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共产国际正以跨国集团的面目出现]
谢选骏文集
·12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8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8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8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9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29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9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9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9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9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9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9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9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29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0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0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0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0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0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0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0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0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0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0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1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1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1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1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1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1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1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1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1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1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2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2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2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2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2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2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2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2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2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2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3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4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4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4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4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tOfSovereignty
·13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5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6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7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8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79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1386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inkAndOnThink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产国际正以跨国集团的面目出现

   谢选骏:共产国际正以跨国集团的面目出现
   
   《宗教自由还是外交统战?摩门教获准在中国建首座圣殿》(美国之音 2020年4月10日)报道:
   
   华盛顿——“说实话,我没想到我有生之年能看到这一幕”,曾经生活在中国的摩门教教徒迈克·邦德(Mike Bond)笑着说。“我的第一反应是觉得不太可能”,中国宗教问题专家杨凤岗对美国之音表示。“我的第一感觉,这可能是利用宗教做外交统战的一部分”,对华援助协会会长付希秋说。他们谈到的是摩门教总会第17任总会长罗素·尼尔森(Russell M. Nelson)近日宣布的一则消息。


   
   尼尔森在4月5日宣布,耶稣基督后期圣徒教会(Church of Jesus Christ of Latter-day Saints, LSD),也就是人们所熟知的摩门教,计划修建八座圣殿,其中一座将坐落在中国上海,成为中国大陆第一座摩门教圣殿。此前,距离中国大陆最近的圣殿位于香港,中国教徒需要前往那里进行宗教活动。然而从2019年开始,香港圣殿关闭三年,进行修缮。
   
   美国之音联系摩门教位于犹他盐湖城的总部,其公关部门表示“发言人和教会领袖暂时不对这个问题进行评论”。在摩门教的中文网站上,美国之音找到了关于上海圣殿更多的信息。“仅限於持有效推荐书的耶稣基督后期圣徒教会之中国成员才被允许进入”,LSD中文网站解释到,“使用此设施的最初阶段,进入前需要预约。这个设施并非旅游景点,即使是持有推荐书的教会成员游客,也谢绝参观”。
   
   与此同时,会长尼尔森表示,摩门教在中国的法律地位不变,外籍和中国教徒仍会分开从事宗教活动。“我们尊重中国的法律法规,所以教会目前并不向,也不打算向中国派传教士”,他说。
   
   现年93岁的尼尔森曾是一名心脏外科医生。根据摩门教网站介绍,他能够说中文,并且帮助中国发展了心内直视手术。圣殿仅供中国信徒使用——“我的理解是,这坐圣殿位于中国,使用中文,专供中国信徒使用,” 邦德说。邦德在2009到2011年参加交换留学项目,在中国度过了三个暑假。他告诉美国之音,在大陆时他只参加了外籍信徒每周日的聚会,无法去圣殿。“其中两个暑假我掏腰包购票去了香港,当然也拜访了圣殿”。“圣殿与教堂不同”,邦德说,“它跟我们每周日去的礼拜会所不一样”。“我们认为圣殿是举行特别仪式的地方,人们能在那里获得灵感,与上帝建立重要的连结关系”。
   
   中国宗教问题专家、普渡大学社会学教授杨凤岗对美国之音说,任何宗教在这个时候在中国能被接纳,都是一个积极的事情。“也许一个宗教在中国能够被接纳,会影响到其他宗教也会被接纳。如果真的是有这个事情,这是令人鼓舞的”,他说。他补充道,目前他还没有在中国政府网站上看到这个消息,所以关于这件事情的落实还有待进一步观察。与此同时,他说,还要关注一些具体的问题。“如果在这个过程中摩门教做出了很多的许诺,妥协,那问题就比较多了”,杨凤岗说。他表示如果摩门教为了被中国政府接纳,像梵蒂冈一样与中国政府签署协议,做出一系列的调整,那这可能又有另一层意思。“摩门教在这个时候被接纳,他们做了哪些许诺,将会在哪些方面配合中国政府做事情,包括在全球一些舆论的影响,我们都有待观察”,他说。
   
   在摩门教中文网站对上海圣殿的说明中,有几点值得注意。说明提到:“摩门教在中国的法律地位没有改变”,“外籍成员和本地中国成员将继续分开聚会”,“教会保持政治中立”,“教会现在不派遣,也没有计划将来派遣传教士来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教”,以及“在主的屋宇內的教导与中国传统文化和价值观是一致的”。目前在摩门教网站上没有找到统计中国摩门教徒的数量。
   
   宗教环境收紧——在习近平上台之后,中国的宗教环境明显收紧。根据自由之家在2017年初发布的一份题为《中国灵魂争夺战》的报告,自2012年以来,中国共产党对宗教的控制和迫害整体呈上升趋势,至少一亿信仰者宗教群体面临 “高度”或“非常高度”的受迫害危险。
   
   《环球时报》2017年7月援引中国国家宗教事务局局长王作安写道:“要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来引领、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来教育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对华援助协会的会长付希秋说,他认为摩门教此时被允许在上海建圣殿,是为了服从中国国家整体外交利益而做出的例外。“摩门教在美国的外交界影响力很大,中共外交的官员,宗教政策的官员,统战部的官员也应该都很清楚”,付希秋说。
   
   他以前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现任犹他州参议员罗姆尼,前美国驻华大使洪博培(Jon Huntsman)为例,指出美国政坛很多有影响力的人物是摩门教徒。“我认为这是利用宗教做外交统战的一部分,不是实际意义上宗教政策的变动”,他对美国之音说。中国宗教问题专家杨凤岗说,希望宗教领袖们也要考虑到宗教自由的平等性。“如果一个一个宗教得到批准的话,实际上保持了不平等。这个其实是不利于健康的发展”,他说。
   
   中国目前承认的五大合法宗教分别是佛教、道教、伊斯兰教、天主教、基督新教,并不包括摩门教。杨凤岗表示,中国宗教方面的法律很混乱,宪法保障所有宗教都有合法地位,然而《宗教事务条例》又对各个宗教的合法性有不同规定。“你说它合法他就合法,说它不合法它就不合法,就看当地官员怎么运作”。
   
   而对于邦德来说,他很庆幸中国信徒将有与他一样的机会。“圣殿是我信仰的根基…中国大陆的信徒将拥有我在美国所享有的同样的机会,这真的很棒”。
   
   谢选骏指出:在基督教横遭迫害的当下中国,摩门教获准在中国建首座“圣殿”——这并不像共产党国际的喉舌美国之音所宣传的那样,是什么“宗教自由”或是“外交统战”;而很可能是一项共产党国际的联合行动!这不仅证实“摩门教确实邪恶”,也证明“全球瘟疫大流行”正在向纵深发展!
   
   《美国专家: 全球化2.0将重创中国(2020年4月11日 自由亚洲)报道:
   
   新冠疫情爆发以来,美中关系一度重陷低潮。不过就在近几周,两国元首通了电话,大量中国医疗物资运抵美国, 双方似乎暂时“停火”。几名美国投资人士和媒体人周二在一场视频会议上说,美中科技关系同样处在风口浪尖,持续合作正变得越来越艰难。
   
   随着新冠疫情肆虐全球,各国经济受到了近几十年来最为严重的冲击。不过,也有一些产业在这场危机中崭露头角,激发了投资者的强烈兴趣。
   
   互联网产业是大赢家——总部设在上海的中国启明创投创始主管合伙人加利·雷歇尔(Gary Rieschel)周三表示,互联网产业成了这场 疫情的最大赢家。他列举了远程医疗、远程教学和远程办公产业,并指出美国在这三大领域只用了个把月就完成了在正常情况下可能要花费几十年才能看到的发展,而这背后需要的科技基础是不言而喻的。“我认为促进和协助互联网产业发展的科技产业是投资者的重要机遇。这些产业背后需要的科技支撑很重要,所以企业构建的网络基础架构十分重要。”
   
   同时,近期的产业数据也释放出了强有力的信号。美 国财经新闻频道CNBC近日报道,从上个月以来,全美的医疗机构都在快速完善远程医疗环境。美国市场调研机构弗雷斯特研究公司(Forrester Research)的分析师估计,到今年年底,全美远程医疗交流预计会超过10亿次。
   
   雷歇尔在华盛顿智库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SIS)周三举 办的视频会议上说,这场大流行病正促使人们重新审视前沿科技的功能和性质。他还借用人工智能(AI)产 业举例说,除了把这项技术看作是一个新兴的操作系统,人们还会把注意力转移到人工智能的工具性上。换言之,大家会更为关心它将如何协助人类找到各种问 题的解决方案。这意味着,风投资金也会更为青睐这样的技术应用。
   
   疫情加速产业链转移——早在新冠肺炎在中国集中爆发的初期,不少分析人士表示,这场公卫危机会成为逆全球化的又一大重要推手,迫使西方企业加快他们的产业链重组,而中 国已经受到撼动的“世界工厂”地位会再次大打折扣。
   
   曾在中国工作12年的全球商业战略分析师雷歇尔指出,中国在全球化1.0阶段扮演了无可替代的角色。但随着全球逐渐走向全球化2.0阶段,中国将面临非常严峻的市场考验。“全球供应链今后会变得更为分散,因为各国政府和企业都希望拓展他们的采购渠道和地区。这显然会伤到中国。”
   
   最新民调显示,美国公众对本国企业继续依赖中国普遍持消极态度。美国“哈里斯民意调查”机构(Harris Poll)本月3日到5日调查了近2000名美国人,了解他们对商界是否应该把制造业移回美国的态度。结果显示,86% 的受访者表示如果某公司承诺会将其中国生产线移回美国,这会提升他们对这家公司的好感。
   
   不过,彭博“创新经济论坛”主编班安祖(Andrew Browne)认为,这些主张美企移回生产线的美国民众也应该意识到,这会使得物价大幅上涨。他试问,这 些美国人愿意花2000美元买他们的下一台苹果手机, 或是花25美元买一双袜子吗?尽管如此,班安祖指出,这场疫情让全球供应链的弊病暴露无遗。“新冠疫情凸显了全球经济的一个脆弱之处。西方企业榨干了贸易和商品利润,导致他们的供应链完全丧失了弹性。我认为这会发生改变。”
   
   当被问及这场疫情会对美中科技关系产生怎样的影响 ,班安祖相当悲观。他表示,疫情会让这层关系蒙受一场致命打击。鉴于美中正在打贸易战、科技战、人才战、意识形态战等等,两国可谓打响了全面战争。
   
   谢选骏指出:和一百年前一样,中国不过是共产国际的一枚棋子,华人大众不过是共产党国际的所贩卖的猪仔——现在的共产党国际正以跨国集团的面目出现,他们的联合行动就是要实现“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这与他们一百年前推出的“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看起来似乎矛盾,甚至刚好相反,但实际上,这就像毛泽东的“劫富”与邓小平的“先富”一样,是同一个东西的不同两面,都是为了实现共产党专政,保证红色江山永不易帜。毛邓二匪的劫富是为了自己先富,而不是为了济贫——“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是为了促进“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而不是为了解放无产阶级!
(2020/04/11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