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好人就是正能量(外五篇)]
东海一枭(余樟法)
·马学不可救药,马政不可修正
·谁之罪
·欲得道,先明理
·在保障个体权益的基础上追求集体利益最大化
·小人易变和君子不退
·中国人和马邦人(二)
·君子的天职
·悲愤气填膺,有泪如倾
·柏杨一言三大谬
·东海的梦
·文化的最高决定性
·恶报的五种方式
·伟大的以色列(随笔八篇)
·所谓自由
·让中国回归常道
·棒喝某某某
·所谓自由(三)
·儒家圣经不怕批判,儒家不会批判圣经
·王道政治与伊教政治
·所谓自由(四)
·所谓自由(五)
·所谓自由(六)
·把自由还给中国人民
·一阴一阳之谓道---揭示道德最高机密
·求生存、求自由和求仁义
·伪善论
·所谓自由(七)
·乐取西方之善,追求王道之美----为西方自由一辩
·美国人民有福了
·请先向自由前辈们致敬
·自由微谈(微言集)
·“他们在捍卫自己的尊严和自由”
·骂人的资格
·郷岡微论
·行权原则和行政原则(外三篇)
·天赋人权论
·止暴制乱、恢复秩序是中国最紧迫的任务
·对里根短语的补充
·何为君子,君子何为
·它妈的骗谁呢(外三篇)
·极权必灭,暴政必亡
·恶人最易招厄运
·东海六大
·叙利亚的无解和美国的无奈
·智商五级分类法
·战士何以称彩虹----关于《彩虹战士》的用典答客难
·真理微论
·为了自由,哪怕天崩地裂!
·礼制与自由
·礼制与自由
·救画还是救猫
·极权政治是邪恶社会的报应
·民族要崛起,文化最关键(外三篇)
·把权力尊在礼台上
·儒宪微论
·科技与文化(微论)
·悠悠万事,唯此为大
·儒家复兴三阶段
·儒家的责任:先为自由奋斗,再为英雄塑像
·儒马何以冰炭不同炉(外四篇)
·今日欢呼孔夫子(外七篇)
·书法微论
·江山如此多妖(外四篇)
·艺术微论
·恶秩序不如无序,恶社会不如丛林
·我为渔村鼓与呼
·巨变时代来临
·我的架子(外三篇)
·一个预测(外八篇)
·倒戈须趁早,自救要及时
·语言腐败的根源(外三篇)
·马家人唯一的出路和最好的归宿
·汉回问题微言集
·面对一法案,喜怒两重天
·所谓文明共同体
·不许物转心,争取心转物(外六篇)
·关于言论问题和道德问题---重申一个王道原则
·诋毁圣贤是否属于言论自由?
·只有仁本主义之政才能救中国
·教育和洗脑的区别(外四篇)
·最高检察要自检(外三篇)
·最后一根稻草在哪里?
·中美各有各的病
·中美各有各的病
·以何为本是关键
·打美攻台欲何为?
·马美之争、儒马之争和儒美之争(外二篇)
·关于马美之争的预测(外四篇)
·贫穷探因
·敌视自由,不配为儒
·原子化社会
·恕道和人权----恕道的积极化理解
·让领导先
·四个首脑,好坏各二
·说真话的意义
·唯物主义伪信仰之可怕
·中华复兴最大的拦路虎
·内中国而外美国,内美国而外中共
·计划经济和权力市场经济
·民意民愤的全球性表达(外五篇)
·鲁比奥先生有误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好人就是正能量(外五篇)

   好人就是正能量(外五篇)《围城》中赵辛楣评价方鸿渐:你是一个好人,不讨厌但没什么用。殊不知,做一个好人,本身就是人生最大的价值和意义所在,只怕好得不够,好的程度不高也。

   就像方鸿渐,重视友谊,没有野心,不愿向权贵和世俗妥协,亦不无羞耻心,伪造过一份学历然一直自愧,不失为一个好人。但又有限,不是大好,不是君子的好。

   好人本身就是正能量,小好小用,大好大用,好到圣贤君子的程度,对于家庭和国家,对于人类和自心,都有大价值、大意义和大作用。一个社会好人多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相反,坏人的价值、意义和作用无不负面,对家庭对国家、对他人对自己无不有害,小坏小害,大坏大害。2020-6-21余东海

   

   我的责任和使命极权主义之下,无论国家多么富有,国民一样贫困无依;无论国家多么强大,国民一样弱小无助;无论国家多么发达,人权一样没有保障;无论科技多么先进,政治一样无法进步;无论法律多么繁盛,司法一样缺乏公正;无论国民多么爱国,国家一样不会爱民。

   只要极权主义不去,最雄厚的财富经不起它们的挥霍,最丰富的资源经不起它们的浪费,最壮丽的河山经不起它们的摧残,最美好的环境经不起它们的污染,最悠久的传统经不起它们的破坏,最优越的条件经不起它们的折腾,最优秀的人民经不起它们的物化。

   批判极权主义,不仅需要说真话的勇气,更要有说真理的能力。这是东海当仁不让的文化责任和历史使命。同时,作为当代儒之大者,还应该对古今中西各种学说、人物、势力、事件进行批和判。这里的批判是中性词,批是分析、衡量、评论;判是评断、判断,包括判教判学判人判事。

   唯依据仁本主义立场观点尤其是仁本五观,作出的批判才能中肯准确如理如实。要做到这一点,要让字字句句从良知心中流出,当今天下,几人能够。故东海的时间精力都非常珍贵,皈儒之后的每一篇文章,无论长短,都有保存流传的意义。

   置身极权主义环境中,我不能不特别自尊自重自爱自信。有言不信,丝毫不影响我的自信。对于我来说,自信是必须的,也是必然的,是自然而然、理所当然、不得不然的。我不可能不自信,就像被老虎咬过而不能不相信老虎的存在,想假装不相信都不可能。这是真理自信和良知自信,既无法勉强,也无法遮掩。2020-6-21

   

   东海八大愿一愿父母康寿兄弟无故,积善积福余庆悠长;一愿子孙有猷有为有守,瓜瓞绵绵万世其昌;一愿自己自尊自强自成,即身成就光明无量;一愿同道无忧无惑无惧,为政为师风行草上;一愿广大民胞离苦得乐,家庭和美身心安康;一愿两极主义成为历史,中华普照自由之光;一愿中华文化反本开新,道援天下王道芬芳;一愿天下同归仁本主义,开启宇宙文明辉煌……2020-6-22

   

   义理训诂文章考据义理、训诂、文章、考据四学,义理为本,其余为末。学者既不可本末无别,一视同仁;又不可取本弃末,割裂开来。程颐言:

   “古之学者一,今之学者三,异端不与焉,一曰文章之学,二曰训诂之学,三曰儒者之学。欲趋道,舍儒者之学不可。今之学者有三弊:一溺于文章,二牵于训诂,三惑于异端。苟无此三者,则将何归?必趋于道矣。”

   儒者之学与文章之学、训诂之学既有区别又有联系,既有分界又有交集。学者惑于异端固然不可,也要避免溺于文章、牵于训诂而疏忽义理。正确的态度是,以义理之学为本为主,以文章、训诂、考据诸学为末为辅。

   我不太认同戴震之学,但很认同段玉裁所引的戴震之言:“有义理之学,有文章之学,有考核之学。义理者,文章、考核之源也。熟乎义理,而后能考核,能文章。”(段玉裁:《戴东原集序》)2020-6-22

   

   儒家复兴的的两个过程儒家复兴有两个难以超越的过程:首先是传统归来,先佛道而后儒家,即佛道先兴,儒家后来。所以我当年说,佛道两家是为我们打前站的。

   其次,儒家归来是先名义而后实质,先表层而后深入,先局部而后整体。在这个过程中,南怀瑾、于丹们都功不可没,客观上充当了儒家清道夫。霫为儒家归来提供了局部性的政治通行证,也有其贡献。当年在这个意义上对其有所肯定,并无不当。

   同时,儒家的成长、包括个体群体的成长也有个过程,先伪后真,先劣后优,先小人后君子。先后者,先来后到也,也指某些儒生的自我革命或优化的过程。循名责实,由浅入深,由肢体而执全象,是君子群体的责任。让我们努力,以加速儒家从量变到质变、从幼稚到成熟的过程。2020-6-22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问题:或说“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或说“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两种说法,哪种正确,你认同哪种?

   东海答:这句话本来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语本《西游记》第五十回:“道高一尺魔高丈,性乱情昏错认家。可恨法身无坐位,当时行动念头差。”又见《初刻拍案惊奇》卷三六:“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冤业随身,终须还账。”又见谭嗣同《仁学》四三:“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愈进愈阻,永无止息。”

   传当年在排练京剧《红灯记》时,扮演李玉和的演员对鸠山说“魔高一尺,道高一丈”。周某听了不以为然,当即纠正说,应该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云。

   但我更认同“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道魔之别即正邪、善恶、人禽之别。“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意味着正义终将压倒邪恶,人类终将战胜禽兽。无论魔怎么高大上,道都可以更加高大上。道在与魔的争斗中不断成长和提升。

   在一定的空间环境和历史阶段中,道有所短,魔有所长,确实存在人不胜禽、邪压倒正的情况。但这是局部、暂时的。禽不胜人、邪不胜正才是人世间的常道,具有必然性、绝对性和历史性。人类社会和文明发展的历程,就是正善不断战胜邪恶的过程。

   于个体,道与魔之别,即良知与不良习性之别。个体德性成长的过程,就是道不断战胜魔的过程。小人是道不胜魔,魔压倒道;士是道挑战魔,道魔相持;君子是道已占压倒性优势和绝对性上风;圣贤是即身成道,道心纯粹,成了道的载体和化身。2020-6-22

(2020/06/2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