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不要脸的人才能战胜武汉瘟疫]
谢选骏文集
·上山遗址与天子万年
·川普的圣战——把传统纸媒送进棺材,连同主编和记者控制的电子媒体!
·海纳百川与长城精神
·共产党中国如何暗度陈仓
·台湾日本的武器都是玩具吗
·美国为什么没有欧洲那么臭
·中国的“抗生素崛起”
·为何说警匪一家
·他们是怎样传教的
·无神论的流行让美国出现了《毒疫》
·Uber变成了滴滴、谷歌变成了百度
·飞行会让人类变态吗
·借来的幸福能够持久吗
·吹牛也是要交税的
·曼德拉终于搞垮了南非
·中国的三重陷阱就是三个三十年
·共享经济崩盘因为中国不适合社会主义
·中共海军能否走出长城精神
·安纳塔汉岛杀戮揭示共产主义天堂鬼话
·韩国人就是笨
·台湾至今还是一个拉美化国家
·最安全的制度也是最危险的制度
·重庆党委为何纵容滴滴杀人犯归山
·重庆党委为何纵容滴滴杀人犯归山
·烈士都是求来的
·烈士都是求来的
·白富美的美国
·文革其实从未间断
·剪毛人除了欺负绵羊还能欺负谁
·新兴市场原来都要仰美国之鼻息
·女真蒙古满洲日本苏联为何能够入主中国
·中国怎样才能成为超级大国
·“爱国宗教”的典型代表
·川普不解小国时代的风情
·文化阶层能否统治中国
·戊戌过后两年就是灭顶之灾
·从《西方的没落》到《全球化的陷阱》
·横行霸道的公路杀手大货车
·除了美国谁会买中国和日本的货
·一带一路不如万国来朝
·极权和开放无法并存
·不是淫僧不会长
·财富就是毒药
·俄国占领的远东与外蒙古都离不开中国的滋养
·非洲君子,中国小人
·法国的文物古迹是安乐死的最佳点
·达赖喇嘛的中国文明整合全球
·川普为何软了,是吃了还是拿了
·不听党的话使得美国变得伟大
·没有歧视是不可能的
·英国的澳大利亚经验得到推广
·骗人的悉尼野生动物园
·有钱就能逃避法律制裁
·西班牙还不如把非洲还给非洲人
·朝鲜是中国的少数民族
·瑞典是打酱油的国家吗
·商品房预售是黑社会做法
·中国确实需要一点复古主义
·英国的澳大利亚经验得到新疆推广
·主教徒所信的不是基督而是教皇
·亚洲人喜欢鸟笼住宅
·温柔的一刀川普先生
·周恩来为何断子绝孙
·废垃怎能不当炮灰
·大学的堕落
·中国只是世界工厂的租界
·告诉你们没有中国只有红区你们不信
·共产党中国直接介入了美国选举
·中国人崇拜棺材——棺材就是“官—财”
·拉丁人与垃丁人
·中国海洋文明的最早范例
·中国的最大土特产就是皇帝
·政府才是最大炒家
·小的正义容易实现
·马来西亚人会重新变成猴子吗
·求仁而得仁又何怨
·中国好像热锅上的蚂蚁窝
·联合国秘书长科菲安南真是一个吸血鬼
·燎原大火都是炒地皮惹的祸
·中共永远也比不上苏联了
·都是“高端”给“低端”惹的祸
·马克思主义是一种反人类的牲口哲学
·法官没有性侵,性侵的是酒鬼
·最高法院会不会因此分裂并毁灭
·朱军就是红军——派出所的警察像不像土匪
·川普总统和共产党中国培养的女记者近身肉搏
·美国的伟大就在于可以受到小人物的影响
·自由社会就是可以自由大便的社会
·瑞典人最不像是北欧人了
·高级黑是天子崇拜的错用
·人类就是历史的垃圾桶
·人面兽心的苹果电器
·人生的底牌就是死亡
·250%的关税帮助中国升级换代
·第五蒙古帝国开始成形
·欧美人为何不能在伊斯兰国家传教
·猫捉老鼠的移民游戏
·美国已经疲惫不堪
·神在的社会与神创的社会
·生意人最恨生意人、农民最恨农民……
·最大的玩具和豪宅就是游艇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要脸的人才能战胜武汉瘟疫

   谢选骏:不要脸的人才能战胜武汉瘟疫
   
   《新型冠状病毒:为什么我们会忍不住摸自己的脸?》(BBC 2020年3月9日)报道:
   
   我们每天都会下意识到触摸自己的口耳眼鼻很多次。在所有将人类区别于其他动物的行为当中,有一种在新冠疫情肆虐下是特别令人担忧的。人类是少数几个会不自觉地摸自己脸的物种之一。而这一点,增加了像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的传播机会。为什么我们会这样做呢?我们如何戒掉这种下意识的行为?


   
   触摸自己“就是停不下来”——我们所有人都会以某种出乎意料的频率触摸自己的脸。2015年,一项通过日常观察做的研究针对对澳大利亚的医科学生进行了分析,发现连医科生都控制不了会触摸自己。可能医科生应该比其他人更能意识到这样做的风险,但是他们还是会每小时摸自己的脸不少于23次,当中包括频繁地接触眼、鼻和嘴。包括世界卫生组织(WHO)在内的公共卫生机构和专业人士都说,这种“自摸”是危险的。细菌会通过眼睛、鼻子和嘴侵入人类体内——关于新型冠状病毒的预防指引当中,经常会提到的就是手不要乱摸,并且经常洗手。
   
   我们为什么触摸自己——对于触摸自己这件事,人类以及一些灵长类动物似乎是不能自制的——这源于我们进化的方式。有一些物种触摸自己的脸部是为了修饰面容,或者将害虫赶走,而我们人类和一些灵长类动物这么做则是出于其他各种原因。据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C Berkeley)的心理学教授达赫·凯尔特纳(Dacher Keltner)说,有时候, 这种动作是某种舒缓抚慰的机制,有时候则是我们下意识地通过触摸脸部来调情,或者“像舞台上的幕布一样,结束一幕社交剧目,然后开始下一幕”。其他行为学方面的专家则判断,触摸自己是一种帮助控制情绪和注意力时长的方式。
   
   德国心理学家、莱比锡大学教授马丁·古伦沃尔德(Martin Grunwald)说,这是“我们这个物种一种基础行为”。一般动物只会出于修饰面容和赶害虫才触摸自己的脸部,而人类和一些灵长类动物还会有其他原因。“触摸自己是一种自律的动作,通常不是为了沟通,并且常常不带有意识,”古伦沃尔德向BBC表示。“它在所有认知和情绪进程中扮演着关键的角色,它是所有人都会做的行为,”这名教授说。他在2017年出版了著作《人属的触觉:我们为什么离不开触感》(Homo Hapticus: Why we cannot live without a sense of touch)。
   
   触摸自己的问题是在于,我们的眼睛、鼻子和嘴是一切“脏东西”进入我们器官的门户。比如新型冠状病毒是通过鼻子和嘴的粘液从受感染的人传给另一个人的。触摸接触了病毒的物件和表面,也能受到感染。 不过,在我们触摸那些接触到病毒的物件或者表面时,也会发生感染。专家们仍然在研究这种新病毒,而已知的是,冠状病毒非常顽强,一些可能在物体表面存活长达九天。这种存活的能力加上我们喜欢触摸脸部的行为,就变得危险。
   
   2012年,一个美国和巴西研究团队发现,一组随机选择的人平均每小时触摸公共地方的表面超过三次。口罩能够帮助我们避免触摸自己的脸。他们还会“大概每小时3.6次”触摸自己的嘴或者鼻子。这比澳大利亚医科学生每小时23次的频率低得多,可能是因为他们被观察的场景是坐在演讲课堂的时候,而不是在有更多干扰的户外。
   
   对于一些卫生专家来说,这种触摸自己的倾向才是戴口罩保护自己不受病毒感染的更主要原因——它不是为了过滤空气中的病毒。“戴口罩可能会减低人们触摸脸部的倾向,那是在手不干净的时候主要的感染途径,”利兹大学教授史蒂芬·格里芬(Stephen Griffin)解释说。
   
   我们可以怎么办?但是,我们可以做些什么,来至少降低触摸自己脸部的频率呢?哥伦比亚大学教授、行为学家迈克尔·霍斯沃思(Michael Hallsworth)曾在英国前首相卡梅伦(David Cameron)治下的政府当过政策顾问。他解释说,要将这种建议付诸实践真的非常困难。“叫人们不去做一些下意识的事情是一个经典的难题,”他向BBC表示。“叫人们多洗手要比叫他们少摸脸要容易得多。”“如果你只是向一个人说‘不要做一些你不自觉的事情’,是不会有用的。”
   
   你下意识会做的事情,自己怎么能够戒掉呢?不过,霍斯沃思认为,有一些小技巧还是可以帮到我们的。其中一条是脑子里想着,我们是多喜欢摸自己的脸。“比如,当有身体上的需要,比如抓痒等,我们可以找一种替代行为。”“用手背,你就能降低风险,哪怕不是一个最理想的解决方案。”
   
   找到诱发触摸动作的源头——行为学专家也建议,我们要搞清楚自己为什么要触摸自己。“如果我们认识到那些让我们想摸自己的状况,我们就能加以控制,”霍斯沃思解释说。“那些揉眼睛的人可以戴太阳眼镜。”“如果在他们感觉可能会摸自己的时候,就把手压在屁股下。”
   
   日常洗手的重要性,需要被一再强调。我们也可以给我们的双手找点事情做——比如指尖陀螺或者减压球等——特别是在那些手指闲着没事的时候。不过,它们必须事先消毒。用“提示贴”提醒自己不要摸脸,也可能有帮助。“如果某个人知道自己有情不自禁的行为,可以请朋友或者亲戚给自己警告,”迈克尔·霍斯沃思说。戴手套提醒自己行不行呢?这不是个好主意,除非你像洗手一样频繁地换洗手套,否则它们也会变成一个被污染的表面。
   
   老方法——洗手最重要——说到底,没有什么比日常洗手和多加注意更重要。“我们不需要等待疫苗和治疗方法,”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在2月28日的一场新闻发布会上说。“要保护自己和他人,有些事情是每一个人现在就能做到的。”
   
   谢选骏指出:上文的意思似乎是在说,只有不要脸的人才能战胜武汉瘟疫。这就是武汉肺炎的厉害之处,它要人们放弃现有的生活方式甚至生物习惯!由此,我们接近了历史转型的真正关键。
(2020/04/1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