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口罩就是马辔,戴口罩就是留辫子]
谢选骏文集
·中国崛起还是西方解体
·贱民的登顶
·吃猪肝的穆斯林——中国人为何可以假装信仰任何东西
·该不该废除“硕士”(Master)称号
·对美误判是为了控制国内
·共产党解放军强暴了自己的亲娘
·中共的底气来自美国
·第二次冷战就是互联网为中心的战争
·“中国梦”原来是军国主义思想
·普世价值导致物种灭绝
·人类不过是土地的肥料
·意识怎么可能揭开意识之谜呢
·希特勒控告英国违法宣战
·中国人不能避免陪葬品的命运
·毛泽东崇拜的全是流氓
·毛泽东是人妖不是暴君
·两部手机比一部手机好——走向天下为公,不要天下为党!
·共产党是旱鸭子,绝对过不了台湾海峡
·焚书坑儒的《资治通鉴》——从第一战国到第二战国
·焚书坑儒的《资治通鉴》——从第一战国到第二战国
·比捐款数额更重要的是捐款对象
·鸡比鸽子更聪明
·北京不是川普的问题
·一个洋人后面跟着一堆汉奸
·川普其实是一个亲共派——美国亲共派的最后哀鸣
·“草菅人命”的生动注解
·张先玲是人民的代表
·中国人更喜欢沦为满洲的辫奴
·解放军匪兵向六四起义者举手投降
·切尔诺贝利才能让共产党恢复常识
·张先玲揭穿天安门四君子的伪证
·刘晓波没有做到用真话颠覆谎言
·六四屠妇邓颖超抽打周恩来耳光
·中国共产党成为六四屠杀的最大受害者
·杀人者比受害者更加心惊肉跳
·“遗忘六四”也没有用了
·这本书才是真正的《天安门文件》
·鲍朴为何帮忙掩盖周舵等人的伪证罪
·李锐是毛泽东狗的狗
·中国的出路在于改朝换代
·政府就是诈骗机构
·六四屠杀为何能使中国崛起
·不定期屠杀就没有食物了
·纪念一次就被杀害一次
·纪念一次就被杀害一次
·台商就是台奸
·瑞士大吃中国的人血馒头
·六四屠杀的30年麻雀效应造就了西方人的分裂人格
·六四屠杀的30年麻雀效应造就了西方人的分裂人格
·“天安门广场没有死人”的伪证是怎样出笼的
·红一代红二代谁更凶残
·共产党就是“一号老赖”
·毛泽东是六四屠杀的招魂幡
·美国有一个卖国集团——川普的狂吠暴露其行踪
·黑人区都是第三世界
·六四屠杀是全国规模的阶级斗争
·历史都是由后一个朝代撰写的
·英国没什么东西可偷的了
·中共政权什么时候有过合法性
·中国有一种癫痫症
·新加坡可以加入中华联邦了
·新加坡可以加入中华联邦了
·中苏同盟如何死灰复燃
·从生存竞争到生命共存——人本主义属下的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一起灭亡
·法国人印证了我的“六四观”
·中国人悲剧的生物基础
·法国是美国的“被解放国”
·美军来了迎美军
·毛主席撕咬毛主席
·毛主席撕咬毛主席
·蒋介石毛泽东为何一起崇拜汉奸
·六四屠杀是三个重生的洗礼
·立竿见影的互联网主权
·警犬监控的群众基础
·川普是中共的同路人
·破螺丝议长修理床破总统
·富人做官更像穷鬼到家
·国富民穷的中国大陆
·希特勒《我的奋斗》就是纳粹的《古兰经》
·希特勒《我的奋斗》就是纳粹的《古兰经》
·香港人都是逃犯
·香港人都是逃犯
·《逃犯条例》瓦解香港国际地位
·日本人1997年之后为何不去香港旅游
·给香港宗教界送终
·人类的生存是一个悖论
·概率的频率与周期
·不杀学生就不能巩固政权
·反华与反共不可兼得
·我们的孩子回来了
·中国没有独立所以没有独立知识分子
·互联网铁幕就是全面铁幕的基础
·川普为何不就支持六四屠杀的发言进行道歉
·为统一中国而支持台湾独立
·为统一中国而支持台湾独立
·为统一中国而支持台湾独立
·封闭社会无法技术领先
·基督的仁慈教化了凶残的欧洲
·为何不能崇拜活人
·悲剧使人快乐
·宗教复兴才能挽救生态灾难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口罩就是马辔,戴口罩就是留辫子

   谢选骏:口罩就是马辔,戴口罩就是留辫子
   
   《为什么西方人不愿意戴口罩,还歧视戴口罩的人?》(精雕细课 2020-03-17)报道:
   
   为什么欧洲不把戴口罩当作是防疫必要措施呢?并且,欧美多地还发生多起亚裔因戴口罩被袭击或被歧视的事件。一层口罩,隔开两种文化。(本文原题《亚洲人在欧美的“口罩羞耻”》)


   
   为什么在西方国家,尤其是欧洲地区,人们那么不愿意戴口罩?
   
   如果是在一个礼拜前,是因为欧洲国家的疫情还没有那么严重。但此刻,欧洲疫情形势趋紧,多个国家的单日新增病例已经破千,为什么欧洲依旧不把戴口罩当作是防疫必要措施呢?并且,欧美多地还发生多起亚裔因戴口罩被袭击或被歧视的事件。
   
   先抛开“种族歧视”的判断。在欧洲,包括政府在内的整个社会,反复提倡的是“普通民众戴口罩没有意义”“健康人不需要购买口罩”“生病了就在家休息”等观念,甚至在一些国家,口罩被列入处方药。在欧洲人的卫生观念中,戴口罩就等于生病了,在很多欧洲人看来,上街戴口罩就像穿病号服逛街。
   
   对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地区来说,戴口罩其实是一种常规的防护措施,基本是社会生活常识,大家很容易接受。除了为他人着想之外,口罩还可以保护自己,避免被感染。日本做过一项社会调查,2017年日本全国的口罩生产量超过了49亿个,相当于平均每个日本人有39个口罩。
   
   除开口罩供应不足,欧洲政府希望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优先倾斜给医疗人员外,欧洲人民确实表现出了一种对于口罩本身的抗拒。
   
   在欧洲人看来,口罩并不是为了保护自己,更多是避免将自己的疾病传染给他人。所以,当大量戴口罩的人出现在公共场合,反而会引起恐慌和焦虑的情绪。
   
   社交媒体上的JeMeProtege(我保护自己)活动,向法国人发声:“我们戴口罩是为了保护自己、保护他人”,重申“我们不是病毒”!借此呼吁大家正确认识疫情,停止互相攻击。
   
   
   01 欧洲人的“口罩羞耻”:疾病、不洁与恐怖主义
   
   欧洲人不把口罩当做常规性防护措施的卫生观念,以及对于佩戴口罩的社会恐惧,的确有其历史渊源。
   
   中世纪的欧洲其实就有口罩了。当时,黑死病肆虐欧洲,一些欧洲的医生发明了鸟嘴面罩,其前端鸟嘴状构造装有丁香、龙涎香、玫瑰花瓣、樟脑等芳香物质,用来掩盖环境臭味及隔离病人的飞沫,并且具有杀菌功能。鸟嘴、厚重的黑袍、为了避免直接接触病人的长棍,人们总把鸟嘴医生与死神、乌鸦等不祥、恐怖的意象联系在一起。
   
   除了阻隔瘟疫,最早口罩的出现,还与卫生、清洁有关。《马可波罗游记》里记载:“在元朝宫殿里,献食的人,皆用绢布蒙口鼻,俾其气息,不触饮食之物。”在中国的权贵阶层,人们已经意识到了食品卫生的重要性,厨师和侍者都要蒙上蚕丝与黄金线织成的丝巾捂住口鼻,以防止其口气和飞沫污染御食。戴口罩是为了防止自己的飞沫传播出去,这一点也是现代医用口罩出现的基础。
   
   在1896年前后,医生发现病菌会通过空气传播,导致做手术的患者伤口感染,进而推断人们说话时飞溅的唾沫,会使伤口恶化。于是,后来的医生和护士在手术时,会戴上一种用纱布制作、能掩住口鼻的罩具,使得病人的伤口感染率大为减少。所以,口罩在设计之初,主要是为了防止自己不感染别人。这也是欧洲人普遍比较接受的一种观念,所以,他们认为只要自己身体健康,就不需要戴口罩,只有医生和病人才有戴的必要。
   
   恰恰是因为经历了历史上多场瘟疫的创伤,戴口罩才更加给欧洲人留下了“不健康”“不洁”等比较负面的印象,戴口罩这个行为,很容易和历史经验勾连起来,引起一种恐慌。也有人认为,欧洲国家不喜欢戴口罩,其实还可能跟恐怖主义问题有关。
   
   1月28日,奥地利官方就发文,认为奥地利尚未出现新型冠状病毒确诊案例,因此人们仍不能以防止感染为由在公共场合配戴口罩,否则会因为违反禁蒙面法被罚。为了打击犯罪、防控恐怖袭击,法国在2010年颁布的《禁蒙面法》中也有相关规定,禁止在公众场合使用任何材料遮盖面部的行为,虽然“因医疗原因戴口罩”不在该法案禁止的情况内,但前提是“得到权威机构的授权”,来证明戴口罩的必要性。
   
   基于各种历史原因,在欧洲社会中,没有形成普遍戴口罩的传统。甚至在今天,有些欧洲人认为,戴口罩是亚洲人特有的文化,而在这样的观念之下,“口罩羞耻”也是常有的事。
   
   02 亚洲的口罩文化:人口、明星和社交
   
   事实上,欧美与亚洲之间关于戴口罩的文化冲突和相关讨论,并不是从这次疫情才开始的。亚洲人喜欢戴口罩,是欧洲人对亚洲人的一个标准刻板印象。甚至先于我们在讨论“欧洲人为什么不戴口罩”之前,欧洲人已经开始讨论“为什么亚洲人爱戴口罩了”。换个视角看,真的很有意思。当你在浏览器中搜索“Why Asians wear surgical masks?”时,你会发现,欧美人对咱们一直都挺好奇的。
   
   外网上关于“亚洲人戴医用口罩”的讨论——亚裔喜剧演员杨珍妮曾在BuzzFeed上做过一个系列视频,名为“问一个亚洲人”,这个系列主要是为了解决一些种族主义的刻板印象,其中有两个频率很高的问题:一个是“为什么亚洲的司机这么差劲”,另一个就是“亚洲人为什么戴口罩”。
   
   亚洲人习惯戴口罩,当然也有我们自己的历史文化因素。亚洲的戴口罩文化源于20世纪初,日本是口罩文化的代表,其他亚洲国家也深受日本的影响。1918-1920年间的西班牙流感,在日本也造成数十万人死亡。1934年随着第二波流感大流行后,日本社会逐渐形成了“感冒时要戴口罩避免感染他人,造成其他人困扰”的观念。到了五六十年代,日本的空气污染,再加上春天花粉症的困扰,越来越多的日本人,把戴口罩视为日常行为。
   
   而在中国,饱受雾霾摧残加上2003年SARS病毒的阴影,口罩也是生活必备的物品之一。而且,亚洲多国的人口密度远高于欧洲,传染和患病的风险要高得多。戴口罩还和亚洲的追星文化有关。明星越来越多地在类似机场这样的公共场所佩戴口罩,而明星佩戴的口罩款式,甚至会成为一个季度的时尚流行单品。口罩正在变成一种属于东亚风格的元素,口罩的款式和设计也多种多样,作为一个时尚配饰,越来越多地被用在服装设计中。
   
   日本设计师设计的口罩——东京立正大学的心理学教授内藤谊人做过一个调查,发现大部分日本人喜欢戴口罩,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他们认为自己戴上口罩后,会看上去更漂亮。
   
   这种看法是有依据的,因为戴口罩会在他人心中产生“理想化”的心理。人类的大脑有一个自动功能,就是会对看不到的部分进行自动补全。当人戴着口罩挡住大部分脸,只露出眼睛时,在补全心理的作用下,大脑比较容易认为戴口罩的人很漂亮。
   
   2月14日,英国伦敦2020秋冬时装周开幕时尚达人们聚集在一起,口罩成为了必备的配饰……在许多年轻的日本人中,戴口罩甚至已经成为了后现代文化的一部分,口罩已经演变成社交防火墙。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习惯在出行时搭配口罩和耳机,将自己与拥挤的人群隔离开来,口罩和耳机甚至成为了一种表达,传达自己并不希望与周围的人交流的信息。这跟后现代所表达的疏离和孤独,有一种精神上的契合。
   
   03 集体主义的“口罩”
   
   其实,对于亚洲人戴口罩的习惯,还有另外一个视角的解读。2003年SARS横行中国的时候,就有学者总结,戴口罩表达了一种集体主义的价值观——人们通过戴口罩,展现自己也在为疫情尽一份力,也是团结的一份子。
   
   早在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时,也有过相似的论断。《旧金山纪事报》中描述,政府强制居民戴口罩,于是出现了各种风格、各种材料的面罩、口罩,但大部分旧金山居民觉得戴好口罩就够了,特别是戴口罩表明大家“尽了一份力”,这种士气考量在战争时期尤为重要。
   
   口罩文化促生了一种休戚与共、同担共责的感觉。英国医学人类学家克里斯托·林特瑞斯写道,“将戴口罩放入历史与文化背景中去考察,你就会明白,在像中国这样的国家,它的意义远大于简单的个人感染防护。口罩是现代医学的标志,也是人们相互给予信心的方式,说明社会在疫期保持运转。”亚洲人重视集体主义,而欧洲人则更注重自由。
   
   欧洲一直都有反隔离反口罩的传统。对许多欧洲人而言,个人的旅游和集会自由,向来是其宝贵的财富,即使在疫情的特殊时期,也不应当轻易放弃。3月3日,意大利隔离区居民们在没有戴口罩和任何防护措施的情况,走上街头,要求政府“归还自由”,抗议隔离政策。
   
   世界卫生组织已经确认了新冠肺炎成为全球大流行病的风险,而口罩问题,其实是各国不同应对模式里的一个细节。戴或者不戴口罩,不是一个可以一刀切的问题,在每个社会,公共卫生措施的推行都有具体的情境和对策。任何一次公共卫生事件中,科学不能缺席,但同时,基于现实和文化观念的彼此尊重,也是全球共同应对疫情的必要条件。
   
   同样的逻辑,还发生在对各国具体的防控措施手段的讨论上。严格还是“佛系”?硬打还是软拖?很多我们眼中堪称“迷惑行为”的背后,其实可能自有渊源。一味地下判断分高低,不是解决问题的思路。明是智的基础和前提,只有先了解不同对策背后的依据是什么,可能的后果是什么,才能更好地做好自身的应对措施。毕竟,人类社会已经紧密联系在一起,枪响之后,没有谁是赢家。
   
   谢选骏指出:对于欧美人来说,口罩就是马辔,那是集体主义的“顺从的道具”和“疏离的象征”;这样的戴口罩无异于上马辔,就像汉人平民在满清八旗 的铁蹄下被迫留起了辫子!什么时候,欧美人也集体戴上了口罩,那就说明欧美人被征服了——因为在我看来,口罩就是欧美人的马辔,戴口罩就是欧美人的留辫子。如果欧美戴上了口罩,就是认下了,就是承认不得不在病毒面前低头认输了!
(2020/04/02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