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国际比较为何让人望而却步]
谢选骏文集
·6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4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0思想主权论
·7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7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际比较为何让人望而却步

   谢选骏:国际比较为何让人望而却步
   
   《BBC事实核查告诉你为什么很难进行国际间比较》(BBC 2020年4月24日)报道:
   
   面对新冠战役,每个人都想知道自己国家在与其他国家相比做得怎样?但前提是你必须确保对比相同的事情。我们先以美国为例,截止到4月20日,美国死于新冠人数超过4万人,比任何国家都多。但是美国总人口有3.3亿。如果我们把西欧5个最大国家英国、德国、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人口总和加起来大约是3.2亿。而这5个国家到4月20日为止新冠死亡人数总和却超过8万5千人,是美国的两倍以上。所以,我们不能单纯只看数字。


   
   爱丁堡大学研究数据科学的教授Rowland Kao认为,要想进行有效比较,必须要考虑两方面比较广泛的议题。即:进行比较的数据是否指同一件事或具备相同条件?如果围绕疾病传播所有因素的流行病学不一样,比较两组数据是否还有意义?
   
   统计死亡数据——我们先来看一些数据。各国在登记新冠死亡人数时存在差异。比如,法国报告的每日死亡人数包括了养老院里的死亡人数;但是英国报告的每日死亡人数仅限于医院里死去的人,不包括养老院中的。同时,在统计死亡人数和原因方面也没有一个国际间可接受的统一标准。例如,必须要经过检测后才能算做新冠死亡呢,还是只要医生怀疑病人死于新冠就可以呢?再有,是否新冠病毒是致死的主要原因,还是只要死亡证书上提到新冠就可以呢?你比较的是否是同样的事情?
   
   死亡率——当前许多重点集中在死亡率上,但是如何计算死亡却有不同的方法。一种方法是看确诊病例中的死亡比例。然而,不同国家检测方法也不尽相同,比如,英国只对那些病情严重到住院的人进行测试。这种方法跟进行广泛测试的国家相比,可以让英国的死亡率看起来要高得多。一个国家检测得越多,其所发现的轻微症状、甚至没有明显症状的病例就越多。因此,确诊病例的死亡率和整体死亡率是两码事。
   
   另外一种办法是,用死亡人数与该国人口数量相比较,例如每百万人口中的死亡人数。此外,还要看单个国家疫情所处的阶段。如果这个国家还处于疫情的早期,那其死亡率还有相对较长的增长空间。同时,在进行比较时也不要忘记大多数感染新冠病毒的人将会康复。
   
   政治因素——不难理解,如果是一个政体受到严格掌控的国家,人们很难相信其数据的可靠性。比如,像中国和伊朗这样的国家。 他们的死亡数据是否准确我们无从所知。如果按每百万人口的死亡比例来看,即使武汉把死亡数据上调50%之后,中国的死亡人数仍然非常低,但是,我们能真正相信这些数据吗?
   
   人口因素——不同国家的人口差距巨大。例如,一个国家的人口平均年龄以及居住分布等的人口统计学尤其重要。以英国和爱尔兰为例,如果把这两个国家相比较就会有问题。因为爱尔兰人口密度比英国低得多,而且绝大部分人口生活在乡村地区。如果要比,可以拿都柏林市与英国与之面积相同的城市地区,例如默西賽德郡相比,而不是用两个国家整体来比较。同时,在比较时还要确保人口结构方面要保持一致。如果拿欧洲与非洲相比可能意义不大,因为非洲国家的人口要年轻得多。而老年人感染新冠后更容易死亡。
   
   医疗服务体系差异——但另一方面,大多数欧洲国家的医疗卫生系统要比大多数非洲国家好得多。这当然对一个国家在受到新冠疫情冲击时影响巨大。同时,还有不同文化如何适应社交疏离因素等。很显然,卫生系统在控制大疫情时可以起到关键作用。英国南安普敦大学教授塔特姆指出,还要看人们是否会积极寻求治疗;去医院就医是否容易;能否得到免费医疗等?这些方面都存在地区差异,因此不能一概而论。另外需要考虑的一个重要因素是合并症问题,即有多少人在感染病毒前就有糖尿病、心脏病或高血压等。
   
   测试检验——凡是那些在疫情初期进行大规模测试,并后续追踪传染源的国家似乎在减缓疫情传播速度方面做得最为成功。比如,德国和韩国这两个国家死亡率要低得多。所以,人均测试量可能在预测低死亡率方面非常有用。但即使如此,各国统计测试的方法也未必相同。有些国家记录的是他们检测了多少人?而另外一些国家记录的是总检测量,比如,许多人可能检测了多次才得出准确结果。另外,还需要考虑检测的时机。例如,大多数检测是在医院还是在社区中进行的?
   
   德国和韩国都是从疫情最初期就进行积极测试的国家。他们因此从中学到了有关该病毒是如何传播的许多知识。意大利虽然后来也做了大量检测,但它做的相对较晚。意大利是在疫情已经严重后开始增加检测的,因此,致死率相对较高。英国也是一样。
   
   比较困难——那么,通过这些比较我们能得出任何有效结论吗?牛津大学的奥克教授(Prof Jason Oke)表示,人们想知道为什么一个国家比另外一个国家做得好,我们能从中学到些什么?他说,检测似乎是迄今为止最有效的方法。但是,奥克教授表示在疫情结束前不太可能确定哪些国家对此处理得更好。他说,直到疫情结束后我们才能为下次真正学到经验教训。
   
   谢选骏指出:国际之间的比较为何让某些人望而却步?因为“是驴是马拉出来遛遛”,“比较就会产生优劣的联想”,甚至“一决雌雄”——国际比较因此让那些人望而却步了。
   
   《欧洲疫情重灾国迈向疫后解封》(2020年4月22日 法广RFI 呢喃)报道:
   
   世卫组织4月26日午间数据显示,欧洲新冠死亡人数达122846人,确诊人数1367124人。法国方面,医院单日死亡人数创一个月以来最低点(198人);与此同时,重症患者存量减少到4725人,这是17天以来的新低。疫情多个参考项曲线趋缓,多国政府准备宣布逐渐解封政策。
   
   4月26日星期日,西班牙记录到单日死于新冠病毒人数288人,这是3月20日以来的最低点。死亡累计达到23190人的西班牙按这一统计来看排在美国和意大利之后,疫情缓解的迹象让西班牙政府做出逐步解封的决定。该国14岁以下的孩子今早终于可以出门,这是六周以来的第一次,当然,孩子仍然需要至少一名成年人的陪同,出门时间不能长于一个小时。年满14岁的未成年人则可以按照成年人疫情期间出行规则,出门遛狗,或者购买食品等必需品,但直到5月2日,仍然不可以向成年人一样享有出门散步或者做运动的疫情期间权利。如果疫情情况不乐观,孩子们还需要再等等。
   
   西班牙健康局认为,该国在4月2日跨过了疫情巅峰,当时全西班牙单日死亡人数曾经达到950人。西班牙在3月14日进入严格限制状态,持续到5月9日,之后将视情况逐步软化限制,首相桑切斯表示,下周二将出台软化限制详细规则。
   
   这也是法国政府正在准备的事:部长会议下周将在周二早间举行,而非像往常一样设在周三,这是为了会后总理菲利普可以在15点于国民议会发布5月11日起即将执行的解封战略政策,主要涵盖:健康,学校,工作,商贸,交通与集会。爱丽舍宫则表示,总理将只是搭建解封的大框架,具体执行细节将和各省政府和市政府共同制定,“进行为其一周的极其繁重的讨论”。按照累计死亡人数来看,法国以22614人排在全球第四位,夹在西班牙和英国之间。
   
   法国政府准备的解封政策当中目前最受诟病的要数学校复课。政府正在考虑让初高中的学生和教职工群体佩戴防喷溅口罩,早晨在家测量体温之后再去学校,校内食堂特殊安排等。卫生部长维兰表示,5月11日之后病毒检测能力将提升至每周50万-70万次,“所有出现症状者都可以接受检测”。而“大众口罩”也将从5月4日开始发放,药店当中也可以贩卖此类口罩。有关电子追踪,负责数码事务的国务秘书塞德里克-欧承认,追查病毒携带者是一个挑战。周日,法国国家信息自由委员会要求政府“额外保障私人信息”。
   
   意大利累计死亡人数则记录到26384人,排名全球第二,仅次于美国。意大利总理孔特通过该国共和报宣布,境内工厂将从5月4日开始复工,但学生返校将推迟到9月。孔特表示,“从工业生产到建筑,部分行业将复工”,复工企业必须遵守非常严格的健康措施,而战略性的企业例如出口等,可以在警察局允许的前提下,从下个星期就复工。政府表示,具体解封措施将最晚在下周初宣布。孔特还表示,研究显示当前病毒传染性仍然高企,而事实证明意大利学生的远程学习状态很好,因此返校复课预定从9月开始执行。至于意大利目前执行的严格的出行政策,截至目前意大利人出门要携带证明文件,只能是为了工作或者为了健康问题,而且没有特殊情况不能出城。孔特表示,将会有一些软化政策,但并没有提到具体细节。
   
   德国方面,外交部长马斯星期天表示,不赞成欧洲对零散游客开放边境,德国希望欧洲对相关问题制定统一联动政策。马斯表示,已经有了游客携带病毒导致局部疫情爆发的先例,例如奥地利的滑雪胜地伊施格尔曾经出现德国,挪威,冰岛等旅客感染的情况。奥地利本周对三处著名化学圣地解封,其中就包括伊施格尔。奥地利政府非常希望逐步恢复旅游业,尤其是希望允许德国游客入境消费,而非等待欧盟官方解封。德国的旅行协会也报告称,该国60%的旅行社面临关门大吉的风险,而高达80%的旅社已经申请国家补助。对此,德国外长马斯表示,欧洲必须对旅行自由的重置达成统一,必须尽快,但也要负责,不能“让防疫努力前功尽弃”。4月25日,柏林警察逮捕了上百人,这些人厌倦了遵守社交距离,示威抗议政府的防疫政策。示威者人数上千。
   
   有关电子追踪,德国政府周日改变态度,宣布采取“去中心化的手段,追踪与染病者有接触的群体”。直到周五,德国政府还在支持8国130名研究人员开发的“泛欧洲隐私存储近距追踪”系统,这一系统将中心化管理采集的数据。而本次改变主意,选择去中心化管理私人数据,德国政府可能会接触瑞士,奥地利,爱沙尼亚政府,以及苹果与谷歌合作展开的DP-3T-“去中心化隐私保存近距离追踪”项目。
   
   谢选骏指出:国际之间的比较虽然让人不快,但是国际之间的比较还是难以避免,因为这是一个基本的观察事实。不敢面对这些事实的人,是典型的英国伪君子。
(2020/04/28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