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衰老的美国244岁欲振乏力了]
谢选骏文集
·科学无法提出终极的答案
·只要动念,就可能落入陷阱
·传统宗教与新兴宗教
·人类成为自己最危险的敌人
·理想是水中流动的思想
·国家女神屠杀人类作为祭献
·贫困令人变蠢,智商下降十三点
·神权政治的基础是地下水源
·每个人都有两个祖国
·第三期中国文明吸收基督教文明的元素
·一胎化思想消灭“过剩人口”
·全球化进程政治上失控
·社会混乱是思想混合的结果
·多重的价值是人性的一部分
·在社会荒漠中创造一个社会结构
·人类基因组序列这本书由DNA语言写成
·我的道路,高过你们的道路
·地球能养活1570亿人,是思想并非事实
·战争与和平都起源于人之思想
·思想主权第五部“途径篇”第一章
·思想主权第五部第二章、国家主权的来源
·国家主权制造爱国主义
·各种国家主权的冲突
·国家主权的野蛮性
·上帝的主权与国际法
·结构主义与思想主权
·谎言、个人主义、与之合一
·如何确认“思想主权”的存在
·思想主权的人形典范
·思想主权的基础就是正义
·人间没有终极对错,只有思想
·上帝的思想与不朽的原罪
·一念之差创造了不同的制度
·思想家和梦幻家都是被动的
·科学是语言而不是客观事实
·“三个世界”的文字游戏
·真正的美景仅存于内心
·感动自己,震动世界
·人的贫穷或富足取决于自己
·习惯成自然的人与禽兽
·如何可以不让悲剧降临呢
·划时代人物的生命代价
·没有历史的人最为富足
·苦行就是“被鞭打快乐”
·思想主权第六部“钩沉篇”第一章
·国家与器官
·天性构成的囚牢
·艺术是信仰的最后防线
·中国思想主权的觉醒
·思想与国家互相为敌
·幻想的人与生活的人
·超越中国的“中国文明”
·国家主权背叛思想主权
·现代思想的屠龙命运
·天命人心的圆周启示
·双重的“作对”
·黑暗时代的自由真谛
·四季天子的过程哲学
·思想主权·后记·附录对话·援引书目
·谢选骏:逆向殖民化与全球民族的兴起
·太一、无极、思想主权
·《福音书》与《古兰经》
·灭佛在文明史上意味“吸收”
·文化史上的兀鹰
·笛卡尔没有我们聪明的三个理由
·基督教与民族主义(序言)
·基督教与民族主义(第一卷第一章)
·第一卷第二章基督教与中国民族主义
·第三章中国民族主义与基督教之关系管窥
·第四章信耶稣的国民:民族主义与1920年代中国基督徒的身份问题
·第五章基督教与中国文化的冲突与融合
·第六章基督教对中华民族安全的巨大危害性
·第七章基督教在危害中华民族的安全吗?
·基督教在中国所面对的三个重大挑战
·第九章儒家和基督教为什么争战
·第十章怎样看待基督教在中国农村的迅速扩张?
·十一章“中国梦”运动中的中国基督教乱象
·十二章基督教在近代中韩传播不同境遇的原因与启示
·十三章日本基督教与韩国基督教
·十四章在基督教锡安主义阴影下的巴勒斯坦基督徒
·十五章基督教原教旨主义抬头说明什么
·十六章极端民族主义与基督宗教信仰
·十七章基督教普世观念与民族主义
·十八章基督教的世界主义和天下大同思想
·后记:“软”民族主义对中国有利
·中国共产党与圣殿骑士团
·《我的奋斗》有什么可怕的
·凡动刀的必死于刀下
·中国人为什么尚未高贵
·如何解决中国的“非常态”?
·中国也需要全国祈祷日
·钱钟书、刘小枫之作为毛泽东狗奴
·先覺之歌Song of Foresight
·先覺之歌總目錄
·黃帝陵前
·懷念古代中國
·中華古典
·亡國的見證
·民族的希望
·活人的宣言
·民族良心的往事縈回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衰老的美国244岁欲振乏力了

谢选骏:衰老的美国244岁欲振乏力了
   
   人们都说美国是一个年轻的国家,但是说这话的人们忘记了,美国的宪法却是世界上迄今为止还在生效的最为古老的宪法——在这种意义上,美国却是一个“最老的幸存者”,一个最为衰老的国家。
   
   《哈佛校长新冠康复,坦言“一夜间变成120岁的老人”》(综合新闻 2020/4/7)报道:

   
   截至美东时间4月6日下午5时,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突破36万,死亡病例达到10689,成为继意大利和西班牙之后,第3个死亡病例过万的国家。
   
   不过,一个好消息是,确诊感染新冠病毒2周后,哈佛大学校长拉里·巴考及其夫人阿黛尔4月6日宣布痊愈。
   
   巴考在接受《哈佛大学校报》采访时分享了夫妻两人的抗“疫”经历。他表示,对他们来说,感染病毒很像得了一场流感,“仿佛一夜间变成了120岁的老人”。
   
   巴考还表示,这场危机比2008年的经济危机更困难,随疫情而来的经济衰退将影响高校运转。作为收到捐赠最多的世界顶级大学之一,哈佛必须“作好勒紧裤腰带的准备”。
   
   以下为节选的对话实录:
   
   1、得病成了全国性新闻,感觉奇特
   
   问:您和阿黛尔感觉如何?
   
   巴考:我们现在觉得好多了。我们俩很幸运,没出现过严重的呼吸问题。对我们来说,感染病毒很像得了一场流感。被感染绝对不是件好事,但至少我们的性命未被危及。
   
   问:您二位感染后出现了哪些症状?
   
   巴考:我们俩都先是咳嗽,然后是发烧、怕冷、浑身肌肉酸疼。我仿佛一夜间变成了120岁的老人。还有嗜睡,这些症状都与感冒类似。
   
   问:被确诊阳性后什么感想?
   
   巴考:其实我们一直都很谨慎,所以被确诊后有点惊讶。因为阿黛尔和我在开始出现症状之前,已经近10天没有见过别人了。我们被完全隔离在家,我本人有自身免疫病,很容易受各种感染。有人好奇我为什么要做核酸检测,我的自身免疫病就是原因。我也担心是否还能履行职责。2004年,我在塔夫茨大学时曾因自身免疫病不得不休假一个月。那时,我就意识到得对自己的健康负责,我不健康对他人也会不利。而且,身体恢复需要时间。所以被确诊后我试着当个好病人,做我该做的。
   
   问:您给哈佛师生发邮件告知病情后,收到怎样的反馈?
   
   巴考:我们收到上千封来自学生、教职工和校友从全球各地发来的问候,很感动。还有一个场景挺奇特的。在家躺着养病时我俩看电视,没记错的话是CNN。正在养病时看到电视台放我们生病的新闻,这体验难以想象。我们得病的消息成了全国性新闻后,就收到世界各地家人和朋友的来信。
   
   问:隔离时,您会做点什么充实自己?有没有一口气读完或看点什么?
   
   巴考:我一直忙着处理电邮,没什么机会读有趣的东西。不过有件事挺讽刺的。我的儿子儿媳还有两个孙女住在纽约。几周前他们开始远程办公,并决定搬过来和我们一起住,我们同意了。他们开车过来那天,我和妻子恰恰出现了疾病症状。接下来的时间为了保持社交距离,大家就只能通过视频软件联络。有件事很让我们分心,我的两个孙女,一个两岁半、一个8周大,我们很想在隔离结束后和她们一块玩。
   
   问:现在您觉得好多了,您在家办公的日程是怎样的?
   
   巴考:因为我刚痊愈,所以还没形成什么既定流程。我也还没开始锻炼,不过我希望下周可以做一些,还在慢慢恢复中。我每天一定要做的事是看电子邮件、开电话和视频会议,以及和教务长、副校长会面。这期间我曾和州长,以及剑桥、波士顿及华盛顿的官员通过电话。
   
   2、哈佛从1月初开始关注疫情趋势
   
   问:回头看,哈佛是什么时候开始监测新冠病毒的?
   
   巴考:1月初,哈佛大学健康服务中心开始关注中国的情况。我们有来自中国的学生,还有相当数量的教职工会到中国访问,所以我们开始密切关注。我们还提供了咨询意见,确保从中国返校的人采取措施,保证自己和他人健康。之后我们建议限制旅行,先是中国,之后是全球其他疫情严重的地方。我们非常关注疫情趋势,和一些研究人员保持着密切联络。他们中有全世界最好的病毒学家、流行病学家和公共卫生专家,他们也在和中国及世界其他地区的同行保持联络,并根据实际情况提供建议。我们很快召集了危机管理团队,并拟定初步计划,考虑如果波士顿出现新冠病毒,应当采取哪些措施。
   
   问:哈佛是最早采取隔离措施并过渡到在线教学的高校之一,最初遇到了一些挫折,能请您谈谈当时的过程吗?
   
   巴考:我们的应对举措是出于一系列考虑。首先是新冠病毒在中国、意大利、西班牙的迅速扩散,我们借鉴了这些国家的经验。很多研究模型都表明,如果病毒如人们所想的那般具有高传染性,那大家随时可能面临危机。之前我们以为年轻人被感染的几率比老年人或有并发症的人更低,但最近的数据表明,至少在美国,与其他一些国家相比,年轻人发展为重症的概率更高。日本那几艘游轮的情况也让我们意识到,如果在学生之间住得很近的宿舍里发生感染,会有什么后果。春假即将到来,我们担心如果不迅速采取行动,我们的学生可能会分散并与世界各地的其他年轻人接触,等他们再返校时那就是一场全面的疫情。所以我们认为有必要在春假前采取行动。我们的IT部门很快准备好,让大家迅速适应Zoom这一软件。大家用Zoom进行线上教学、开会。我们也迅速动员教师做线上教学。然后我们通知学生作好相关准备,所有教学将被转移到网络上。
   
   问:这期间哈佛给学生及更多人提供了哪些支持?
   
   巴考:显然,我们要求大家迅速开始行动。志愿者协助学生迁出校园,5天内我们约有6000名学生搬离。我们还尝试提供财务支持,帮助学生解决旅途开支等费用。各个学院的员工都在日夜工作,他们有相当多的问题要解决、要应答。在线教学也需要迅速开展,大家都需要适应。少数留学生还留在社区,我们很感谢照顾他们的社区人员,他们确保了学生居住地安全可靠。
   
   3、这场危机比2008年经济危机更困难
   
   问:和您之前在塔夫茨大学的经验相比,有哪些异同?
   
   巴考:我经历过2008年的金融危机,两场危机有相似之处,也有区别。最大的相似之处是每个人都和大环境息息相关,这种情况下学校收到的捐赠会减少。我们都认为短期内慈善事业可能会有所减退,公司和基金会的支持力度会变弱。另外,学生对经济援助的需求会增加。教职员工的焦虑程度也有所增强,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还看到了积极的响应,大家努力工作,帮助其他更不幸的人。这场危机比2008年更困难,因为它影响了我们履行核心使命的能力。我们是一所寄宿制研究型大学,现在校园内基本不能有学生居住。我们不得不关闭图书馆、档案馆以及大多数实验室和设施,这些导致研究人员无法开展工作。这些是2008年那场危机不曾有过的。
   
   问:经济不稳的情况下,如何规划对学校的捐赠和未来支出?
   
   巴考:我们现在正在统计大学内部的各项支出,各院院长正在与我们沟通,尽可能限制支出,并查清哪些方面的收入来源会有所减少。疫情带来的直接经济影响很显著,我们为学生搬离提供了财务支持,教职工的收入有明显下降。好的方面是,我们已经预知到将要面临的衰退,并开始提前规划。虽然不知道衰退具体何时到来,但我们为此准备了一系列应对措施。我们还吸取了2008年经济危机的教训,保持了比那时更好的资金流动性。我们还建立了一些储备,这些举措将减轻衰退带来的影响,但无法消除影响。剑桥和波士顿的一些校园建设项目已经暂停,很多事也将延迟。要作好勒紧裤腰带的准备。
   
   谢选骏指出:哈佛和他的校长没有错,错的是武汉病毒自己蔓延。问题在于,哈佛和他的校长都太老了——美国是1776年诞生的,已经244岁了;哈佛的诞生比美国的诞生还早,因此还更衰老了;哈佛的校长的自我感觉则是120岁了,这虽然是病中的错觉,但显然不是一般的病人都有的。
   
   《強推奎寧治新冠 川普拿國人生命與其無知博弈》(編譯黃秀媛 2020年04月07日)报道:
   
   羥氯奎寧治療新冠肺炎是否有效,正引發爭議。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支持使用羥氯奎寧來治療新冠肺炎病人。川普總統也傾向支持。
   
   如果對抗新型冠狀病毒如白宮所言是場戰爭,與其說這是場美國人民與新冠病毒的殊死戰,倒不如說這是場學有專精的美國頂尖疫病專家,與一向輕視專業、依恃狂悖無知的直覺解決重大議題的川普總統之間的博弈。
   
   白宮5日針對新冠疫情向媒體做簡報時,記者詢問聯邦防疫主管佛奇(Anthony Fauci),他對用治療瘧疾的羥氯奎寧(hydroxychloroquine)治療新冠疫疾有何看法? 有何醫學證據顯示這種療法有效?
   
   佛奇還來不及答覆,站在一旁的川普就插嘴說:「我能不能回答這個問題?」
   
   川普當場就把這個問題打回票,雖然佛奇早就聲明,在受到嚴密控制的試驗完成之前,他不做論斷。
   
   但已不斷強推羥氯奎寧可治新冠肺炎的川普臉色不悅地堅持:「他已經答覆這個問題15次了。」
   
   川普不想讓佛奇回應的態度明顯;在麥克風前佛奇只能尷尬微笑,一語不發,最後也沒有回答這個問題。
   
   最近數周川普極力宣揚未經驗證的新冠療法,並激烈為此辯護,成為白宮對新冠疫情的反應最令人困惑的一點。川普為什麼拚命主張使用羥氯奎寧?他為什麼點名一種尚未證明效用的藥物,還將其作為對付當前危機的重點?
   
   這些問題的答案可能在於川普的個性,以及他的行事作風。從他加入2016年總統選戰以前,宣揚違反專家建議的論調就是他對付政治的獨特手法。就像氣候變遷一樣,對專家的不屑,使羥氯奎寧成為政治文化論戰的一部分。
   
   這樣做對川普沒什麼害處;如果他錯了,他會若無其事地繼續我行我素,但如果羥氯奎寧真的有效,就證明那些狗屁專家根本比不上他的本能直覺,並加強他對自己應付疫情的措施如何高明的論調。
   
   某些藥物可治療新冠疫疾的說法,上月中旬在社群媒體出現;福斯新聞頻道16日首次提到羥氯奎寧,數小時後一個律師在福斯新聞節目宣稱這種藥物可「完全」消滅新冠病毒,兩天後佛奇在同一節目建議審慎以對。
   
   川普隨後開始宣揚羥氯奎寧等藥物,稱之為「醫學史上最重大的扭轉局面」產品;福斯新聞節目也開始一再宣揚這些藥物。
   
   這是川普把道聽途說,與政府專家提供的資訊同等視之的慣常做法,福斯與川普互相吹捧也行之已久。
   
   川普5日把宣揚羥氯奎寧等藥物與他支持立法維護「嘗試權利」 相提並論,後者將使重病患者更容易使用實驗性藥物。
   
   如臨床試驗顯示這些藥物真的可治療新冠疾病,不難想像川普會如何自吹自擂。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