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香港雜事》42.要是有一支槍……]
王先强著作
·摄影:香港政改表决前夕的游行
·王先强摄影:香港政改被立法会否决
·王先强摄影:香港人第26次点起的烛光
·摄影:香港长洲的神与坪洲的人
·摄影:争民主不辍的香港七、一大游行
·鬼扮神
·香港雨傘運動遺下的火種
·香港旺角「鸠呜团」主将──钱寳芬女士
·陳維健:讀王先強的《故國鄉土》
·馮明:勿忘土改至文革那年代──從王先強的《故國鄉土》說開去
·《歷歷在目》 1.第一次見死人
·《歷歷在目》2.跪在凌角鋒利的碎石片上
·《歷歷在目》3.天打五雷轟
·《歷歷在目》4.香蕉莖心與花蕊
·《歷歷在目》5.門板床
·《歷歷在目》6.一張棉胎
·《歷歷在目》7.小水牛
·《歷歷在目》8.荒山野嶺與八哥鳥
·《歷歷在目》9.大好人
·《歷歷在目》10.第一餐、也是最後一餐
·《歷歷在目》11.一塊年糕和一隻熟雞
·《歷歷在目》12.一張紙條與十塊錢
·《歷歷在目》13.一張相片
·《歷歷在目》14.牽手、拥抱
·《歷歷在目》15.初小時期的老師
·《歷歷在目》16.初中時期的老師
·《歷歷在目》17.挖墓
·《歷歷在目》18.緊急集合鐘聲
·《歷歷在目》19.分道揚鑣
·《歷歷在目》20.族兄
·《歷歷在目》21.第一份工作
·《歷歷在目》22.一斤蕃薯十塊錢
·《歷歷在目》23.與死人睡在一處
·《歷歷在目》24.不給我提升工薪
·《歷歷在目》25.真誠朋友
·《歷歷在目》26.品嚐到愛情滋味
·《歷歷在目》27.板車站
·《歷歷在目》28.接班人與對頭人
·《歷歷在目》29.被逮捕
·《歷歷在目》30.挨鬥
·《歷歷在目》31.犯了開槍打死人罪
·《歷歷在目》32.這樣的造反派頭目
·《歷歷在目》33.摘帽右派
·《歷歷在目》34.一煲生魚湯
·《歷歷在目》35.她虐我
·《歷歷在目》36.自殺了斷
·《歷歷在目》37.學醫與養生
·《歷歷在目》38.為那一級工薪而爭
·《歷歷在目》39.賀局長
·《歷歷在目》40.何處拾回青春
·《天堂夢醒》一、初抵乍到
·《天堂夢醒》二、新的生活
·《天堂夢醒》三、拼命搏殺
·《天堂夢醒》四、助人為懷
·《天堂夢醒》五、恭喜發財
·《天堂夢醒》六、這般現實
·《天堂夢醒》七、不如賭博
·《天堂夢醒》八、雄心壯志
·《天堂夢醒》九、身心疲累
·《天堂夢醒》十、賢慧妻子
·《天堂夢醒》十一、風雲突變
·《天堂夢醒》十二、悲歡離合
·《天堂夢醒》十三、下場可悲
·《天堂夢醒》十四、自由何物
·《天堂夢醒》十五、夢無了時
·《香港雜事》1.住
·《香港雜事》2.假結婚
·《香港雜事》3.吃
·《香港雜事》4.看病
·《香港雜事》5.馬照跑
·《香港雜事》6.貪
·《香港雜事》7.錢之煩
·《香港杂事》8. 八九民运
·《香港雜事》9.黃雀行動
·《香港雜事》10.反共基地
·《香港雜事》11.這種變異
·《香港雜事》12.娼的辛酸
·《香港雜事》13.林鄭媽媽
·《香港雜事》14.外部勢力
·《香港雜事》15.記你老母
·《香港雜事》16.林鄭媽媽的歉你老母
·《香港雜事》17.拼了生命反送中
·《香港雜事》18.連登仔的創新和功績﹝上﹞
·《香港雜事》19.連登仔的創新和功績﹝下﹞
·《香港雜事》20.遍地開花和前僕後繼
·《香港雜事》21.「鴨」
·《香港雜事》22.獨一無二的企業家
·《香港雜事》23.木屋純情
·《香港雜事》24.清潔工陳姐
·《香港雜事》25.小海灣裏的小人物﹝上﹞
·《香港雜事》26.小海灣裏的小人物﹝下﹞
·《香港雜事》27.香港的狗
·《香港雜事》28.九七回歸
·《香港雜事》29.要賺內地的錢
·《香港雜事》30.這裏也有殘殺
·《香港雜事》31.這裏的自殺更多
·《香港雜事》32.反對23條立法
·《香港雜事》33.街市裏的趣味
·《香港雜事》34.喊打喊殺
·《香港雜事》35.香港的低端人口
·《香港雜事》36.雨傘運動﹝上﹞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香港雜事》42.要是有一支槍……

   
    在香港,我认识了一个国民党老兵,姓韦,我叫他韦伯;讲起籍贯来,他也可算是我的乡邻。他的经历颇具传奇色彩,是个诙谐百出的小人物;他跟我很有得谈的,相互之间建立了很深的感情。我曾为他写了篇小文:《国民党老兵》,刊在网上。不过,后来,我可是好长时间见不到他,经查探,才得知他已经谢世,走了。我翻出那篇小文来看,他的音容笑貌,又跃然如见,历历在目,饶有情趣。我对小文略作增删,抄录在这里,以资对他追怀、纪念。──香港或许还很有一些这样的小人物!
   * * * *
    我有个乡里,住在隔邻楼;在屋邨的公园里,我们相见,相熟,讲谈甚欢。他当过国民党兵,如今快九十岁了;综述他的一生,最煊赫的是年轻时曾当过几个月蒋介石的护卫兵,日日夜夜跟随蒋介石出出入入,一时无两;最倒霉的却正是因护卫兵之事,而蹲了二十多年共产党的牢房,备受折磨,苦不堪言;几个月的荣光,换来二十多年的黑暗,令人唏嘘。他当下已是个吃闲饭的人。
    我每一次见到他,都只听得一句愤愤的话:要是有一支枪,我就打回去!他以国民党老兵自居,尽显军人本色,似乎仍然主动的肩负光复重任。看来,他又并不闲着。


    倘若他真的打回去,那可了不起,是件大事,震天动地的;我倒想沾他的光,跟在他后边,也去看看那个光景,或有机会,便也随便露一手,纪录点实情,权当一次记者,炫耀一下,吐气扬眉一回。然而,他虽然尚算健康,可毕竟是老态龙钟了,能打回去吗?莫说有一支枪,就是给他一架飞机一颗原子弹,他也该是莫能为力了。一个老朽,走路都艰难哩!
    因之每一次,我都只是报以一笑。
    你笑甚么?要是有一支枪,我就打回去!他还是认真的说。
    一天早晨,太阳还没有出来,可天是大亮了,一阵风吹过,树木花草就轮番的晃动;屋邨边偌大的花园里,散布了一班人,在跑步,在做操,在打太极拳,增添了那动感,乍看一片乱象……
    我走进花园门口,准备到场地上也手舞脚蹈一番,忽然一声喊,有人把我叫住了。我回过头一看,是他,我的乡里,坐在一张石櫈上,正微笑的对着我。我跟他打过招呼,走到他身边,也微笑着,说,你今天好像特别高兴的,是不是就快打回去了?
    独缺一支枪!他大声的回答道。
    聊了起来。我劝他不要老是想着那支枪了,打回去,谈何容易!他却坚持己见,耿耿一片心。我告诉他,当今的国民党老大,那个姓连的,就穿着西装打着领带,携着特意打扮过的老婆和孩子,一家三口,带了一帮随从,满脸春风、前呼后拥的坐着飞机回去,在一片欢迎声中跟那边的老大握手言欢,以此为荣呢!你在这里发甚么白日梦?他很不以为然,说,当下那个姓连的几岁?可知当年战场上浴血苦战、牺牲了多少的弟兄?可知多少同僚后来被送进监狱,被处死了?这位姓连的叛逆、无耻,下场必可悲!他滔滔不绝,似乎都是肺腑之言,我说服不了他。
    我蓦然觉得,我的乡里坚持的也是一种信念,也是一种精神──他们的信念,他们的精神!
    一个垂垂老矣的国民党老兵!
    此后,我都只好专心聆听他的唠叨。
(2020/05/2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