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西方文明何时关掉呼吸机]
谢选骏文集
·毛泽东是一只老冠病毒
·小康社会应该由中产阶级领导——打天下的不能坐天下
·瘟疫流行是社会解体的后果
·抢购是亡国奴的恶习
·无神论者最终沦为嗜血狂人
· 新冠武汉疫情证明全球政府的必要性
·王朔是“推卸文化”的党代表
·武汉的灾难就是汉人和汉语的灾难
·《财经》记者欢呼美国首都的陷落
·人民只是政府的玩物——废垃国家尤其如此
·外交工作就是如何贯彻双重标准
·治愈与否的权柄在于上帝
·曾国藩是南京大屠杀的先驱
·任志强不懂华国锋、邓小平解决不了的中国问题
·既然末日,何须食品
·假新闻与假总统——媒体骗子与政治骗子
·武汉肺炎攻克了麦加
·日本是最为优秀的病人
·澳洲音乐家真是野蛮人
·人人平等需要一颗元首的脑袋
·中国是一个空城计(四题)
·自由就是破坏他人的自由
·特朗普种疫苗来及了
·瘟疫就是解放
·上书和对话都是不行的
·武汉封城引爆全球大流行
·武汉肺炎比新冠病毒更能警醒世人
·中国病毒还是共产党病毒
·川普开始承认上帝的主权了吗
·武汉肺炎的威力证明中国正在整合世界
·武汉病毒受到神化
·武汉病毒原有解药——开始攻陷欧美的另类长征
·全球领导无能正是全球政府的预备
·武汉病毒的播种机惨遭遗弃
·武汉病毒长征加拿大
·武汉病毒意在消灭现代文明的生活方式
·瘟疫的可怕之处就是人人平等
·种族隔离可以降低瘟疫的传播力
·公主是不祥的恶魔
·李文亮只是一个可怜的小市民
·各国央行构成最大的金融犯罪集团
·言论自由有真伪之分
·衰老与卖老
·爱凑热闹的废垃民族
·病毒来袭促成新的世界秩序
·共产党是共和党的前车之鉴
·俄罗斯是欧洲病毒的传媒
·一带一路沦为疫带疫路
·“爱国”是科学家最后的遮羞布
·阳光卫视是泄密还是传谣或者只是一个霉体
·打倒习党反动派能解决中国问题吗
·来自中国的西雅图疫情
·汉朝可以征服罗马帝国
·张颐武只是一只蟑螂义务的宣传员
·方舱不是方舟
·人类是一群最大的害虫
·中国比美国更有能力整合全球吗
·纽约加州的6000万人待家远超武汉湖北的5000万人封城
·无人回应是你的幸福
·无人回应是你的幸福
·岳飞后人竟是鞑靼杂种——任何姓氏的人都可能是任何姓氏的人的后裔
·剥光衣服的皇帝典出唐朝的精光天女
·百老汇沦为百老秽
·要钱不要命的经济学家
·武汉封城日记是基督教中国的闪光
·中国为何无法取代美国
·中国护照的十年免签害死了美国
·香港游客的沙漠鼠行
·美国的社会安全系统几乎崩溃
·川普是个白眼狼
·武汉病毒变成淹没中美两国的太平洋
·今天和主在乐园里
·老虎为何比人要珍贵
·主权国家都不在乎人民的死亡
·犹太人祸害了纽约
·犹太人祸害了纽约
·新技术要消灭所有的健康者吗
·中共外交部战狼赵立坚原来是个伊斯兰恐怖分子
·英国首相全民感染肺炎的自我预言实现了
·指着奸臣骂昏君
·一日入党终身为奴
·越南通过武汉病毒向美国军舰复仇
·武汉封城为何不可复制
·纽约州长和美国总统半斤八两
·家天下给美国带来瘟疫
·美国式的瞒报疫情
·白宫开始了痛苦的反省
·武汉病毒比川普的解放军更有力量
·英国毒贩如何清算共产贱民
·三分钟热度的写作
·美国式的外行领导内行
·第三次世界大战将是全球统一战争
·高瑜竟然参加了维稳行动
·卡尔·马咳死的鬼魂痛击欧洲
·灾难是史诗的来源
·选民才有资格获得政府的羊毛
·COVID 19与 2019年预言
·口罩就是马辔,戴口罩就是留辫子
·2020年是否全球人口数量的顶峰
·逆向马歇尔计划的苗头
·美国政府沦为借钱度日的专业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西方文明何时关掉呼吸机

   谢选骏:西方文明何时关掉呼吸机
   
   《肺炎疫情:“我关掉呼吸机让病人死得平静一些”》(BBC 2020年4月21日)报道:
   
   重症监护病房的医护人员有时要面临艰难的决定,比如决定关闭人工呼吸机。对于一些新冠肺炎(COVID-19)重症病人来说,人工呼吸机是一个能够起死回生的医疗设备。


   
   当病人自己无法将氧气吸入肺部和将二氧化碳排出时,呼吸机能够帮助他们做到。只不过,这种呼吸机并不能挽救所有人。有时候,世界各地的医护团队会面临一些艰难的选择,在患者无法好转时,他们不得不停止治疗。“关掉病人的呼吸机是令人非常痛苦的。有时候,我感觉自己要为另一个人的死负责,”胡安妮塔·尼特拉(Juanita Nittla)说。尼特拉是伦敦皇家自由医院(Royal Free Hospital)重症监护室(ICU,即深切治疗部)的护士长。作为一名重症监护的专责护士,南印度出生的尼特拉为英格兰国民保健署(NHS)工作了至少16年。“但关掉呼吸机是我的工作之一,”这名42岁的护士在一个休班日里向BBC表示。
   
   最后的愿望——4月的第二个星期,尼特拉刚刚早班到岗就接到ICU的登记处的通知,要她去终止一个新冠病毒病人的治疗。这名病人恰好是一名50多岁的社区护士。尼特拉和病人的女儿谈论了一下流程。“我向她保证,她妈妈没有痛苦,并且看起来很安详。我还问了她妈妈的愿望和宗教上的需求。”在ICU,病床都是靠在一起的。她这名病入膏肓的病人周围,是其他同样处在昏迷状态的病人。“她是在一个8个床位的房间,里面所有病人都病得很重。我拉起了帘子,然后关上了所有的显示器。”
   
   新冠疫情给全球医护人员带来挑战——养老院死亡未列入统计 英国真实新冠病死人数或更高——医疗团队也全都静默了片刻。“护士们都不说话了,病人的尊严和平静是我们最看重的,”尼特拉说。然后,她将电话放到病人的耳边,让她的女儿说话。“对我来说,这只是一个电话,但是对于那家人来说却是意义重大。他们想做一次视频通话,但是很不幸,ICU里不允许使用手机。”
   
   
   Juanita Nittla in the ICU where she works图片版权 Juanita Nittla
   Image caption
   
   关机——依照病人家属的请求,伦敦皇家自由医院(Royal Free Hospital)重症监护室(ICU,即深切治疗部)的护士长胡安妮塔·尼特拉用电脑播放了一首指定的音乐视频。然后,她就把呼吸机关掉了。“我坐在她旁边,握着她的手,直到她离开,”她说。停止所有呼吸辅助设备和一切治疗的决定,是在医疗团队的仔细考虑之后才会作出。他们会分析过病人的年龄、潜在健康状况、病人的反应以及康复的机会等等多种因素。尼特拉关闭呼吸支援器械之后五分钟内,这名病人就死去了。“我看到监视器上的闪灯,还有心率仪显示为零——变成屏幕上的一条横线。”
   
   独自死去——然后,她就拔开了输送镇静剂的管子。病人的女儿并不清楚程序的进度,还在电话的另一边和妈妈说话,并且祈祷。尼特拉怀着沉重的心情,拿起话筒,告诉对方,一切结束了。她说,作为护士,在病人死去之后,她的工作任务并未完成。“在一名同僚的帮助下,我给她做了一次擦浴,用白布将她裹起来,把她放入一个裹尸袋里,”她向BBC表示,“封上袋子之前,我在她的额头上做了一个十字的记号。”
   
   在未有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时候,病人亲属会与医生进行面对面的交谈,来商定最后的做法。在生命支援器械被关闭前,最亲的家人还会被允许进入ICU。不过,在当前的世界大部分地方,这种程序已经不再适用。“看着一个人那样独自死去,真是很悲伤,”尼特拉说。她觉得,去照顾那些在她看护下死去的人,能令她自己身心上得到抚慰。她看见过病人痛苦挣扎,拼命想要呼吸,而那画面“令人看着非常压抑”。
   
   床位都满了——由于入院人数的大量增加,这家医院的重症治疗部床位已经从34个增加到60个。现在,全部住满了。ICU里有一个175名护士组成的团队。“通常在重症室,我们会保持一对一(一个护士对一个病人)。现在,是一个护士负责三个病人。如果情况继续恶化,就将会是一个护士对六个病人。” 她团队里的一些护士也出现了症状,正在自我隔离。医院在培训其他后援护士去重症监护室工作。“在一次轮班开始前,我们会握着彼此的手说‘注意安全’。我们互相照顾,确保每个人都戴好了手套、口罩,并穿好了防护服,”尼特拉说。
   
   胡安妮塔·尼特拉和两位护士同事——呼吸机、输液泵、氧气瓶以及很多药物都短缺,但是她的医院还是有足够的保护装备给整个团队使用。ICU平均每天都会有一个人死亡,比起他们在全球大流行之前的平均数要高得多。“这很吓人,”尼特拉说。 作为护士长,她有时候要去压抑住自己的恐惧。 “我会做噩梦,我会睡不着。我担心我会感染病毒,我们同事之间说起来,每个人都害怕。”
   
   去年,她曾经因为结核病而休息停工好几个月。她知道,自己的肺功能是有所损伤的。“人们跟我说,我不应该再工作的。但是,这是一场全球大流行疫情,我把一切都放在一边,去做我的工作。”“在我结束一班的工作时,我会去想想那些在我照料下死去的病人,但是我会试着,在走出医院的那一刻就让大脑关机。”
   
   谢选骏指出:武汉肺炎的全球大流行不是偶然的,而是现代西方文明已经病入膏肓、无以为继的一个结果。“居家隔离”、“社交距离”成为生命延续的必须,说明大众社会的末日狂欢已经结束——现在的问题已经不是“医生何时关掉病人的呼吸机”、“医护人员走出医院的那一刻就让大脑关机”,而是“西方文明何时以及如何关掉自己的呼吸机”了。等到西方文明关掉了呼吸机,新的文明模式就会登场,并且收拾残局、整合全球了。
(2020/04/26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