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特权论》第三篇 现实性] 第十章 无产阶级民主制度]
陈泱潮文集
·敬请徐水良先生向公众证实:陈泱潮《特权论》剽窃了你的哪个观点?
·《特权论》与当时(文革期间)民间出现过的探索文章有无关系
·请问朋友徐水良:这是正派人说得出来的话吗?
·且看陈泱潮和徐水良在同一时间做的事——到底谁有病?
·请问徐水良
·满江红:此病恶
●2010对网上传闻已久的“战略特务”徐水良的质疑和批判
·陈泱潮与徐水良出发点有着根本的不同
·徐水良“抓特务”意在搅乱中国民运队伍的铁证
·扒下意在搅乱中国民运队伍的争名夺利之徒嫉妒狂徐水良的画皮
·徐水良与你们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们每个人都要接受历史审判
·正告徐水良之类(四则)
·质问徐水良:你这不是继续“用阴暗心理搞人身攻击”,是什么?(1张图)
·回击徐水良之七:哥本哈根全球气候大会已经向全世界敲响了警钟!
·警告徐水良!
·陈泱潮对徐水良“有敌论”的批判
·再次严重警告徐水良(附徐水良所写《呼吁救助陈尔晋》文)!
·徐水良和一目了然的网特紧密勾结造谣诽谤诬蔑《特权论》作者的铁证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庞涓要想方设法谋害孙膑了!
·中文网上重现孙膑与庞涓的故事
·陈泱潮和徐水良先生具有结论性意义的交流和对话
·徐水良又再造谣了--陈泱潮与伍凡之争是为了争当所谓的大总统吗?
·如果你能够驳倒其中之一,我就接受你的指责
·当代庞涓嫉妒狂徐水良的丑恶和无耻
·太不雅观了!"大理论家"徐水良已经没有招架之力了!
·当代庞涓嫉妒狂徐水良的丑恶表演应当引起人们的深思:
·你徐水良自己好好看看当代嫉妒狂的醋酸劲!
·请看徐水良打着“反共”旗号掩盖事实真相和要害问题的现行欺骗术
●看徐水良的同类项
·极其狡诈的战略网特五毛党最重要的标志
·对毫无道德底线的徐水良紧密搭档三妹的批判1
·警报:警惕毫无道德底线的徐水良搭档的恐怖主义板斧!
·坚决反对战略特务驱民送死的“暴力论”
·警告政治流氓特务打手徐水良的唱和者!
●2010-9月再批争名夺利嫉妒狂徐水良
·嫉妒狂徐水良是中国民主化和平转型的祸害
·质问争名夺利狂徐无耻:《特权论》恢复原名是“骗子漫天骗人”吗?
·向争名夺利狂徐无耻水良要证据
·你徐水良又暴露出你嫉妒狂真骗子的丑恶嘴脸!
·关于米奇尼克问题的一点感想
·转贴独评网友近日几则戏评争名夺利嫉妒狂徐无耻恶棍帖
·徐水良利用严家棋夫妇的名义欺世盗名行骗的铁证
·陈泱潮就徐水良问题与严家祺先生通话纪录
·陈泱潮是所罗门转世和弥勒下生的部分确凿证据
·争名夺利狂徐水良在共舞台大耍泼皮又逃之夭夭的丑恶表演
·质问徐不良:这些有关陈尔晋的文论是不是出于79民运志士之手?
·刘刚“有谁没被徐水良骂过?”
●对极端邪恶的争名夺利嫉妒狂泼皮徐水良的盖棺论定
·评乱世宵小徐水良的投机和剽窃“理论”
·再次恳请徐水良先生正面回答我所提出的五个问题
·徐水良是真正的叛徒特务线人打手的铁证
·真正“最没有道德底线”的贼喊捉贼
·嫉妒狂徐水良是一个十足的伪民运分子!
·ZT曾节明先生对徐水良邪恶行径的质问
·丑奴儿:徐水良大耍流氓无赖泼皮手段太邪恶
·战略特务徐水良不打自招疯狂的自我暴露
·徐水良人格缺陷是建设民主社会的破坏力量
·伪革命派乱世宵小抓“特务”恶棍徐水良的死穴
·谁对中国民主革命的破坏作用超过任何网特?
·ZT徐水良,真想不到你这么厚颜无耻!/王希哲
·对冒牌革命家“军队国有化”胡诌的驳斥
●徐水良疯狂诋毁和攻击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的原因
·徐水良为什么要如此疯狂攻击刘晓波获奖?
·徐水良疯狂打击破坏分裂民运队伍,不只是中国人劣根性问题
·对徐水良否定获得国保9.8万$安家费的几点质疑
·徐水良的所谓“丹麦、缅甸果敢朋友”是地地道道的中共抵挡特务线人
●就刘晓波与诺奖事答网友问
·2.关于发起致信诺奖评委会反对刘晓波的幕后黑影和目的
·3.关于中共是否要故意把刘晓波推上诺贝尔和平奖领奖台的问题
·4.关于刘晓波本人缺点错误问题
●喊着“民主”口号实际在干疯狂践踏民主原则的反动行为
·曾节明 “强烈谴责徐水良、卞和详侮辱陈泱潮先生信仰的恶行
·今天,我被“反共邮组”除名了
·曾节明:强烈抗议对陈泱潮先生的除名行为!
·曾節明論斷戰略特務徐水良最近罪惡表演
●徐水良一伙对陈泱潮再度发出恐怖主义死亡威胁
·ZT诛杀令:当迅速秘密处决陈殃潮等中共逆贼!
·徐水良一伙已经赤裸裸开始搞恐怖主义活动了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关于陈泱潮等再次遭到共特兰剑(007)暗杀威胁的声明之一
·徐水良与诱捕清水君凶手密切配合进行赤裸裸恐怖主义活动的铁证
·徐水良欲盖弥彰
●针对我的恐怖活动部分罪证
·就我人身安全受到威胁给丹麦政府警察部门的报告
·陈泱潮就人身安全问题第3次交丹麦警察局的报告
·草根……盟友所谓“茶马古道”针对我的恐怖活动部分罪证
·哈哈!包管令您捧腹——看良心人士如此安慰陈泱潮(4图)
●陈泱潮不得不反击叛徒徐水良的原因
·论陈泱潮和徐水良激烈论争的性质
·“我们与无敌派属于敌对阵营”本质上是反对民主革命的论点
·这的确是末世现象,的确是末世已临的证明
●疯狂诋毁刘晓波诺贝尔和平奖
凸现和坐实了徐水良的伪民运真叛徒战略特务真相
·王希哲“专题:徐水良先生确是有疑问的”
·奉劝那些妖魔化刘晓波的御用文人
·ZT准圣徒-劝告徐水娘
·ZT中共战略特务徐水良,工作已经泡沫,你应该收场了
·郭国汀论【特务】
·战略特务徐水良疯狂诋毁刘晓波获奖的谣言可以休矣
·ZT《向良心说谎的民族》----刘晓波作品介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特权论》第三篇 现实性] 第十章 无产阶级民主制度


   一、 无产阶级民主制度下国家的最高领导
   1、 党的信任危机
   按照现存社会主义国家的现行体制来说,社会主义国家的领导毫无疑问是本国独一无二的共产党组织。
   但是,苏联等马克思主义共产党变成了修正主义共产党的惨痛的历史事 实,却不能不令人发出疑问:社会主义国家能不能继续如此这般地奉行,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应不应该继续如此这般地拥护这样的共产党的领导?
   名义上是共产党,实际上是修正主义党的领导,已经根本不是马克思主义的革命的领导[页207],而是马克思主义叛徒们穷凶极恶的反革命的统治,是官僚主义者--官僚垄断特权阶级的更无人道的剥削和压迫!这样的共产党,只会把社会主义的红色江山,领导成修正主义的黑色领地。要想使社会主义国家还成其为社会主义国家,首先就必须摆脱、必须推翻这样的 共产党的领导!
   然而,有哪一个修正主义的党会抛弃共产党这个称号,会承认自己是修正主义的党呢?这种情况从前没有过,今后也不会有。相反,变修的党将会更加拼命地标榜自己岂止是革命的、简直是最革命的共产党,岂止是马克思主义的、简直是最纯粹最标准的马克思主义的共产党。
   何况,在任何一个现存社会主义国家,都[页208]免不了是实行高度组织的政经一体化公有制社会生产和权力被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的生产方式。在这种生产方式的支配之下,难免执政的共产党本身和整个社会的阶级关系必然并且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处在这种变化面前,人们不能不会考虑:这究竟是马克思主义的,还是修正主义的?
   这样,无情的历史就使共产党的组织的领导,不可避免地发生了信任危机。
   2、 党的领导不可不要
   但是,社会主义事业如果离开了马克思和恩格斯为之拟定《宣言》的共产党的领导,如果离开了马克思主义的领导,是绝对不能成功的。无疑,“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页209]宁主义。”(《毛主席语录》第1页)问题是怎样才能使共产党的领导永远建立在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基础之上,而不至于成为叛徒搞修正主义。在公有制社会经济基础上和叉路口社会主义社会生产方式的基本矛盾中,在共产党本身和劳动者、阶级关系都发生了巨大变化,革命的主要敌人已经在共产党的当权派内,并且由于客观存在这个主要敌人正滋生繁衍的现实面前,必须考虑党的领导究竟以什么形式体现才符合实际,符合科
   学,符合发展,符合社会主义的经济基础方向道路,符合马克思主义。
   3、 最根本的不是组织的领导
   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前,党的领导被视为就是党员的领导,就是党支部、党委、党组织派出的工作组、党组织委派来的人的领导,党[页21 0]的领导一度因此被糟蹋到极端荒谬和反动的地步。反革命的修正主义路线,颠倒是非,混淆黑白,围剿革命派,长官僚主义者阶级的志气,灭无产阶级劳动人民的威风,正是在维护这种所谓党的领导的旗号下,疯狂猖獗到令人发指的程度!是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急风暴雨,是现实尖锐激烈的阶级斗争,澄清了这种可耻的混乱,是整个事态的演进、披露和发展,是毛主席一系列关于资产阶级就在共产党内,革命的重点对象是党内走资派的指示,打破了对党的神话。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中,党组织曾一度瘫痪了,但党的事业、马克思主义的革命运动却没有瘫痪,而是更加迅猛地发展了。经过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锻炼过的中国人民,已经对党的领导这一概念有了正确[页211]的认识,广大革命人民的心目中已经懂得,只有马克思主义的领导,才能算作共产党的领导。在毛主席的领导下,共产党本身也明确了“党的一元化领导,最根本的是正确的思想和政治路线的领导。”(见《中共“十大”文件汇编》第49页)
   这种关于“党的领导”的概念的变化和发展,是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的反映,是现实阶级斗争的产物,是亿万人民通过革命实践痛切感受到的经验总结。它充分表明了,虽然在白色恐怖下,在社会主义主义革命第一阶段,党的组织领导与马克思主义的革命宗旨,往往是相一致的;但是,在社会主义革命第二阶段,在任命制、等级制、国家机关自治化和神话党、权力被共产党少数人强制性固定化垄断的体制下,党和阶级关系已经发生了巨[页212]大的变化,在这种情况下,党组织(即那些党内当权人物集团)往往成了、并注定要成为贯彻和执行马克思主义革命宗旨的障碍。因此,党的领导已根本不能以组织的形式来体现了。
   4、 马克思主义成文宪法至高无上
   虽然已经明确了党的领导不能是马克思主义的领导,但是马克思主义本身是门浩瀚的学说,并且,马克思主义创始人就已多次明确指出,这门学说不是死的教条,而是活的指南。怎样才能使这门浩瀚的学说变成整个社会易于牢固地掌握和运用其精神实质的“方向盘”,怎样才能使活的指南不至于被有意和无意地曲解为死的教条呢?这就要求把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归纳成简明的法律形式交给人民。
   因此,在无产阶级民主制度下,社会主义[页213]国家的最高领导是马克思主义的成文宪法。在宪法面前,人人平等,任何人都得遵守宪法,服从宪法,受制约于宪法,逾越者必须受到法律的惩处和制裁。
   二、无产阶级民主制度下的政党
   1、 两党制
   为了确保马克思主义的成文宪法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力,使之成为国家真正的最高主宰,就必须使共产党成为忠实执行宪法的工具,而不能成为任意玩弄和篡改宪法的老爷。要做到这一点,首先必须废除共产党一党制,而确立共产党的两党制。
   在无产阶级民主制度下,两党的组织领导主要通过它们自己的出版物(书籍、报刊、杂志等)来体现。两党的党员不固定,用以打破[页214]党派成见。你今天拥护甲党的主张即可成为甲党的党员,明天拥护乙党的主张即可为乙党党员,任何人不得非难。两党的常设机构主要是报刊编辑部。经费由国家平等提供,监督使用。两党负有为国家提出行政正职领导候选人供人民选择的责任。政权由经过普选证明为大多数人拥护的党来掌握。
   在无产阶级民主制度下,任何不信仰、不遵守、不服从马克思主义成文宪法的组织、党派,都必须坚决取缔。但是,这种取缔是由于马克思主义颠扑不破的真理得到了一个充分贯彻实行的合理环境而自然形成的。在阳光之下,萤火虫没有市场。
   2、 两党制的好处
   “马克思主义必须在斗争中才能发展,不[页215]但过去是这样,现在是这样,将来也必然还是这样。正确的东西总是在同错误的东西作斗争的过程中发展起来的。真的、善的、美的东西总是在同假的、恶的、丑的东西相比较而存在,相斗争而发展的。”(《毛选》甲种本第352页)两党制为这种比较和斗争,提供了一个合理的形式。与执政党相反的意见、不同的看法和主张,都有公开表述、讨论和试验的条件和场所,而成文宪法又使执政党和在野党的意见、看法和主张都统一在一个正确的方向和基础之上。在这样的民主和法制之下,让谬误得以公开暴露,从而使谬误失去了藏身之地;让争论由人民、由宪法、由理智来裁决,而不是诉诸于强权,从而使争
   论确立真理而不至导致谬误。因而,两党制能够使革命合法,使真理受到 [页216]尊重,使笼罩着一党制权力之争的罪恶的黑暗的无耻的阴谋诡计绝迹;两党制是监督政府行使职权,使当权人物不得滥用权力,使错误路线能够得到及时的和较为顺利的纠正的有效的方法,是防止执政的共产党蜕变为官僚垄断特权阶级奴隶总管老爷党的一个有力的措施。
   3、 两党制的历史渊源
   历史雄辩地证明,在资产阶级民主制度下实行的资产阶级两党制,是巩固资产阶级统治的极好的方法。美国尼克松水门事件已足够发人深思,促人反省。是什么使美国总统不能滥用职权,是什么使资产阶级的总统只能效忠公职而不能违法循私,是什么使权力很大的总统不能不辞职?不正是由于资产阶级的民主和法制吗?不正是由于在这种民主和法制之下实行[页217]了两党制,从而使资产阶级的政党只能作为资产阶级的工具而不能作为资产阶级的主宰的缘故吗?更不用问日本为什么发展得这样快,田中为什么也无独有偶会步尼克松的后尘辞职了等等。资产阶级两党制的形式,是历史积累的结果,它能够有效地动员整个统治阶级的力量,使统治阶级内部能互相制约、监督,从而使公职人员难以扩大特权难以官僚化。因而对维护统治阶级的统治,缓和统治阶级内部及其与被统治阶级的矛盾,促进国家机关的新陈代谢,等等,是有利的。在这里是形式帮助了内容,在另一方面是内容决定了形式。无产阶级能够将资产阶级专政的军队、警察、监狱等等一整套学来,为什么就不能把两党制也为我所用呢?
   4、 两党制的理论依据 [页218]
   马克思主义的经典作家,都充分肯定了无产阶级政党的革命作用;但是,也都没有说过无产阶级只能有一个政党。世上没有独翅能飞的鸟,也没有独脚能跑的人和兽。关于无产阶级也完全可以实行两党制的理论依据,我们还不必就拿一分为二、对立统一、辩证法的原理来加以证明,也不必多所引述,只要指出这一点来就足够了:--马克思和恩格斯在著名的《共产党宣言》中,明明白白地写道--“共产党人不是同其他工人政党相对立的特殊政党。”(《马恩选集》第1卷第269页)这难道还不够权威,还不够明白吗?
   为什么无产阶级就只能有一个政党呢?为什么一定要“把一切都搅在一锅稀里糊涂的粥里”呢?须知“这锅粥只要沉淀一下,其中的[页219]各种成为正因为是在一锅粥里,就会陷于更尖锐的对立之中……正因为如此,最大的宗派主义者,争论成性者和恶徒”尤其是立意搞修正主义专门玩弄阴谋诡计的政治骗子,更能“在一定的时机会比一切人都更响亮地叫喊团结。在我们的一生中,任何人给我们造成的麻烦和捣的鬼,都不比这些大嚷团结的人更多。”“不要让‘团结’的叫喊把自己弄糊涂了。”(均见《马恩选集》第四卷410页)
   至于如何对待从前曾经起过重大作用、作过巨大贡献的党,马克思和恩格斯对待第一国际的态度,也为我们作出了很好的榜样。马克思所创立、马克思和恩格斯所主持的第一国际,曾经“奠定了工人国际组织的基础,使工人做好向资本进行革命进攻的准备。”(见《列宁全集》[页220]第29卷第274页)但是,当“它的旧形式已经过时了”(《马恩选集》第四卷413页)的时候,恩格斯却毫无缠绵之情地写道:“旧国际就完全终结了。这很好。”(《马恩选集》第4卷412页)对此,恩格斯还说:“任何政党的领导都希望看到成功,这是很好的。但是在某些情况下,需要有勇气为了更重要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