋从广西返回云南,自动中止了去新疆策动赛福鼎起义的计划。把一百二十本《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红油墨原印本全部埋入地下。把手稿作了处理——一旦出事,只要找不到手稿原件,证据不足,就不至丧命。只要能活下来,民主革命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我不欲人为此流血,天必佑我终获胜!……
   
   之后,一九七八年春,赛福鼎奉派作为中国党政代表团团长率团出访罗马尼亚。我知道,这是邓剪除华国锋羽翼调虎离山之计,新疆党政军班子将在赛离疆出国的日子发生重大变化……果然,赛随后被调离新疆到北京任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副委员长,明升暗降,不仅已丧失实权,而且也成了邓鸟笼中的画眉了……
   
   ——这个万载难逢的机会,就这样丧失了!从时机条件成熟到机会的丧失,前后不过半年时间!
   
   ……当我首次坐牢面临死刑威胁的时候,当母亲在我第二次坐牢来探监摔了一跤在身边没有一个亲人的情况下非正常死于旅途的消息传来之后;当"六、四"枪声响过之后……我多少次为此追悔莫及!‘万般悔恨无假如,只恨当年不丈夫!’……一遍遍扪心自问:难道是妇人之仁?非也!难道是干大事而惜身?更非也!那么为何会忽然改变了这一精心策划的行动?为何当时决策关头就根本没有好好想一想放弃这一机会和计划,后遗症善后问题如何得了,自己个人身家的下场和命运?……这些为什么,曾一度时常困扰在我的心头。
   
   直到多年后,我研读《圣经》、破解《推背图》对当代中国政局异乎寻常的详尽而准确的神奇预言之后,才得以释怀!
   
   同时,在那样整个民族不仅人身受到专制而且思想也受到专制的充满恐怖的时代,能够保持思想自由独立思考,并使之达到特定时代特定国度思想理论的巅峰,且敢于提着脑袋把这些思想理论成果写出来上书最高统治者引领时代潮流,不为名不为利只求改变国家灾难深重的现状救民于水火,在有和平变革的可能出现时,断然放弃发动武装起义,全然不顾及个人身家前途命运的实践,也常常令我有如阿Q似地得到精神安慰!
   

——如果世上英雄才俊之士,在个人命运和人类群体命运发生冲突的时候,都能够自我克制,尽量以小我服从大我,那世界就是文明昌盛和平稳定真善美的世界!如果在社会发生危机,因而迫切需要个人贡献力量的时候,有相当多的杰出人物能够及时挺身而出自觉尽心尽力以‘只要道行天下,成功不必在我’的精神,去努力作出奉献,那世界也就一定能够成为真善美的世界……

   
   自那以来,我一直认为自己有大德于天下,甚而是有大阴德于天下!因而我确信我能立于不败之地!
   
   正是这种信念支撑着我渡过了一次又一次的危机和难关!始终坚信一定能够赢得未来——天心无亲,唯德是扶!”
   
   ——质问写匿名恐吓信的共特流氓:你否定得了中国民主运动名副其实的先驱者如此光辉的人格、智慧和崇高的品德吗?你一而再,再而三,不仅写匿名恐吓信,声言要“撞死”老夫、“杀死”老夫,而且是张口闭口辱骂老夫是什么“老不死的”、“王八蛋”等等,你自己想一想:你这样肆无忌惮恐吓和辱骂一个真正不为名不为利,一心一意献身于国家民族和平正义进步事业,一心一意为了国家的未来和百姓的福祉,而奋不顾身英勇奋斗的志士仁人,是不是太缺德了、太丧尽天良了?!老夫绕得了你,天理良心也绕不了你!因果报应也断乎绕不了你!
   
   
   【待续】
   
   陈泱潮E-mail:[email protected]
   电话:0045-22 17 96 7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