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边境线就是主权国家的生命线]
谢选骏文集
·共产党凶残本性源于俄罗斯女人的杀子疯狂
·香港街道狭窄不利于坦克屠杀
·“见好就收”是奴婢的哀鸣、“叛徒、内奸、工贼的理论”
·共产党在台湾海峡当了七十年旱龟真憋屈
·中亚细亚依然是一个黑暗的世界
·“精日分子”就在中共党内
·唯物主义的人体盛筵
·心脏病让人类成为万物之灵
·警探喜欢包庇异性凶犯
·白种人的负担到沦为负担的白种人
·独立先于自由
·最高检察院就是黑帮窝点
·专政终于撕下了法律的面具
·香港的赎罪
·穆斯林头巾为了便于偷袭吗
·基督教中国正在严刑拷打中降临世界
·世界大战就是人类的自杀
·日本终于沦为牲口国家
·台湾升级为中国民主革命的圣地
·中美两国只能一个黑暗一个光明
·欧美人不懂中国人喜欢迟到
·阶级斗争瓦解中国科学界
·战狼其实狗腿
·在香港演习天安门大屠杀
·白种人不怕孤独
·波兰人出售自己的耻辱
·肯尼迪小兵崇拜希特勒元首
·李鸿章不懂中国历史
·中国是一座难民营
·香港警民不打不相识
·美国大学的中国化进程
·白人民粹主义者的革命宣言
·上访有罪颠覆政府
·上访有罪颠覆政府
·香港青年武装海葬国旗
·人民币为何毛了
·活捉了一个五毛
·贸易战中的宗教因素
·香港公民意识能否继承辛亥革命
·越大就越是容不下大
·叫的狗不咬人
·川普浪费了两年半可能恶补吗
·改革开放是共产党中国的死猫跳
·社会主义的草又来吃掉资本主义的苗
·没有内债外债的日子一去不复了
·美感来自于战争的胜利
·奴才不能比主子更有学问
·献身给台湾的悲惨下场
·废垃需要暴政治理
·科学只能改善无法拯救人类命运
·美国看待太平洋如同中国看待南中国海
·上层建筑决定经济基础的活例
·家族主义是农民抢地的意识形态
·香港政府为何虐待暑期学生
·共军接管香港的条件已经成熟了
·美军是雇佣军还是占领军
·满清不是中国而是中国的灭亡
·日本侵华是代替满清在组织中国社会
·共产党就是“精苏族”、“精俄族”、“汉八旗”
·切尔诺贝利就是共产主义乐园
·权贵资本主义杀人不见血
·韩光头可能输掉台湾
·柯文哲满脑子流寇主义、毛泽东思想
·俄国和美国的区别
·在新疆体验海外的生活
·基督教让杀父仇人化敌为友
·英国人为何深刻怀念戈培尔
·伪劣产品为何畅销
·香港人即将沦为蝗虫
·中国的大饥荒大杀婴对于科学研究的贡献
·香港权贵资本家觉得已经闹够了
·港督就是共产党
·共产党里的好人
·共产党中国人不是中国人
·谁从香港抗议中受益最大
·香港居民就是废青与暴徒吗
·中国再次带领俄罗斯革命
·权威人格的重要功能
·非法移民就是二十一世纪的黑奴
·香港证明民运不需要领袖
·天才不是勤奋可以达到的境界
·没有官方认证的新闻都是假新闻
·假新闻创造历史
·天才是一种命运
·中国财富都是借来的
·狗比狼更凶残
·什么是坏政府
·中国式社会主义军事管理全球开花
·屯兵香港意在威吓大陆废垃
·南朝中国血脉相连依靠美国
·第二次美西战争——英语的美国和西班牙语的美国
·建立全球政府的文化战争已经打响
·共产党就是租界党
·断水香港并非玩笑而是恫吓
·纳粹主义是西方文明的顶峰
·鲁迅为何获得毛泽东待见
·为何一定要西伯利亚独立
·为何一定要西伯利亚独立
·为何一定要西伯利亚独立
·中国的律师狗都不如
·两房诈骗术——亏损归国家,盈利归自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边境线就是主权国家的生命线

   谢选骏:边境线就是主权国家的生命线
   
   《那些只能隔着边境线会面的有情人》(BBC 2020年4月11日)报道:
   
   原本就像一个大城市的康斯坦茨和克罗伊茨林根,现在被疫情一分为二——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持续在全球蔓延,各国关闭边界和封城隔离措施造成许多亲人离散。许多以前来去自如的边界,例如不需检查的欧洲申根国家之间的边界,现在突然无法跨越,近在咫尺、却又远在天边。住在德国南部康斯坦茨(Konstanz)的罗德(Andrea Rohde)就是一个例子,她和布拉塞尔(Markus Brassel)已经认识10多年了,彼此虽然是伴侣关系但各自有自己的住处,布拉塞尔住在开车10分钟就能到的瑞士小镇特格维伦(Tgerwilen)。德国和瑞士的边界在3月16日关闭,以前开车10分钟就能见面,但现在边界关闭了,两人要在一起非常困难。新冠病毒疫情爆发后,罗德和布拉塞尔(还有他养的狗)只能在关闭的边界上约会见面。


   
   跨境约会——罗德和布拉塞尔还是有办法见面,至少一周能见几次。他们两人分别来到德国和瑞士的边界,边界线上现在已经设立了栅栏,一边是德国的康斯坦茨,另一边是瑞士的克罗伊茨林根(Kreuzlingen)。罗德说,用网络视讯会议见面和亲眼相见根本没得比,虽然之间还有两公尺的距离,但感觉完全不一样。隔着边界相见的还有他们两人的宠物狗,小狗以前是两边轮流住,但现在也因为疫情而被困在瑞士。
   
   罗德和布拉塞尔并不是个案。最近一个周末光,在康斯坦茨-克罗伊茨林根边境上,就有100多对伴侣来到这里见面,天气越来越好,吸引更多情侣来这里约会。
   
   两道栅栏——在新冠病毒疫情爆发之前,居民可以在康斯坦茨和克罗伊茨林根之间自由来往不受限制。克罗伊茨林根市长尼德伯格(Thomas Niederberger)说,两个城市基本已经彼此融合,许多居民每天来往两地之间,“就好像一个大城市,只不过有一条国际边界线从中穿过。”康斯坦茨和克罗伊茨林根地理位置相近,居民活动和来往密切频繁,这也说明了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在目前关闭边界措施下还要来到边界见面。
   
   一开始,在边界上只树立了一道半身高的栅栏阻挡人们进出,但许多伴侣和亲人隔着栅栏在两个国家之间拥抱或亲吻,后来当局在栅栏两公尺之处又平行设立了一道新的更高的栅栏,这样子人们就被迫维持安全距离。
   
   被新冠病毒疫情边界分隔两地的不只是伴侣和情侣,安-玛丽·居恩(Ann-Marie Kühn)和母亲希维亚(Sylvia)现在要隔着德国和瑞士的边界才能见面讲话。除了当地人在康斯坦茨和克罗伊茨林根的边界见面,一些住的比较远的人也来这里和伴侣见面。
   
   德马泰斯(Natascha Dematteis)开车两个多小时来康斯坦茨和罗特(Micha Roth)见面。他们两人本来是在网络上认识的,在边界关闭的时候正在计划约出来见面。他们两人第一次在边界上见面就隔着栅栏聊了6个小时,而且决定要进一步发展关系,德马泰斯表示现在这种情况很不一般,但却让他们有机会加深对彼此的认识。虽然没有人知道什么时候边界会再度开放,但是德马泰斯表示,她和罗特都等不及再次见面,她说如果有任何新发展,他们会抓住第一个机会见面。
   
   丧偶老人——另外一对隔着边界约会见面的伴侣是89岁的德国人汉森(Karsten Tüchsen Hansen)和85岁的丹麦人拉斯姆森(Inga Rasmussen)。两个丧偶老人在两年前成为伴侣,之后几乎天天在一起,拉斯姆森经常在汉森位于德国南吕古姆(Süderlügum)的家过夜。但是疫情爆发后,他们决定分开隔离,这样能和彼此的亲人更近。
   
   德国和丹麦的边界3月14日关闭,此后两个人仍然每天见面。拉斯姆森从丹麦的边境小镇Gallehus开车到德国边界,汉森从南吕古姆骑自行车到边界。两个人带着折叠椅,坐在德国丹麦边界的路障两边,喝着咖啡或喝酒聊天。每天下午3点到5点约会,不论晴雨。每到周日,他们会提早一点见面,在边界一起吃拉斯姆森准备的午餐。汉森说两人见面的时间是一天里最美好时光,虽然不能手挽着手,但目前情况下维持彼此身体健康最重要。
   
   跨境约会的拉斯姆森和汉森计划,等到情况恢复正常之后就要一起去度假,他们想要沿着多瑙河乘船航行。但是在目前的艰难时刻,他们要先互相扶持,维系这段特别的关系。
   
   谢选骏指出:几只武汉病毒,就把欧盟的“主权国家的凑合体”的面纱,撕得粉碎了。因为对于主权国家来说,边境线就是称王称霸的生命线;一旦撤销了边界,主权国家就像“扒了皮的死猪”一样原形毕露了。为了让主权国家复原过来,就要封锁,就要分裂,就要切割,就要各自为政——这就是主权国家体系在全球化晚期的最后痉挛。
(2020/04/15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