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伟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胡志伟文集]->[反清義士視死如歸]
胡志伟文集
·中國人絕不會變成失憶民族
·戰俘揭露蘇軍介入國共內戰
·戰俘揭露蘇軍介入國共內戰
·二十世紀的凌遲處死
·二十世紀的凌遲處死
·老毛死時幾萬人殉葬
·三年災荒時墳場屍滿為患
·留場就業連條狗都不如
·留場就業連條狗都不如
·宗教局無休無止敲詐勒索寺廟教堂
·嗜殺者被仇家活活打死
·強迫勞動不可能改變思想
·強迫勞動不可能改變思想
·強迫勞動不可能改變思想
·強迫勞動不可能改變思想
·當人民畏懼政府,你得到暴政
·勞改基金會應得諾貝爾和平獎
·俠肝義人樂於助人的陳蝶衣
·俠肝義人樂於助人的陳蝶衣
·深圳深圳踢竇記
·超級老千充當深圳黃埔同學會會長
·自稱是胡宗南外甥、顧祝同女婿
·口沫橫飛 漏洞百出
·李萬銘式的騙子逍遙法外
·吳法憲臨終大罵毛澤
·從未想到要坐共產黨自己的大牢
·迫害幹部的罪魁、全面武鬥的黑手都是毛澤
·迫害幹部的罪魁、全面武鬥的黑手都是毛澤
·迫害幹部的罪魁、全面武鬥的黑手都是毛澤
·不相信林彪反毛,不相信林彪搞政變
·證明周恩來逼死林彪
·對仇人惡有惡報感到快感
·對仇人惡有惡報感到快感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戚本禹想染指李訥 楊成武秘書同楊女春風一度
·吳法憲承認志願軍擊落美機數字有假
·吳法憲承認志願軍擊落美機數字有假
·全民皆貪 全民皆盜 全民皆賄 全民淫亂
·六國之亡 亡在賂秦
·六國之亡 亡在賂秦
·六國之亡 亡在賂秦
·歲輸稱臣 討好周朝
·歲輸稱臣 討好周朝
·屈辱獻地 以圖苟延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滅亡之道切毋忘
·倘若台灣出產五十個朱伯舜 反攻大陸早已勝利成功
·各種榮銜皆得益於「六四」
·蓋蘇文後裔敢於摸老虎屁股
·李萬銘式的騙子逍遙法外
·江澤民李鵬朱鎔基都上了老千的當
·超級老千玩殘中共領導人
·中共傳媒吹捧老千令人咋舌
·偽造文件 假戲真做
·香港《文匯報》淪為騙子工具
·中共大小黨官被耍弄哭笑不得
·中共大小黨官被耍弄哭笑不
·二‧二八事件的真相
·二‧二八事件是一場小型的南京大屠殺
·「處理大綱」換了中共恐更難接受
·警民衝突成了導火線
·台中暴亂最激烈 謝雪紅奪槍兩千枝
·暴亂的主力是日寇潰兵
·暴民首先開槍挑釁
·中共地下組織奪槍兩千餘枝
·中共地下組織奪槍兩千餘枝
·中共地下組織奪槍兩千餘枝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紀念二‧二八是賊喊捉賊
·長期支持台獨份子顛覆國民政府
·國民黨目光短淺畏首畏尾
·紀念二‧二八是煽動台獨的一張王牌
·錚錚鐵漢 萬古流芳
·首屈一指的戰地記者
·錚錚鐵漢 萬古流芳
·首屈一指的戰地記者
·首屈一指的戰地記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清義士視死如歸

   元吉持槊投贛江死。仙霞嶺守將、後軍右都督洪祖烈,力竭被執;清端王博洛欲降之,祖烈嚼舌噴血大罵,奮起奪刀,刺胸死。黃端伯於南京城陷時大書:「大明禮部主事黃端伯不降」於其門,清豫親王多鐸以刃向之,黃即延頸曰:「頭在此」。臨危向天大呼高皇帝(朱元璋)、烈皇帝(崇禎)。劊子手左刃之,手顫,棄刀走;另一卒右刃之,亦顫,棄刀走。黃厲聲曰:「吾心不死,頭不可斷,盍刺吾心?」卒如之而絕。明益王幕僚鄧思銘於南昌城陷後被執,指清江西總兵金聲桓大罵,金繫鄧於竿首射之,每發一矢,輒呼曰:「未中要害!」連及六矢,大吼曰:「經時不能殺我,鼠子技何劣耶!」已而死,一門同殉。右都督總兵朱旻如守廣西灌陽,城破後擊殺敵騎數百,退入官署後殺妻南拜,易絳袍握印持劍端坐,清兵望見如塑神像,驚愕不敢進,旻如大呼:「身是鎮西將軍朱旻如,虜何怯,不前殺我也?」清兵自堂下射之中頰,旻復呼:「虜不濟事」,遂拔劍自刎死。兵部職方郎中華夏在浙江舉義兵抗清,敗被執,清定海知府詰主謀,夏慷慨曰:「心腹腎腸肝膽,吾同謀也」,拷打後大呼:「高皇帝造謀,烈皇帝主兵,聖安皇帝司餉。其餘北京、南京殉節諸忠,范景文、史可法而下,皆同謀也。」就義時,忽有白光一縷衝天去。兵部右侍郎楊文薦守南贛,城陷後被縛至南昌,對清帥言:「奉命守贛,贛亡則死,毋多言。惟斷吾頭懸西門,以謝贛人,吾志畢矣。」絕粒數日不得死,以首觸柱,嘔血日數升,慷慨悲歌,濡血於壁上,淋漓書之,南向再拜,整冠而死。參將侯承祖守江蘇金山,登城卻敵三日三夜,城破後率子與親兵巷戰,手刃清兵五百,戰逾時,身中四十餘矢,馬蹶被執,清吳淞總兵李成棟以刃脅之,侯曰:「吾家自始祖以開國勳,子孫不替,食祿二百八十年,今日不當一死報國哉!」至松江文廟,望先師再拜,飲刃死。吏部右侍郎侯偉時兵敗被執拒降,清吏命其十歲兒被珍服擁泣膝前請降,侯曰:「吾生汝猶一塊土耳!」足戚以足,仆之階下,罵益烈。被毆,血流面,仆地不屈,從容賦絕命詩赴死。順天府丞侯峒曾守嘉定,力竭城破,指揮巷戰,誓言「城亡與亡」,拜宗廟後抱二子投水死。
(2020/05/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