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36年来专制扼杀思想,中国已来到何处 ---- 二悼杨小凯先生]
陈泱潮文集
·Ⅴ.谈要“摆脱兴亡周期率”,却疯狂反对民主化变革
·Ⅵ.坚持专制独裁国体制度,决然逃脱不了通过战乱改朝换代的厄运
·8.只有【上帝之道人权灵本主义】即【弥勒皆大欢喜学说】才能有效拯救中国世道人心
·8.1.经无数事实及切身体验,确认无神论是错误的
·8.2.《聖经·旧约》明确昭示了这一真理:造物主主宰世界
· 8.3.事实胜于雄辩:中外历史证明确实是造物主主宰世界1
·8.3.2.“日不没帝国”英国的历史见证
·2度关乎人类生死存亡? 地球变暖或引发危机(图)
·8.3.3.超级强国美国的历史见证
·8.3.4.前苏联东欧巨变的历史见证
·8.3.5.南北韩的历史见证
·8.3.6.中国自身的历史见证
·8.3.7.中共国自身的现实见证
·8.3.8.上帝信仰在中共国勃起初见成效
·ZT毛泽东创造历史上皇帝的34个第一
·8.4.今日中共国当局拒绝和阻碍唯一真神信仰的后果1
·8.4.2.没有唯一真神信仰的中共国,宗教信仰走火入魔
·8.4.3.超常稳定的西方国家是具有三角稳定结构的体制
·8.4.4.国家没有正确的宗教信仰,就等于没有灵魂
·诺贝尔和平奖委员会主席托尔比约恩·亚格兰的演讲词
·8.4.5.儒家文化本质上是无神论专制文化,已经不合时宜
·8.4.6.无神论国家科技与军事必然永远落后于信仰 上帝的国家
·8.4.7.坚持无神论专制独裁,中共国必然加速覆亡
·8.5.【弥勒皆大欢喜学说】是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的最佳方略
·9.只有【弥勒皆大欢喜学说】才能有效拯救中国世道人心
·10.【弥勒皆大欢喜学说】是本次人类文明毁灭大劫到来前夕的导师之言
·11.【弥勒皆大欢喜学说】既是 上帝信仰的中国化,也是 上帝之道的全球化
·12.【弥勒皆大欢喜学说】所证明的【上帝本体实存】对净化人心的重要作用
·13.【弥勒皆大欢喜学说】所倡导的【灵本主义】对匡扶世风的重要作用
·14.【弥勒-指导灵】对中共决策者顽固反对普世价值政改的严肃警告
·答关于“中国不需要什么国师”之说
·二答关于“中国不需要什么国师”之说
●党棍邓力群
·邓力群——一根维护官僚特权阶级专制独裁暴政的党棍!
·邓力群的卑鄙之处
●九尾狐狸精王狐佞
·正陰謀篡位的九尾狐狸精王狐佞是中國和世界的禍害!
·一臉陰邪晦氣的狗頭軍師王狐佞,嚴重諏Ш涂雍α肆暯
●本·拉登之死
·中共专制独裁救星本·拉登已死
·本·拉登之死的意义
·ZT我们是上帝庇护的国度
·小布什功追里根总统
·任雯颐 “怎样处理本-拉登的遗体说明美国是个什么样的国家”
·李天笑:本‧拉登毙命 中共心事几人能解
·ZT奥巴马收看拉登击毙过程 这张照片说明了什么
●金正恩
·談判破局嫁禍屬下?傳金正恩肅清二號人物
●李光耀亞洲價值觀批判
· 1、爲李光耀之死而嘆息且自責
·天意流布于互聯網:ZT紫薇聖人將在2015年前出世!!
·2、習近平必須堅決打破新加坡迷信
·3、請習近平但看新加坡在李光耀死後局勢的變化
·4、再次提請習近平一定要三思!
·5、李光耀亞洲價值觀無異於說亞洲黃種人劣等論
·李光耀之死与所謂亞洲價值觀的破滅
·6、李光耀亞洲價值觀的邪惡本
·7、亞洲民主國家成功的例證是對李光耀亞洲價值觀的否定
·8、中共專制獨裁教父李光耀是中國人民的災星
·9、李光耀教唆中共如何在法制的名義下厶と藱
·10、李光耀未能在新加坡實行光榮革命的重要原因
·對李光耀亞洲價值觀的批判
●無神論科學迷信者霍金是生理上心灵上的严重殘疾人
·霍金無神論科學迷信者的殘障形象值得人們深思
◇◇◇◇◇
▲視野與關注卷
●反对派应端正思想路线
·新唐人電視臺可否就孫中山問題組織一場電視辯論?
·温家宝就是应当这样勇往直前、再接再厉!
·唯我独革类与五不搞胡说集团居然高度一致
·谁的声音对党政军观念的转变更有影响力?
·未来中国覆巢之下岂有完卵?
·民间应当理直气壮公开声援和支持温家宝疾呼政改
·反对派不应和五不搞胡说集团异曲同工一致打击温家宝疾呼政改
·人人自我为中心的无神论党文化是中国民主化的大敌
·“要民主最力的普世个体自由主义核心”批判
·西欧:马克思主义本土化的成功范例
●事情正在起变化
·民心已变,做党心虚——兼谈江僵后对胡锦涛先生看法的相应调整
·《民心已变,做党心虚》一文非求胡也——兼与友人言志书
·中共16大已经形成邓规江随军委主席终身制
·江泽民未死而报丧,是中共高层权力斗争的表现
·ZT温家宝:未来中国的走向
·中共体制人亡政息是必然
·隐性帝制绝对权威难以长期为继
·江泽民坐失开创宪政民主千秋伟业的大好良机
·中共垮台后中国必分裂大乱的原因及救治方略
·江泽民的罪孽
·胡锦涛要吸取江泽民的教训:天予不取获罪于天
·观念和事情正在起变化
·看韩寒文章有感:年轻一代渴望变革
·民主春风二度解冻专制中国——骆家辉效应(2图)
·习近平关注网络,重视重量级异见领袖文章
·中国若有宪政民主制度,试看天下谁能敌?
·ZT姜维平:薄熙来要发动军事政变?(图)
·ZT各界急切寻求政治出路
·这些令人震惊的数字不能不令人得出这样的结论
·TPP向中共敲响了警钟
·ZT中共广东省委书记汪洋高调谈改革
·ZT温家宝势力十八大前异军突起(图)
·ZT中国需要一场大变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36年来专制扼杀思想,中国已来到何处 ---- 二悼杨小凯先生

〔耶底底亚兜率评论〕
   
   陈泱潮(陈尔晋)
   
   (2004-8-16)
   
   更多文章請看www.cnfr.org或
    http://boxun.com 【陈泱潮文集】
   
   
   曦光,你在1968年共产王朝率先提出〔中国向何处去〕这个问题,距今已经36年。
   
   36年来,对这个问题作出认真的体系化理论化有着根本性代表性的明确回答,在厉行思想专制的偌大中国,实在是屈指可数!
   
   而且,诚如你所经验所感受到的,在专制制度下,〔中国应当往何处去〕是一回事,〔中国究竟会往何处去〕,又是另外一回事。前者是理想的回答,后者是实际的演进。民主制度使国家理想前途与实际演进,容易达成一致。专制制度则往往取决于当权者之智愚贤不肖,往往南其辕而北其辙。
   
   让我们依时间顺序对36年来〔中国应当往何处去〕和〔中国实际已往何处去〕这两回事之重点,都作一个十分必要的比较回顾。
   
   首先,你在1968年回答〔中国向何处去〕这个命题时,结论是按照巴黎公社的原则,打碎旧的国家机器,实行普选制。你说:“中国的政体与马克思当年设想的巴黎公社民主毫无共同之处。所以中国需要一次新的暴力革命推翻特权阶级,重建以官员民选为基础的民主政体。这就是我写的〔中国向何处去?〕中的主要观点。”
   
   显然,这是一个〔中国应当往何处去〕的理想回答。如果中国社会当时就能够变成这样一个“以官员民选为基础的民主政体。”那就不仅给解决中国社会主义问题提供了一个大有选择余地的机会与机制,而且也给解决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存在问题,开辟了一个新的方向。
   
   然而,当权的毛泽东尽管把马克思主义作为“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写在宪法上,把公社不仅挂在嘴上,而且变成了政治经济合一的基层权力机构。但是,其毛氏公社理论与实践之绝对专制实质,与马克思巴黎公社原则之有限民主理念,完全是根本不能相容的两回事!所以,毛泽东之中共不仅没有采纳你的观点,而且将你视为洪水猛兽,抓捕关押。若你不是出身中共高级干部家庭,而是“地富反坏右”家庭出身,恐怕早已命丧黄泉----你作为在押的提出“中国需要一次新的暴力革命打碎旧的国家机器” 的全国著名的年轻“反革命” ,同样逃不脱你在狱中实际经历了的1970年〔一打(严厉打击反革命)三反〕运动那从肉体上残酷消灭业已暴露出来的中共潜在对手的这一关!
   
   在这个时候,当权的〔以毛泽东~“四人帮”为代表的中共政治挂帅阶级斗争为纲左撇热昏派〕,对〔中国向何处去〕的回答是:走朝鲜金日成~金正日父子今日仍然在继续走的〔打着共产原教旨旗号厉行新奴隶社会帝制之路〕。
   
   尽管由于毛泽东的死亡和“四人帮”的被抓,中断了这一条道路,但是,毛泽东把中共党主席职位交班给江青、之后传给毛远新的安排,以及华国锋坚持到1978年的“两个凡是”方针,可以看出〔以毛泽东~“四人帮”为代表的中共政治挂帅阶级斗争为纲左撇热昏派〕走朝鲜金日成~金正日父子今日仍然在继续走的这条〔打着共产原教旨旗号厉行新奴隶社会帝制之路〕的端倪。
   
   继你之后,1974年广州李一哲大字报,以“林彪反党集团”为靶子,提出了在当时颇有影响的〔社会主义的民主与法制〕口号。但是,该大字报并未明确指出到底〔社会主义的民主与法制〕究竟应当是个什么模样……
   
   在毛泽东时代,对〔中国向何处去〕这个问题,称得上“作出了认真的体系化理论化有着根本性代表性的明确回答”的,不能不说到我在1974年~76年初写成的《特权论》(又名《论无产阶级民主革命》)。
   
   正是《特权论》十分明确和深刻地剖析了现存社会主义社会生产方式基本矛盾特定内涵;十分明确和尖锐地指出了现存社会主义社会由于其生产方式基本矛盾特定内涵的作用,必然产生共产党官僚特权阶级,背叛共产主义革命理想,异化社会主义革命成果,形成更罪恶的有着8大政治经济特征的〔新型官僚特权奴役制度〕;且十分明确和具体的提出若要防止和杜绝这种〔新型官僚特权奴役制度〕在社会主义国家衍生,就必须从解决现存社会主义社会生产方式基本矛盾特定内涵入手,要〔按美国式的成文宪法下的三权分立以权治权原则,在中国建立民主制度,实行公有制基础上的两党制、议会制、总统制〕。
   
   显然,这在当时也是一个对〔中国应当往何处去〕的理想回答。如果中国社会当时就能够实行这样一个〔按美国式的成文宪法下的三权分立以权治权原则,在中国建立民主制度,实行公有制基础上的两党制、议会制、总统制〕。那确实中国就能够真正为人类开辟一条消灭一切阶级压迫阶级剥削维护社会公正的高速发展的新道路!
   
   ----人们应当正视:这些年中国城市建设后来居上得以迅猛发展以及华西村坚持集体经济迅速发展致富而两极分化甚微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挟公有制之余威!
   
   而且,更为重要的是,在我当时看来,如果那时就能启动中国民主化变革,建立两党制、议会制、总统制,完全可以【毕四功于一役】:
   
   1. 当时不仅可以最大限度地获得深患“恐苏核大战威胁症” 的欧美在政治上、经济上、技术上对我国的鼎力支持,加速我国现代化建设;
   
   2. 而且又可及时防范官僚特权阶级坐大把中国变成官僚特权阶级暴富、广大人民百姓被进一步强化为奴的岖型社会;从而有效瓦解苏东集团及其所奉行的特权超级奴役制度;
   
   3. 通过这样的社会主义国家政治制度民主化和平变革,有效制止东西方两大阵营因制度对抗而可能导致的核大战;
   
   4. 和平解决台湾海峡两岸问题,统一祖国……
   
   ----从1972年以来,我为了我国能抓住这个时机,可以说耗尽了心血,不顾身家性命写了《特权论》,上书毛泽东暨中共中央,并因此脚踏鬼门关坐了牢……
   
   如果在三中全会后1979年就开始推动《特权论》所建言对公有制政治体制实行三权分立两党制民主宪政改革,中国不仅经济会取得远远超过今日的长足的健康的发展,而且社会公正肯定会得到保障,社会风气道德情操精神面貌定会决非今日所能比拟!台湾海峡两岸恐怕在蒋经国健在时,也己在民主的共识下实现了和平统一.而且可以断言:绝对不会发生89/6.4这样的流血事件—— 事实上《特权论》1979年《重印前言》已经对此向邓小平发出了警告:“如果不立足于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而只是希图眼前十年,二十年的“安定团结”,偏安于一时,从而必将导致十年,二十年后(甚至不等十年,二十年过后)的大流血大灾难的话,那我们这一代人就要成为历史的罪人、子孙后代的罪人,遗臭千古!” ……
   
   然而,在专制独裁体制下,实际决定共产中国〔究竟会往何处去〕的,不是具有远见、思虑周详的先进理论。在没有言论自由政治民主的社会环境下,任何先进理论都完全有可能遭到当局的扼杀和严厉封锁。在共产中国专制独裁体制下,实际决定中国〔究竟会往何处去〕的,仍然是掌握着国家机器总开关的权力核心----中共军阀独裁者。
   
   在中共11届3中全会后当权的〔以邓小平为代表的中共打开经济鸟笼堵死政治体制改革右拐寒煞派〕,他们对〔中国向何处去〕的回答是: 〔只要能保持共产党一党专制军委主席独裁的帝位,一切都可以不择手段,一切伤天害理的事都可以作!6。4屠杀证明了这一点,经济可以任意放开,不惜彻底破坏整个中国生态环境,不惜全盘化公为私,不惜全面委身国际资本,不惜跳海一战……唯独政治民主化改革绝对不能放松,哪怕我死后洪水滔天!〕
   
   中共11届3中全会后的邓小平,一方面施行了诸多和《特权论》主张相一致的政策,例如:提倡解放思想,民主法治,重新阐释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必须制定刑法民法……反对神化领袖,实行职工代表大会,厂长负责制,老干部退休制,律师制度,和平解决台湾问题,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的结合……甚至之后中共13大提出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等等;
   
   但是,另一方面,邓小平则不仅轻率否定《特权论》关于中国应当先行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的设想,竟然否定政治民主化这条捷径,说‘社会主义改革根本不存在捷径可走’!
   
   其结果是----今天世人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已经走上了这条捷径的前苏东国家,政治体制生机焕发,民气振作,其经济发展正在加快并必后来居上!而中国却仍在早就必须进行的政治体制改革面前,徘徊犹疑,裹足不前,经济看起来有所发展,实际上固疾已成且日益病入膏肓,上层建筑业己又再次且更加严重地不能适应经济基础发展的要求,新的难以预料的社会动荡在所难免!
   
   而且邓小平断然否定《特权论》所强调的中国政治体制民主化改革,必须借鉴三权分立权力制衡这样的普世成功经验!尤其更为严重的是邓小平还疯狂否定《特权论》关于共产专制体制生产方式必然产生官僚特权阶级的论断,鼓着眼睛胡说共产体制“根本不存在也根本不可能产生官僚特权阶级”!!!并在此基础上鼓吹不择一切手段向钱看,让一部分人(当权者)先富起来……
   
   其结果是----短短20多年来,【现代化被邓小平严重扭曲】!对〔中国向何处去〕这个命题,在邓小平手里,以国家机器、用政策实践和社会既成事实,作出了这样极其罪恶的回答:中国几代人用血汗和眼泪作出巨大牺牲奠定起来的公有制经济基础被迅速瓦解,让官僚特权阶级迅速化公为私、迅速弄权暴富、迅速加剧贪污腐败,不仅将人民百姓的基本人权进一步彻底剥夺,而且将人民百姓长期忍受盘剥在公有制名义下的产权也彻底剥夺!在一切权钱非“打上兽的印记者”莫属、一切为官僚所垄断了的政治经济体制下,人民百姓只能被愚弄引诱去“一切向钱看”,只能让他们痴呆呆永远做稳奴隶!!!
   
   我在《特权论》中指出:“如同生产的社会化和私人占有制的不兼容性构成了资本主义社会生产方式的基本矛盾那样,高度组织的政经一体化公有制社会生产和权力被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之间的不相容性,就是岔路口社会主义社会生产方式的基本矛盾。” (见《特权论》第三章 根源)
   
   经过30年的演变,今日中国社会性质已经变异。中国社会已经不能够再称之为“岔路口社会主义社会”,更不能称之为“社会主义社会”。今天的中国社会已经完全按照《特权论》的预言,演变成了〔四不像社会〕----〔官僚特权资本法西斯社会〕
   
   〔中国现存社会生产方式基本矛盾的特定内涵〕也已经部分地发生了变化。
   
   〔高度组织的政经一体化公有制社会生产〕已经演变成了〔融入国际资本市场以官僚特权资本为主导的多种经济成分的社会化生产〕。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