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西方国家瞎了狗眼]
谢选骏文集
·96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7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7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7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9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35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38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39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42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1043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44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45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46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47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48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49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4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5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6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7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8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59思想主权论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0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1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2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1063思想的主权OnSovereigntyOfThoughtAndOn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方国家瞎了狗眼

   谢选骏:西方国家瞎了狗眼
   
   网文《川普矛头指向世卫亲中 美国民众反响广泛》报道:
   
   在全球公卫危机大流行之时,美国总统川普冒着发生国际外交危机的风险,将矛头指向世卫组织。尽管有人认为这一进攻有些不合时宜,可指控世卫组织亲中也在美国引起了广泛反响。用美国几位共和党鹰派的话来说,民众的怒火正在燃烧。他们指责世卫组织帮中国“隐瞒了”自去年年底出现的事件。


   
   有些人,如参议员马可·卢比奥和特德·克鲁兹,甚至点名总部位于日内瓦的联合国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川普的亲信们喜欢提醒人们他是埃塞俄比亚共产党成员,在他们看来,这使总干事成为北京无可争议的盟友。
   
   美国总统本周二在推特上点燃了引发民众怒火的引信,在对总干事的立场“以中国为中心”表示遗憾之前,他说:“世卫组织确实崩溃了。”并威胁要停止支付美国对这一国际机构的会费。
   
   法新社指出,如果美国开始实施这一威胁,将造成严重的后果。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为此已经进行了铺垫,他强调美国是世卫组织缴纳会费最多的成员国,去年美国支付的会费超过4亿美元,是中国的十倍。
   
   而在川普表态的同一天,美资深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也表示,美国不应该再给谭德塞领导的世卫拨款。格雷厄姆当天在福克斯新闻的节目上说:“世卫组织将不会在下一个预算法案中获得美国的任何拨款。我主管参议院拨款小组委员会,我不会为谭德塞领导下的世卫组织提供资金,因为世卫在撒谎、行动迟缓,他们一直在为北京隐瞒实情。
   
   世界卫生组织网站《谭德塞博士简历》报道:
   
   谭德塞博士(Dr 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在2017年5月举行的第七十届世界卫生大会上被世卫组织会员国选举为世卫组织总干事,任期五年。他是世界卫生大会从多名候选人中选出的首位世卫组织总干事,也是来自世卫组织非洲区域的第一位世卫组织技术和行政首长。2017年7月1日上任后,谭德塞博士即阐述了本组织的五个主要工作重点:全民健康覆盖;突发卫生事件;妇女、儿童和青少年健康;气候和环境变化对健康的影响;以及世卫组织变革。在当选为世卫组织总干事之前,谭德塞博士在2012-2016年担任埃塞俄比亚外交部长。任职期间,他领导了“亚的斯亚贝巴行动议程”的谈判工作,其中有193个国家承诺为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提供必要资金。谭德塞博士曾于2005-2012年担任埃塞俄比亚卫生部长,他领导了该国卫生系统的全面改革工作。谭德塞博士认为,所有道路都通向全民健康覆盖。他已向世人证明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如何扩大卫生保健的获得性。他担任埃塞俄比亚卫生部长时牵头实施的变革,改善了数百万人获得卫生保健的机会。在他的领导下,埃塞俄比亚对重要卫生基础设施作出了投资,扩大了卫生人力,并发展了创新型卫生筹资机制。除埃塞俄比亚外,谭德塞博士在疟疾、艾滋病以及孕产妇和儿童卫生方面的全球领导作用产生了巨大影响。他于2009年被选为全球抗击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基金理事会主席,此前还曾担任遏制疟疾伙伴关系理事会主席,以及孕产妇、新生儿和儿童卫生伙伴关系理事会联合主席。谭德塞博士生于厄立特里亚阿斯马拉市,持有诺丁汉大学社区卫生哲学博士学位和伦敦大学传染病免疫学硕士学位。谭德塞博士是全球公认的卫生学者、研究人员和外交家,在流行病应急响应研究、运作和领导方面拥有第一手经验。在职业生涯中,谭德塞博士在著名科学期刊上发表过许多文章,并获得了来自全球的奖项和认可。他于2016年获得了塞尔维亚国旗勋章(Decoration of the Order of Serbian Flag),还在2011年获得了吉米和罗莎琳·卡特人道主义奖(Jimmy and Rosalynn Carter Humanitarian Award),以表彰他在公共卫生领域所做的贡献。
   
   谢选骏指出:这里没有说他是共产党员。
   
   网文《谭德塞》报道:
   
   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1965年3月3日-),世界卫生组织第8任总干事,就任日期2017年7月1日,前任陈冯富珍。埃塞俄比亚政治家、学者、公共卫生领域专家。2005年至2012年在埃塞俄比亚政府担任卫生部长,并于2012年至2016年担任外交部长。自2017年起担任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 其中文名“谭德塞”是由世界卫生组织官方翻译定稿而成,于其上任总干事后启用。此前,中文媒体对其姓名的译名为“特沃德罗斯·阿达诺姆”。
   
   谭德塞生于厄立特里亚阿斯马拉,先后取得阿斯马拉大学生物学学士、英国伦敦卫生与热带医学院医学硕士、英国诺丁汉大学医学博士学位。曾任埃塞俄比亚卫生部长(2005年-2012年)、外交部长(2012年-2016年)。
   
   作为国际公认卫生部长的疟疾研究人员,谭德塞因其一系列卫生系统的全面改革工作而受到赞誉,包括扩展该国的卫生基础设施,这些改革大大改善了获得卫生服务的机会和关键成果。其中包括雇用和培训大约40,000名女性健康推广工作者,将婴儿死亡率从2006年的每千名活产婴儿123例死亡减少到2011年的88例,并增加了包括医生和助产士在内的卫生干部的雇用。2009年7月,他当选为抗击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全球基金董事会主席,任期两年。 2016年1月,非洲联盟大会推荐他为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候选人。2017年5月23日,世界卫生大会选举他为候任总干事。2017年7月1日就职,接替任职10年多,来自香港的陈冯富珍。他是世卫成立以来首位来自非洲的总干事。
   
   争议/埃塞俄比亚霍乱疫情相关争议——2017年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竞选期间,英国候选人纳巴罗(David Nabarro)的顾问、美国乔治敦大学全球国际卫生法欧尼尔研究所主任高斯丁(Lawrence O. Gostin)在没有知会和与纳巴罗讨论下,指控谭德塞在埃塞俄比亚担任卫生部长期间曾三度掩盖国内的霍乱疫情,他认为如果由一名掩盖自己国家疫情的人掌权,世界卫生组织将会“失去合法性”,他又表示“谭德塞博士是一名很有同情心、非常称职的公共卫生官员,但他有责任向当权者说实话,诚实地确认、报告长时间以来已被证实的霍乱疫情。”谭德塞否认相关指控,指其是当选无望的对手作出的抹黑手段。
   
   任命穆加比为世卫亲善大使——谭德塞上台就任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后约四个月,他便任命津巴布韦穆加比为世卫亲善大使,由于穆加比被批评是一名独裁者,故此举激起公愤,后来谭德塞撤回任命。《华盛顿邮报》有评论文章认为,任命穆加比是谭德塞回报他帮忙在非洲联盟桩脚,或者答谢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大力支持他当选。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相关争议——据日本经济新闻援引法国世界报报导,在2019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中,谭德塞领导的世界卫生组织疑似受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压力而一度放弃宣布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事后飞往北京先后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王毅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习近平会面,他称赞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公开透明发布资讯、用创纪录短的时间甄别出病原体、及时主动同世卫组织和其他国家分享病毒基因序列,指其行动速度之快、规模之大,世所罕见,经验值得其他国家借鉴。2020年1月30日,世界卫生组织正式宣布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谭德塞在记者会上特别解释这不是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投不信任投票,相反的对其控制疫情的能力充满信心,绝不怀疑中国的透明度以及对保护人民的承诺。
   
   2月2日,一名加拿大网民Osuka Yip在Change.org发起要求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辞职的连署,请愿书内容指称,谭德塞1月23日拒绝宣布新冠肺炎为全球卫生紧急情况,疫情却在短短5天内,从800人感染上升至接近10,000人,增加10倍以上。截至4月7日,连署人数已经达到74万。美国参议员麦莎利接受美国福斯商业频道访问时,亦斥责世卫总干事谭德塞一直帮助中华人民共和国隐瞒2019冠状病毒疫情,导致全球民众的不必要死亡,要求谭德塞立即辞职下台。
   
   2月19日,谭德塞称中国以外,有12个国家出现92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人传人个案,但谭德塞又称除了钻石公主号的特殊个案之外,看不到有持续本土传播的情况。
   
   非洲联盟委员会主席穆萨·法基表示,“我对美国政府反对世卫组织全球领导地位的举动感到惊讶。现在应该把焦点放在国际社会团结应对疫情的斗争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习近平、南非的西里尔·拉马福萨等领导人亦对谭德塞大力支持。
   
   《华尔街日报》在4月5日发表社论批评谭德塞对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是难辞其咎,社论指台湾在2019年12月31日已警告病毒有人传人的迹象,惟世卫于2020年1月14日仍在推特称“中国初步调查未发现明确人传人证据”,直至一周后才改口,评论指世卫因忌惮北京而延误防疫,而罪魁祸首是世卫总干事谭德塞,并批评世卫已成为政治化的“马奇诺防线”。
   
   4月8日,谭德塞在世卫组织发布会上表示,“我能告诉你,针对我的个人攻击早在2到3个月前就开始了。这包括对我的辱骂,甚至用‘黑人’、‘黑鬼’等种族歧视言论攻击我。我对我的肤色感到骄傲。说真的,我不在乎这些言论。我很高兴你提了这样的问题,也许我第一次公开回应人身攻击、甚至死亡威胁:我一点都不在乎”,“如果你要我细讲,3个月前,这种对我的人身攻击来自于台湾。我们需要坦诚,我今天就直说了,这来自台湾”,“台湾外交部,他们知道有人对我发起个人攻击的行为,而且他们也不否认参与其中。在我遭到人身攻击时,他们还继续指责我。”其后,中华民国外交部发出声明抗议,表达谭的“诬蔑行为极不负责”,未经查证且不符事实,要求谭德塞道歉。
   
   谢选骏指出:这里也没有说到谭德赛他是个共产党员!那么,到底是“川普的亲信们”污蔑谭德赛是“埃塞俄比亚共产党成员”呢?还是西方国家瞎了狗眼,竟然让“埃塞俄比亚共产党成员”出任世界卫生组织的总干事?如果说,谭德赛确实是埃塞俄比亚共产党成员,那么谭德塞就不只是黑人,他还是黑心了。而且,西方国家现在的困境,就可以说是咎由自取、罪有应得了。既然瞎狗,能不碰壁吗?
(2020/04/10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