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易北河是美国的耻辱]
谢选骏文集
·56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6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6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6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6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7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7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7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7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7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7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7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7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7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7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8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8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8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8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8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8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8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8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8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8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59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0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1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2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3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4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4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5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6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7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8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59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0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1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2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663思想主权论SovereigntyOfThoughtAndThoughtOfSovereignty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易北河是美国的耻辱

谢选骏:易北河是美国的耻辱
   
   1945年,美国在易北河上培育了一个超级大国苏联,听凭它荼毒十几亿人民,后来花了四十六年(1945——1991年)才把它拖跨了一半。现在又过去了二十九年,再过十七年,能把它的另一半拖垮吗?或是,美国自己将倒地不起?
   
   《美俄共同纪念易北河胜利会师75周年》(2020年4月26日 美国之音)报道:

   
   美国军队与苏联军队1945年4月25日在德国易北河胜利会师。美国和俄罗斯共同纪念易北河胜利会师75周年。两国元首称,易北河精神是两国为了崇高事业进行合作的典范。
   
   1945年4月25日,美国军队与前苏联军队在德国易北河胜利会师,成功将纳粹德国切成两段,为二战的最后胜利奠定了基础。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俄罗斯总统普京4月25日发表联合声明,共同纪念这个历史性的时刻。联合声明说,2020年4月25日是美国与苏联军队在易北河胜利会师这一历史时刻的75周年纪念日。很多国家和人民为了这个时刻的来临根据1942年《联合国家宣言》(United Nations Declaration of 1942)的框架团结合作,有数百万军人和民众为了这个共同的斗争而在二战的不同战场上献出了生命;国内民众也积极制造战争物资,为联军的最后胜利做出了重要贡献。声明说,“‘易北河精神’是两国克服分歧,为了更伟大的事业建立信任并进行合作的典范。我们今天努力面对21世纪最重要的挑战时,我们纪念那些为击败法西斯主义而共同作战的所有人的英勇和果敢。他们的历史功绩永远不会被遗忘”。
   
   谢选骏指出:易北河是美国的耻辱!因为美国总统杜鲁门、美军司令艾森豪威尔这群王八蛋卖了美国、肥了苏联。本来,美军应该趁胜追击,而不该在易北河停留下来,把东欧整个奉送给苏联——正如,美国不该邀请苏联入侵中国东北和北朝鲜,把亚洲共产党扶植壮大。
   
   《俄美总统就易北河会师75周年发表联合声明》(新华社 2020-04-26)报道:
   
   据克里姆林宫网站25日消息,为纪念二战期间美苏军队在德国易北河会师75周年,俄罗斯总统普京和美国总统特朗普当天发表联合声明,表示“易北河精神”是俄美摒弃分歧、开展合作的典范。声明说,美苏军队在易北河会师预示着纳粹政权的最终失败,这是多国民众在《联合国宣言》框架下共同付出巨大努力的象征。声明还说,“易北河精神”是俄美摒弃分歧、建立信任和为实现共同目标开展合作的典范。“如今,在应对21世纪的严峻挑战时,我们向所有共同努力打击法西斯主义的人致敬,他们的英勇事迹永远不会被忘记。”
   
   美国白宫当天也发表了特朗普与普京关于纪念易北河会师75周年的联合声明。1945年4月25日,美苏两军士兵在德国东部城市托尔高南部易北河畔的一座小桥上胜利会师,一幅纪录美苏士兵握手的照片从此传遍世界,成为盟军夺取战争胜利的象征之一。两周后,德国宣布无条件投降。
   
   谢选骏指出:易北河是美国的耻辱,也是苏联的奸计得逞、东欧沦陷和中国分裂大陆沦陷的开始。
   
   网文《易北河》报道:
   
   易北河(德语:Elbe)在捷克语和波兰语中称为“拉贝河”(Labe),都是由古斯堪的纳维亚语的“河流”一词演变来的。易北河发源于捷克和波兰交接的苏台德山脉,向南进入捷克,再流成一个弧形转向西北流入德国,经汉堡流入北海,是中欧地区的主要航运河道。
   
   易北河从河源到德国的德累斯顿为上游,在山地中河流湍急,由许多小支流汇合而成,在接近德捷边境时河宽达140米,然后穿越一个狭窄的峡谷进入德国的平原地区。河宽达430米,到了汉堡以下为下游,河流宽达14.5公里,海轮可以经过宽阔的河道航行109公里直接到达汉堡,通过中德运河向西到达鲁尔工业区,向东到达柏林。700吨的货轮可以上溯到捷克,较小的船可以经由其支流到达布拉格。
   
   易北河的年平均流量变化较大,1926年到1965年期间,最大流量达3617秒立方米,最小只有145秒立方米,因此给航运带来一定的不利影响。由于下游水位低,海潮可以直接到达汉堡,当有风暴时,洪水可以淹没汉堡部分市区。易北河的沿岸分布着许多欧洲重要的城市。
   
   古罗马帝国称易北河为“阿尔比斯河”(Albis),他们试图征服易北河流域但没有成功。中世纪早期时易北河是查理曼帝国跟之后的东法兰克王国的东部边界直到建立神圣罗马帝国的萨克森王朝的奥托大帝征服现在的勃兰登堡附近的斯拉夫人(索布人)以后才把神圣罗马帝国的东部边界从原来的易北河推进到现今的德国波兰边界奥得河。第二次世界大战末期,东线苏联军队包围柏林后在易北河和西线美英联军会师。
   
   谢选骏指出:易北河是美国的耻辱——整整四十五年,从1945年直到1989年,多亏了中国人在北京的流血牺牲,懂得才获得自由,从美国特许的苏联铁蹄下挣脱了出来。
   
   《二战最后的阴谋:英美为何将柏林拱手让给了苏联》(2020-03-27 五千年中外战争风云录)报道:
   
   当德国在二战中的最后一搏“阿登森林反击战”在1944年的冬天破产后,所有人都不难看出希特勒的“第三帝国”已经行将崩溃,剩下的最大悬念变为了东线的苏军与西线的盟军谁会攻克柏林,抢下欧洲战场的头功。在这项“竞赛”中,盟军本来有与苏军一较长短的可能。
   
   当时,艾森豪威尔带领英美盟军成功抵达了西距柏林城几十公里的易北河沿岸,而朱可夫带领的百万苏联红军也快速推动到了东距柏林城仅几十公里的尼斯河一线,两军已经形成了对纳粹德国首都两面夹击之势,双方一度几乎等距。凭借着美英等国的武器装备(尤其是空军)优势,是可以尝试赶在苏联之前攻克柏林的。事实上,当时的英军统帅蒙哥马利也有此打算,其所率的第二十一集团军在1945年的3月对柏林展开了攻击阵型,一副要抢先摘桃子的架势。但就在此时,蒙哥马利收到了一份令他目瞪口呆的电报,该电报是由盟军欧洲战区总司令艾森豪威尔发出的,电文称盟军的作战计划已经变动,主攻方向由原来的柏林改为东南方向的慕尼黑和莱比锡。至于英国人念兹在兹的“攻克柏林”,艾森豪威尔在信中洒脱地说:就“让给”苏联人去完成吧。
   
   艾森豪威尔这封电报,是当年爆炸性的事件。不仅蒙哥马利大为光火,英美两国的领导人也纷纷表示“看不懂”。美国总统杜鲁门在获知该消息后评价他“毫无政治头脑”,而英国首相丘吉尔则直言不讳地指责说:“俄国人(丘吉尔对苏联私下里的一贯称呼)一旦进入柏林的时候,就将产生极其严重的政治后果,这一切都将使世界产生‘天下是俄国人打下来’的错觉。”
   
   作为纳粹德国政治的心脏,攻占柏林在政治上无疑具备相当重要的意义。艾森豪威尔为什么要将这项荣誉拱手让人呢?其实,作为后来问鼎美国总统的“军中政治家”,艾森豪威尔不但并非政治白痴,反而比他的同僚们看得都远。这位盟军最高统帅的决定主要是顾虑了攻克柏林所需付出的人员伤亡代价。困兽犹斗的纳粹德国此时已经将柏林打造成一座布满碉堡铁丝网的“钢铁堡垒”,艾森豪威尔认为攻克柏林至少将让盟军损失10万士兵。在他看来,在战事已成定局的当下,再如此浪费士兵的生命去争取虚幻的荣誉是不符合美国价值观的,这对自己的政治前途没有帮助。更何况,他意识到战后东西方阵营对德国占领区的划分肯定要以把德国从南到北一分为二的易北河为界。如此一来,即便盟军费尽千辛万苦打下柏林城,将来战后也必然要交还苏联,既然如此何必为他人做嫁衣呢?
   
   艾森豪威尔“出让”柏林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美军此时已经开始与纳粹德国就投降问题讨价还价,预判到了德军在穷途陌路时一定会率先向美国人无条件投降的可能性。如此一来,对德的投降仪式依然将由西方主导,苏联辛苦打下的柏林,将是一座没有政治意义的空城。
   
   后来事情的发展验证了艾森豪威尔的预判,当年4月16日,苏军发起对柏林的总攻,29日,希特勒在绝望中自杀。5月3日,苏军在付出30万人伤亡的代价后完成了对柏林的占领。然而,打下柏林的苏联人却没等来德国的投降代表。不仅如此,他们之后还愤怒地获知,德国正式的投降代表已经在前往美英占区的路上了。
   
   原来,希特勒在自杀前,任命了德国海军元帅邓尼茨作为自己的继承人。作为二战中德军潜艇战的名将,机智的邓尼茨在“即位”后显然头疼于怎么收拾德国的烂摊子。可能是因为苏德战争过于惨烈,苏联红军在占领德国东部后实行了十分恐怖的报复。鉴于这一局势,如果德国先向苏联投降,在东线作战的几百万德军都由苏联受降,这些投降者恐怕很难活着回到德国。为了避免战后的德国再丧失本已所剩不多的青壮年,邓尼茨决心尝试同盟军单独媾和,尽快在西线实现停火。
   
   就在柏林被攻克的5月3日,邓尼茨的专使——新任海军总司令弗里德堡已经到达盟军第二十一集团军驻地。第二天,弗里德堡就与蒙哥马利签署了西线局部投降书。投降书签署后,弗里德堡马不停蹄地赶往盟军总司令部所在地法国兰斯,想探一探盟军总司令艾森豪威尔对于与其单独媾和的口风。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艾森豪威尔以弗里德堡级别太低为由拒绝与其会谈,邓尼茨不得不改派名将约德尔前往兰斯,全权代表德方商谈投降事宜。会谈就这样被拖到了5月6日才开始。
   
   面对德国人主动“上门投降”,艾森豪威尔之所以先摆了个架子,真正原因是还没做好演这出戏的准备。考虑到苏联强大的力量和在二战中所做出的无法否定的贡献,美英想与德国单独媾和显然是不现实的,但白白放过德国主动投降的机会,又无法弥补将柏林让给苏联人的遗憾。思考再三后,艾森豪威尔耍了个手腕,他特意找到苏军在兰斯的联络官、名不见经传的苏斯洛巴罗夫少将,建议由他代表苏联签署“兰斯投降书”。艾森豪威尔显然知道,作为二战欧洲战场的总投降仪式,一个身为联络官的少将显然是不够格的,但这样的安排恰好能够起到压低苏联为战争胜利所做贡献的作用。
   
   面对艾森豪威尔突如其来的邀请,苏斯洛巴罗夫少将赶忙向莫斯科做了汇报,但莫斯科却没能及时给予回复,后来历史学家认为,这可能是因为苏斯洛巴罗夫根本没有权力直接同克里姆林宫联系,他的请示转了好几道手才到达斯大林的办公桌上,所以延误了不少时间。
   
   可怜的苏斯洛巴罗夫少将此时陷入两难之中,在没有得到斯大林具体指示的情况下,他贸然签署这份协定固然不妥,但如果选择拒绝,苏联就要冒纳粹德国单独同西方盟国媾和的风险,这对苏联战后获取战胜国利益将是巨大的损害。权衡再三之后,苏斯洛巴罗夫少将不得不硬着头皮参与了谈判,并代表苏联在投降书上签了字。据苏斯洛巴罗夫后来回忆:“我虽然签了字,但附加了一个说明,那就是如果任何一个盟国请求,新的投降仪式还可以在别的地方举行。”不过,在当时,他这句话显然没受到什么重视。

[下一页]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