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谢选骏文集
[主页]->[宗教信仰]->[谢选骏文集]->[血债血偿的时候到了]
谢选骏文集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二章9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三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四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五章8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6
·《被囚禁的中国》第六章7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1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2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3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4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5
·《被囚禁的中国》第七章6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1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1-2
·《被囚禁的中国》附录2
·《第三中国论》全书十二篇1980——2010年
·第一篇“第三中国”与“第三期中国文明”
·第二篇“第三期中国文明”与埃及的“新王国时期”
·第三篇 对“第三中国”两点思考
·第四篇中国的崛起有待“第三中国”的崛起
·第五篇共和与独裁
·第六篇“第三中国”与民族国家
·第七篇“第三中国”的组建运动
·第八篇“第三中国”与青年中国
·第九篇“第三中国”非社会主义
·第十篇“第三中国”与复古主义
·第十一篇“第三中国”的内外之别
·第十二篇“第三中国”的世界命运
·后记/附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目录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 序言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01-1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11-2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21-3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30-4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41-5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51-6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61-70
·王国时代的智慧全书71-80
·“人子”是耶稣在代表上帝发言
·ZT:马克思韦伯误判了天主教
·美国鹰之折翼—小罗斯福故居纪念馆的“赝品”
·思想主权论001
·思想主权论002
·思想主权论003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4
·思想主权论005
·思想主权论006
·思想主权论007
·思想主权论008
·思想主权论009
·思想主权论010
·思想主权论011
·思想主权论012
·思想主权论013
·思想主权论014
·思想主权论015
·思想主权论016
·思想主权论017
·思想主权论018
·思想主权论019
·思想主权论020
·思想主权论021
·思想主权论022
·思想主权论023
·思想主权论024
·思想主权论025
·思想主权论026
·思想主权论027
·思想主权论028
·思想主权论029
·思想主权论030
·思想主权论031
·思想主权论032
·思想主权论033
·思想主权论034
·思想主权论035
·思想主权论036
·思想主权论037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血债血偿的时候到了

   谢选骏:血债血偿的时候到了
   
   《体制内学者警告“去中国化”危机 文章遭秒删》(2020-04-10 香港经济日报)报道:
   
   中共体制内学者日前警告当局,由于官媒的错误舆论已损害了中共形象,而且中共还面临“去中国化”的危机。但该文发出不久就被删除。


   
   据《香港经济日报》报道,4月8日,上海复旦大学哲学学院院长、同济大学人文学院院长、华东师范大学图书馆馆长、《解放日报》理论部主任、华东师范大学党委书记、上海外语学院党委书记等多名体制内学者,在上海开了一个高层沙龙,商讨目前国内外疫情的问题,最后提出九点共识。
   
   第一,本次疫情是人类史上具有历史性意义的事件,一定深刻影响全球未来。
   
   第二,疫情将持续发酵,但欧美疫情不足虑,危险的是第三世界,如果失控,死亡可能超过百万。
   
   第三,现在最需要全球一致抵抗疫情,团结起来支援后发国家。
   
   第四,对外敌视的外交战略更为危险。
   
   第五,传统的全球化受到严重挑战。
   
   第六,现在通过公开信息获取真相愈来愈困难,大量的信息都是被修改过的。
   
   第七,中国主流媒体生产了大量错误的知识,不但误导了中国公众,也误导了西方,损害了中国形象。其中最典型的就是“病毒起源美国论”、“全球感谢中国论”、“集体免疫不尊重人权”、“中国体制优越论”。
   
   第八,中共面临被全球“去中国化”危险。
   
   第九,最后全球是否“去中国化”不取决于欧美,取决于我们自己。但该文在大陆微博上流传不久,就被删除。好在该文还在海外的社交网站以及媒体保存。
   
   大陆独立媒体评论员吴特表示,这些专家的话算体制内比较中肯的声音,涉及到了多方面的问题,“其中最后三点可以说是切中要害”。他说,“去中国化”不可避免。因为中共当局初期瞒报、迟报疫情,致使疫情全球流行;在疫情大流行后,中共又散布美国起源论和中共体制优越论,已经引发国际上的普遍反感,也会加剧其它国家和中国大陆的经济脱钩与政治疏离,这个过程的核心当然是去“中共化”。但是因为中共把自己和中国相捆绑免不了要波及一些普通中国人,这时明确与中共切割就显得至关重要了。
   
   但对于第九点的“去中国化”不取决于欧美,取决于“我们自己”,分析指出,这个很难实现。如果中共愿意承担责任,做出道歉和赔偿,不再隐瞒真实疫情,并且尽力帮助其它国家抗疫,兴许能亡羊补牢,不过很难指望中共有这样做的魄力。
   
   《美日政府不约而同呼吁 撤出中国,所有费用政府买单》(综合新闻 2020-04-11)报道:
   
   当地时间4月10日,美国白宫首席经济顾问库德洛向全美呼吁:在中国的美国公司应考虑撤离中国,美国政府提供全部的“搬家”费用支持。
   
   同一天,日本同样呼吁日本企业撤离中国。并宣布提供20亿美元的资金用以支持日企搬回日本,2亿美元支持日企搬离中国转向东南亚等亚洲其他地区。此外,美国司法部周五要求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撤销对中国电信美国分公司的运营授权,禁止其在美国的国际通信服务,因其涉及国家安全。
   
   这些事情的发生,最早的源头应该追溯到2018年美国在全球挑起贸易冲突。从彼时起,全球化的轨迹就已经悄然生变。尽管中国一直通过各种努力在推动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但作为全球第一大经济体的美国,想法迥异。如今的美国,是逆全球化的主要倡导者也是最强大的推动力量。
   过去三十年,经济全球化的迅猛发展,产业分工和供应链的国际协作,最根本的动力在于资本在全球范围内追求:成本最优。中国作为人口红利强大的生产国,凭借其强大的要素成本优势(主要是劳动力),吸引了大量美国欧洲和日本的企业到中国建立工厂,进行制造生产。这种跨国合作的关系,要么是外资直接在中国国内设立工厂,如富士康(背后是苹果公司),要么是外资企业直接与中国本土公司签订生产订单合同。不同形式的合作都有,但本质上都是利用中国的人口红利,提高产品的利润率。而中国庞大的劳动力市场,也借此迅速变现。对应到宏观上,是中国经济总量的迅速增长,中国经济的快速起飞,直到超越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然而,随着2008年金融危机的爆发,美国国内的经济社会结构发生了深刻改变。核心的问题在于贫富差距的进一步扩大,制造业的空心化,中产阶级收入增长乏力,民粹思潮开始泛起。特朗普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上台,其对应的是美国迫切希望改变这种不合理的收入分配结构。
   
   在特朗普看来,收入分配结构后面,对应的产业结构。美国制造业的大量“外包”,是美国中下层人民收入增长乏力的重要原因。因此,从竞选开始,特朗普就以制造业回流作为其重要的施政纲领。全球范围内挑起贸易冲突,尤其是与中国之间的关税战,是这些背景的自然结果。进入到这一阶段,全球产业分工和跨国公司跨境的资本配置,就不再是一个成本考量的问题了。
   
   2018年以来,跨国公司在全球范围内的生产和经营,不得不考虑关税和经济全球化的不确定前景。如何规避这些不确定性,已经成为国际分工必须考虑的因素。换句话说,成本考量不再是一切。这正是特朗普希望看到的。
   
   而2019年底爆发的新冠病毒疫情,又让全球化蒙上了一层新的阴影。疫情的全球大流行,让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直接意识到对中国的依赖有多严重。这才有了美国总统特朗普多次提到的,“美国不能再依赖任何国家,必须实现全方位的独立”。这种独立,自然也就包括了供应链的独立和制造业的独立。因此,可以想象,疫情后的时代,全球化的路径将更进一步地遭到破坏。“逆全球化”的思潮,无论在西方国家的政府还是民间,都将比疫情前,更加明显。
   
   以上就是中国最新一期政治局会议(4月8日)上,提出如下论断的背后逻辑:做好较长时间应对外部环境变化的思想准备和工作准备。要注意这里的关键措辞:1)较长时间。说明不是一个短期的权宜之计,是中长期的战略规划。2)外部环境变化。当然不止是疫情的境外流行和输入,也不止外部经济体经济下滑造成的外需压力。更包括由此带来的全球经济政治格局的深刻变化,核心就是“逆全球化”思潮的流行以及全球产业链分工的重塑。这将深刻改变中国经济的长期运行轨迹。3)两个“准备”。既要有思想准备,又要有工作准备,这说明战略上战术上都必须行动起来。外部的变化,是已经在发生的事实,而且这种变化还会持续很久,思想上要有清醒的认识。某种意义上,中国经济的奇迹,是以经济全球化为依托的。有经济常识的都知道,全球的需求,对中国商品的消耗有多重要。虽然中国发展至今,外需对经济的贡献已经不如以往,但在技术领域,在就业方面,全球化依然对中国至关重要。短期来看,疫情的全球大流行,会直接影响中国经济当下面临的增长压力。中长期来看,逆全球化会对中国“自力更生”,“扩大内需”提出更高的要求。从金融市场的表现来说,逆全球化思潮的流行,必然会伴随着中美贸易甚至其他层面全面博弈的升级,这对市场(尤其是中国股市)可不是什么好消息。2018年的A股熊市,在人们的记忆中,并不遥远。好在,当下全球都疲于应对新冠疫情的大流行,市场暂时还没有关注到更长远的逻辑。
   
   谢选骏指出:上述两则报道,都选择性地遗忘了1989年的六四大屠杀,因此不懂所谓的“中国人口红利”——就是“六四人血馒头”;而所谓的“去中国化”,其实就是“去共产党化”。上述两则报道,都选择性地掩盖了一个事情——就是不去共产党化,中国无法成为一个正常国家;不消化六四人血馒头,中国无法实现产业升级。武汉起疫,使得“血债血偿的时候”作为迟到的正义,终于出现了——可以说这是上帝的裁决,用以纠正人间的冤假错案。几万无辜的人因为武汉病毒的外泄而死,但是难道,几万六四亡魂不也是同样无辜吗?这是为了让世人再度看到30年历史的伤口——这个伤口一直流血,连本带利,三十年来已经造成了上百万的伤亡!它的最新受害者,就是所有“为新冠武汉肺炎而伤亡的人们”!“血债血偿”的含义之一,就是“用新债去偿还老债”、“用病毒疫情的流血去提请世人缅怀六四的血债”!血债血偿的债务如果尚未清算,世界的流血不会停止了。
(2020/04/23 发表)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